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春木集~trees、trees、trees

(2018-05-10 09:00:29) 下一个

去年秋天读梵高的信,比照着他的画制了一个《秋树集》。今年春天读本地历史,再制一个《春木集》。我见过的一些树,就像我见过的一些人,没有多少深刻的意思,只是曾经遇见。

邻居家有一条大狗,周身白卷毛,腹部有一个灰黑色的大圆斑,尾部有个小圆斑,同色。它简直是一只毛绒玩具。

她家门前的树,大概是Japanese Zelkova (Zelkova serrata)。

09/19/2018: 房主今天说了,是 glabra elm

匀称的火焰苞树型,天工修剪。树种在路口,远远就看见了,像一只照明的火炬。她家的木篱笆留出一截空档,让在有木制围栏的阳台上喝咖啡的人可以看见树下的一株垂樱。为了隐蔽些在围栏杆上终年挂着国旗颜色的装饰。我对女主人开玩笑说,每回开车从她家门前路过,感觉就像进纽约港,看见自由女神的火炬。

去了山下的小镇,海棠花树。

海棠枝后的大叶槭树新芽刚爆开,似乎没赶上节令。小镇最初是个锯木厂,镇中的草地上陈放着沉默了的机器。

*****

Trees、trees、trees

早期来西部的人觉得那些树永远伐不完。道格拉斯杉、白冷杉、铁杉、甚至社松都拿来当作铺铁轨的枕木。西雅图是围绕着Henry Yesler's steam-powered sawmill 兴建起的城市。木材主要运去加州。

荚迷、马醉木、金露梅。

人世纷杂,来世不愿为人。想来世做一棵安安静静的树,又不肯被人随意砍伐。只有不想来世。

 

One fish、two fish

捕鲸 -- 印第安人有捕鲸的传统,但是只有能娴熟操持鱼叉和大独木舟的人才被允许捕鲸。在 Neah Bay 一个最负名声的捕鲸人 Lighthouse Jim 一生也就捕了59条鲸鱼。

在十九世纪早期捕鲸的峰值年间,捕鲸船曾高达700+艘。船从新英格兰出发,绕过南美北上,一趟捕捞航程平均长达四年时间。捕鲸主要为获取照明用的鲸油,其次是鲸须Baleen。Baleen用于制作雨伞、裙撑、刷子等一应物品。

捕三文鱼 -- 在制罐头的工业形成后捕捞量大涨,过度捕捞的问题在1900年就初见端倪。当年河里的鱼可以轻易用手抓获,如今这样的情景只存在于文字中。

土地私人化以后印第安人被禁止进入一些他们祖祖辈辈捕鱼的地点,1970年代受马丁·路德·金的启发他们也进行了一场非暴力抗议运动,得到了捕鱼的权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maple56' 的评论 :
向一棵枫树问好!
不好意思,我的《春木集》还没有完成,还有三帖草稿自藏在博客里,这个小系列你一定看的没头没脑的。

去年秋天我关门三个月,其间读过梵高的书信,在子目录下做了一个《读画,梵高》的系列,有时候把一帧类似他的画的照片贴在里面,是那样做起的《秋树集》。单纯的秋树列在子目录下。因为两个系列都没有放在博客页上公开,我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别人看起来会很晕。。这就是它们的来龙去脉。

谢谢你的阅读,周末快乐。我最近有些忙,等《春木集》修改好并全贴出我去你那里通报。
周末愉快。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真是对不起,老眼昏花将春木集,写成春树集了!这样一来,韵味就差了些。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好喜欢你写的《春树集》,找空回头再去读《秋树集》。我散步时也常常看那些树,可是没有如斯那样不仅知道树的名字,还有那么多妙想。谢谢如斯的好文字。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谢谢你啊,我不知道地上的那株叫什么名字,原准备留到以后做功课,现在可以补上了。金露梅,Potentilla fruticosa。那么模糊不清你都能认出来,太佩服了。拜你做师傅。金露梅是种植的,我们村子里有的人家在林子边上,地界上种这么几样灌木和公享的林地隔开是最省事的办法。照片里右侧的草地和针阔叶树是公地,左边灌木后有一道绿篱,后面是人家的院子。美国人园艺粗糙,比英国低不止一级台阶,是不是?

树树树,课本里这么写的,我照抄而已。《春木集》我写了八九篇,希望这是最后一篇。不是个定稿,随手写、悄悄夹在博客里,像读书做的卡片。


回复 'lilyzyl' 的评论 :
抵租子呵 :))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重要的事说三遍。树树树,重要,俺咋就没看见这篇?
是个树就比人活得久,想想就悲哀。
地上那株金露梅,是不是野生的?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丰收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