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先生的鱼汤

(2013-04-20 09:03:23) 下一个
前些天我收拾东西时从一只纸盒底翻出这篇文章。我十多年前写的,早忘得一干二净。重新读它觉察到自己的一些变化,所以决定誊写到网上。那时候我还尊称猪君为先生,那时候还没有网络电话。
                                                                                                                                  --
题记


我住渥太华正拟搬至德克萨斯与先生团聚时,先生新学得一手高招,钓鱼。他兴冲冲地打长途来相告。先购进一根鱼竿,办了钓鱼的执照。不几天又购进一根鱼竿,当然比第一根高级。再过几天买得钓鱼的专业书一本,理论指导非常重要。果然先生口中钓鱼术语猛增,词汇丰富,从鱼饵种类到鱼线打结的种类,我听明白钓鱼是门不小的学问。

一星期后先生首战告捷钓上来一条有胡子的鱼。凭借记忆中青、草、鲢、鳙那几个名字,我将此鱼归认为鲤鱼。

先生这时候申请买一巨型冰盒,用以盛钓上来的鱼。先生指出此乃基本投资。我尤如加拿大总督签字提案生效一般,极风度地恩准计划实施。先生也象新上任的总理保证降低税收增加就业,在长途的另一端将胸脯拍得山响,以后吃鱼就包在他身上了。我托付一生的人,这点小事应该没有问题。

果然七天之后先生又钓得鱼一条。虽然尺寸不够放回了水里,可那鱼的种好,叫鲈鱼,肉质细嫩。先生说他已经揣摸出钓这种鱼的门道。先生还提出烹调这种鱼的种种建议,或清蒸或红烧,或油炸或烟熏或煮鱼汤。牵扯出鱼汤先生浮想联翩,居然联系到民间鱼汤催乳的秘方,厚着脸皮说以后我生贝贝坐月子的鱼汤他保证供应,说得我面红耳赤。

接着又一个星期先生报告鱼钩钩住了水里的石头,损失不小。“再买就是”我鼓励他,深知舍不得孩子打不得狼的道理。先生原本每周六去垂钓,现在为了补回损失决定周日加钓一次,并改用浮子。想到平素先生嗜睡便力劝他周末好好休息调整。先生正色道,钓鱼就是休息。

星期天大早,我方躺在渥太华的公寓里睡懒觉,电话铃铃地清脆,喜鹊枝头唱。我抓起电话就说,“哈哈,我知道你钓着了。”

孰知先生答,没有。怕是起得太晚,鱼都吃饱了,不肯咬钩。语气甚可怜。

我安抚军心责无旁贷,“没钓着没关系,下星期再钓就是,起早些。”

先生说,明天一早就去。

我问,不上班了?

“上班前去!”

星期一晚,先生来电话,鱼没钓着,又去了几只钩子。早上未免仓促,决定改为下班后去。

星期二晚,先生电话,没钓着鱼,大概风大了些,再说气压也不对。

星期三晚,先生说鱼竿不慎折断一根,决定重新改回早晨去钓。

星期四晚,先生考虑换鱼饵。

如此折腾了一个星期,先生打算再接再厉周末两天起它个绝早。听的我吓一跳,想月黑风高本该派给强盗出窝的。先生解释,要的就是这个时辰!水底昏暗,鱼似睡非睡,糊涂懵懂,不上钩才怪。

我闻言有理,细想恍然大悟:先生原来是个大骗子!从前上钩的是我,现在轮到湖里的鱼了。

怜惜先生一周辛苦下来还披星带月地去钓鱼,我劝他不必太认真,娱乐为主。周末先好好睡一觉,补上一周所缺之困。

先生电话那端正色道,不花功夫怎么行?!马上就要钓着了,我已经摸着规律了。

周六晚上的电话仍然有关钓鱼。

周日晚上先生电话里大喊,“不钓了!”,情况急转直下。

我立即接口,“不钓就不钓了,没关系。”

先生的锲而不舍历来有口皆碑,从追求学问到追求太太,都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先生虽两日没有扛了鱼竿出去,却窝在家里猛啃钓鱼书,看钓鱼的电视节目,请教钓鱼的同事山姆大叔。三天过后先生又变得兴致勃勃,专门打电话告诉我来山姆大叔答应领他去钓鱼。

先约好一个日子,临时山姆的儿子却病了。先生只好眼巴巴小孩子盼过年又盼了一段日子,这才捞着跟山姆一起出去。

要不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呢,先生随山姆出钓的这一趟,有高人指点钓上来两条鱼。先生眉飞色舞,不惜电话费,长途里尽情介绍。

首先山姆不在岸边钓,而是在湖心钓鱼。山姆有一条船。山姆有声纳探测仪。山姆看水鸟落下的地方一路追踪。山姆知道什么样的鱼该垂钓几米。山姆只钓某几种鱼,不是上钩都要的那种小混混。山姆的剖鱼刀特别利落,砍鱼头,剥鱼皮,专刀专用。

我预备了作贤妻,第二天即奔购物中心,打算给先生也买一柄剖鱼刀。刀铺是男人世界,卖刀的还是耐心地给我解释了各种剖鱼刀,以至于我眼花缭乱拿不定主意,于是投出银子又拨长途去问先生。

先生果然高兴。先生说,“鱼刀小玩意儿,来德州我们一起买吧。船是个好东西,一条船也就一辆车的价钱。你是我的好太太,你来了车别买了,我们买条船吧。不然钓不着鱼。”

我立下在心头将算盘珠子拨得噼啪乱响。这个好太太可当不得,还是当个坏太太上算。主意拿定赶紧要防患于未然,把形势分析了给他听:“我们在德州租公寓住,船来了放哪里?”

先生答,总有地方放,租个地方嘛。

我只好老实不客气地说:“成本太高了点吧?买船的钱可以买一辈子要吃的鱼了。”

先生委屈大叫:“你不鼓励我!你不知道钓来的鱼和买来的鱼味道不一样嘛?!”

我说,等我来德州尝尝看吧。

我和先生结婚两年,因为工作两国分居。这下久别胜新婚,两人卿卿我我说了无数的钓鱼。先生给我看他的鱼竿,鱼钩,鱼饵,冰箱冷冻室内准备冰鱼用的冰块。渔具商店是必拜的庙。钓鱼杂志,钓鱼穿的鞋和裤子。钓鱼的天气,风速,时间,下钩的地点,钓鱼人的规矩,等等等等,倒也令我眼界大开。

先生要为我办一钓鱼执照。我说不必着急,让我先观瞻观瞻。先生不时提起船,我以一家女主人的姿态答,先在岸边上钓起一条来我看看。

先生给我详细讲解鱼钩在水底的运行,怎样的动作才能诱鱼上钩。他连比带划大张嘴作用力咬钩状,让我不得不佩服。毕竟是弄科研的,好象比那些只会吟唱非鱼安知鱼之乐也的管用。问题研究的如此透彻,连鱼的心思都揣摸清楚了,鱼儿焉有不上钩之理?可鱼儿怎么就不上钩呢??

先生由钓鱼又恬不知耻地推论到鱼汤,看样子此招练不成功有碍他家传宗接代任务的顺利完成。

某日天晴日丽,我驾车送先生去钓鱼。先生前一日买一新式鱼钩,预备沾沾太太的福气一钩功成。那鱼钩花里胡哨的,是怕水里的鱼儿眼神不济?我看了鱼钩好两眼,累于下问,看不懂就当它学问深。

先生在车里就开始酝酿钓鱼所需的冷静。先生说,今天风有些大,不易钓到鱼。先生说的极是。

车开出一个多小时来到湖边,我听指令停车。先生下车就说,今天水位不够高。我随先生手指方向望去,湖岸边大石头上有段黑线,看样子是昨日之水位线。先生说的极是。

停车场上先生现教我两招甩竿收竿之技,我特意带上相机预备为他摄下纪念意义的一瞬。先生说要钓就钓大鱼,需去僻静之处。我跟着先生穿过一小树林,攀上废弃的旧铁道,又过一段边缘已经锈坏的铁路桥。桥下水声哗哗,若失足落下去,十一月里闹个透心凉,非鱼也知鱼之苦。过桥右转弯,爬下一个乱石堆,先生说,到了。

我看见乱石堆间有丢弃的饮料罐头,心想真是到地方了。先生看上去书呆子一个,怎么找到这处土匪黑窝的?

先生的家当真不少。鱼饵鱼钩是基本必备不谈,特意置一腰包,拉开如中药铺里的药屉子,井井有条。里面小剪刀、铁镊子一应俱全,并且看上去全新。先生上好鱼竿挂好鱼饵拉开架势,姿态优美地甩钩入湖,然后缓缓收线。我甫举起相机,只听先生大叫:

“坏了!鱼钩卡在石头缝里了!”

“有办法收回来吗?”

先生严峻地摇摇头。

我立感局势严重,简直怀疑自己是颗扫帚星。举眼望湖,一湖细波阳光下清凌凌的闪亮,想不到湖底竟这般凶险,一分钟不到的光景便吞了我家先生的新钩子。

见回天乏术我便坚持让先生来个到此一游立照为证。先生以大丈夫的从容将鱼线再略微收紧。鱼竿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度,银丝样的鱼线紧绷着象极了正钩着一条大鱼。先生对着镜头灿烂地一笑。

相机咔嚓一声,先生旋即再使劲收线。鱼竿复伸直,失了钩的鱼线很快轻飘飘地卷了回来。先生领我又爬上乱石堆,走过废铁路桥。先生总结道:“鱼线收得太快,鱼见追不上鱼饵,干脆就不追了,钓不着鱼;鱼线收得太慢,鱼钩在水底落下去就卡在缝里了,也不行。关键是要找到一个平衡。”

先生说的极是。

开车回家的途中经过唐人街,买得一尾游水吴郭鱼。等膛好鱼付钱,一看正是那只鱼钩的价。买了葱姜我厚了脸皮安慰先生:“你看,鱼汤的材料还是这个出处比较牢靠。你练好灶上功夫就行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我一点都不厉害!在新浪读医生的文章,笔头干净如手术刀,那才是练家子。
我家先生若能拜在你的门下我就有鱼吃了。我住的小城有一个山顶湖泊,市政每年买鱼苗放进去,夏天让市民垂钓 -- 政府卖钓鱼执照,一项收入。我家先生从没有去钓过,他站岸边上就钓不起鱼来,哈哈。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厉害啊!十多年前就能写出这般文采的文字,厉害!
不像俺,十多年前,俺还不会写字呢。
如此看来,钓鱼,你家先生要跟俺学了。
滴泡 回复 悄悄话 想起高英培的钓鱼
XLD 回复 悄悄话 语言功力佳、非常耐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