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创造美,发现真理,传播知识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香港和伊朗问题谈人类制度的固化危机

(2019-07-03 17:29:33) 下一个

从香港和伊朗问题谈人类制度的固化危机

 

今天的香港问题和伊朗问题都可以说是当年大英帝国遗留下来的。

香港问题大家都比较熟悉。而伊朗呢,最早英国正是在中东产油区的伊朗开发出石油,并铺设了第一条输油管道。之后,英国在伊朗霸占石油开采特权,几十年间几乎是白白的从那里采取石油。后来摩萨台当首相时将英国在伊朗的石油公司收为国有,英国开始对伊朗实行了最早的石油禁运,并最终把美国拉下水,策划政变推翻了摩萨台,重新获得石油特权。从此美国陷入了在中东与伊朗和伊斯兰国家深深的恩怨之中。

香港暴力事件和中东的恐怖主义,今天无疑都应该被谴责。可从另一方面看,暴力从来都是国家处理问题的最终手段。世界每个国家都在运用暴力。共产党当年就是武装的恐怖主义者,是鼓动民众开展违法暴力活动的大师。而恐怖主义实际上也反映出一种诉求无法得到实现中的绝望。比如香港,在过去是有出版自由的,今天可能没有了,有些人无所谓,有些则渴望自由呢,但是得不到,争取时间久了就绝望了,因此就暴力了。(如果未来台湾也收回大陆,那么中文世界可能就没有任何地方再有出版自由了。)所以,香港问题很可能有一定的外部势力的干预,毕竟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希望别的国家比自己过的好的,但这里面也有我们伟大祖国自身内在的原因。

我认为今天简单的说正义邪恶是没有意义的。中国、美国、英国,各个国家都有邪恶的地方。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但没有好的国家。重要的是,香港的暴力事件反映出:其一,它是所有群众运动发展的必然结果,因此控制群众运动的程度,即限制自由,对于每一个国家都是必须的;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它深刻折射出,在人类社会的现有体系中,对立双方有时很难达成妥协。这也是为什么国家的根本利益的争端,最终往往要诉诸战争解决。而这也是人类共同体的共赢美景未来的考验。比如,中美的贸易战实为小事。因为,它并不是因为根本利益的冲突。今天中国还远不能撼动美国的根本利益。但是如果有一天,高端制造,金融,科技开发等领域,中国即便达到美国同等的水平,那时,中美的利益冲突将非常的激烈而难以调和,因为那意味着美国有一半的最高端产品被中国替代,有一半中产将失业。而中国在所有这些领域中的发展的意愿是相当强大的。这让我们不禁又想到伊朗,当年巴列维国王要复兴伟大的波斯帝国时提出的是,要做世界第五大强国。而我们的伟大领袖在我们穷成那个样子时提出的是:赶英超美。而且,五年之内!今天不能只是嘲笑,这里面有一个古老大国的雄心、气度、梦想和尊严。

然而,香港“一小撮人”的绝望,还透露出今天世界的另一个严峻的问题:在高科技的条件下,国家对于社会个体的控制能力极度加强,因此个体改变国家制度已经逐渐不可能了。那么,伊斯兰的社会制度,西方的社会制度,和中国的制度,都将趋于固化。但是,今天实际上每一种制度都有缺陷,亟待改革。而且,不同制度间存在着深刻矛盾。

这样看来,今天香港和伊朗的危机实在是人类未来所要面临的危机的一个警示。

另外,我认为今天美国对于伊朗具有强烈的战争意愿,之所以没有发生,是因为当年对伊拉克的战争并不十分成功。然而,我认为总的来说,美国当年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是必要而且成功的。不能仅仅以经济利益来考虑。因为,如果不彻底解决伊拉克的问题,任其发展则一旦伊朗或伊拉克也出现了伟大领袖和伊斯兰的英雄邓稼先,发展出了核武器,那时才是人类共同的噩梦呢。简单的善良和宽容恐怕难以消除人类根本的对立,而恐怖主义如果不能有力的控制,那么,它给世界带来的损失恐怕也不会小。可是,以暴易暴却繁衍并传播了仇恨。这些同样的反映出我们人类形成的这种社会体系的悲剧性和无奈。我们陷入一个灾难的循环里。比如,今天俄国和美欧的对抗,这是非常荒诞而毫不必要的。但是,核战争的威胁却真实存在。我们每个人和我们的后代都生活在这个循环里,生活中这个阴影中。

 


2019/07/04

另外,今天香港的问题,是二战后民族主义、民族自治运动的一部分。而这一运动也是始于摩萨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