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愤怒者之歌

(2018-07-31 14:44:52) 下一个

 

卖到一套EMI公司出版的有100首钢琴曲的CD,拿到行货时却发现里面
大部分的曲目竟然都是肖邦的,在极度的愤怒与沮丧中写下的一段文字:

《愤怒者之歌》

I

春天,我们携手走在路上。一辆汽车迎面开来。一瞬间,就从我们身旁开了过去,向着我们身后的远方一直开走了。

那时,大路两边的树枝上开满了报春花。

 

II

那时我们开着车满街乱跑,使劲按喇叭,冲着街上年轻的女孩子大叫,吓得她们惊愕的猛转过头,脸色苍白,我们向着她们假装呕吐,然后,大笑着飞驰而去了。

III

如果你买到100个大馒头,你发现它们每一个都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当你在气愤中把它们一个个拿起来看时,却又发现它们每一个都长得不一样。这是在干什么?恶作剧吗?这些苍白的,空洞的,只有半个圆形的失败的馒头!这些愚蠢的自负的自暴自弃的病态的馒头!那么,你是否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把它们扔出去,向着某个人的脑袋,向着某个你爱的,或者是,你厌恶甚至仇恨的人们的脑袋,狠狠的扔出去。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不呢?

告诉我!

IV

你又错了!对,又错了。对!

什么?你还什么都没有说?对,你没有说就已经开始又错了。

对的,你又错了!

V

贝多芬写过一首钢琴小品,《丢失一个小钱的愤怒》。我不喜欢那支曲子。甚至听到贝多芬都会让我的门牙冒——汗,胃疼!后来,在打印我的这篇文章时,打印机坏了。我只好存盘。对于我喜欢的曲子,我可以听上一百遍,也不会厌烦。对于我不喜欢的曲子,我一遍也不想听。而对于那些网络文字,我的唯一一个不满就是,无法把我看到的那些劣质的文章撕碎。

或者,把我的眼睛挖出来,扔掉。

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有随意处置我不喜欢的人的权力。枪毙,或者,绞刑。

我告诉你:这是一只很会唱歌的夜莺,嗯,整夜的歌唱,在某间无人的房间里,在一个被忘却了太久的小地方。

 

 


2018-04-1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立' 的评论 : 其实在你的诗歌中已经揉进了很多的音乐元素。
关于调性与文学,我认为它们是彼此是通融的,你的(失去的爱)里就有,只是你浑然不觉而以。

而绘画,中世纪特别是文艺复兴前后,除了肖像几乎所有的创作题材都与宗教有关,而那时的宗教就是宗教文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你这回说的是说到点子上了。音乐中的重复总会有一些变化。在文字中不断的重复,又不断的发生一些微小的变化,特别有意思。而通常这样做的人不多。

而音乐的调性也特别有意思,音乐家经常把一个乐句,用不同的调性该写,扩展。文字是否有调性,是否一个句子或段落可以做类似的处理也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那么,文学对现代的绘画,也是非常值得借鉴的。从杜尚开始,现代的艺术家其实都变成了文学家了。而现代的绘画里的许多理念和实践是非常值得研究转化为叙事的。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立' 的评论 : 你的语气已经玩得十分娴熟了,比如:
肖邦
肖邦


就是这么玩的,相同的乐句或者乐段,一定要有不同的处理。
变化
变化


变 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听一个人的专辑和听不同人的合集完全是两码事。我不能容忍一个合集几乎全放的是
肖邦
肖邦



关于那些大馒头
我们还有许多的
心里话要说
但是一只天真洁白无辜的
大馒头,能听懂
我们多少心里的
话,它们总是
那样的天真洁白
无辜的看着我们
直到被得吃光光

肖邦

光光

光光

肖邦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不错,形容得非常好,一百个馒头看起来很相似但仔细看又有些不同。我总在比较那些著名的馒头甚至某些普通的馒头,用心找出那个最有特色而让人惊喜的馒头但有时发现个别的普通的馒头似乎比某些著名的馒头跟劲道。

你应该买作曲家或者演奏家的专辑,这样选择的更仔细一些。别沮丧,听首夜莺吧。
歌词大意:
清风吹去这只歌,却不知道送给谁?听到这只歌的人,心中自能领会。我的歌儿飞去吧,飞到遥远的地方,有个人会想起我,他会为我叹息,有个人会想起我,为我悄悄叹息。(这是第二段,等一段写的一般)
https://youtu.be/nBJv7SKZnic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