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创造美,发现真理,传播知识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只打火机

(2016-05-27 01:19:47) 下一个

一只打火机

这个故事是我的前女友讲给我听的。那时我们正在热恋。而我正是那时为了她在努力试图着把烟戒掉。她不喜欢我抽烟。但这让我很痛苦。我指戒烟这件事。因为,我的烟瘾是根深蒂固的。故事发生在她家住的那座南方的城市里。事情发生后,曾经一度被媒体炒作成当地小有轰动的一则新闻。尽管热闹很快就过去了,但我的女友说她一直也无法忘掉这件事情。她说,事情是这样的。在她生活的这座城市里,有两个相爱的年轻人,K和Z。她说K也并不是一个很沉默的人,但他的确是一个很难向人诉说内心感受的男孩子。平时也有一些朋友,但他其实并不太与人交流。K从来没有对家里说起过他和Z的事情。所以,他的父母直到故事的最后才知道K原来一直在和一个女孩子谈恋爱。K的父母并不很清楚K平时都在做些什么。因为,K没有和他们生活在一起。K是外地人,他家在南方一个偏远的地方。而且,K也没有对他的朋友或者同事讲过自己的恋爱。所以事情发生之后,几乎每一个认识K的人都感到了意外。不过认识K的人不多,了解他的就更少了,如果还能有几个的话。Z有很多朋友。她开朗得像一道阳光。但Z是一个从小就过分听话的乖女孩。她一直生活在父母的关怀和管教中,从小到大父母对她的关爱是无微不至的,对她的管教也是特别严厉。直到现在父母对待Z仍像对待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会管,什么都要知道。Z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可以说这么多年来,Z的生命只是父母的生活的一部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和K恋爱这件事上,Z却一直瞒着父母。这是这么多年来,Z第一次背着家里做事,而且是一件这么大的事情。所以,从一开始这场恋爱就已经变得好像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了。几乎注定将是一场悲剧。可能是因为这是Z的初恋,而她把关于爱情的一切都想的太美好了。她希望这爱能脱离现实,保存在真空里,就好像是写在日记本里的一个私密的故事。这样在和K热恋的时候,Z就总会感到恐慌。她变得过分敏感,经常提心吊胆,不仅担心家里知道,还常无缘无故地担心K会离开她,或者对她不满意。Z的性格太温柔了,她不能失去K。所以,后来Z又开始发愁,不知道这件事情最终将如何向家里交代。不过,和爱情的甜蜜相比这些烦恼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Z在城市的一头上班,工作辛苦,收入微薄。每天很早就走,很晚才能回来。K在城市的另一头上班。他的工作相对要轻松些,收入也要好一些。K有一辆很旧的二手车。只有周末两个年轻人才会有机会,在一起度过一天。那时,他们会觉得特别开心。但并不是每一个周末,Z都能来和K相守在一起。因为,Z没有把和K恋爱的事情告诉家里。所以有些周末她只好待在家里陪着父母。于是到后来K每天下班后就去找Z。这样K在每天傍晚就要开着车随着下班族的漫长的车流穿过整座城市。城市的交通糟糕,在上下班的高峰道路拥堵得让人烦闷。到达后,K就把车子停在离Z住的楼房不远的路边,然后熄灭火,坐在车里等Z。一直等到天黑Z才会回来。回来时Z就钻进车子和K在车里坐一会儿。两个人有时一起说会儿话,有时一起听歌。临走前,他们要亲吻很久才能分开。

K抽烟,但Z不喜欢烟的味道。所以,K为了Z把烟戒掉了。但他还总是带着一只打火机,闲的时候拿在手里玩。那是一种非常简陋的一次性打火机,用彩色的透明塑料做成,样子很粗糙,用完就扔。我的女友讲的故事发生在一天的深夜。她说,这天Z加班。下班时已经是很晚了。在回来的路上,她不停地给K打电话。但K一直都不接。这让Z非常不安。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他们恋爱的过程中,Z渐渐变得对K任何情绪的变化都非常敏感。她总是感到绝望。她非常害怕,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流泪。有时还会在K的面前哭泣,这时K就会安慰她。但同时变得越来越烦躁。Z从来不敢和K谈两个人的明天。后来,K又开始抽烟了。但他不会在车子里抽,他一直在瞒着Z。但Z都知道,不过她也没有说破。那天晚上,当Z终于回来时远远就看见了K的车子还停在老地方。这让她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但她仍然很不安。于是,她向着车子跑过去。直到到了车子前才发现那辆车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熄灭了火。这天晚上发动机仍然突突突地在响,声音很大,仿佛K就是要来和她说一声分手,然后就随时把车子开走。这时Z透过车窗看见K坐在车里睡着了。她这样才放下心来。当Z拉开门就闻到一股浓重的烟味儿,呛得她几乎要跌倒。显然K刚才一直在车子里吸烟,但他没有把车窗打开。Z曾经温柔地不要K再吸烟。但Z这时已经顾不上这许多了,她再也不想让K戒烟了。那时,她心中突然涌过一阵强烈的冲动,她迫不及待地钻进车子,坐在K的身边。她想要一把把K抱住,亲吻他,然后告诉他,她想嫁给他,不管家里是否反对,她想让K带着她逃走,远远地逃出这座她喜欢的可怕的城市。但当Z温柔地推K想把他唤醒时,才发现K已经死了。

我的女友告诉我,在K死时Z发现,他的手里仍然拿着那只蓝色的塑料打火机。当时讲完这个故事,我们又聊了许多别的事情。我们又都聊了些什么,现在早就不记得了。后来,我又开始吸烟了,而且买了一只有着一种神秘的清脆响声的红色都彭打火机。那只打火机很昂贵。它的表面涂着暗红色的中国生漆,四边露出镀着紫金的铜框,推开掀盖,拇指一转转杆,打火机就会呼的一声喷出火苗。在打火机打出火苗的一刻,我时常会恍然幻想自己坐正在一个充满氧气的空间里,一间房子,一辆车,或者一座垂满真丝帷幔的宫殿,有时在幻想里是一座午夜的城市,它们伴随着打火机的一响而发生爆炸,或者整座城市瞬间燃起熊熊大火,但随即我又把掀盖一合,黄铜撞击,发出啪的一声极为清脆悦耳的响声,刚才的火苗一下子没有了,而我的那些幻想也随之无影无踪。有一段时间我总是禁不住会想到这个故事。我不知道我的女友为什么要给我讲这个故事,我和我的女友是在一个冬天认识的,很快我们就陷入热恋。那时我们成天黏在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但我们没有再谈过这个故事。我们在一起大约谈了半年的恋爱,然后就分手了。现在我也和她一样再也忘不了这个故事。关于这个故事,我其实还有许多问题想问我的女友。我觉得这是一个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希望的故事。

 

2016/3/1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