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创造美,发现真理,传播知识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天堂街的来信——我谈佛祖悉达多

(2015-09-03 12:37:50) 下一个

天堂街的来信

——我谈佛祖悉达多

*

释迦一日,因爱而出走。但他身后抛下了妻子和刚刚出生的儿子。这种做法其实很绝情。从一开始种种迹象就表明,这个青年人的身上有一些不同凡响的特质。十六年后,三十五岁的释迦牟尼坐在了菩提树下。七日静思,终于觉悟成佛。然后,他来到了鹿野苑开始传授佛法,史称法轮初转。

佛就是觉悟者。佛法就是要让人摆脱世间相对性的纠结,忘却生死,放弃爱恨,超脱轮回。因此,佛不爱人。佛的心中无爱也无恨,了无牵挂。但释迦牟尼一生却仍有牵挂。他四方游走传教,颠簸流离,最后死在了返乡的途中。也就是说他一生不能释怀的是要帮助世人摆脱人世间的苦痛。所以,他仍然有所期盼,没有解脱。

佛祖只是一个有大爱的人,而非一个真正的觉悟者。他一直还是那个在二十九岁时一日之内看遍人世间的生老病死,而心中涌起一大悲哀决意要悟道以渡世人于苦难之中的名叫悉达多·乔达摩的年青人。他的不凡之处是他的心中有大悲悯。这让他觉悟了佛法,也让他对自己的家庭作出了绝情的事情。他并不是佛。佛是不存在的。世界是物理的。我们不幸成为这个物理世界中的一种具有情感和思维的动物,为生死离别这种自然的过程而痛苦。但我们注定无法摆脱生老病死,欢愉与恐惧,爱与恨,思念与烦恼,种种矛盾的纠结。这种痛苦的纠结是没有解脱之道的。

大彻大悟终究不过是一种无奈。佛也渡不了你。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就像安徒生童话中的那个在冬夜里靠划亮一支火柴取暖的小女孩。而我们手中燃烧的这支火柴就是爱。爱在本质上是一种悲悯。

那些浩繁的佛经也仅仅是一支火柴,它们同样是悲悯,而佛祖已经死了。

*

作为释迦牟尼的家人,他的妻子,孩子,还有父母,他们的痛苦被忽略了,好像那些痛苦是无足轻重的,或者并不存在,或者如果存在也是必须的。“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句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诗,倒像是佛祖如来借六世之口说出的他自己两千年来心中的纠结。

没有纠结未必就是洒脱。

可是世间那有什么双全法啊。

 

*

就我的理解,释迦牟尼比耶稣更平易。耶稣像是严父,佛祖像朋友,邻居家和蔼的老爷爷。耶稣死前所说的话让我震撼,但佛祖的死更让我感动。他没有一点耶稣救世的英雄气概。他死的非常平凡,没有说出什么惊世的格言,只是告诉弟子们不要悲哀,生死是世间万物的宿命。他最后说:我亦先说,恩爱无常,合会有离,身非己有,命不久存。佛祖的死,非常平静。

尽管也会有一些糊涂或者虚妄的想法,佛祖是一个诚实的人,他只讲出了内心的感悟。他和耶稣的性格不同。耶稣更富于激情。他的脑子里可能经常会有一些幻觉的成分。所以,释迦牟尼的解决之道是放弃解决,选择离开,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而耶稣的解决之道是要回来,末日审判。他要清算那些不相信他的人。(这使他的人格力量在我的心里大打折扣。而且,审判终归是一种无能的表现。)佛祖是不会去清算的。他活着的时候,也没有要人们一定要相信他。他死了,就永远地离开了,出离于轮回之外。他甚至不会像苏格拉底那样临死前还惦记着要偿还欠邻居的东西。他欠他家人的永远不会去偿还了。

我觉得佛教较之基督教更为博大。当然,信仰是不应该拿来比较的。而我既不信佛教也不信基督教。对我而言,快乐与痛苦,富贵与贫贱,甚至生与死,都不重要,都没有必要去刻意地追求或者摆脱。现代人,其实古人也是一样,对于养生长寿,已经太过执迷。但我也有所想要刻意摆脱的,我想摆脱的是生活中的琐碎与无聊。同样重要的还有,

要摆脱愚妄。

*

那么,好吧。亲爱的,我现在在天堂街五十三号给你写这封信。

这里的生活有些乏味。我有两个邻居,一个是印度人,住在五十二号,叫释迦牟尼。这个名字有点怪是吧?他的确是一个怪人,很闷,从来不和我们说话。每次我去他家,他家的门都是敞开的。他的院子很大,里面长满了齐腰高的野草,但有两株粗大的芒果树,上面结满了金黄的芒果,散发出浓郁的香气。而他总是坐在院子尽头屋子的客厅里。客厅的门也是敞开的,远远的我就会望见他盘坐在客厅中央,只在腰间裹了一块粗布。每次我进去后会四处查看一下,有时在他的身边坐坐,然后就离开。离开时,他仍然盘坐在那里冥想。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已经坐了多久?还会再坐多久?在天堂街,好像没有人注意到时间的存在。这里事件的发生是没有时间上的顺序的。但是为了让你不至于困惑,我还是按照时间上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顺序给你讲吧。那么,接下来我就应该介绍我的另一个邻居了。他告诉我,他叫耶稣,住在五十四号。他是个小伙子,但也可能是个中年人,或者老人,留着亚麻色的长发,头发一直垂到脚跟,长着长长的胡子,胡子的颜色也是亚麻色的,看上去非常柔软。他是个话痨。每个星期天都会跑来找我,给我讲上一整天他的爸爸。但我一直搞不清他和他的爸爸是个什么样的关系。你知道在天堂街是没有逻辑上和时间上的关系的。所以,我想他可能是他爸爸的爸爸,也可能是他爸爸的儿子,或者兄弟,他的爸爸可能是他的儿子,也可能是他的爸爸,或者爷爷(那样他就没有爸爸),或者,哥哥,或者,小舅子。总之,在天堂街可能性是一件非常有趣也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事情。在人间看来绝不可能的事情,在这里可以随随便便的就发生了。Anyway吧,这个邻居也是一个怪人。有一次,他带来了面包和红酒给我。在我快吃完的时候,他告诉我这是用他的血和肉做的。我听后就吐了。我是不能消化人肉的。耶稣有时候会变得非常狂躁。这种时候,我就会很害怕。因为,他会把我一把拽进一条河里,用一只瓢盛满水浇到我的头上,然后再把我的头按进水里。亲爱的,你是知道的,我有恐水症。这样,我不禁就会大声嚎叫,拼命挣扎,结果被呛得不停的剧烈咳嗽。而当我们俩在河里扭斗时,释迦牟尼就坐在不远处的水面上沉思默想。有时会闭上眼睛。浪花不时打在他的身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走出他的屋子,但有时候夜晚出来散步时,会发现释迦摩尼坐在大树的树冠顶上仍然冥想,银色的月亮就挂在他裸露的肩头。他的皮肤的颜色就像恒河岸边红褐色的泥土。他冥想时的样子异常的平静和专注。我想他一定是在思考一个很难的问题,幸好在天堂街上时间不是一个问题。还是让我继续给你讲那个叫耶稣的小伙子吧。你知道吗,他有时候也会变得非常安静又有耐心。这时候他就要拉我坐下,为我数头上的头发。可是亲爱的,你是知道的,我的头发有多么的茂密啊。有时他一数就是几天几夜。在这几天几夜里他一句话也不说。他的这种可怕的耐心和安静,简直要让我疯掉了。最后,他每轻轻拨动一下我的头发,我的头顶就像响起了霹雳。后来,我把头发全都剃了,并用刀片反复刮我的头皮。直到头皮上刮出许多口子,流了很多血。不过你不用担心,在伤口愈合后我的脑袋就开始发光了。但这样也有烦恼。夜晚走在乡间的路上,会有很多飞虫围绕着我的脑袋,我的脑袋变成毛绒绒的一团。当我用手轰开它们时,我脑袋上的亮光就照见了地面上惊慌的小动物在草丛间一晃而过。有一天白天,我坐在一棵树下打盹儿,一只鹦鹉飞过来,停在了我的头上。结果,它脚下一滑一屁股摔到了地上,气得它直骂脏话。我就不把它的脏话学给你听了,免得你听过之后又会脸红。还是让我继续说说耶稣吧。你知道吗,有时候在耶稣没完没了的唠叨声中我就睡着了,但也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听着听着就会突然流出眼泪,是毫无缘由的,而且没法控制,泪水哗哗地往下流。那时,我心里感到的不是痛苦,而是极度的幸福。这样,我就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向我的邻居叫爸爸,而耶稣这时终于闭上了他的嘴巴不说话了。他只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我,一只手一遍遍抚摸我光秃的毫无阻力的脑袋。可是,每当他走后我清醒过来时,就会后悔不已。因为,我不喜欢这种愚蠢的感动。最后一次,在一场痛哭之后,我又叫了他爸爸,并且俯身亲吻了他的脚,我把他的大脚趾头含在嘴里像婴儿吃奶一样不停的吮吸着,感觉异常的甘美。第二天,我把院门加固了,并且从里面装了一把锁。星期天我锁住门把钥匙扔到了院外。不久之后,我就听到了耶稣敲门的声音。那天,他一直在轻轻敲门并且对着门说了一整天隐隐约约的温柔的话语。直到子夜他才离去。那时,我终于笑了。

总之,这就是天堂街的生活。它很乏味。但更可怕的是这里的时间停止了流动。在天堂街我们都不会变老。这样,这些单调的生活就要日复一日永远地重复下去了。

所以,亲爱的,没有任何时候,我会像现在这样地想念你,想念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尘世间的生活,那些流水帐般的时光,那些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轴之上的逻辑的顺序。所以,亲爱的,你快来吧!你的到来对于我意味着生活,时光的流逝,和爱。请原谅我当初逃离了我们的生活,一个人撇下你来到了天堂街。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只有在生活中,在时光的流逝里,才会有爱。你来吧!你来了,我们就可以一起开始变老。我们的身体会渐渐变得虚弱,皮肤松弛,肌肉萎顿,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疾病,越来越疲惫,这样我们就会越来越相偎在一起,越来越相爱,我们相濡以沫,然后一起死去。

这就是尘世的生活。它并不轻松,有时甚至过于艰辛。但我爱这尘世里短暂而艰辛的生活胜过天堂里永恒的幸福。我爱这尘世里充满痛苦的人的爱胜过天堂里神的爱。

亲爱的,如果你愿意,如果你真的来到了我的身边,那么,我就会成为你手中的那支火柴,为你燃烧,为你照亮我眼前那尘埃中的我的永恒的神明。

所以,亲爱的,你来吧!

 

2015/8/9

 

感谢outofsaturn网友的评论文章,不好意思跟帖回复了。素未平生,只因文字,神会于虚拟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精神的交流更令人愉快了。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笔友。

看到你的帖子时,正好是在长途的路上,当时,坐在路边良久。心中感慨。距离第一次在美国跑长途已有10年。那一次的终点就是巴尔的摩。10年转眼过去,离开巴尔的摩后来到澳洲生活,人生发生了巨大的从未料想过的变化。现在想来,当初在午夜12点开车上路时,实是我人生的一个大转向。只不过在10年之后自己才知道。

读你的文章,我才又重读了啊扑当年写的评论。所以也要谢谢你。师太说,我是“深深的自恋”,这是真的吗?不知道。我其实很少重读别人评论我的文字。别人的夸奖听了当然很高兴,我只不过是如实地说出来。但我从来不会像师太那样,把别人随口夸奖自己的话拿来反反复复的看,一次次地流泪,或者使劲把嘴唇咬得一点血色都没有。这次重读,只是又想起了当年在摄坛发帖的情景。那是我第一次上论坛、发帖子。那天晚上,我现去找了一个朋友了解论坛和发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因为,拍了许多照片一直没有给别人看过。没想到,发帖时就想写点文字,然后,看到那么多巴尔的摩的照片,突然想到真应该把自己在巴尔的摩的生活记录下来。就这样最终变成了写作。

昨天又到摄坛浏览了几篇下面朋友的留言,看了感觉好温暖。一直没有整理。不知为什么,摄坛人物没有了。但愿《巴尔的摩下午5点30分》能够一直保留着。也谢谢啊扑了。如果,见到摄坛的老朋友,请代我问声好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夏如生花 回复 悄悄话 看完这篇,让我想起一句话:
爱众生,不难。爱身边的人,难。
佛祖也是有烦恼的。。。。。。
另外,《巴尔的摩下午5点30分》原来是这样来的。多么美好的偶然。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人都是好自我的。一遇到争论,总会有人一定要赢。有些不惜排斥,打击甚至至对方于死地都要来?卫这个“我”。每个人的自我都一样。都自私。我们都互相都不了解,干万别争,避免伤害,求同存异。好吗?谢谢啦。休息吧。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我对宗教不了解。对人性有些了解。
影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立' 的评论 :

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影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芮' 的评论 :

我不知到你对宗教有多么的了解。

基督教的排它性是我不能接受的;尽管我被迫受浸了。

死亡没有那么令人畏惧。大多数时候,人无法面临生活中的困境,而选择了死亡。


有的人没有所谓的宗教信仰,但一样可以是不伤害人。

宗教实际上就是一个组织。它为人类血淋淋的历史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它就是一个
面具,人类自私贪婪的利益带上了高大上的面具。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来到美国才知道special的意思。每个人都很特别,谁都不要鄙视谁,讽刺谁。来一次战争,人一堆堆的死。你尊贵,他卑贱,都死了。立这篇文章,我百分之九十九都认同,是认同!但我的确闻到过真正基督徒身上发出的韾香。他们的确有些人不惧怕死亡。你信不信都存在。这种事情我羡慕。
我不是基督徒。是也是个挂名。但我去教会。我容纳,感兴趣,接受和我有不一样观点的人。这样人才会进步。我需要进步。太需要了。
回复 悄悄话 禁止对本博主进行批评,劝慰,或嘲讽。如有这样的留言,本博主将向网管,及上级有关部门反映。
回复 悄悄话 请只把对我的赞扬留在这里。别的我都不需要。
这里可以表达观点,但不要争论。
谢谢啦。

再次重申我的观点:

表达观点,倾听意见,适度争论,求同存异。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我想探讨一下“惧不惧怕死亡”的这个问题,你一口一个基督徒。影云啊,基督还是被传开了。以后生命册上记上你一笔的时候,别忘了告诉耶酥地上还有个晓芮。真正的共产党都是不怕死的。真正的基督徙当然更不怕死。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和奇怪。教会里,家里,有好多主啊主啊的人,甚至是领袖,都号称是基督徒。你看他们干什么?看她干什么?耶稣说要越过他们来单单仰望他。有道理啊,你想,他救的都昰这些不肯做工,啃老的,妓女,讨人嫌的,被人看不起的,妓女,流浪汉,连他们都信了,一没事就去赞美他,那些博士,读了几本书的,自以为好的,优秀的,嗯有礼的,有修养的都还没信,他是不是比人更有智慧呢?这正是在荣耀他的名啊。"人心比万物都诡诈”所以不要去看人,看圣经,看神。她不好,他又很好吗?给一面镜子,照一照,谁可以说自己完美呢?孔子这样人物都感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现代科学不断证明,证明到最后只有一样,人类只不过是被造之。人类宗教被取代,道德也会完蛋。我只觉得圣经的话讲得很有道理,有智慧。我其实也是在寻找,在探索,在探讨。还有啃先生就末必对一个家庭就没有贡献。末必只有有生存能力的人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我每天的工作是帮助speacial的小孩,他们有些除了啊啊的叫,再有就是打人。照你的观点,我们把他们都灭了吗?我们也要爱他们,帮助他们啊。因
影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芮' 的评论 :

基督徒不怕死吗?

我的家人很多基督徒。
有的出生就是;一生都在赞美主之中; 班都没有上过,就是服侍主。
但不得不承认,非常讨人嫌。

除了连基本的生存能力都没有,一个啃爹啃先生的;最令人烦的就是主住在她的嘴
皮子上。

宗教信仰和人的SPIRITUALITY是两回事。现代科学在和SPIRITUALITY靠近。宗教迟
早都得被淘汰。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是很无奈,我们也摆脱不了。来临的时候,你不恐惧吗?你不想摆脱吗?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尊重你。乱发言。向您道歉。道歉!再问你一句我不明白的,死都不重要,你都不要摆脱?你不怕死亡吗?是真的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芮' 的评论 :

并不一定每一个人都喜欢天堂。我对基督教的天堂不感兴趣。我也没有宗教信仰。请不要再在我这里传教。相互尊重。谢谢。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主耶稣不会抛弃他的至亲至爱到山上修行。他在世三十三年本份做工,孝顺父母,行为完全。他教人:要爱人如巳,爱你的邻舍。饶恕人七十七次。他爱,救社会最底层的人,妓女,麻风病人,瞎眼的人和寡妇。他说:不要以恨制恨,以暴制暴,要爱你的仇敌。上十架前,他指着他的母亲对约翰说:这是你的母亲。所以特雷莎修女在印度救千千万万贫苦人时,佛也为她流泪。僧侣曾用行动帮助过她。这是人对于博爱圣洁的神性的一种敬仰。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想起了高皓正弟兄唱的一首歌“不要惊动爱情”。在现实生活中,在时间的流逝里,和一个人相知相爱,生老病死,至死不渝。在艰辛的尘世里走过去了,是了无遗憾的!佛教好像是教你出世,去醒悟,是空。基督是教你尽情的生活,去爱,去感受这种欢乐,痛苦和艰辛,然后带着神荣耀一同回天家。
回复 悄悄话 我在博客里一般不回贴,但看到您的第一次回帖,我就没有能坚持住不回贴。
草之书 回复 悄悄话 看过你的不少文章都一直坚持不回贴,自认为这是对有些独特的作者的尊重。今天看了你对买火柴小女孩手中那点火星的比喻,觉得有奇思,可以引申出太多。。。悲悯也许只是爱的一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