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创造美,发现真理,传播知识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缠足起源的分析到人体柔性的性标志

(2015-09-17 11:08:18) 下一个

从缠足起源的分析到人体柔性的性标志

首先,把缠足放到人类大背景中考察,我们会发现缠足不是孤立的特殊现象,相反它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而且从中可以折射出人类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特征。也就是说,缠足本质上是人类有目的地改造自己身体的活动。其实:人类一直以来有着强烈的改造自身的愿望,并且从非常久远的时代,这种自觉的改造自己的身体的行为就已经开始了。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特征。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考虑,制作工具也是在改造自身,而这两项活动从一开始,那至少是在十万年之前,就决定了未来人类的进化方向。其深刻之处在于,它们的出现改变了地球生物进化的性质。在过去,地球上生物的进化是一个被动过程,它通过随机突变,自然选择,适者生存而完成。而当人类开始主动制造工具改造自身时,人类的进化其实就实行了双轨制。它既包括被动进化,又有人类的主动进化。前者的过程进程非常缓慢,而后者,如果放在39亿年地球生物进化的尺度中考量,则实为极其迅疾,而且是在加速发展的。我们现在处于一个临界点。我的观点是,未来人将进化为机器,而是人类将消失。(不便具体讨论,请参看我日后的文章《未来人类将进化为机器》。)缠足是非常中国化的,但如果从改造自身来考察,人类改造着自身的活动非常普遍,从身体的穿孔,改变颅骨的头型,纹身,到现在的丰胸,隆鼻,处女膜修补,以及男性的健身,服用蛋白粉甚至药物。而医疗中的隐形眼镜,人工瓣膜,起搏器等等,本质上也属于人类改造自身,以更适应于生存。(美容本质也是为了更适宜生存。)

但缠足为什么只会发生在中国呢?我觉得这与中国人的哲学思想有关。中国人崇尚阴柔,发展到后来就变成了一种病态的审美观。如果在这种讨论中应避免使用情绪化的词汇,可以说极度阴性的审美观。结果就是喜欢女性的柔弱、小巧甚至病态。另一个可以与之映照类比的就是盆景。龚自珍曾经写过《病梅馆记》。手捧一只畸形小脚其美学上的意味几如手捧一盆小巧的盆景。缠足大约最早出现于宋朝,应该注意宋朝可以算中华民族阴气最盛的时代了。而缠足兴盛于清,清朝又是满族对汉人采用柔化去雄性化的时代。当然,像缠足这种习俗的出现,虽然需要一系列深刻的内在原因,但其具体出现、流行,可能还有赖于一系列的偶然因素。比如它非常可能,最早出现于宫廷。一开始可能是某位君主喜欢某个小脚的嫔妃,小脚成为美。于是,宫廷之内的女孩子,为了争宠而开始缠足。(现代女权主义者一想到女人要取悦于男人就开始磨牙,但其实她们没有意识到,包括人在争宠内的这个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雌性都是被雄性塑造出来的,雄性都是被雌性塑造的。所以,女人是被男人塑造的,而男人也是被女人塑造的。男人的行为本质上也是因为女人在争宠。但一个可笑的结果就是,男人在为女人争宠的过程中,却建立了男权社会。人类在争宠时,是非常狠的。)所以,在缠足的时代,最热衷缠足的一定是女性而不是男性。因为,如果男人喜欢小脚,他肯定首先去争夺小脚的女人,而不是去制造小脚。

然而,缠足能够成为一个中国的普遍的习俗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这个民族对于疼痛和痛苦有着超乎于其他民族的忍受能力。我还是避免说我们是一个喜欢受虐的民族吧。这一点从另一项国粹可以得到佐证。它就是针灸。考察世界不同民族的传统医学,中医的其他内容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民间传统医学中都有一定的类似物对应物,只有针灸是中国独有的。针灸这种以痛止痛的疗法,的确近乎于一种受虐。在现代临床上,给西人扎针时行针要远远小于给国人扎针的刺激量。针灸中还有一项更为奇葩的疗法,化脓灸。即用一种类似烟草的药用植物搓成小团,点燃后直接放在穴位的皮肤上燃烧至熄灭,此称为一壮。如果,搓小团艾绒有米粒大小,那需要反复燃烧多壮,直到把表皮烧至炭化,然后,再在上面贴上一块胶布,好让烫伤处化脓,脓水外流常常会弄湿衣裤被子,化脓的伤口,要保持流脓2-3个月,才令其收口。据说,对于许多疑难杂症有独到的疗效。做完化脓灸的患者往往都精神焕发、两眼放光、面色红亮。除了走路一瘸一拐,其余都像是返老还童。过去专门做化脓灸的诊室,病人多时会飘满了烤肉的香气。我们在学习时困得撑不住了,就一把锥子刺进大腿里。世界上哪里有这么爱学习的民族啊!(所以,这种学习的冲动一定不是因为爱学习,或者说爱知识,真理。这种冲动一定和缠足一样,具有生物性的。因此才会如此强烈。它是因为爱功名权利。而爱功名权利的生物本质其实也是为了争夺异性。我们这个民族其实是非常功利的,如果学习能获得功名利禄,我们就疯狂地爱学习,如果,不能,我们就会粗鲁地鄙视嘲笑学习。不是大官人,就是书呆子。)所以,只有这样强悍的民族才可能催生出缠足。只不过一个对于痛苦有着太强忍耐力的民族,也常常是一个麻木的民族。

最后,但也是同样重要的,那就是我们缠足是因为我们认为,脚是脏的,但脚也是性感的。

我们为什么会认为脚是性感的呢?我认为,人类其实具有两种性感区域。第一类,我称为刚性性感区,是在进化中形成的,它具有醒目和直接的特点。是生理性的,牢固的。比如,乳房,臀部,外生殖器。它们对于人类性冲动的唤起是非常强烈的。所以,女权主义者在有限的未来可能很难把女人普遍地改造成对男人没兴趣,看见一只大鸡巴而心疼不加快;另一类区域,是我这里自己提出的,柔性性感区。它的形成需要1. 在进行性活动时,容易被看到、接触到2. 如果,在平时这些区域不易被看到、接触到,那么它们的性感程度将大大增强。它较少地由生物因素决定,而受到较大的文化因素影响。可以想象在极度禁欲的年代,看到一个女性裸露的肩膀都会激发出一个正常男人强烈的性冲动。在人体中,女性的脚无疑是最符合这个标准的了。然而,深入考察这又和人类的性交姿势有关。如果,人类是采取和猩猩或马匹一样后入式的性交姿势,我推测脚就会变得毫无性感可言。但当人类采取了面对面女下男上的性交方式,尤其是在初期性活动中普遍采取这种姿势,那么,男性在发生性行为时就不可避免的要看到、接触到女性的脚。这样就产生了条件反射式的性关联。同样,在性爱中双方要注视对方的眼睛,口唇,鼻子,这样这些器官也就变得性感起来了。而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女性中非常罕见有恋足的。因为,女性在性交中很少有机会直接看到接触到男性的脚,即使是女上男下的体位也是如此。

参考柔性性感区的条件2,就需要考虑到古代中国的服饰影响。古代的服装在平时最容易被暴露出来的就是脚了,而且可以勾勒出其生动的形象轮廓。尤其,它在行走时,呈忽隐忽现的方式,这样就更加撩拨。这在舞蹈中,会变得尤为刺激,即在舞蹈时女性舞者的双足在古代会激发起男性巨大的性冲动。因此,舞蹈在缠足中可能起过重要作用。比如袁枚就曾认为缠足所穿的弓鞋最早就是舞靴。这是极有可能的。直至今天芭蕾舞的女演员,也多有因跳舞而导致的足部畸形。南唐后主李煜曾写“红锦地衣随步皱”这诗词写窅娘的这对脚也真真的是香艳情色,撩拨人心。也只有这位多情苦命感觉超敏超细腻的天才,才能写出有如此丰富性联想的绝美绝妙的句子。(这里请注意红锦写出了光与色,随步写出了动态,皱用的更为传神,直接引发性联想。请参见立的《达芬奇的隐秘情史》中关于皱褶与女性的那段文字。)

而在现代社会中,其实双脚已经变得不是那么强烈的性感了。因为,它经常暴露。仍然有一定的性感,但其强度就远远低与古代了。这和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服装方式的变化有关。现代人直接暴露胸臀,甚至直接走光了。好在第一类性感区域是生理性的吸引,不容易失效。这也就解释了另一个问题,即在古代中国男人恋足非常普遍,很多诗歌中都有对足的色迷迷的描写,而这在当时不会被认为反常、变态或者下流,而在现代社会中,恋足就成了变态了。

另外,说到脚,我到突然想起那则著名的童话《灰姑娘》。《格林童话》中很多起源非常古老。有时,有些血腥,而且,往往反映了一些古老的人类心理的活动。灰姑娘的形象据说可以上溯到希腊历史学家斯特拉波在公元前1世纪记述的一个故事。希腊少女洛多庇斯在溪水边洗衣服时,一只鹰将她的鞋子攫去并让鞋子掉在了身在孟斐斯城的法老的脚下。法老随后要求国内所有的女子试穿这只鞋子,看看是否合脚,最后找到了洛多庇斯。法老爱上了洛多庇斯并娶她为妻。这个故事在讲什么?通常的解读是,浪漫爱情。这就大错特错了。这个故事的本质是,因为一只鞋爱上了一个女人。

有时,相当真实。

 

2015/9/15

 

上述讨论的是在生理范围的恋足。丝袜情结,介于袜子最近太敏感,我这里就不讨论了。我认为丝袜情结和恋足是两回事。

至于恋袜癖,恋鞋癖,属于病理范围。根据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 CCMD -3) 提出的恋物癖诊断标准是: (1 ) 在强烈的欲望与兴奋的驱使下, 反复收集异性使用 的物品。 所恋之物是极重要的性刺激来源, 或为达到满意的性反应所必需; (2) 至少已持续 6 个月。

这个我就不讨论了。只想讲一个小故事,和提一个问题。

故事是一个心理医生记录的真实病例。他的一个患者有恋鞋癖,收藏各种女人穿过的鞋子,看这些鞋子才能完成性活动。在跟这个患者交谈过几次之后,患者渐渐吐露,在他童年时,夏天父亲经常一边看报,一边用他的大脚趾头拨动那个孩子的鸡 鸡。

那么,我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恋物癖是一种疾病需要治疗,那么同性恋是病吗?应该治疗吗?

 

达芬奇的隐秘笔记: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1412/8165.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