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碾子的记忆

(2019-03-15 07:04:53) 下一个

 碾子的记忆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家住在一个大杂院里的西房。大杂院一共有四进院落,我们住的是第四进也就是最后一进院落。

我们家的后房墙背对着第三进院子。北墙根儿也就是大院的西北角落有个小偏门,联通了第三进和第四进院落。在我们家的后房墙外面,立着一个碾子。碾子低矮,厚重的大园石板上面有一个更厚重的滚圆石板,两头用两根粗木棍串通起来。没有机械化的年代,碾子是人们用来碾压各种粮食的主要工具。七十年代中期以后,农民基本都到机器上操作了。所以记忆里那个碾子几乎常年空着闲置。记得偶尔有人家使用碾子,我们小孩子就乐不可支地帮着推磨,绕着碾盘一圈又一圈地转着,一边推一边数着圈数。后来使用的人家越来越少了,那个碾子便成了院子里小孩子玩耍的地方,我们经常爬到大石板面上玩。

我们家每年只使用一次碾子,用来碾压小米,原因是粮店只供应白面及各类粗粮包括小米,但并不供应小米面。每年过年前的腊月里,天气已经很凉了,父母就会在碾子上把黄灿灿的小米碾压成黄灿灿的小米面。我们就帮着推磨,记得母亲把碾压好的小米面在一个筛子里晒过,晒好的就放进一个箩筐里。留在筛子里的再倒回到碾子上,我们继续推磨碾压,直至把颗粒状的小米一遍又一遍地碾压成细密的小米面。每年一次的碾压小米是一件大事,从日出时分母亲清洗碾子开始,一直忙到夕阳西下。最后把碾压好的小米面放在一只箩筐里晾干,就准备过年了。那个年代,白面大米等细粮都是按人头定量供应的。为了节省白面,母亲把小米面和白面混合起来做花糕的底层。

七十年代末,我读初中时,大陆政策开放。突然之间白面大米就多了起来,不再控制了,我们家碾压小米面的历史就此结束了。那个碾子经年日久无人使用,自然也就无人清洗了。但它依旧厚重地立在那里,巍然不动。除了小孩子玩耍之外,也成了大孩子们学习的地方。院子里坐南朝北的房子里住着李叔叔和杨阿姨一家,他们都是小学老师。他们家的老二是个女儿,比我大一岁,但是与我同级,小名叫二毛。那年,我们刚刚开始读初中。

    二毛喜欢学习,而且喜欢掷地有生、大张旗鼓的学习。比如每天清晨,天刚刚蒙蒙亮,二毛就站到碾子上,手捧一本书,开始大声背书。而那时我则睡得正酣。

    每天晨曦微亮,二毛的郎朗读书声从后房墙外的碾子上传过来,犹如军营里的起床号,嘹亮清脆。父亲坐不住了,开始喊我起床。一声、两声,我仍然睡得香甜。而父亲的喊声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愤怒。当睡意朦胧的我,迷迷糊糊的嘟喃:“爸,你发什么神经呢?”

    母亲会含笑代父亲回答:“二毛又站在碾子上背书去了,你爸着急了。”

    母亲的挪谕提醒了父亲。从此,每天早上,父亲会喊:“赶快起床啦。。。。” 而且啦的音调拉的很长,犹如绵延的山歌,回音缭绕。啦的后面,必定会再加一句:“二毛又到了碾子上啦。”而且为了显示其愤怒, 故意拉长了声调, 一字一顿地喊出来。

    即使这样,也喊不醒我。父亲会愤怒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拉开窗帘,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我的母亲则很酷,会安慰父亲:“小孩子睡好了,才会学习效率高。况且也用不着大声背书,影响别人休息。”

    多少年过去了,父亲那一字一顿的喊声“赶快起床, 二毛又到了碾子上背书去了”。依然回荡在耳边。只是声音犹在,人却已远去。而我们家在八十年代初期,也搬离了那个老院子。几十年过去了,故乡的变化实在太大,不知那个碾子是否依旧牢牢地立在那里?也不知它又在聆听哪个孩子的朗朗读书声?

02112019 刊登于《世界日报》上下古今版

刚才看了江珊参加跨界歌王长的一首歌《梦里水乡》,比23年前唱的还要好。画面、声音都很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5)
评论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有趣的童年回忆。爸爸是望子成龙,妈妈是爱女心切。温馨家庭。
一一茶馆 回复 悄悄话 “赶快起床, 二毛又到了碾子上背书去了” 好可爱的杜鹃的爸爸:)
二毛也是好可爱,站在碾子读书上是不是有读着伟大诗篇的感觉!:)
一一茶馆 回复 悄悄话 “赶快起床, 二毛又到了碾子上背书去了” 好可爱的杜鹃的爸爸:)
二毛也是好可爱,站在碾子读书上是不是有着伟大诗篇的感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谢谢魏薇鼓励,最近又很深的怀旧情结:)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问好默默,好久不见。其实碾子的具体细节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周日平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问好康康,我现在很怀念小时候住平房的岁月。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问好xiaxi ,周日平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谢谢蓝天妹妹鼓励,周日平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抱抱圆导,听过你父亲的故事,知道你和父亲的感情极深。周日平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问好水沫,周日平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鼓励,周日平安!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有味道。与父母间的情,与发小间的情,以及对于时光飞逝的感叹,都于质朴平实的语言中自然流露。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北方是碾子,南方是石磨。我小时候还记得在学校食堂里帮妈妈磨豆腐,那种石磨用语言不太好描述,必须画图才行。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满满地回忆。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文笔细腻,回忆温馨!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文字水平很高!赞!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杜鹃讲故事水平真高,好看!
想起我年轻时周末睡懒觉,我父亲也会喊:该起来了,大好的青春都睡没了。。我嫌烦,现在想听也听不到了。。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温馨的回忆~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杜鹃分享温馨的美文。赞!周末愉快,杜鹃!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谢谢王妃鼓励。晚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圆姐, 我从小生活在山西的一个小城。比你更土:)), 马车好像没见过。碾子就在房后, 每天在上面跳上跳下的玩。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领导周末快乐#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碾子带来的记忆温馨而幽默,好美的散文,鼓掌称赞!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北京城里也有碾子呀?我以为只有我这样郊区长大的土丫头才有碾子、马车等童年记忆呢。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看你写故事就像看连续剧。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是,早不见了。韭菜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二毛初中毕业后,与我读了同一所高中, 但是没有考进重点班。90年代见过一次,做生意了。
闻香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哈哈,我爸的故事特有趣:), 周末快乐!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这都是历史了,很难再找到了!问好杜鹃,祝周末愉快!
yy56 回复 悄悄话 我真想知道当年的二毛现在怎么样了?

原来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也有一个同学每天清晨在楼下大声念英文,我总是那个提抗议的人。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记忆最深的还是父亲那一字一顿的喊声。问好杜鹃!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我是大学毕业后出国前在北京工作过几年:)周末快乐!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很惊讶北京的胡同里还有碾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谢谢乔兄。这个不是小说。或许可以写成一个小小说:)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美人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富春江南' 的评论 :
江南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哈哈,我们小时候的家里是一部热闹非凡的连续剧:))小树周末快乐!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也许是个连续剧,写得好看。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富春江南' 的评论 : +1
富春江南 回复 悄悄话 美好的回忆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像看电影一样:)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我们当初住的那个院子是一家著名兽医的房子,解放后被没收的。有一个碾子,好像原来是碾草药的,有时候也有一些人家碾其它的。我们家只碾过小米。现在那里都拆迁了,我已好久没有去看过了。碾子肯定早就没有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碾子曾经是乡下不可缺少的,现在可不用了吧?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问好群。我记得我们好几个小孩一起推,速度很慢。冬天里都会出汗的。还有毛驴呀,那一定更好玩。周末快乐!
qun0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才女作家杜鹃!杜鹃写得好看。我的记忆里,农村老家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四面透风的泥草盖的碾子房。碾子很重的,一般小孩子是推不动的。如果很少的量,大人就自己推碾子干了。但一般的时候都是要蒙着眼睛的毛驴拉。现在碾子都已经没有了。杜鹃的爸爸有意思啊。现在的父母恨不得让孩子多睡一会呢。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