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多情总被无情恼(94) – 要还是不要孩子?

(2017-11-29 06:13:06) 下一个

多情总被无情恼(94) – 要还是不要孩子?

 

美丽从厕所回到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 不知如何是好。结婚还不到三个月, 张立衡在刚结婚一个月时就出国了。在那朝夕相处短短的一个月里, 婚礼,签证, 购物, 回婆家, 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 忙得昏天黑地的。夫妻俩竟然从未就孩子一事有过任何交谈, 只顾着准备出国和商量如何出国的事情了。

美丽左思右想神似恍惚地呆呆坐着, 终于熬到了下班, 就锁好办公室的门, 坐车回家了。

一天之间, 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张立衡的第一封来信, 在漫长而焦心的等待后, 今天终于等到了。但是满心指望着的探亲签证基本无望, 剩下的唯有考托福申请留学一条路了。但是美丽真的有点不想再上考场了, 结婚了, 丈夫出国了, 她是可以走一条捷径的。

记得小时候, 姥姥在世时就一直说 “嫁汉嫁汉, 穿衣吃饭。” 。那么既然丈夫出国了, 自己怎么就不能借一下东风呢? 而且真的可能是怀孕了, 但是美丽又不太敢确定。 她不由得想起了与郑承业在一起时, 也曾经发生过两个月没有来例假的事情, 为此两个人还偷偷摸摸地专门跑到偏僻地方的医院做化验, 结果却是虚惊一场。美丽心里祈祷着, 说不准这次还跟上回一样。

那次自己还是在校学生, 未婚女孩, 如果怀孕可是要命的灾难。而这次就不同了, 光明正大理直气壮晚婚晚育。 但是美丽的心里不能确定此时要孩子是好还是坏。如果要了, 出国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只能自己一个人带孩子等张立衡。如果不要,  马上就三十一岁了, 以后再生孩子会不会年龄太大了? 况且周遭的同龄人基本都生了孩子, 就是比自己年轻很多的人也大都有了孩子。 在美丽的概念思维里, 既然结婚了,孩子一定是要有的, 因为那才象是一个家啊!

记得以前姥姥家的邻居夫妻就经常吵架, 甚至动手打架, 每一次的吵架都是惊天动地, 左邻右舍, 七大姑, 八大姨轮番上阵, 才能调解。美丽读了高中后, 第一年暑假回去探望姥姥, 正好又赶上了邻居第三次世界大战似的夫妻吵架, 美丽对姥姥说, 这样的婚姻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分开算了。

当时姥姥叹了一口去, 说, 傻孩子, 你懂什么? 他们大大小小的三个孩子, 怎么能说离就离呢? 这孩子呀! 就是两口子之间的一根绳子, 一头牵着爹, 一头拽着娘, 那才象个家, 只要有了孩子, 那家就铁定散不了。

姥姥关于夫妻, 孩子,和婚姻的解释与理念, 根深蒂固地影响了美丽,所以美丽一直以为,孩子就是夫妻两人之间的粘合剂。

也不知道张立衡是什么意思? 喜欢孩子吗? 还是不喜欢? 还是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美丽不得而知, 尽管他们是夫妻, 已经有过水乳交融的亲密关系, 其实对于张立衡的心思, 想法, 美丽是没有把握的。或许要了这个孩子, 两个人之间就有了牵挂, 按照姥姥的讲法, 只要有了孩子, 家就散不了。

但是美丽其实又是非常想出国的, 这可能是唯一的不可错过的一次机会。 她的心里还是有野心的, 就想借着这个机会, 出国去看看, 或许再读个学位,也未尝不可。 想着想着, 美丽的心思又开始漫无边际地幻想了起来, 无数美好的事情, 美好的未来, 把自己包围, 环绕。

苦思冥想, 美丽也没有理出个头绪和办法来。 结果又是一夜无眠, 思来想去就到了天明。

起来后, 美丽赶早班车到了单位的指定医院, 挂了妇产科的门诊,妇科医生询问了美丽的情况后, 说: “估计是怀上了。去做个化验确定一下吧。”

美丽拿着单子去化验室做了化验。

半个小时后, 又见了那个女医生。

医生说: “怀上了。我先给你建立一个病历, 一个月以后再来做检查。”

“如果不想要呢?” 不知为什么美丽这样问。

“为什么? ” 女医生抬起眼睛奇怪地看了美丽一眼。

“因为我可能会继续读书。”美丽吞吞吐吐地回答。

“怎么? 你现在还读书? 读什么书? 多大岁数了还读书。” 女医生看着美丽说。

随即又看了一眼病历, 接着说: “哦, 才三十岁, 也不能算太大。不过马上就三十一岁了, 应该也是比较高龄了。如果现在做流产, 可能会引起习惯性流产, 最严重的可能导致终生不育。你可要想好了, 要做流产的话, 尽快找我, 越拖对身体的损害越大。如果决定流产, 最晚下个星期来找我。 如果决定要, 一个月后来看我。” 女医生一边看病历, 一边说。

美丽答应了医生, 一个人茫然走出了医院。

十月的天气, 秋高气爽, 蓝天白云, 阳光明媚, 和风温醺。这是一年四季中最美的季节, 不冷不热, 气温刚刚好, 阳光刚刚好, 微风也是刚刚好。 但是美丽的心情却不是刚刚好, 她满腹心事, 一路沉思地回到了设计院上班。

一走进办公室, 就看见老张,昨天下班时美丽就在老张的办公桌上留了字条, 说自己今天一大早要去看医生。

所以老张一看见美丽, 就关切地问: “怎么,美丽, 生病了? 你的脸色很不好。实在不舒服, 就休息几天吧!”

“哦, 我还行。” 美丽敷衍着老张。

然后坐了下来, 也不想和老张继续聊天, 只是一个人闷闷地坐着, 想着心事。 多年来, 老张已经习惯了美丽的这副神情与状态, 所以也不再言语, 埋头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美丽一个人坐了一会儿, 特别想找一个人聊聊天, 听听别人的想法。可是全设计院还真的没有一个朋友, 可以倾诉这种非常私人的事情。平日里聊天最多的是老张, 可是这种事情也不是可以与老张聊的。 美丽平时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女性朋友, 虽然在一间宿舍住过的好几个女孩都已经结婚生了孩子, 但是这么多年来, 由于美丽一直单身, 所以与那些做了妻子和妈妈的女伴们也逐渐疏远了。何况当时合住一间宿舍时, 也多有摩擦争吵。

想来想去, 还只有昨天的谢老师是唯一人选。 年长, 有经验, 工作上也多有接触和联系, 平日关系也还不错。 况且昨天也是谢老师提醒自己可能怀孕一事的。

于是, 美丽对老张说: “张老师, 我需要到谢老师那里处理一些事情。”

老张说: “去吧。”

快中午了, 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 美丽出了设计院的小楼, 穿过公司的马路, 又绕过一片小花园, 走进了总公司所在的大楼, 一直上了五楼到了谢老师的办公室。美丽走的急了点, 在阳光下, 还晒得有一些发热。

美丽急匆匆走进去时, 谢老师正在和外事处管内勤的小米说话。谢老师看见美丽进来, 打过招呼后, 就让美丽先等一会儿。

美丽就坐在沙发上等谢老师。大概十分种后, 小米离开了。谢老师走过来, 美丽把月中小结报告和报表交给了谢老师。

谢老师问: “怎么样? 小贾,去医院了吗?”

“去了, 确实是怀孕了。” 美丽说。

“你看, 我说得没错吧, 一看就是怀孕的征兆。正好你们设计院清一色的男人, 好多年的生育指标都没有用过, 这回可终于派上用场了。” 谢老师在公司的办公室管辖着下面所有部门杂七杂八的事情,当然包括计划生育工作。

“我还正想问您呢, 就是我有点不太想要这个孩子, 可是医生说如果现在做流产, 会引起终生不育。” 美丽吞吞吐吐地说。

“为什么呢? 你和小张也都不小了,反正迟早得要一个。早要比晚要好。而且即使再晚, 也就是晚个两, 三年, 怎么着也得在三十五岁前生吧, 其实现在就已经够晚得了, 可是不能再晚了。你们怎么打算的?” 谢老师问美丽。

“这不是小张出去要两年嘛, 我想等他回来再说要孩子的事, 我一个人恐怕也是不行的。” 美丽不想让谢老师知道自己有出国的打算。

“其实也没有什么, 咱们这里很多女人都是爱人出国后, 一个人独自带孩子的, 有的还一带就三, 四年呢。”谢老师还是劝着美丽。

“我就是想问一下流产到底有没有医生说的那么斜乎?” 美丽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打算, 只是想确定一下医生说的情况究竟有多么严重。 她知道公司各个部门的计划生育工作都归谢老师管辖, 她应该见过更多。

“因人而异吧, 有些人啥事儿没有, 确实也有一些人就很难怀孕, 不过慢慢调养的后来也都怀上了。我还真没有听说有人是再不能怀孕了的。不过医生肯定比我见多识广, 懂得更多。” 谢老师说。

美丽再一次的陷入了两难境地。

谢老师又说: “不过这事你得跟你们家小张商量, 可不能自做主张做决定。”

“哎, 来不及了, 医生说如果要做最晚下周, 不然更伤身体。一封信最快也要十天。” 美丽叹了一口气说。

“你有他电话吗? 你可以打电话呀! 这时候可不能想着省钱。”谢老师灵机一动地为美丽出主意。

“有他实验室的电话。” 美丽想起了张立衡的信里似乎有实验室的电话和地址。还说准备在公寓里装一个电话, 据其他人介绍可以买电话卡, 在午夜以后打电话就便宜很多。

“那你赶紧给他打电话, 这是两个人的事情, 也是大事, 要两口子商量着决定。” 谢老师说。

然后美丽离开了谢老师的办公室,心里想着,美国那边现在是午夜, 张立衡肯定下班不在实验室了。 美丽算了一下时间, 决定晚上下班后顺路去趟邮局, 那时是那边的早上, 正好等张立衡上班后打电话。

那天下班后美丽特意晚走了一会儿, 这样坐车到达邮局时, 时间正好是那边的早上八点左右。办好手续后就进了一个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小亭间, 邮局的工作人员接通电话后转了过来。

那边的电话响了几下, 就有人接了起来。

“哈啰!” 电话线的另一端传来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哈啰, Can I speak to Zhang Liheng?” 美丽结结巴巴地说着英语。

“你好, 我可以讲中文。你等着, 我给你叫老张去” 对方一听美丽的口音就知道是同胞。

过了大概几分钟, 电话里传来了张立衡的声音: “我是张立衡, 您哪位?”

“是我, 美丽。” 美丽说。

“美丽? 你怎么想起打电话呢?” 张立衡不确定地问, 他实在想不到美丽会打电话来, 他听一个留学生说打一个国际长途, 如果不用电话卡, 短短几分钟, 会花掉两个星期伙食费的钱。

“我就是想跟你说, 我怀孕了, 你说怎么办呢?” 一听到张立衡极富磁性的声音, 眼泪夺眶而出, 美丽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经过昨夜一夜失眠的煎熬, 和今天一天的纠结, 独自一人面对难奈的选择, 现在终于有了可以商量的人, 自己新婚的丈夫。

“什么? 怎么回事儿? 怀孕了?”张立衡也被美丽的蒙头一棍,打得乱了方寸,脑子里一片空白, 只是反复重复着反问美丽。

“你说怎么办呢?  医生说我已经三十一岁了,属于高龄产妇了。可是你又不在,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美丽六神无主地说。

 “怎么会这样呢? 你怎么想的? 要不就不要了吧?” 张立衡满脑子都是签证和托福, 便脱口而出。

“我也这样对医生说了, 可医生说如果第一胎做了流产, 以后可能会引起习惯性流产。甚至会导致终生不育。” 美丽把医生的话复述了一遍。

“可能? 那就是也不一定。” 张立衡一下就抓住了医生话语中的可能性。

“是啊, 医生是这么说的, 应该是有可能, 但不是绝对的。我问过我们单位的谢老师, 她说很多人做了流产, 后来也都怀孕了。” 美丽说。

“那就不要了吧? 你托福准备的怎么样啦? 赶紧考一次吧, 正好赶得上今年的申请期限。” 张立衡一听美丽如此说, 本来不踏实的心,陡然安定了下来。

“我现在很难受, 特困, 昨天还吐了, 连肠子都要吐出来了。医生说这都是妊娠反应。” 美丽的心里很委屈, 意思是现在哪里有精力去准备考试。

“那做了以后不是就没有了这些反应了吗?” 张立衡的意思是这些都是暂时的。

“你怎么就不能关心一下我? 就只知道催着我考托福。” 美丽终于忍不住了。

“现在不是在想办法吗? 而且你准备了那么多年。” 张立衡非常理智地回答。

此时邮局工作人员插进来对美丽说: “你预付的是十分钟的话费, 现在已经十分钟了,请问要加费吗?”

“加吧!” 美丽说。

然后接线员就又接到了张立衡的电话线上。

“怎么回事儿? 好象断了一下。” 张立衡问。

“不是, 是我预付了十分钟的电话费, 现在超过了时间, 我又加了钱。” 美丽说。

“哦, 国际长途要花很多钱的, 那就这样吧! 我给你打听准备这边学校的申请材料, 你赶紧考托福, 好吧!” 张立衡简短地说。

“那好吧!” 其实美丽还有很多话想说, 只是电话费太贵了, 就只好简短地说。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很多人当时可能影响还不大,年龄越大,影响越大。梅子姐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特别同意菲儿。性格可爱更重要。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让人很无奈,美丽的确不招人爱,可孩子很无辜,怀孕的人,情绪波动较大,真不知美丽怎样过这一关。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呵呵,总体也是不喜欢美丽这个人物,外貌倒是次要的,不美丽的人也可以很可爱。总觉得她的性格有点问题。不过怀孕的人总是要体恤她一下,当时自己怀孕的时候觉得心理,生理都很难熬。::)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渔.鹭' 的评论 :

是, 年轻人和中年人的想法会不一样,而且与当时国内的大环境与大趋势有关. 美丽的纠结也仅在于30岁了,很多二十岁多一点的年轻人,连这点顾忌和担心也没有.
渔.鹭 回复 悄悄话 因为生理的限制(医生所说的可能性),二十年前我可能说不要,现在的我会说如果孩子是健康的,百分之百应该要。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问好猫倚,好久不见了。 嗯, 都有自私的一面,美丽也许更甚一些。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要说自私, 小说中没人能超过美丽, 张只是没有社会阅历的理科男思维, 否则也不会嫁娶美丽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是, 很多人结婚了有孩子了,就要了, 哪里有什么准备,我就是。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xyysq' 的评论 :

是,那段历史,不知将如何评说?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两人都没有要孩子的心理准备,也是他们刚结婚,什么都没想到。
lxyysq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年代,在当时的环境里,选择流产也正常。以今天在美国住久了的人的观点,流产有点冷酷。想想八十年代以来计划生育,留掉了多少孩子啊。大家还不都是接受并习惯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unny_SoCal' 的评论 :

你分析很有道理,谢谢评论。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石榴花' 的评论 :

石榴花妹妹很爱孩子,是孩子的福气。
Sunny_SoCal 回复 悄悄话 我倒觉得张也是没有心理准备,心理的事情太多,男性说话的思维和方式决定的,算不上冷血
红石榴花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像我这样不顾一切要孩子的人不多啊。期待他们的选择,,,,,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微波仙子' 的评论 :

谢谢阅读留言。大家都很关心美丽。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伊梵' 的评论 :

嗯, 现在看来张比较冷。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是一个小海狸' 的评论 :

这确实是一个隐患, 为了结婚而结婚。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已远' 的评论 :

和公婆的关系更生疏。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决定不好下。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唉, 是呀,很多这样的故事。
微波仙子 回复 悄悄话 想知道美丽后来到底是留住孩子还是做人流了?盼续集
伊梵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张冷血自私,过日子会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我是一个小海狸 回复 悄悄话 觉得美丽好惨,嫁了一个根本就不爱自己的人
心已远 回复 悄悄话 这也太仓促了,这么大的事情。美丽和父母不亲近,这事情也该和公婆商量一下。老公的态度也太冷淡了,想抽他。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真是纠结!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唉。。。那是一个小生命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