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多情总被无情恼 (79) - 新家新人

(2017-10-09 06:40:49) 下一个

多情总被无情恼 (79) - 新家新人­­

婚礼虽然晚了一个多小时,但是也按部就班地走了一次程序。张立衡的导师张教授是证婚人, 大力地夸奖了一番自己最得意的门生。而且张教授与美丽的父亲又是大学至交,是看着美丽长大的,祝福的话说了一大筐。按照惯例和传统, 美丽的父母亲都各自邀请了自己单位的所有同事, 当然也包括秀丽的母亲。

再说秀丽已于两年前取得博士学位,毕业后就留在了XX大学工作,今年刚满28岁的秀丽已经是XX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了。秀丽就读北大其间, 曾经有众多的追求者, 只是挑来挑去挑花了眼, 毕业之际最终也没有看上一个。秀丽长得娇小玲珑,眉清目秀,加上北大高材生的闪亮光环,当年又是寥寥无几的北大少数几个推荐直博的大才女,自恃清高,俯瞰众山小。到了XX大学后, 又不愿俯就找硕士生, 加上学业紧张, 岁月蹉跎, 就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仍然孑然一身。

秀丽的母亲前几年还趾高气扬地到处吹嘘“就凭我们家秀丽的人品相貌,聪明才华,排队等着的人足够一个加强连。”

只是加强连里却没有一个秀丽喜欢的,能够看的上眼的。慢慢地过了几年, 就不再这么口无遮拦地吹嘘了。心里开始暗暗地着急了起来,而且四处托人为秀丽介绍对象。以前还觉得有一个比秀丽大上两岁而且又丑陋的美丽垫底, 今天一看, 美丽结婚了, 而且新郎不仅是博士毕业, 而且马上就要出国深造了。心里难免有些不对味, 本能地嫉妒了起来,话里话外不免就流露了出来。

她对坐在旁边的一个同事说: “你看,还真的就是好男娶不到好女,好女嫁不了好男。”

同事说: “是­­­­啊!只能说美丽还是有福气的。我看这小伙子前程无量。个子还挺高。就是太单薄了些。” 又突然想起来似地说:“我记得你们家秀丽与美丽是同学,找到男朋友了吗?下一次就是喝你们家秀丽的喜酒了。”

“什么呀! 秀丽与美丽是同学没错。可是美丽比我们家秀丽足足大了两岁,今年已经三十岁了,美丽是留过级的。”秀丽母亲撇了一下嘴, 神秘地说。

“那也二十八岁的大姑娘了, 也该结婚了。” 同事说。

“ 唉, 说得也是, 我不在这可干着急呢! 可人家孩子不急呀!”秀丽母亲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秀丽母亲和同事正自边吃边说着话呢,美丽和张立衡一桌一桌的敬酒,敬到了他们这张桌子。

秀丽母亲说: “美丽好有福气,从哪里找到这么一个英俊潇洒又有前途的小伙子? 你看看,还博士呢, 我就说嘛, 好的都在后头呢!可不比什么专修生强太多了。”

美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和张立衡一起机械般地重复着“谢谢叔叔,谢谢阿姨!”但是秀丽母亲的话却正好被在另一张桌子上敬酒的美丽母亲听见了,于是她走过来,一边敬酒一边说: “俗话说千里姻缘一线牵,有缘分自然就会走到一起。什么时候喝你们家秀丽的喜酒呀? 不过到时候我们可去不了美国,得把他们小俩口叫回来请客的。” 美丽母亲担心这个大嘴巴往外胡咧咧,就赶紧把话题岔开到了秀丽身上。

秀丽母亲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变,然后说: “我们家秀丽才二十八岁, 比美丽小两岁呢, 不急。 决定不出国, 现在是XX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话说,国内呆着好好的,干吗出去呢?”

美丽母亲愣了一愣,然后说: “那敢情好,我怎么记得秀丽前两年就出国了呢! 看来真是老了,搞混了。”

随后又招呼说: “大家好好吃,好好喝,喝完再上酒。管够!”说罢就绕向另一张桌子去敬酒了。

婚礼上,美丽和张立衡基本没有吃什么东西,张教授一讲完话后,已经等候了一个多小时的客人们就开始吃了起来。按照习俗, ­­­­­新郎和新娘就开始一个桌子挨一个桌子的敬酒。客人们说着客气祝福的话,等一圈客人都敬过酒后,两个新人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美丽觉得自己的腿都麻了。到了下午,客人陆续告辞离开,张立衡与美丽不约而同地同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客人散尽后,美丽、张立衡和美丽的父母才又包了一张桌子,上了几道菜。张立衡连着几天都长途奔波,舟车劳顿,基本没有怎么好好吃饭,好不容易地坐了下来,才算是饱饱地吃了一顿饭。

席间,美丽的父亲简明扼要地问了一些签证情况,张立衡毕恭毕敬地一一做了回答。对于岳父,张立衡是心存尊敬和仰慕的,不仅因为他是导师张教授的同窗好友,还有任职于大学系主任彭教授的溢美之词。而是美丽的父亲虽然不苟言笑,说话却极有份量,翁婿俩人道是挺能聊得来的。张立衡的心里一直有些发怵丈母娘,而且非常看不惯她对于自己丈夫的颐指气使和飞扬跋扈。

吃完饭后,美丽父母就离开酒店先回家了。美丽和张立衡随后也回到了张立衡的单身宿舍,也就是他们的新房。他们是打的回去的,因为有很多的礼品要拿回去。到了张立衡的宿舍楼下,两人把车上的东西搬到地下,张立衡给了司机钱,就对美丽说:“这么多东西一次拿不上去,你就在底下看着,我往上搬。” 说罢就拎了满满两手的袋子上楼去了。

美丽就在楼下看着那些礼品袋子,张立衡一共跑了五趟才把那些礼品统统搬到了五楼。最后一次美丽也拿了几个袋子,两个人一起爬到了五楼。

房间本来就小,只有十二平米,是标准的单身宿舍。张立衡把两张单人床拼凑到一起, 靠在窗户边的角落里。此时又零零散散摆了一地的袋子,地下就越发的仄逼了。美丽把手里的袋子随意往地上一放, 找了一处空地, 楞楞地站着。

张立衡就对美丽说:“你先收拾一下吧,我得歇一会儿,太累了。然后得把签证的资料重新整理一遍,一大早回来还没有时间收拾呢!” 说完就躺到了床上,闭上眼睛假寐。

看着张立衡闭着眼睛休息,美丽的困劲儿也上来了,昨晚也睡得不太踏实,一大早就醒了去做化妆,然后又是打的去找张立衡,婚礼上的一通忙碌,也累得够呛。看着满地乱七八糟的袋子和礼物,又看看四周,觉得无处下手不知应该怎么整理。索性也坐到了沙发上,不一会儿,也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张立衡闭上眼睛梳理了一遍思绪,签证已经办妥,接下来就是该买机票了,还有一个多月就开学了,那边的导师希望自己自己尽快过去,可以开始课题的研究。躺了一会儿,怎么也睡不着,就睁开眼睛,从床上起来,想着整理一下文件、护照什么的。

一扭头,看见美丽一个人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一看拿上来的东西还在地上四处堆放着,心里就有些不开心,便说:“你怎么也不收拾一下呢?地这么小,都没有搁脚的地方了。”

“我对你这里又不熟悉,不知道怎么收拾。” 美丽其实也没有睡着,心里觉得气很不顺,婚礼当天俩人就吵了一路,现在又来埋怨自己,一点也不让着自己,所以口气也不是太好。

“这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了,你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此时的张立衡满脑子都是签证、机票、出国的事情,也没有听出美丽口气中的不满来。说完话,就自顾自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多情总被无情恼 1-7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介绍人只是看是否门当户对, 学历相当,外在综合条件是否般配而已。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张立衡的导师张教授居然如此祸害自己最得意的门生

美丽本质不善,又懒又丑嫁谁谁倒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伊梵' 的评论 :

其实婚姻中应该没有低就,高攀一说, 如果有了,其实就不平等了,最起码心理上就有了一些什么哈东西,会困扰.
伊梵 回复 悄悄话 撇开出国因素,张不过是个凤凰男,而且是个纯理论专业博士,意味着国内国外收入都不会太好。美丽嫁他不说低就,至少不是高攀。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好。有些夫妻就是吵吵闹闹一辈子。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刚结婚就开始争吵不休,不知这样的日子会不会长久?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是啊,人在年轻时确实不知道想要什么,有些人轰轰烈烈开始,后悔怨恨的结束,有些人凑凑乎乎开始,或许平平淡淡,或许柳暗花明,也或许痛苦纠结。只有走过去,才知道。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xyysq' 的评论 :

对,感情浓烈时,沟通的技巧不是太重要。感情淡薄,沟通才显得重要。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xyysq' 的评论 :

确实是,年龄大了,是为了结婚。下集会写他们的新婚。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鹃鹃好,哎,这类的笑话多啦,我的一个盆友花了大把的银子到了美国,可愣是被男朋友给勾的回了国,后来二翻身费了老鼻子的劲算是技术移民了,她告我后悔到肠子去了。我还有个亲戚高挑白净,现是国内北京的牛气专家,可那会儿酷死哭活嫁了个外地郎,还是个专科生,后来老公随她迁入北京,日子过得还不错,但说后悔不,反正我知道。
lxyysq 回复 悄悄话 看到的不仅是不善于沟通,更多的是对对方没有感情。
lxyysq 回复 悄悄话 感觉两人都不太爱对方,为了结婚而结婚。新婚燕尔,即使累,肢体接触总该有的吧。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哈哈,你还有这种经历,哪天写出来吧。改革开放之处肯定更多,90年代中期, 我在国内时,也很多, 包括同事,同学。大部分都是很幸福的。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琼峻' 的评论 :

嗯, 是缺乏沟通的技巧,但是婚姻也是一个彼此熟悉和磨合的过程。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不管怎么说,婚前他们还是有交流的,只是时间仓促了些,中国在刚开放那会儿,出国读博的人一定要结婚的,我也曾差点跟人结婚完成任务呢,只是我当时的逆反心理极强,就感觉老爸要卖我呢,老爸鼻子都快气歪了,搞的牵线人也很尴尬,现在想想蛮可笑呢。
琼峻 回复 悄悄话 俩人缺乏有效交流,已经埋下了日后婚姻危机的种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现在也在想, 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嗯, 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只能控制,但是时不时还会露出来的。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位美丽高兴,终于有了归宿,但美丽的性格还是没有变。新的矛盾又要出现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