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

性情人生,传奇质地
正文

秋之濯

(2012-10-20 08:28:35) 下一个

 

 

 

 

孑立在冷清中,

这一个秋,

或只为了赴

那亿万年的

一个约。

人家窗子里

混沌的昏黄

远远招呼着早安,

它只能淡淡笑,

几片红叶

飘然

自眉梢里

落。

 

 

 

翘首等赶路的

太阳。

每一季里,

都光耀而疲累,

这世界沙漠很多。

它有时或也将自己的眼灼伤。

 

 

 

还记不记得你们

梦的模样?

那流言如水,

那风语动人,

那浅笑的月

满了,

弯了

那忧愁的长发,

不停歇地长。

还有那比黑夜还深色的双眸,

总等不及

阴暗的散去

便急急光明地开放。

 

 

 

别忘了那心,

总还是坚硬

如万年的美钻

不改。

那血仍旧透明

如最清新的空气,

在未来里穿行。

纵使这一刻

叹息的露珠

跌碎一地,

它仍看见柳枝上的

甘甜,

看见

泪的晕环里

菩萨轻扬了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