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山陇西郡

宁静纯我心 感得事物人 写朴实清新. 闲书闲话养闲心,闲笔闲写记闲人;人生无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吓得胡博士抱头跪地,摇尾乞怜 (ZT)

(2017-07-20 09:37:42) 下一个

Read what he wrote, but don't look at his life as you're disappointed - a bad role model.
"  蒋公给胡适的任务是【去美国进行抗战宣传。】胡适之到了美国后怎么做的呢?鬼子侵华采取三光政策,胡适之在鬼子侵华期间任驻美大使采取四不政策:【不宣传,不借款,不买军火,不办救济事业】。

   那位说了,李爷,胡适之外交“四不政策”,不等于啥事不做吗?六不了哈!那他整天在美国干嘛?

      答:忙着逮波斯猫 (博士帽)。

      1939年,哥伦比亚大学授予胡适之名誉法学博士。

      1940年,美国8所大学分别授予胡适8个名誉法学博士学位。

      1941年,胡适在美国被授予博士学位5个,还抽空在加拿大弄了2个!

      1942年是胡适又弄了10顶博士帽,都是美国大学授予的。

           抗战最艰苦的几年,胡适之在美国一共弄了26个波斯猫 (博士帽)!

          蒋公那个气啊!我派你去干啥去了啊?派你去逮波斯猫的吗?

      所以,1942年,蒋公说:【胡适乃今日文士名流之典型,而其患得患失之结果,不惜借外国之势力,以自固其地位,甚至损害国家威信而亦在所不惜。】

       蒋公的眼光啊!!!真准!"
~~~
Curiosity-driven: Those big boys [复制链接]


 

LongLeeLu

 

发短消息


LongLeeLu 当前在线 

最后登录
2017-7-20 
注册时间
2012-12-28 
威望
9  
活跃度
216250 ℃ 
金币
2642 枚 
积分
2868 
精华
77 
帖子
1049 
主题
854 

[查看个人网站] [查看详细资料]




高级会员

[Rank: 4]
高级会员, 积分 2868, 距离下一级还需 7132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4-7-20 14:46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浏览 |
打印

 

Do hear just what they said, but see what they did. I's very disappointed, taken by surprise with this stuff. It got upside down for their images in my mind based on reading a few lines of his poems and anecdotes. If you don't know much about this guy, don't feel regret as he doesn't deserve, not worth getting your attention.

Quite disappointing: Some guys the more the you know ,  the more respect you got For some, the opposite is true.
***
胡适在他的《宣统与胡适》一文那句“他称我先生,我称他皇上”,也佐证了胡适之的兴奋之情和骄傲之感。  老骄傲了!皇上叫我先生!我喊他皇上!皇上起身迎接我,我鞠躬谢皇上!

“皇上”召见“先生”后,胡先生给庄士敦写信#泪纷飞#:

“不得不承认,我很为这次召见所感动。我当时竟能在我国最末一代皇帝——历代伟大的君主的最后一位代表的面前,占一席位!”

这,就是新文化运动的领袖胡适之,在废帝面前的表现——活脱脱的一奴才!奴颜婢膝!

为此,直到1931年10月,上海《申报》还恶搞了胡适之,登载《蒋召见胡适之》。鲁迅鲁大爷看到这则恶搞后,趁机恶搞了下胡适之。鲁大爷下手,比李大爷狠啊!各位瞧瞧:

“中国向来的老例,做皇帝做牢靠和做倒霉的时候,总要和文人学士扳一下子相好。做牢靠的时候是‘偃武修文’,粉饰粉饰;做倒霉的时候是又以为他们真有‘治国平天下’的大道。当‘宣统皇帝’逊位到坐得无聊的时候,我们的胡适之博士曾经尽过这样的任务(鲁大爷下手,狠啊!)。见过以后,也奇怪,人们不知怎的先问他们怎样的称呼,博士曰:‘他叫我先生,我叫他皇上。’现在没有人问他怎样的称呼。为什么呢?因为是知道的,这回是‘我称他主席嘛(很明显恶搞胡适之的【他称我先生,我称他皇上……】’。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教授,因为不称‘主席’而关了好多天,好容易才交保出外,老同乡,旧同事,博士当然是知道的,所以,‘我称他主席’。(《二心集·知难行难》)

      话说,鲁大爷骂胡适不止一次。胡适之也有自知之明,哪是鲁大爷的对手啊?对鲁大爷的战书,胡适之一概采取乌龟保命术——缩头。鲁大爷,好吧,公知祖师爷胡适之干不过你,缩头。胡适之徒子徒孙,拉黑李爷……
***
胡适在他的《宣统与胡适》一文那句“他称我先生,我称他皇上”,也佐证了胡适之的兴奋之情和骄傲之感。  老骄傲了!皇上叫我先生!我喊他皇上!皇上起身迎接我,我鞠躬谢皇上!

“皇上”召见“先生”后,胡先生给庄士敦写信#泪纷飞#:

“不得不承认,我很为这次召见所感动。我当时竟能在我国最末一代皇帝——历代伟大的君主的最后一位代表的面前,占一席位!”

这,就是新文化运动的领袖胡适之,在废帝面前的表现——活脱脱的一奴才!奴颜婢膝!

为此,直到1931年10月,上海《申报》还恶搞了胡适之,登载《蒋召见胡适之》。鲁迅鲁大爷看到这则恶搞后,趁机恶搞了下胡适之。鲁大爷下手,比李大爷狠啊!各位瞧瞧:

“中国向来的老例,做皇帝做牢靠和做倒霉的时候,总要和文人学士扳一下子相好。做牢靠的时候是‘偃武修文’,粉饰粉饰;做倒霉的时候是又以为他们真有‘治国平天下’的大道。当‘宣统皇帝’逊位到坐得无聊的时候,我们的胡适之博士曾经尽过这样的任务(鲁大爷下手,狠啊!)。见过以后,也奇怪,人们不知怎的先问他们怎样的称呼,博士曰:‘他叫我先生,我叫他皇上。’现在没有人问他怎样的称呼。为什么呢?因为是知道的,这回是‘我称他主席嘛(很明显恶搞胡适之的【他称我先生,我称他皇上……】’。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教授,因为不称‘主席’而关了好多天,好容易才交保出外,老同乡,旧同事,博士当然是知道的,所以,‘我称他主席’。(《二心集·知难行难》)

      话说,鲁大爷骂胡适不止一次。胡适之也有自知之明,哪是鲁大爷的对手啊?对鲁大爷的战书,胡适之一概采取乌龟保命术——缩头。鲁大爷,好吧,公知祖师爷胡适之干不过你,缩头。胡适之徒子徒孙,拉黑李爷……

********

***

转载: 胡适徐志摩的那些事——说说公知祖师爷胡适之的小节
 
无为李爷

   江湖上黑白两道不管你多无节操,都得遵守一个行规:【朋友妻不可欺】。
   江湖上黑白两道不管你多无节操,都要遵守一个行规:【兔子不吃窝边草】。

   胡适之去世,蒋公送了一个挽联。上书:【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 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

     蒋公,你真是……多大仇啊?送这样的挽联?

      所谓【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就是婚姻对胡适来说就是篱笆墙,抽空他就钻出去偷腥了……

   所谓【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就是胡适之找了小三,又糟糠之妻不下堂……

   也难怪,胡适之1922年才入宫……

   上一篇《胡适的那些事儿——818中国公知祖师爷胡适之》专谈的胡适大节问题,揭开了胡适唬人的面具。

   最近比较忙,就不单独写了,把今天上午的微博拉过来,扒掉胡适之的内裤。

 

   【民国大湿】徐志摩,原配张幼仪。民国大师们都喜欢离婚,或找几个小三小四什么的。徐大师当然也不甘人后,回国后就爱上了京城名媛陆小曼。爱的死去活来,最后在胡适(这货好像爱拉皮条)的努力下,徐大师同陆小曼结婚了。婚后,陆小曼吃喝嫖赌毒,害得徐大师月薪580大洋竟然坐不起黄包车。[挖鼻屎]

    胡适害了徐志摩。胡适拉徐志摩一起嫖娼,亲自劝说张同徐离婚。胡适月薪600大洋,有房有车有小三。徐志摩月薪580大洋,坐不起黄包车,钱都给陆小曼花了。徐志摩住在胡适家里,出门都要借胡适的衣服穿。可怜可恨可叹!

    回复@天真的流浪汉:男人到风月场所找女人叫嫖,女人到风月场所找男人叫被嫖?只能叫嫖。 //@天真的流浪汉:陆小曼吃喝嫖赌毒?——咋还嫖呢?请教。

      江湖上黑白两道不管你多无节操,都得遵守一个行规:【朋友妻不可欺】。陆小曼是徐志摩的好朋友、北洋国军军官王庚的妻子,但民国大师徐志摩见到陆小曼后,疯狂的湿了……并在胡适的帮助下,妻朋友妻。

   1931年,徐志摩飞机失事不幸遇难。很多人疑问:那时飞机很不安全,徐为何坐飞机?公之于众的理由是要赶去参加林徽因的演讲会,陆小曼怕徐旧情复发不让去,最后同意了时间来不及才坐飞机。扯蛋!真相是:徐志摩有航空公司的赠票,坐飞机可以节省火车票钱!

   回复@ccxi:他兼职比较多,合起来600大洋,这还不算各种稿费每月三四百大洋。另外,徐志摩的名头,每月稿费收入也差不多两三百大洋,加上月薪580大洋,就这还吃了上顿没下顿。 //@ccxi:忽博士不是200大洋么

    胡适在杭州,与曹诚英同居。原来胡适在同江冬秀婚礼的时候,就看中了比自己小11岁的伴娘曹诚英。曹怀孕了,为了所谓真正的爱情,离婚了,北上找胡适,逼婚。同现在小三逼婚一个节奏, 这就是蒋公挽联【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的来源。[ok]

    曹诚英带子逼婚,胡博士蛋爽头疼。旁敲侧击的提出离婚,好嘛!江冬秀拿出菜刀,离,可以,3个儿子先宰一对半。吓得胡博士抱头跪地,摇尾乞怜,再也不敢提离婚的事。曹坠胎。可怜可悲可叹。这就是蒋公挽联【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的来源。[ok]

    徐志摩住在胡适家,吃不起饭穿不起衣坐不起黄包车,目睹徐志摩的惨状,胡博士感慨:【浪漫真他妈不能当饭吃啊!幸好我没离!】这事可不是李爷添油加醋,不信不服的去胡适全集找找看。你大爷的!你他妈劝徐大师离啊![弱][怒][吐]

   胡适说江冬秀是包办婚姻,没有爱情,所以才偷腥。同今天的很多无耻男人婚后离婚是不是一个节奏?不爱了。操!能不能有点担当?人家照顾你的父母,尼玛的你咋不说没有爱情?你大爷的,没有爱情,连生3个孩子,有爱情生30个?我只能用三个词形容——非常地无耻无理无聊!

   江湖上黑白两道不管你多无节操,都要遵守一个行规:【兔子不吃窝边草】。胡博士可好,专啃窝边草!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妹妹,胡适江冬秀婚礼的伴娘。我们的胡博士在婚礼上就盯上了窝边草!徐志摩妻朋友妻,胡博士啃窝边草!果然好基友,靠的!

    嗯。胡适写信告诉妻子,只是给他白天做做饭。他不敢说,晚上还做做爱。弄不灵清的江冬秀还写信给胡适:【小曹身体不大好,你不要一直用她。最好再请个保姆。】其实,胡博士经常和小曹去野餐。哎!女人啊!男人为什么要对不住女人呢?!!!//@DamaoWoo:听说和曹在山洞里住一个月?

    哼哼!以前一起在巴黎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遇到林徽因就说人家不浪漫!转身又去追陆小曼!陆小曼一声轻叹:【李爷,你看,不能都怪我啊!】

    好吧,贵圈很乱!

    综上,胡适大节全无,小节全碎!最佳损友!不愧是中国公知祖师爷,是中国公知前进路上一座不可逾越的丰碑!

    李爷慈悲,不谢!
***
文/无为李爷




   1948年,4月2日。南京,行宪国大。胡适:【我这个人,可以当皇帝,但不能当宰相。】……
   1959年,台湾。胡适【:以毛泽东的水平,是读不了北大的。】吃果果指点江山……
   你大爷的!看不起图书管理员?好吧,李爷我只不过是在北大图书馆扫地的……

   今天我就给胡适之扫扫,还原他的本来面目——[实为一个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乃为害国家,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无以名之,只可名曰‘狐仙’.]

   胡适,即胡适之,中国公知祖师爷。

   我最爱的蒋公曾这样评价胡适:

     1942年,蒋公说:【胡适乃今日文士名流之典型,而其患得患失之结果,不惜借外国之势力,以自固其地位,甚至损害国家威信而亦在所不惜。】

    1960年10月13日,蒋公在日记里写道:【此人实为一个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无以名之,只可名曰‘狐仙’,乃为害国家,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

    1962年3月3日“上星期反省录”,蒋公写道:【胡适之死,在革命事业与民族复兴的建国思想言,乃除了障碍也。】

   李爷说过,假如这个世界上还真有那么一个人能把蒋公洗的白里透红,红而不紫,那这个人就是李爷!

   李爷我对蒋公是真爱,果粉看完请排队膜拜。为蒋公的眼光正名,非李爷莫属!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怎么传呢?

   胡适留学的时候整天打牌打牌打牌那事不说。

   胡适弄假博士证糊弄人那事,也不说。

   当然,胡适之留学时候逛妓院那事也不能说了。

   对了,还有,胡适之不仅自己经常逛妓院还拉着徐志摩一起去嫖妓这事,就更不能说了……

   曾评价“胡适是一个书生。说不好听一点,就是一个书呆子”的钱文忠的老师季羡林不也在日记里说“我这一辈子没有别的追求,只想多日几个女人”吗?

   胡适的学生、“癞蛤蟆第十三号”沈从文也曾经在日记里羡慕嫉妒恨写道:“我一个25岁的朋友,已经赏玩了40名左右的青年黄花女”吗?

    民国大师皆如此,何必眼睛只盯着胡适呢?对吧。

    这些都属于小节,李爷今天不谈小节,给胡适面子,就是给蒋公面子。

   李大爷今天过五关毁牌坊正三观——谈谈胡适在大节方面的表现。

一:奴颜婢膝的胡适之——妥妥的奴才!

    1922年5月17日,溥仪闲着也是闲着,就到处给人打电话玩。打着打着就打到了胡适家:

   “你是胡博士呵?好极了,你猜我是谁?”
“您是谁呵?怎么我听不出来呢?……”“哈哈,甭猜啦,我说吧,我是宣统阿!”“宣统?……是皇上?”(胡博士受宠若惊有木有?)“对啦,我是皇上。你说话我听见了,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儿。你有空到宫里来,叫我瞅瞅吧。”(溥仪《我的前半生》)
     你有空到宫里来,叫爷瞅瞅……

     胡适之那个高兴啊!皇上要召见我了!

     “今天清室宣统帝打电话来,邀我明天去谈谈,我因为明天不得闲,改约阴历五月初二日去看他(宫中逢二休息)。”——胡适。(《胡适日记全集》第三册)

     胡适在他的《宣统与胡适》一文那句“他称我先生,我称他皇上”,也佐证了胡适之的兴奋之情和骄傲之感。  老骄傲了!皇上叫我先生!我喊他皇上!皇上起身迎接我,我鞠躬谢皇上!

“皇上”召见“先生”后,胡先生给庄士敦写信#泪纷飞#:

“不得不承认,我很为这次召见所感动。我当时竟能在我国最末一代皇帝——历代伟大的君主的最后一位代表的面前,占一席位!”

这,就是新文化运动的领袖胡适之,在废帝面前的表现——活脱脱的一奴才!奴颜婢膝!

为此,直到1931年10月,上海《申报》还恶搞了胡适之,登载《蒋召见胡适之》。鲁迅鲁大爷看到这则恶搞后,趁机恶搞了下胡适之。鲁大爷下手,比李大爷狠啊!各位瞧瞧:

“中国向来的老例,做皇帝做牢靠和做倒霉的时候,总要和文人学士扳一下子相好。做牢靠的时候是‘偃武修文’,粉饰粉饰;做倒霉的时候是又以为他们真有‘治国平天下’的大道。当‘宣统皇帝’逊位到坐得无聊的时候,我们的胡适之博士曾经尽过这样的任务(鲁大爷下手,狠啊!)。见过以后,也奇怪,人们不知怎的先问他们怎样的称呼,博士曰:‘他叫我先生,我叫他皇上。’现在没有人问他怎样的称呼。为什么呢?因为是知道的,这回是‘我称他主席嘛(很明显恶搞胡适之的【他称我先生,我称他皇上……】’。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教授,因为不称‘主席’而关了好多天,好容易才交保出外,老同乡,旧同事,博士当然是知道的,所以,‘我称他主席’。(《二心集·知难行难》)

      话说,鲁大爷骂胡适不止一次。胡适之也有自知之明,哪是鲁大爷的对手啊?对鲁大爷的战书,胡适之一概采取乌龟保命术——缩头。鲁大爷,好吧,公知祖师爷胡适之干不过你,缩头。胡适之徒子徒孙,拉黑李爷……



二:吃里扒外的胡适之——妥妥的汉奸文人!

    “美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胡适。

    “胡适乃今日文士名流之典型,而其患得患失之结果,不惜借外国之势力,以自固其地位,甚至损害国家威信而亦在所不惜。”——蒋中正。

      说胡适之吃里扒外,还需要更多理由吗?蒋公说的不算吗?需要?好吧。

      抗战期间,胡适之吃着蒋公的饭,望着汪精卫的碗,替日本人出着主意——主和,放弃东三省。同汪精卫“曲线救国”心有灵犀焉。

      这可不是李爷胡说,这都有历史佐证的。

      1935年,胡适主张放弃东北三省,致信蒋介石,建议“承认”伪满洲国。胡适之的理由是:以东三省数千万人民被日本蹂躏50年为代价,资源被日本掠夺50年为战略,可“继续剿共50年”。

          这他妈妥妥的蒋公的“以空间换时间”战略嘛!

         我擦!难道是可“继续剿共50年”此言深得蒋公之心?蒋公才一次次的给胡适面子?

     鲁大爷气的的啊!又收拾胡适之了!

     鲁大爷讽刺到:“胡适博士不愧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军师。”

     人艰不拆,既拆胡适之,则毁之吧!

     胡适之曾大加称赞汪精卫的所谓“日华和平”政策,还亲自给汪精卫打气。并合伙开办了“低调俱乐部”。气的国民党元老程潜大骂胡适为汉奸!国民政府司法院长居正要求逮捕胡适。

      我以前说过,胡适是蒋公的面子。蒋公爱面子,护犊子,逮捕汉奸胡适之这事才不了了之。

      话又说回来了,再温柔的女人,也有坚强的一面。何况蒋公是男人?

      卢沟桥事变爆发,蒋公都在庐山号召“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胡适之还在扯蒋公的蛋……

      在蒋公召开的庐山谈话会上,他仍向蒋公建言,中央政府再做一次“和平的努力”,同日本谈判。以期“彻底调整中日关系,谋五十年之和平。”这尼玛还是要【继续剿共50年】?

      卢沟桥事变是什么节奏?全民族的抗战就此开始!胡适竟然还天真的“谋五十年之和平”,胡适之难道是想再给蒋公弄个“黄金五十年”?继续【以空间换时间】?可见文人不要脸了有多么可怕!

      蒋公那个郁闷啊!胡适之啊胡适之!这鬼子都过卢沟桥了,共产党整天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只顾打内战不抗战,各民主党派也是雪中送炭的没有火上浇油的不断,全国老百姓也都要求我抗战,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你叫我再做一次“和平的努力”,再努力我就下课了啊!你这不是扯蛋吗?好吧!你给我滚蛋!

      于是,1937年8月19日。胡适之又觐见蒋公。胡适之还没开口,蒋公就给了他一顶高帽子:【“ 即日去美国”进行抗战宣传。】

      哈哈!话说,这时候蒋公还没学会转进,拦截技术倒是炉火纯青了,难道是五次围剿井冈山总结的?不管怎么说吧,随后胡适之乖乖的踏上了去美国的征程——中华民国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

      蒋公给胡适的任务是【去美国进行抗战宣传。】胡适之到了美国后怎么做的呢?鬼子侵华采取三光政策,胡适之在鬼子侵华期间任驻美大使采取四不政策:【不宣传,不借款,不买军火,不办救济事业】。

   那位说了,李爷,胡适之外交“四不政策”,不等于啥事不做吗?六不了哈!那他整天在美国干嘛?

      答:忙着逮波斯猫。

      1939年,哥伦比亚大学授予胡适之名誉法学博士。

      1940年,美国8所大学分别授予胡适8个名誉法学博士学位。

      1941年,胡适在美国被授予博士学位5个,还抽空在加拿大弄了2个!

      1942年是胡适又弄了10顶博士帽,都是美国大学授予的。

           抗战最艰苦的几年,胡适之在美国一共弄了26个波斯猫 (博士帽)!

          蒋公那个气啊!我派你去干啥去了啊?派你去逮波斯猫的吗?

      所以,1942年,蒋公说:【胡适乃今日文士名流之典型,而其患得患失之结果,不惜借外国之势力,以自固其地位,甚至损害国家威信而亦在所不惜。】

       蒋公的眼光啊!!!真准!

三: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胡适之不愧为中国公知祖师爷

      舔菊,是很高大上的。不会舔菊的公知,都不是好公知。

      李爷说过,有了中国公知,白宫根本不需要卫生纸。

      实际上,有了胡适,蒋公也不大需要卫生纸。

      和中国公知到了美爹那屁都不敢放一个一样,胡适见了蒋公,也是不敢放一个屁。当然,胡适见了蒋公后出来还是可以吹大气的。

      胡适言必称美国民主、自由、宪政。不惜把自己打扮为灯塔国的使者,民主的先驱,自由的旗帜。但这些一旦遇到蒋公,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叫事。

      胡适即是《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的始作俑者之一,又是第一个在《台湾戒严令》这个毁灭民主、自由、宪政的文件上签下自己大名的人。

     胡适自己可以“批判”下蒋公,别人谁批判蒋公那胡适就批判谁。美国人都调戏胡博士说:“台湾言论自由,只有胡适一个人的自由”。

     我们来看看现如今标榜“独立思考”的中国公知们的祖师爷胡适是如何独立思考的。

     胡适在日记里记载(不知道是不是吹牛哈):1953年。【我说,台湾今日实无言论自由。第一,无一人敢批评彭孟缉。第二,无一语批评蒋经国。第三,无一语批评蒋总统。所谓无言论自由,是“尽在不言中”也。】

    一年后……

    1954年,原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吴国桢赴美后反水……

    吴国桢发表《在台湾你们的钱被用来建立一个警察国家》……不多说了吧?看题目就行了。呵呵。

    1953年刚刚吹牛逼说自己亲口给蒋公说“台湾今日实无言论自由”无一语敢批评蒋经国,无一语批评总统的胡适之,看到这篇文章后是怎么做的呢?

    胡博士大为光火!蒋公也是你们能黑的?黝黑只能我黑!乃们不能黑!

    胡博士不仅写信批评吴国桢,还立即写了一篇文章,展开反击。

    震惊中外的洗地儿神文《台湾是多么自由》出炉了!

    哈哈哈!《台湾是多么自由》,可是,胡博士,你去年刚说过台湾连言论自由都实无好吗?!




    这么说吧。胡适就一京巴,出去混了几个学位,把自己当哈士奇了,正好委员长缺个新鲜玩意儿装门面,就把他拉出来溜溜。 胡适也乐此不疲,国民政府“国防参政会”参议员,驻美大使,国民大会代理主席,北京大学校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等等。 

    当然,蒋公遛胡适遛的最精彩最华丽丽的,就是蒋公“请胡适当总统”。好大一块肉啊!哈哈!

    1948年,4月2日。南京,行宪国大。胡适说:【我这个人,可以当皇帝,但不能当宰相。】

    这个怎么回事呢

    所谓行宪国大,被今天的中国公知们吹捧为中国真正的宪政。那么当时是怎么回事呢?

    《宪法》限制了总统的权力,蒋公那个生气啊!怎么玩?对吧?你们限制总统权力,怎么玩?

    于是,蒋公就找外交部长王世杰说,我老了,不能饭了,总统我不干了。我看胡适可以。

    这一大块肥肉下去,胡博士飘飘然……

    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嘛!

    胡博士开始以为蒋公是真心的给他玩几天总统,后来知道了蒋公的心意:这总统,权力太小了。没法玩,不好玩。于是,在胡博士的努力下,张群、王世杰等721名国大代表联名提出了制定《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一案。于宣告动员戡乱期间,就国家实施紧急权之程序给予特别之规定,使之不受《宪法》本文规定之限制。也就是大于《宪法》的法,目的就是扩大总统的权力……总统有不受宪法限制的【紧急处置权】

    那位问了,李爷,后来呢?后来,蒋公自然而然开开心心的当选了中华民国总统嘛!

    1960年临时条款第一次修订,冻结《宪法》对于总统连任之限制。

    1966年3月,国大第3次修订《临时条款》,授权总统设立动员戡乱机构、调整中央政府组织与订颁办法增补选中央民代。

    这,就是公知们标榜的中华民国宪政,你特么能不搞笑么?

    好吧,可以说,在蒋公得势后,胡适之的人生准则就是:一切为了蒋公,因为一切要依靠蒋公,所以一切坚持以蒋公菊花为中心。

      所以说,胡适之,是中国公知的祖师爷,是中国公知舔菊路上一座不可逾越的丰碑!

四:高呼何惜死,尼玛水太凉!——逃兵胡适之。

   身行万里半天下,眼高四海空无人——胡适

    事实证明,贱人就是矫情。

    北平和平解放前,眼看解放军快进城了,胡适还在北平呢!

    胡适这人虽然讨厌,可他毕竟是蒋公的脸面,蒋公的脂粉。没了,蒋公挺难看的。于是,蒋公就派出了专机——专门去北平接胡适的飞机。胡适先生呢,左等右等等的满头大汗饥肠辘辘,在勤政殿啃了个冷馒头。等了又等,终于飞机来了。胡适先生带着老婆就跑机场上飞机了!

    好嘛!胡先生落地后才假惺惺的给被他落在北平的秘书们说:不好意思,风紧,我走先了。请你们坚守阵地!

    操!你Y都跑了,还说个屁啊?

    这事可不是李爷我瞎编,李爷谈历史,从来都是真正的历史。后来胡先生到台湾后,对这事还多次表示过羞愧。表示自己很不光彩,做了逃兵不说,还丢下了自己的北大同事及秘书。

五:嘴尖皮厚腹中空——山中竹笋胡适之

    “胡适之那几本破书,实在不值几文。所以我们如果把胡适看成个单纯的学者,那他便一无是处。连做个《水经注》专家,他也当之有愧。这便是海内外“专家”——不论“白专”或“红专”——之所以低估他的道理。”——唐德刚。

      哎,黑白两道都看不起胡适啊!做人做到这份上,真不愧中国公知祖师爷!不信,你看今天中国公知们是不是混到左中右都不待见了?

      1947年12月,陕北杨家沟。毛泽东在中央会议上提出【可叫胡适当个图书馆馆长】的设想……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伪君子呢?十二年不晚!

      1959年,胡适给自己报了仇,也给一辈子拿毛泽东没办法的蒋公报了大仇……中国公知也至今凭此自慰不已:胡适说的最令毛泽东窝火的一句话……胡适讲的可能最令毛泽东生气的一句话……等等等等,一遍一遍的炒。哈哈哈!

      是什么话呢?即给自己报了仇,又给蒋公报了大仇,更令徒子徒孙们口交相传聊以自慰?

      原来是胡适说:“凭毛泽东的文学功底,他读不了北大文史哲班。”

      意思也就是说——毛泽东没资格读北大。

      哈哈哈!胡博士,你至于么?不就是当年的图书管理员12年前说想叫你做图书馆馆长么?你至于么?

      中国公知祖师爷的这句话,可令他的徒子徒孙们骄傲了!

      哈哈哈!可是,你们不觉得这是继1954年胡博士的《台湾是多么自由》后,又一件补药碧莲的事情么?

      好吧,我不用鲁大爷打脸了,用章太炎章大爷。

      梁漱溟晚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谈到过,他一生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章士钊,一个是章太炎。

      章太炎曾经大笑道:【胡适之?他也配谈哲学么?康梁多少有些“根”,胡适之?他连“根”都没有。】

       哈哈哈!在章太炎眼里,胡适之哲学不配谈,还连“根”都没有!

      好吧,“根”都没有……“根”都没有……

      男人没有“根”,那还能叫男人吗?叫什么?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结论:胡适不愧为中国公知祖师爷,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无德无品无人格文人的最高峰。是中国公知舔菊路上一座不可逾越的丰碑!

      蒋公的眼光啊!!!一个字:真准!






评分  收藏0
分享0

- Write with meticulous search and fun.
回复 引用 编辑 邀请 返回顶部



 

 

LongLeeLu

 

发短消息


LongLeeLu 当前在线 

最后登录
2017-7-20 
注册时间
2012-12-28 
威望
9  
活跃度
216250 ℃ 
金币
2642 枚 
积分
2868 
精华
77 
帖子
1049 
主题
854 

[查看个人网站] [查看详细资料]




高级会员

[Rank: 4]
高级会员, 积分 2868, 距离下一级还需 7132 积分


沙发 
 发表于 2014-7-21 09:32 |
只看该作者

 

reading the following, I thought He Xi is a bad guy, seducing a young girl and dumping her.
"曹诚英[编辑]





跳转至: 导航、 搜索


曹诚英



曹诚英


性別


出生
1902年
安徽绩溪

逝世
1989年9月20日
上海

國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政党
九三学社

學歷

1920—1925年,杭州女子师范学校学习?
1925—1931年,国立东南大学农科学习并获学士学位?
1937—1937年,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遗传育种并获硕士学位?

經歷

1931—1934年,中央大学任教?
1937—1938年,安徽大学农学院授教?
1938—1943年,四川大学农艺系遗传学教授?
1943—1952年,复旦大学农学院任教?
1952—1958年,沈阳农学院教授?
1956—1958年,沈阳市政协委员
 
曹诚英(1902年-1973年),别字佩声,乳名行娟,安徽绩溪人。中国农学界第一位女教授,美国康奈尔大学硕士,历任安徽大学、四川大学、复旦大学和沈阳农学院教授,九三学社成员。性近文学,有诗作。

生平[编辑]

曹诚英于1902年出生于安徽省绩溪县七都镇旺川村一户徽商家庭。祖辈几代在武汉经营茶叶、字画和文房四宝。父亲曹云斋在她出生时已年届70,两年后即过世。曹诚英婴幼时,在外婆家乡奶娘家里生活。5岁时回到曹家,进入私塾进学。13岁时,被带到武昌大哥家,与嫂、侄一起在家庭教师指导下读书,涉猎经史典籍和小说诗词。

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妹妹。1917年,胡适回乡与江冬秀成亲,曹诚英是婚礼上的四个伴娘之一。胡适携夫人到北京后,与曹诚英常有书信往来。1919年,16岁的曹诚英由母亲作主嫁给宅坦村的胡冠英,但遭到留学美国的兄长曹诚克的极力反对。曹诚英新婚不久,即离家赴杭州,就读于杭州女子师范学校。1921年10月,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就读的幼年同乡汪静之与冯雪峰、柔石、潘漠华等人在杭州组建晨光社,曹诚英加入了该团体,并得到胡适的支持。此后写作了大量诗歌,发表在《妇女月刊》等杂志上。

在杭州读书期间,1922年曹诚英的婆婆借口其三年未有身孕,为胡冠英纳妾。1923年春,在兄长曹诚克支持下,曹诚英与胡冠英解除婚约。同年4月,胡适因病到杭州烟霞洞休养,二人再度邂逅,之间以“穈哥”和“表妹”相称。10月,胡适返回北京;12月,写下了《秘魔崖月夜》:

依舊是月圓時,依舊是空山,靜夜;我獨自月下歸來,這淒涼如何能解!翠微山上的一陣松濤,驚破了空山的寂靜。山風吹亂了窗紙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頭的人影。
1924年,写作《多谢》

多謝你能來,慰我山中寂寞,伴我看山看月,過神仙生活。匆匆離別又經年,夢裡總相憶。人道應該忘了,我如何忘得了?
同年,写作《也是微云》

也是微雲,也是微雲過後月光明,只不見去年的游伴,只沒有當日的心情。不願勾起相思,不敢出門看月;偏偏月進窗來,害我相思一夜。
其时,胡适也打算与江冬秀离婚,但因对方强烈拒绝,同时也受到梁启超等外界舆论的压力,最后只得作罢。胡适在《如梦令》中写道:

月明星稀水浅,到处满藏笑脸。露透枝上花,风吹残叶一片。绵延,绵延,割不断的情缘。
1925年,曹诚英从杭州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进入国立东南大学(后改称中央大学)学习农科。193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32年,曾到北京看望胡适。1934年秋,经胡适推荐,赴美国康奈尔大学农学院主修遗传育种。胡适特意写信给其早年在美国的女友韦莲司,托其照顾曹诚英。

1937年,曹诚英从康奈尔大学毕业,获硕士学位。回国后,在安徽大学农学院任教授,成为我国农学界第一位女教授。抗战爆发后,于1938年初抵成都,在四川大学农学院农艺系任遗传学教授,进行棉种细胞以及遗传上的研究。胡适赴美后,两年内音书断绝,曹诚英为情所困,一度想上峨眉山出家,后被哥哥和好友劝回。1939年旧历七夕,写下一首词寄给在美国任驻美大使的胡适:

孤啼孤啼,倩君西去,为我殷勤传意。道她末路病呻吟,没半点生存活计。忘名忘利,弃家弃职,来到峨眉佛地。慈悲菩萨有心留,却又被恩情牵系。
1943年,曹诚英到复旦大学农学院任教,成为专职教授。这年,托人带给胡适三首词,其中一首是《虞美人》(6月19日):

鱼沉雁断经时久,未悉平安否?万千心事寄无门,此去若能相遇说他听。朱颜青鬓都消改,惟剩痴情在。廿年孤苦月华知,一似栖霞楼外数星时。
1949年2月,胡适经上海准备离开大陆时,亚东图书馆老板汪孟邹请胡适吃饭,并请来曹诚英作陪,这是二人最后一次见面。曹诚英劝胡适留在大陆,胡适最后还是选择前往美国,后又到台湾。

1952年,因全国院系调整,复旦大学农学院一部分并入新组建的沈阳农学院,曹诚英随校迁移,继续担任教授。当时国内学术受政治影响,生物界都以米丘林的细胞遗传学为宗,摩尔根的遗传学被斥为唯心主义。曹诚英在美国所学的遗传学是属于后者,遂改研究马铃薯及高梁。在马铃薯细胞遗传的研究和改进工作中,取得了很大成效,培育出在东北地区广泛种植的高产马铃薯。1956年,被选为沈阳市政协委员。1958年退休后,有较高的退休金,却很节俭。1969年回到故乡绩溪,将一生的积蓄用于家乡的修桥补路与救灾助学等事业上。“文革”开始后,生活清苦孑寂,身体亦日渐衰弱。曾到杭州找到汪静之,将自己的日记、书信等资料集成一包交给其保管,并嘱托在她死后焚毁。

1973年7月18日,曹诚英因肺癌病逝于上海。临终前留下遗言,将她的遗体安葬在安徽绩溪上庄村杨林桥边的小路旁,那是胡适回家的必经之路。

俞汝庸在《我所知道的曹诚英》里回忆,曹诚英从沈阳到上海时住在他父母家,每晚要按摩足部,明显看得出是缠过小脚后放开的。“曹诚英告诉我:‘我们乡下不缠小脚的女人是嫁不出去的。’接着又补上一句:‘不过,你看我缠了小脚还是嫁不出去。’”

参考文献[编辑]

中国农学界第一位女教授——曹诚英,《文汇报》,1993.7.23
曹诚英:被胡适爱上的婚礼伴娘http://news.liao1.com/epaper/hscb/html/2011-11/06/content_241591.htm
胡适和曹诚英的烟霞之恋 http://jiaren.org/2009/05/24/hushi-caochengying/
俞汝庸:《我所知道的曹诚英》,文汇报,2007.6.12.
 

 that's not love but a requirement for both.

曹诚英与胡适生死恋
 
作者: 葛如晖 2000-5-10

在徽州古城绩溪通往上庄的大路旁,有一座在芳草萋萋掩映下的古朴的坟墓,石碑上镌刻着“曹诚英先生之墓”。展开的墓道如同欢迎往来者张开的双臂。这曹诚英是谁?她就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急先锋之一的胡适先生的永恒恋人。虽生不同床,死不同穴,但她坚信能与魂之归来的胡适至此一聚。这穿越时空的生死恋,引导我们踏上了去往胡适故居之旅。

藏于青山绿水之间的胡适故居宁静而雅致,可谓是整个徽派建筑的缩影,古老的雕花格窗和似散幽香的木雕兰花,不禁让我想起浙江杭州的烟霞洞的清幽静谧来了,它俩是那样的远,又是那样的近。

烟霞洞乃是佛家圣地,曾有无数善男信女顶礼膜拜,或为情或为命。而1923年的一天,一位只为寻找宁静的新派人物却也来此,他对佛家并无太多虔诚可言,自然非为命亦非为情而来。但当他与这千年的古刹静穆相对时,却不曾想到,一生的最爱,一生最为缠绵的恋情却始料不及地到来了。

这位新派人物便是性情率直的国学大师胡适先生。与适之先生一生相关的女人,大约有5个:母亲冯顺弟、妻子江冬秀以及女诗人陈哲衡,异国情侣韦莲司,还有一位便是生死相恋的曹诚英。

对于妻子江冬秀,胡适并没有那种原初即发的爱情,他们的相处只能说是男女双方面对生活的妥协。但作为性情中人,无论如何地固守生活,总还是需要一种高于生活的精神交流———爱情。率直的胡适更是不可能在爱情面前逃遁的。

1923年4月,因病休养的胡适到杭州的烟霞洞,在此地的绩溪同乡都来探望他,曹诚英随之而来。胡适一见曹诚英,往昔的记忆涌上心来。曹诚英也是安徽绩溪人,小胡适11岁,是胡适之嫂的同父异母妹妹。1917年,胡适归乡完婚时,曹诚英做伴娘,就在这次婚礼上,两人却一见倾心。而此时的胡适已是她人之夫,注定了两人情感上的“隔河遥望”。1919年,曹诚英嫁与了上庄村的胡冠英,但曹诚英留学美国的哥哥曹克诚极力反对这次婚姻,理由是她将无法继续学业。于是在兄长的鼓励下,加之其对胡适的一份恋情,暂时离开了丈夫,就读于“杭州女子师范学校”,后又由于其婆婆籍口诚英结婚3年未有生孕,让胡冠英续了小。1923年春,曹诚英与胡冠英离了婚。一半为了胡适,一半为了自己的生活。胡适于烟霞洞所见的曹诚英已不比当年,其心境之凄凉是可想而知的。胡适为此深感悲痛赋了《怨歌》一诗寄寓了一份自己的感伤情怀。

那一年我回到了山中,无意中寻着了一株梅花树,可惜我不能久住山中,匆匆见了,便匆匆地去。

这回我又回到山中,那梅树已移到人家去了。我好容易寻到了那人家,可怜他已全不似当年的曲度了。

……

我是不轻易伤心的人,也不禁为他滴几点眼泪。一半是哀念梅花,一半是怜悯人们的愚昧。

……

这首诗以“梅花”喻曹诚英。首段点明了朦胧恋情确产生于胡、曹二人初见之时。曹诚英几年来的遭际令胡适深感愤怒。而对于光景惨淡的曹诚英来说,风度翩翩的胡适的出现不啻是一个大惊喜,何况胡适乃学界执牛耳者,品貌双全。自己也早有了缱绻之情。于是两人的感情不可抑制地爆发了。两人相处的几周内相携畅游西湖、同登西山共读月色。由于曹诚英要回学校上课,胡适要去上海办事,两人暂作别离。6月,胡适复去烟霞洞,曹诚英亦值假期,两人拥有了更多相处的时间。这段时间他们的关系已不避人,胡适自谓尝到了禁果的幸福滋味。徐志摩对此也曾戏言:“适之是转老还童了。”可见,这对心灵早有预约的恋人,在青山绿水间,是何等之美满了。

1924年,胡适和曹诚英的关系日趋明朗,在沪杭求学的友人尽知此事。这年春天,胡适开始向江冬秀提出离婚,江冬秀不听则已,一听则勃然大怒。她从厨房中拿起菜刀,说:“离婚可以,我先把两个孩子杀掉。我同你生的孩子也不要了。”当下唬得胡适再不敢言。胡适是极力赞扬恋爱自由的,认为美满的婚姻、幸福的爱情常出于自由的恋爱中。但具体到胡适自身,爱情却被“生活”压倒。泼辣的江冬秀掌握了胡适的弱点:爱名、爱面子、尤其珍惜一顶作为青年导师的帽子。何况江冬秀的背后还有像梁启超这样的一代学术宗师作为后盾。这位具有真性情的人在爱情和荣誉面前处于了两难。一场痴烈的恋爱由此而止。正如胡适《尝试》集中一诗所言: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哪一个,孤身怪可怜。

……

在爱情的领域,胡适做了忽飞还的那只黄蝴蝶。孤苦的曹诚英则在失意后漂泊异域,从此两人远隔重洋,音信渺茫,但情难断,人难忘。对她来说维系一生的就是这段没有结局的苦恋记忆。解放后,曹诚英以教授身份受聘于沈阳农学院。终老于上庄的子妹村旺川,她捐掉了所有积蓄,便在这通往上大道上留下了这座坟墓。

佛言:“掬水月在手,拈花香满袖。”一段未了情虽苦及一生,亦美丽一生。为情而累及一生的曹诚英女士,在生命最后一刻亦未忘却这一段尘缘。将自己的最终归宿定在去往上庄的要道之畔,她等待胡适的归来。在中国文化传统中,一直认为叶落归根,魂归故里。她坚信胡适会向她走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