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山陇西郡

宁静纯我心 感得事物人 写朴实清新. 闲书闲话养闲心,闲笔闲写记闲人;人生无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亚裔细分-民主党人手里的红布挑逗一头种族主义的发狂劲牛 (ZT)

(2017-07-17 14:02:09) 下一个
亚裔细分-民主党人手里的红布挑逗一头种族主义的发狂劲牛 (ZT)

~~~~~~~~~~~~~~~~~~~~~~~~~~~~~~ 
借亚裔细分, 吹灭最远那支蜡烛                           

在川普当选总统后,政治正确依照其惯性继续往前推进,侯赛因奥巴马在任初期偷偷摸
 

摸发布的行政命令仍在祸害美国。比如,许多善良的保守派原以为极左加州之细分亚裔
告一段落。不料人们发现,细分已经在其它5州(市)实现、即将细分亚裔的州不在少
数。
为什么需要反对细分亚裔?飞云以下试图从政治、宪法与法律、意识形态与常识,乃至
价值观和信仰4个方面一一道来:
第一,细分亚裔在政治上犯了种族主义的错误。回顾马丁路德金当年的那个梦想:是各
个种族平等共处,不以肤色施行歧视。金博士从来没有争取肤色特权,没有争取非裔高
于其他族裔之特权。也就是说,在教育和职场上要凭能力,而非肤色。凡是凭借肤色取
得优势、或借口肤色予以打压者,皆为种族主义行为。所以,单为亚裔细分,就是把亚
裔之种族与其它种族,包括自己的种族内部区分开来。有人说区分亚裔是为了亚裔好,
好吧,我们就算承认为了亚裔好。那么为什么专门以肤色优待亚裔?以肤色施行歧视是
种族主义行为,难道以肤色优待亚裔就不是种族主义行为? YES,凡是以肤色区别对待
,即便对亚裔是好事,我们也必因其种族主义色彩而痛加谴责。 我们绝不接受高于其
它种族的优待。更何况,美国历史上,包括一贯对亚裔另眼相看的民主党人,对细分亚
裔打压亚裔本未讳言。以肤色打压歧视亚裔,不更是彻头彻尾之种族主义?因此,细分
亚裔,无论出于优待我们之“善意”,还是打压我们之祸心,即使对一贯提倡“政治正
确”的民主党左派而言,都是绝对的政治不正确,是所有美国公民都不能接受的。
第二,虽然我们多不是宪法与法律专家。但是我们可以凭常识识别,任何以肤色取人、
以肤色区别美国公民做终极结果调整依据的做法都是违宪违法行为。换句话说,如果亚
裔细分符合美国现有宪法,那么左州如加州者,直接施行即可,他们为什么还要多费一
道手续游走宪法“河边”而不怕“湿鞋”?如果亚裔细分符合美国宪法,他们完全可以
堂而皇之地,大张旗鼓地推进,他们完全不必要偷偷摸摸。如果亚裔细分符合美国宪法
,侯赛因奥巴马总统根本不必不动声色使用它的行政命令鼓励美国亚裔细分。当美国全
面左化以后,民主党人一定不会忘记通过两院立法固化细分亚裔,就像当年民主党人立
法排华一模一样。故此,亚裔细分在目前情况下违宪是毫无疑问的。详情有待法律专家
考究。
第三,在意识形态与常识方面,细分亚裔是站不住脚的。民主党人的意识形态理念是看
到其它少数族裔在入学率与就业率上的劣势,于是想要施行额外“帮助”。让我们暂且
认为左派政客是想做好事,那么需要首先了解造成其他族裔入学率、结业率低之根本原
因。苗长得低,长得慢是事实,但不是简单拔高就能解决问题;胳膊痛的解决办法不是
卸掉胳膊; 贫富差距不是杀死地主就能解决问题,布尔什维克左派已经做过了血雨腥
风的人肉实验,直接间接参与这场实验的西方左派们怎能如此健忘?
入学、就业本身是有规律规范的,这些规律规范也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想成为医生?
那就必须在医学院入学,毕业后就业方面有章可循,就必须有门槛。 降低标准是人命
关天的大事,难道以肤色使不够标准之人就业,比人命还重要?难道降低标准以肤色使
不够标准之人就业,比之教师水平降低误人子弟贻害子孙更重要?难道降低标准以肤色
使不够标准之人就业,比之飞机设计师水平低劣造成事故更加重要?
入学率低,说明这个人群或不够努力,或方法不当,或有其它难以言说之原因。人为降
低标准录入,后果是灾难性的。人为细分打压优秀人群,后果同样也是灾难性的。
因此即便想帮助落后者的意识是良善的,但打压优秀、揠苗助长的方法却无疑是极其愚
蠢的。
第四,更重要的是在价值观上细分亚裔纯属邪恶。无论承认不承认,美国事实上是一个
基督教新教立国的国家。美国全国教堂林立,基督信仰的痕迹比比皆是。美国宪法、政
治构架本源都基于圣经,美国人民的价值观基础乃是圣经,就好象中国传统价值观为孔
孟之道、中东价值观完全取决于古兰经一样。
那么圣经的平等观又是如何?
上帝爱惜我们每一个人, 不愿意有一个人落单。在基督里,则互为肢体。手受伤疼,
腿受创也痛。然而这些上帝赋予之肢体功效却不同。眼睛是负责观看的, 大脑是负责
思考的; 脚用于负重行走,手则精于劳作;如此等等。如果人为的让手负责行走,使
脚担纲劳作,世俗上不合天理,信仰上亵渎上帝。至于为什么手能劳作,脚能负重,而
不是相反?那是上帝主权,岂容我们置疑?反其道而行之,败亡之道也。
圣经中“马太效应”故事原文,马太福音:14-30:

14 「天國又好比以下的故事:有一個人要出外旅行,他叫僕人來,把產業交給他們。
15 他按照他們各人的才幹,一個給了五千塊金幣,一個給了兩千,一個給了一千,然
後動身走了。 16 那領五千塊金幣的,立刻去做生意,另外賺了五千。 17 同樣,那領
兩千塊金幣的,另外也賺了兩千。 18 可是那領一千塊金幣的,出去,在地上挖了一個
洞,把主人的錢埋起來。 19 「過了許久,那幾個僕人的主人回來,跟他們結帳。 20
那領五千塊金幣的進來,帶來了另外的五千,說:『主人,你給我五千塊金幣,你看,
我另外賺了五千。』 21 主人說:『很好,你這又好又可靠的僕人!你在小數目上可靠
,我要委託你經管大數目。進來分享你主人的喜樂吧!』 22 那領兩千塊金幣的進來,
說:『主人,你給我兩千塊金幣,你看,我另外賺了兩千。』 23 主人說:『很好,你
這又好又可靠的僕人,你在小數目上可靠,我要委託你經管大數目。進來分享你主人的
喜樂吧!』 24 這時候,那領一千塊金幣的僕人也進來,說:『主人,我知道你是個嚴
厲的人;沒有栽種的地方,你要收割,沒有撒種的地方,你也要收聚。 25 我害怕,就
把你的錢埋在地下。請看,你的錢就在這裏。』 26 他的主人說:『你這又壞又懶的僕
人!既然你知道我在沒有栽種的地方也要收割,沒有撒種的地方也要收聚, 27 你就該
把我的錢存入銀行,等我回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一起收回。 28 你們把他的金幣拿
過來,給那個有一萬塊金幣的。 29 因為,那已經有的,要給他更多,讓他豐富有餘;
而那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一點點也要奪走。 30 至於這個無用的僕人,把他趕到外面的
黑暗裏去;在那裏,他要哀哭,咬牙切齒。』」

圣经一再要我们帮助贫乏人,要爱人如己。然而上面的故事却也警戒我们,五千、两千
和一千的分配,即如我们生来之才干,是上帝给予,乃是不同的。我们无权强求上帝给
予每一个人相同的智力,相同的体力,相同的机遇。换句话说, “不同”乃是常态,
“不同”是上帝之主权。那么相同的是什么? 是无论你资质如何,体力大小,你须尽
己之力,竭己所能为上帝做工。你当用上帝给你的“银两”本钱做自己能够做到、做好
的事情。华裔总体相对擅长读书,和长于篮球多来自于非裔一样,是上帝的恩赐。 在
各自恩赐的范围内,你做得好,有额外的奖赏;你若不尽心力,连原来给你的,都要夺
去备受困乏。因此,上帝爱我们每一个人,但也需要我们各司其职,倾力工作;然后各
得不同的、当得的奖赏、工价才是合适的。帮助有需要之贫乏人,是上帝所喜悦的;
然而夺去勤劳者所有,用来奖励懒惰者;夺去能人所有用来填补不能者是绝对违背圣经
价值观的,这样替代上帝主权,行自己所谓的“义”乃是一种僭越,是一种邪恶。
崇尚个人奋斗的美国世俗价值观,其原本就来自上述这样的圣经价值观。中国传统的价
值观恰好亦与之相符。
如上所述,亚裔细分从政治、宪法、意识形态与常识,乃至信仰和价值观诸方面来说都
无法令人信服, 必须予以坚决反对。
文章最后,笔者认为,几乎所有的恶法,几乎所有的倒行逆施都来自于民主党,包括亚
裔细分,这绝不是巧合。我们被民主党人花言巧语迷惑太久了。正如飞云过去写过的那
样,我们就像一头劲牛,被民主党人手里不同姿势的红布挑逗得一次次发狂。特别是在
侯赛因奥巴马当政的八年中,今天同性要“结婚”,明天行政命令男人可以进女厕所;
今天非法移民合法化,明天出现加州亚裔细分。今天要建立“避难城”, 明天要故意
大量引入不同信仰的所谓“多元化”祸害美国。
保守派、正常生活的右派民众被各种这样的政治正确牵着鼻子被动反抗,怒发冲冠,心
力憔悴,疲于奔命。反对亚裔细分的朋友们,你反对亚裔细分却要不分党派,这可能吗?
2008年前后, 笔者早就以事实著文呼吁:让我们永远抛弃民主党。今天难道我们还无
法形成这起码的共识?
记得大学期间,大操场举办游戏活动。有一个游戏项目是放在桌上的三支蜡烛形成一条
线,要求不可换气一次性全部吹灭即可获胜。我站在旁边观看,没有人成功。我长跑队
队友,自持肺活量大,依次吹灭了两支,还是没有成功。看来我自己依靠肺活量也是不
成,怎么办?忽有一计上心:我略弯腰,将口同时对准三支蜡烛,完全“忽视”最近的
两支而“瞄准”了最远的那一支蜡烛,只轻轻一吹,三支蜡烛全灭!
我们如果不分党派,那么今天即使反对细分成功,吹灭眼前这一支“蜡烛”,明天一定
还有另一件事出现,就如上所言。我们精疲力竭也难成功。既然知道,恶法几乎全部来
自于左派民主党人?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竭力吹灭最远的那一支“蜡烛”?如果在各种选
举中,列数亚裔细分,移民,等等数不胜数之恶行将民主党人选下来,不是一劳永逸之
事?没有民主党人在政府、议会兴风作浪,他们不仅无法细分我们,他们连一个恶法都
不可能提出。
我们借助反对亚裔细分,团结美国保守派选民把他们拉下马,美国的政治气候才能趋于
正常、趋于保守。我们眼下虽然是在努力吹距离比较近的“亚裔细分”这支蜡烛,然而
我们应具备战略眼光,把细分、移民、税收等蜡烛排成一条线,眼睛瞄准第三支“蜡烛
",——自由派民主党人。吹灭了这支最要害的蜡烛,我们才可能取得真正的胜利。
 

转载自: http://mitbbs.org/article_t/USANews/33123773.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66696-1066874.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