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山陇西郡

宁静纯我心 感得事物人 写朴实清新. 闲书闲话养闲心,闲笔闲写记闲人;人生无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能够深入国人的骨髓 zt

(2017-03-06 14:43:43) 下一个

每当《义勇军进行曲》响起 精选

已有 1400 次阅读 2017-3-5 14:48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中国国歌 产生经历    推荐到群组

每当《义勇军进行曲》响起

 

岳爱国/文、摄影

古往今来,中国究竟产生过多少歌曲?多如牛毛,无人统计亦无法统计。而在这不计其数的歌曲当中,又有几首能够深入国人的骨髓,成为国人最为钟爱、久唱不衰的音乐作品呢?有,但不多。在那不多的、被国人记住并传唱的歌曲中,又有几首是从产生的那一日始便被传唱开来,到如今仍能够使闻听者热血沸腾的呢?有最具代表性的一首歌就是《义勇军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从问世到今天已有81年的时间了,它曾经是号角、是战歌;今天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是流淌在所有的中华儿女血管里血液,是组成我们生命的因子,是与我们的生命须臾不可分了重要组成部分。

之一:《义勇军进行曲》最早的响起,是响在了田汉与聂耳的心底里。

1935年初,田汉完成了电影剧本《风云儿女》的初步创作为增强反帝反封建的效果,田汉为该电影剧本配主题歌《万里长城》歌词在民族危难的时候,田汉作为一名中共党员,他要为民族而呼、为民族的危亡而呐喊,他要吁天下受压迫的人们起来!起来!起来!……不料,刚刚完成了《风云儿女》剧本的田汉就被逮捕了。在狱中的田汉无法为《风云儿女》的摄制做更多的工作。电影的分镜头脚本是由夏衍完成的,主题歌只选用了《万里长城》的第一段歌词,并更名为《义勇军进行曲》。

此时,即将被中共党组织派往苏联学习的聂耳找到了夏衍,问:“《风云儿女》的主题曲由谁来作曲?”不待夏衍回答,聂耳便自己答道:“我来写吧,田汉也会同意的。”之后,在狱中的田汉果然同意聂耳的请求,毕竟在这之前二人已有过多次的合作了。

 


 

虽然聂耳才刚刚拿到《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可是,在聂耳的心目中早已开始酝酿着为人民而呐喊,为祖国而呐喊了。他在目睹了民族的衰微、人民所受的深重苦难后,一直期待着,期待着要写出一首中国的“马赛曲”。当见到《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后,聂耳认为,机会来了,他要将这支曲子谱写成时代的强音他在出国前夕便完成了初稿,在日本逗留期间,最终完成了为《义勇军进行曲》谱曲的任务,并寄回到了国内。

可谁成想,为《义勇军进行曲》所谱的曲子是聂耳音乐事业的巅峰,却也是聂耳之绝唱。就在这之后不久,聂耳因意外溺水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年仅23岁。

刚刚出狱的田汉闻此讯息大恸 , 写诗一首以示对战友、合作伙伴、中国音乐界的后起之秀——聂耳的深切悼念

一系金陵五月更 , 故交零落几吞声。

高歌共待惊天地 , 小别何期隔死生?

乡国如今沦巨浸 , 边疆次第坏长城

英魂应随狂涛返 , 好与吾民诉不平!

之二:《义勇军进行曲》的响起,成为民族抗争的号角,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最强音。

“再唱一次胜利凯歌 ! 再掷一颗强烈的炮弹 !”

“这儿有雄伟的歌——是铁蹄下的反抗歌 !”

这是两条为电影《风云儿女》的首演所做的广告。1935 年 5 月 24 日,《风云儿女》在上海金城大戏院举行首映,当日,《中华日报》电影宣传广告《申报》电影广告栏分别以上述内容做了广告。也正是因为《风云儿女》的公演,使《义勇军进行曲》得以用那个时代的最快速度四处传播,在全国的抗日军民中被迅速地传唱了开来。

“卢沟桥事变”前几个月的一天,爱泼斯坦得知上海全国救亡协会发起了一个“大众歌咏运动”,常驻天津的爱泼斯坦立即前往采访天津是如何响应此次活动的。波兰籍犹太人爱泼斯坦是最早报道中国抗战的外国记者之一。当他走到天津基督教青年会大厅门口,只闻有雄壮的歌声传出“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之前,爱泼斯坦惯常听到中国人所唱的是京戏、京韵大鼓或地方小调,却从未看到、听到中国人集合起来,大声地唱出犹如战斗般的歌声。现在,这种陌生的但却是新式的中国歌声,听来“好像一位神情紧张、声音沙哑的司令官,在发动攻击前夕,向充满决心的士兵发表最后一分钟的战斗演说。”当时,爱泼斯坦虽还未听清歌词的全部内容,但从那戛玉敲金般的旋律中听出,这是一支战斗的歌曲。他觉得这支歌的“每一句都是一个口号,体现着他们全想过,但却表达不出来的思想,此刻,他们长期被压抑的感情终于爆发出来了”。爱泼斯坦被深深地感染了,情不自禁地跟着中国人学唱了起来。在这之后,爱泼斯坦在对我抗日军民的采访期间,经常与大家共同高歌《义勇军进行曲》。

虽然国民党的上层不允许公开演唱《义勇军进行曲》,但随着全民抗战的兴起,《义勇军进行曲》还是成为了某些国民党军队的军歌。曾在远征军担任上尉参谋的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回忆到:“取用为国歌之前,早经国军选用为标准军歌之一;我们在成都草堂寺青羊宫做军官的年代也唱过不知多少次了。 ”远征军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的作战秘书张家福少校回忆,著名的200师的军歌就是《义勇军进行曲》。 1945 年 8 月 15 日,日寇投降的好消息通过电波传到偏远的湖南湘西,驻扎在这里的军队官兵与当地百姓聚集在一起,一遍又一遍地唱着《义勇军进行曲》, 用歌声来表达他们因抗战胜利而产生的欢乐之情、激动之意,也期冀着新生活的到来。

反法西斯战争中,《义勇军进行曲》还成为了国际战歌之一。1944年,马来西亚一只抗日队伍将《义勇军进行曲》中的“中华民族”改为“马来亚民族”作为自己的战歌来歌唱。当时,马来西亚和印度游击队的广播电台也把《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开始曲。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际,在盟军凯旋的曲目中,《义勇军进行曲》赫然名列其中。与此同时,美国政府提出:在联合国胜利之日大演奏中,选定《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国的代表音乐。 据田汉的儿子田申回忆,抗战期间,田汉收到过一笔美国黑人歌王保罗·罗伯逊寄来的稿费。原来是保罗·罗伯逊在纽约听到《义勇军进行曲》后非常喜爱,不仅用英语四处演唱,还用汉语灌制了唱片,取名《起来!》。“具体多少钱忘记了,只记得父亲立即把一部分稿费寄给了聂耳的家属。”田申说。

之三:《义勇军进行曲》伴随着新中国的建立而响起。

经过百折不挠地抗争,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终于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1949年春,在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布拉格召开“保卫世界和平大会”,新中国虽尚未建立,却应邀出席。大会规定:开幕式那天,各国代表团进入会场时,都要奏、唱本国国歌。这让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很是为难,因为我们的国歌还没有确立。经代表团成员紧急磋商,决定用《义勇军进行曲》代替国歌,为不引起他国代表团的误会,郭沫若还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歌词改成了“中国民族到了大翻身的时候”。抛开细节不讲,事实证明,代表团成员的选择是正确的,也契合了《义勇军进行曲》最终成为国歌的事实

1949年7月7日晚8时,北平20万民众举行纪念“七七”抗战12周年集会。大会开始,在隆隆的礼炮声中,同时响起的是军乐团演奏出的《义勇军进行曲》。在激昂的军乐声中,人们忆起了12年来的屈辱与悲怆、顽强的抗争及来之不易的胜利,于是,全场合着军乐高声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气势如虹。

1949年6月,第一届全国政协筹备会在筹备新中国成立的一些事项中,将制定一首新中国国歌作为重要筹备内容之一。筹备会将这个任务交给了由马叙伦任组长,叶剑英、沈雁冰任副组长的政协筹备会第六小组,并设立“国歌初选委员会”,委员会由田汉、沈雁冰、钱三强、欧阳予倩、郭沫若徐悲鸿等人组成,另聘马思聪、吕骥、贺绿汀、姚锦新四名音乐家担任顾问。7月15日26日,政协筹备会第六小组在《人民日报》等国内外报纸上,连续刊登了国旗国徽、国歌征集启事”,反响十分强烈。截至8月20日,仅国歌一项应征稿就收到632件,歌词歌谱6926首,但都不够理想。最早建议用《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的是画家徐悲鸿。根据徐悲鸿的提议,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决议》时,就国歌一项通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以发扬抗日战争期间英勇无畏的精神,体现了中国人民的革命传统和安不忘危的思想。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结束前,毛泽东、周恩来与全体代表共同高唱了刚刚通过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歌声久久回荡在中南海怀仁堂的上空。

1949年10月1日,北京30万群众齐集在天安门前,参加新中国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日成立了。接下来,毛泽东按动了升国旗的按钮,此时,作为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响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徐徐升起。这一永恒的46秒(国歌规定演奏时长为46秒)代表着,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终于挺直了腰杆站立起来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抗争终于有了百世不磨的回报。

之四:《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言之一在世界响起。

1949年新中国建立至今,《义勇军进行曲》、五星红旗分别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声音、形象代言之一,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如今的我们,早已不忌讳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殷殷警示,居安思危已是我们全民族的基本共识;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随时要“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直到取得更加辉煌的胜利!

每当中国主要领导出访,或是外国主要首脑来访,当我们的领导人与任何外国领导人比肩而立时,两国国歌先后奏响,中华儿女从《义勇军进行曲》中闻听到的是无比的自豪,是国与国之间的平等,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坚实基础感。此刻,在每一名中国人的心目中,东亚病夫的称谓早已抛到了太阳星系以外;“华人与狗不得进入”的提示牌也早已甩到了深深的马里亚纳海沟中。

在世界级的重大体育赛事中,《义勇军进行曲》更是起着为中华民族扬眉、提气、振威的作用。就以刚刚闭幕的第31届奥林匹克夏季运动会来讲,每当我们的体育健儿获得金牌,在之后的升国旗、奏国歌环节,也是所有中国人、海外中华儿女最开心的时刻。远在国内的我们隔着电视屏幕,可以清晰地闻听到来自比赛现场齐声高歌《义勇军进行曲》的声音,其声威扬,其情真切,本是异国的场却似乎变成了我们的主场,连远在国内的我们都会情不自禁地跟唱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037743.html

上一篇:种树植草为时尚早

14 许培扬 蒋力 乔中东 黄永义 张磊 闵建中 张家峰 陈敬朴 张海权 姚伟 李胜文 biofans xlsd dialectic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20]dialectic  2017-3-6 10:57
 
  
[19]李兆良  2017-3-6 08:57
 
时常警惕,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是不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18]胡晓攀  2017-3-6 07:41
 
如果有中华民族的族歌就更好了,毕竟国歌是在中国受压迫的环境下产生的,时代背景小。族歌需要包括中华民族曾经的辉煌、暗淡,最重要的是中华民族对未来鉴定的信念。
[17]xlsd  2017-3-6 05:13
 
  
[16]lrx  2017-3-6 03:48
 
看了前面的留言,觉得国歌一事,不能改也不该改。
义勇军进行曲一歌,我以为其意义已经超越了一时(1937-1945或者1931-1945)一事(抗日),这是对我国近现代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战争,也是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对外战争的胜利的纪念。抗日一事,实乃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一战,也是中华民族真正形成的一战。如果我们多看一点历史书,就知道当年鸦片战争时,虽有官民的抗击,但一些民众还是持观望态度,盖专制下的国,与民无关之故也。而抗日战争——主要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才把全中华民族凝聚到了一起。这种精神,应该为世代国人所继承。二来,此歌还可以争取台湾民众及国民党,如前所述,国军也有以此军歌的。可笑49年以后,居然国民党在台湾把三十年代时候唱过此歌的有些人逮捕起来,罪名是唱“匪歌”,问题是当时的国军将士谁能知道后来共军得天下用这个歌乎?
[15]陈敬朴  2017-3-6 03:12
 
归纳得非常好!谢谢你!
[14]abagan  2017-3-6 00:11
 
没有什么是绝对一成不变的东西,事在人为,现在人们的观念与指导思想都与以前有很大不同,谁还抱着“两个凡是”
博主回复(2017-3-6 00:42)在这个问题上,还会有一些人抱着与你一样的态度,但估计不会太多。更多的人会同意田汉作词的老的《义勇军进行曲》版本继续作为国歌歌词。
[13]张磊  2017-3-5 23:56
 
赞成博主“有些东西可以改,但有些东西绝不可轻易改,如国旗、国歌这样一些代表国家形象的精神物品。”
[12]nm2  2017-3-5 23:27
 
每当《义勇军进行曲》响起,就不由想到,这是聂耳离开最危险的祖国和民族,来到日本之后写成的。聂耳死在日本、葬在日本,日本人给他修墓立碑,供后人参拜。
博主回复(2017-3-5 23:51)纪念聂耳
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作曲家聂耳的终焉之地
他于一九三五年七月十七日来此避暑游泳,淹没在突来波澜中而成为不归之客。聂耳一九一二年生于云南,师事欧阳予倩。在短短的二十几年的生涯里,留下了歌颂中国劳动民众的《大路歌》、《码头工人歌》等大作,现在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也是聂耳作曲的。倾耳过来,至今可以听到聂耳的亚洲解放之声。
这里是聂耳终焉之地。
一九五四年十月秋田雨雀撰丰道春海书
以上是聂耳在日本的纪念碑碑文。谈论一段历史一定要全面,而绝不能被割裂成条和块,只取所需。希望我的话没有冒犯到您。
[11]biofans  2017-3-5 23:13
 
2017-1-18 22:19
作于2016年8月24日
[10]abagan  2017-3-5 22:58
 
这么多人才 就不能重新谱一首超越时代新曲?
博主回复(2017-3-5 23:12)在这个问题上我与你持相左的态度。有些东西可以改,但有些东西绝不可轻易改,如国旗、国歌这样一些代表国家形象的精神物品。我们国家虽有很大的进步,与当年田汉写作本歌词的年代有天壤之别,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永远是使我们保持警惕的清醒剂,只有永远地唱下去,才能使我们永远不至于被暂时的成功冲昏头脑,才能无往而不胜。这是我的意见。
[9]biofans  2017-3-5 22:45
 
昆明西山聂耳纪念馆里有滨田实弘所写的报告:聂耳遇难时之情形。
图片上写的是:滨田实弘。
我手头上有大量照片。
[8]黄永义  2017-3-5 22:44
 
好文!
博主回复(2017-3-5 23:04)谢谢鼓励!
[7]biofans  2017-3-5 22:40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网站:
回忆黄新波与聂耳的革命活动片段
http://www.gzzxws.gov.cn/gzws/gzws/ml/di77j/201307/t20130729_31725.htm

在这本64页的纪念集里,刊登了聂耳的遗像、追悼会留影及聂耳的手迹、遗作歌曲代表作3首和聂耳留东日记和聂耳的传记,并由日本朋友滨田弘实介绍了聂耳遇难时之情景。

滨田弘实?还是滨田实弘?
博主回复(2017-3-5 23:03)是滨田实弘
[6]biofans  2017-3-5 22:13
 
昆明西山聂耳墓、聂耳纪念馆
博主回复(2017-3-5 22:28)看来去过。
[5]biofans  2017-3-5 22:05
 
》》就以刚刚闭幕的第31届奥林匹克夏季运动会来讲,。。。。。。
~~~~~~~~~~~~~~~~~~~~~~~~~~~~~
闭幕半年多了,称“刚刚闭幕”似不妥。
第31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又称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于2016年8月5日-21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
博主回复(2017-3-5 22:27)我的这篇文章写得较早,但未发过,故时间上有些对不上茬。感谢提出意见!
[4]蒋力  2017-3-5 21:23
 
好文     
博主回复(2017-3-5 22:32)谢谢点赞!
[3]岳雷  2017-3-5 19:41
 
  
博主回复(2017-3-5 22:32)谢谢点赞!
[2]abagan  2017-3-5 19:08
 
都什么时代了,还用这么老调的歌词,也该与时俱进了
博主回复(2017-3-5 22:48)"文革"结束后,根据形势需要,中央指示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征集小组",专门负责新国歌的征集工作。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审阅和审听了新国歌的词稿和录音之后,经党的十一届二中全会决定,提交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讨论。1978年3月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一致讨论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议》: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撤销本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1978年3月5日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定。国歌改词事件至此结束。
[1]wwg2157  2017-3-5 18:40
 
这个很有正能量
博主回复(2017-3-5 22:25)谢谢称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