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山陇西郡

宁静纯我心 感得事物人 写朴实清新. 闲书闲话养闲心,闲笔闲写记闲人;人生无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到处去寻找家园

(2012-11-13 17:18:28) 下一个
杨福家:出发,是为了回归文/左 文2012年11月08日,星期四他自2001年起担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 成为出任英国名校之长的第一位中国人   有人说, 人一出生,就走在返乡的路上。这句话用在杨福家身上是如此的贴切。他一次又一次背井离乡地出发,最终都是为了更好地回归,回报自己的母体。  2012年6月15日,温家宝总理在中南海紫光阁为14位新聘的国务院参事、馆员颁发聘书。“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成为杨福家最新获得的名号。  “知识经济”的“二传手”  1997年2月6日,杨福家和来自170个国家的650名外宾一道,应邀出席了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举办的第45次早餐会。克林顿在演讲中提出的“知识经济”这一概念深深地触动了杨福家,克林顿说:“要使每一个公民都了解,要成功地进入以知识经济(Knowledge Economy)为特征的新世纪,应达到什么样的教育标准。”“知识经济”这一词语早已有之,但作为一位国家总统郑重表述的重要概念却还是第一次出现。杨福家以科学家特有的敏锐捕捉住了这个概念,他的直觉告诉他:一个直接依据知识和信息进行生产、交换和分配的经济时代即将开启!  回国后,杨福家分别在《文汇报》和《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关于知识经济》、《谈谈“知识经济”》等文章,被几十家报刊转载。复旦大学立即组织力量对知识经济进行研究,很快出版了《知识经济论》一书。《文汇报》刊文指出:“杨福家院士率先在国内引进并阐释了知识经济的概念及其对我国经济、社会和教育带来的挑战,无疑已在中国科技史及教育史上留下浓重一笔。”  诺丁汉大学请了一位国际校长  2000年12月12日,在杨福家卸任复旦大学校长一年之际,英国诺丁汉大学董事会宣布:选举中国科学家杨福家先生为下一届校长(Chancellor,又译:校监),任期3年。这一职位原来只有王室和有爵位的人才能担任,校方聘请杨先生的理由是:“因为他是一位杰出的院士,在他的领域享有国际声誉,并有在许多国家工作的经验。他曾是中国著名的复旦大学的校长……”他们发布新闻时用了这样一个标题:我们请了一位国际校长。  2001年7月4日,诺丁汉大学为第六任校长杨福家举行了任职典礼。在这所闻名世界的大学校园内,破天荒地升起了一面五星红旗。  中国人担任英国名校校长,其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一职务任免本身。宋健同志曾说:“英国大学能选一位中国科学家当校长,证明他们关于中国的观念也正在改变,而中国科学的飞速进步是他们改变的基础。”  2003年底,原定3年任期已满。鉴于他的出色工作和国际声望,该校董事会继续聘请杨福家担任校长,任期从2004年到2006年年底。站在国际高等教育的制高点上,杨福家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风景,但也找到了别人找不到的差距。  杨福家之问  自1996年第一次参加“国际大学校长协会”的会议并当选为执行理事,到2001年获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杨福家可谓“阅校无数”。在权威的世界大学排名中,压根也没有校园面积、“大而全”的院系设置标准及研究生与本科生的比例等“打分项目”。普林斯顿大学连续6年荣登美国大学排名榜首,却只有6500名学生,加州理工学院仅有2000名学生。但正是这两所不大不全且非综合性的大学,培养出了30余位诺贝尔奖得主。小小的普林斯顿大学是美国大大有名的智库。小小的加州理工学院是美国火箭设计的发源地,在世界航空航天领域占主导地位,就连中国的科学事业都受惠于该校:中国航天事业创始人钱学森院士、中国遗传学创始人谈家桢院士、中国物理学泰斗周培源都毕业于该校。  面对国内大学规模越来越大却离世界一流大学越来越远的现实,杨福家忍不住写下了一篇题为《我对高等教育发展中若干现象的迷惑》的文章,发出了振聋发聩的“杨福家之问”——“当很多贫困学生接到入学通知书,却因付不起学费无法去报到时,我们有什么理由超大规模地扩建校园,建造豪华的‘标志性’大楼?”  杨福家认为,我们的大学,现在更需要一种“大爱”。大学首先要营造一种宽松、宽容的环境,充盈着一种以人为本的爱心。有了这样的环境,既能请得来、也能留得住大师,更能让他们在坦然、平和的心境下出成果。另外,这种大爱还起码应该包括两个层面:就国家和社会而言,应该建立起一种帮助所有考上大学的贫寒子弟上得起学的机制;就高等教育的主体——大学而言,应该彻头彻尾地体现“以学生为中心”。  杨福家之梦  “我有一个梦想”,杨福家一直梦想着中国的大学能够真正引进世界一流大学先进的教育理念。  2003年1月,宁波万里教育集团董事长徐亚芬赶到上海拜访了杨福家,要求和英国合作在宁波办一所诺丁汉大学。这一提议与杨福家不谋而合,他当即提出了自己的办学理念——“非营利,求平衡,追求卓越。”杨福家回英国不久后,即带领诺丁汉的执行校长来到宁波,亲力亲为协调相关事务。2004年9月17日,宁波诺丁汉大学正式开学!  宁波诺丁汉大学是经中国教育部批准、在中国设立的第一所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独立校园的中外合作大学。英国诺丁汉大学负责日常教学,实行与英国本部完全一致的教学评估体系,并颁发相同的文凭。习近平同志在落成典礼上讲话指出,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创建和成立,开创了中国高等教育与国外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相结合的先河,为中国教育走向世界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模式。  我们所知道的杨福家,是一位国际知名的大学校长、科学家、教育家。殊不知,在这些光环的背后,是杨福家一次次出发、又一次次回归的脚步。1958年7月,杨福家从复旦物理系毕业,留校在原子核科学系做助教,两年后,年仅24岁的杨福家被任命为系副主任。随后他被国家派往丹麦哥本哈根物理研究所深造,师承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尼尔斯·玻尔。学成回国后,杨福家在复旦建成了具有国际水平的实验室,为我国培养了第一批实验核物理博士。他于1996年在美国出版了著作《现代原子与原子核物理》,还先后被日本创价大学、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英国诺丁汉大学授予科学博士学位。  1997年,杨福家个人出资在自己的母校格致中学设立了一项奖学金,没用自己的名字,而把它定名为“爱国奖”,因为他认为爱自己的祖国是一个人最起码的情感。在一次回复旦的演讲中,杨福家动情地朗读了别人对“两弹元勋”邓稼先的评价:“一个科学家能把自己所有的知识和智慧奉献给他的祖国,使得中华民族完全摆脱了任人宰割的危机,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自豪、骄傲的呢?”这个身材瘦瘦小小的中国人,身上仿佛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不仅能吸收世界先进的知识理念,更勇于将这一切带回自己的祖国,不遗余力地使之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18世纪德国著名浪漫派诗人诺瓦利斯曾说:“哲学,原就是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到处去寻找家园。”杨福家就是这样一位哲人。他怀着的乡愁,是对故土家园的深深眷恋,是对祖国百年苦难与耻辱的深深记忆,更是对民族复兴前景的深深期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