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话题

忆旧啦-步入X年的标志
正文

童年记忆点滴-父母的爱

(2011-06-14 17:35:30) 下一个

我们的爸妈即将迎来他们的钻石婚,我家老大提议我们四姊弟写点什么作为礼物送给爸妈,于是我写了.


对妈妈的最早记忆
妈妈的声音 

 

我对妈妈的最早记忆不是她的脸,也不是她的身体,是她的声音. 这声音是因一张照片的拍摄过程而留在我的记忆中的.

在我的影集中有一张我最早的单人照片,看照片我大概是两岁左右.这是我能回忆起来的我的最早记忆了.

记忆中拍这张照片是在一个奶奶家里(后来听妈妈说是照顾我的保姆奶奶). 那天天气晴朗,有橙黄色的阳光照进房间.我站在一把大扶手椅子上,这时门外传来吆喝声,说是能上门拍照片.我听见了妈妈的声音,她说:给小明拍张照片吧!?

记得当时一听说要给我单独拍张照片,我那小小的心里充满了快乐.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一个小小孩为什么会那样喜欢拍照片,因为女孩爱美的天性?

妈妈的声音接着又说,可是小明的脸上还留有许多的疤痕,照相会照出来的.(我刚刚出过水痘,脸上还遗留有一些痘疤).

妈妈的话让我担心起来,怕因为我脸上的痘疤,妈妈就不给我拍照片了.可是作为小孩子我不知道怎样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想法,只是在心里非常非常的焦急.

这时妈妈又说了,不然给她戴上帽子吧,因为痘疤主要在脑门上,戴上帽子可以遮盖一下.

可是......戴上帽子照相怕不好看吧?妈妈的声音再次响起,把我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可是来可是去,我终于有了这张珍贵的单人照片,和对妈妈的最早期记忆.

 

对爸爸的最早记忆--忙碌的身影

 

记忆中大概是个星期天,而且妈妈不在家,不然一向在外忙碌工作的爸爸怎么会呆在家里带孩子呢?

现场除我之外还有其他三个身影在晃动,一个是弟弟,他大概是一岁左右,很爱哭.那我就是三岁半.另一个是奶奶,很模糊的身影;那个高大又手忙脚乱的身影就是爸爸了.

记忆中这个大个身影对我和弟弟照顾得很小心, 小心的有些神经质.

可是越小心越出乱子,先是弟弟让门夹痛了手,大哭不止;然后是我,吃东西时咬了自己的舌头,也哼哼唧唧哭个不停.

爸爸急的是又抱又哄,后来最奏效的办法当然是给好吃的,我和弟弟因此得到了许多额外的好处,我喝到了平时只给弟弟喝的甜牛奶.(因为那是在三年困难时期)

 

粉红色泡泡纱连衣裙

 

我们妈妈的手很巧,女红很漂亮,在她年轻时又眼光独特,选材决不落俗套,所以她给我们做的衣服穿出去都与众不同,还经常能在我们的小县城里引领起一股新潮流.

印象非常深刻之一是一件粉红色泡泡纱连衣裙.

那年我大约8-9.夏天到了,一天妈妈拿回一块很漂亮的粉红色泡泡纱布料,说要给我做一件连衣裙.

妈妈是从中午开始动手的,她答应我会让我在下午上学时穿上新的连衣裙.我既兴奋又焦急地等在妈妈旁边,眼看着那块漂亮的布料一点一点变成一件成品.

连衣裙做好了,穿上也很合身,但是妈妈想让它看上去更漂亮一些,就又在肩部加上了荷叶边.再让我试穿后妈妈不满意了,她说加上荷叶边看起来不如原来的简约大方,还是拆掉荷叶边吧!?这样弄来弄去的就到了下午两点多,而我的学校早已开始上下午课了.

我穿上了漂亮的新裙子,很兴奋得去学校.走到教室门口有点犹豫,因为我是大大的迟到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打开教室的门,门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记忆中似乎是瞬间安静了几秒钟.

那个年代的小孩子平时穿的衣服都很旧,不打上几块补丁就算不错的了.只有在过大年的时候,小孩才有新衣服穿,但往往都极不合身,又大又肥,预备着小孩长哪,而且还要传给下边的弟弟妹妹.

我看着老师,她也在看着我,然后她很温和的对我说,快坐下吧.

 

爸爸教我吃药丸

 

我小的时候身体很不好,瘦弱多病,有一次去看医生,拿回来一些中药丸,是那种大蜜丸。

平时督促我吃药这种工作都是妈妈的事,但这次不知怎么换成了爸爸。

爸爸先是教我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吃,我试了一下,拒绝吃,因为小孩的味蕾很敏感,会把中药那种苦味和怪味的感觉给放大.

爸爸很有耐心,他亲自示范.只见他剥开一粒大药丸就直接放进了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对我说,看看,很容易嘛.

我看着他嚼那药丸的感觉如同看他在茹毛饮血,很恶心.

我大概是知道不答应吃药丸就逃不过去,肯定是点头应允了,因为从此以后爸爸就很放心的每天发一粒药丸给我,而从不做任何的监督检查.

他没有想到他的执行者是一个对自己的健康远没有像他一样的担心,同时对已给出的承诺也不会很负责的小孩.因此可想而知,他的那些抱有大期望的药丸都让我完全不吝啬地喂了我家房子旁边一条不常使用的小过道.

那条小过道平时没人走,只有需要去我家的小后院时才用的到,而且进去很不方便,因为没有门,要进去或者是翻珊栏或者是绕一大段路走到房子的后边.而当时是冬季,后院不需要耕种,因此我的秘密保持了几个月没有败露.

数月后春暖花开,爸爸要耕种我家后院那小片地了,

小过道是必经之地.某天他跳进去(前面说过没有门,要进去只能从栅栏上跳过去),只听见他很吃惊的""了一声,随后见他从地上捡起一个药丸.

不用说把那药丸举到鼻子底下的他了,就连站在几米开外的大近视眼的我都看得一清二楚,那是我们的药丸.

话说到此不得不跑跑题赞扬一下50-60年代的加工业-手工的和半手工的制造和包装工艺.

刚从万恶的旧社会家庭作坊式经营方式脱胎换骨出来的国营企业,还没有开创出新的生产方式,仍在沿用旧的加工包装模式,单就这粒药丸来说,里面的主角-中药丸的加工,小孩子是不懂得好坏,可那包装-那叫一个瓷实.药丸外要包一层蜡纸,然后将包好蜡纸的药丸再装入一个看起来简陋的丑丑的小盒子里,小盒子外面再裹上一层蜡.

好了,各位看官,考验这包装的时刻到了.历经了一个冬季的风雪冰霜,再经过一个春季的雪雨翻浆,怎么样?那粒药丸看起来竟然完好如初,不然怎么会被我们父女同时一下就认出来呢.

爸爸发现了我的秘密,但他真有肚量,什么也没说,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弃苦甜来-在四姐弟中独享父母的送健康爱心

 

我现在不能确定以下所述的事情是否是承接上面所发生的事情的果,但季节顺序对头。

  夏天到了,我仍然是瘦弱的,整天病恹恹的。妈妈做出了一个决定,每天给我一毛钱,让我放学后去喝一小茶缸新鲜牛奶(半斤)来补充营养。

对于妈妈的这个决定,我当然是立即执行。

我不能在此说我执行的不折不扣,其中有20%的折扣从牛奶变成了小孩子喜欢的街头小吃。

知道一毛钱在当时的分量吗?它等于三只水果味的冰棍,还余下一分钱可以换来一根我小指头般粗细的甜杆(东北特有的甘蔗).把它折成一节一节的放在口袋里,足可以甜甜的消磨课后的好几个小时,是我小时候的最爱之一;

一毛钱还可买来十几颗没有包装纸的糖,放在一张粗黄的草纸里。装在口袋里,糖果有时会从草纸里滚出来,浑身沾满小孩口袋里的乱七八糟的碎屑,没关系,吃起来还是甜甜的。有这一小包糖放在口袋里,那感觉和现在银行里有几十万存款差不多;

或是去买两块半我们小镇糕点厂特制的大饼干,又香又甜,绝对货真价实,没有添加剂…..等等。

话题还回到我的新鲜甜牛奶上。

我为什么能坚持住80%的执行妈妈的健康爱心呢?因为我喜欢喝牛奶。

那段时间,我每天放学后,去妈妈工作的地方领了一毛钱,就直奔卖牛奶的地方。

卖牛奶的小屋开在大街边上,黑黑的小小的.里面很简陋,一个土灶,一口大黑锅,锅沿边摆放着一些小白搪瓷缸。

卖牛奶的是一个黑瘦的中年女人,喜欢跟进去小屋的大人们大声说笑,不大搭理小孩,只是例行公事的做着她的事,一手接钱,一手拿起一个具有量杯功能的勺子,从热气腾腾的锅里舀起一满勺牛奶,倒进一个小搪瓷缸中,递给我。

记得我每次都很关注的盯着她的勺子,因为我的小心眼中在担心她的勺子是否装满了,不要缺斤短两;二是盯着她的第二个动作,倒牛奶进小缸子中的过程,不要洒到缸子外面,那也是我的损失。

这样小心眼的计较实在是因为一小缸牛奶不够解馋的,即使损失一滴也会让我心疼。

在我快乐的享受这每天的一毛钱的同时,我的姐姐和弟弟很有不同想法.但是作为小孩子,他们一定不知道怎样表达对我独享特权的不解,和争取公平分享的权利,因为他们保持沉默多年。
直至近两年的某一天,不知怎么说起了这件事,我原以为他们当时根本都没有在意,因为从没有人就此事发出过声音。其实不然,他们都记忆深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虎2010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文章写得真好。文字清新,文风淡雅。字里行间,情感流露大方自然又灵动活泼。请多些好文! 并祝令尊快乐!
ShanShan33 回复 悄悄话 温情回忆,父母的恩情,点点滴滴在心头。祝你父母钻石婚快乐,相伴到永远。
偶尔逛逛而已 回复 悄悄话 能上那张照片看看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