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说说文革的“打手”问题 (图)

(2018-09-02 00:57:42) 下一个

“文革小报”寻根又五十篇。

如果“外星人”观察文革,能得出文革就是个“打手选拔大赛”的观后感来。不过“外星人”仍会不解,大赛各阶段的“优胜者”非死既残,等同逐次选拔“罪犯”,怎么还有那多人踊跃参赛?

以“事实为依据,以后果为准绳”的“外星人”确实是“旁观者清”,文革就是个通往“地狱”的“打手选拔大赛”。上“小报”:

这是1967年7月1日,北京电影学院“红灯报”的专刊,以给“领袖祝寿”的形式,庆祝“党的生日”。看细节:

先庆祝领袖有好“家人”。

再庆祝领袖有好卫士。

又庆祝领袖有好“管家”与好“家人”。

顺带庆祝领袖有懦弱的“文打手”。

庆祝领袖也有凶狠的“文打手”。

庆祝领袖有“当红”的“能干打手”(照片下的名字是由右至左)。

“能干打手”中再突出一个。

“红灯报”上面列出来的人物中,都给太祖当过“打手”,包括周恩来周大人。不要忘了,周是“刘少奇专案组”的组长。江青在文革中做“打手”的事儿信息很多,不在话下。林大帅? 具体“整人”的事儿,林大帅也许做的不多(不是没有),但是,太祖所有“整人”的措施与手段,林大帅都用“军队代表”的身份力挺。文革“打手”当然有林大帅的份儿。陈伯达陈大人?“文革小组”组长,所有“文革小组”下发的“整人”文件,他统统签字同意的。张春桥与姚文元? 文革时在“瘆透”全国的“两报一刊”上用文字“整人”相当的凶恶。王力、关锋、戚本禹?从文革开始至1967年秋冬,“中央文革”大部分“整人”措施都由这几位扮“督军”执行。

关注文革历史的朋友应该知道,除了周恩来之外,上面的各位“打手”,不是死于非命就是被关进监狱。(江、张、姚是毛死后“被罪犯”的)

“打手”不止这几位,把他们列出来,是有这组照片好说事儿。就是在他们前面被“整”的“彭罗陆杨”,彭真与罗瑞卿都当过太祖的得力“打手”。再接着,文革的主要“斗争”目标,刘少奇刘大人,在文革“被整”之前,也是太祖最得力的“打手”。说老刘没“整”彭大帅是信口开河。59年的事儿不提,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他曾说彭不可以“平反”,因为有“里通外国”问题。好么,一个“里通外国”,覆盖了“叛徒”与“内奸”俩名号。

“竞争上岗”去“整人”,然后“被罪犯”,是不是只在“上层”玩?别逗了!

这是1967年秋,北京经济学院的“红旗”报的文章。文革中,这种自愿给“权力”当“打手”的“参赛选手”遍地都是。各行各业的“参赛选手”,“打而优则升”,经典的是后来的王洪文王同志,文革起始时是大街上“参赛选手”,“整人”得力,直到后来成了太祖的御前侍卫。当然,王后来也倒了大霉,是踊跃参与“打手选拔大赛”然后走向“罪犯”的生动一例。

既然被“大赛选拔”出来的“打手”都趋向“罪犯”的命运,为什么“打手”依然基础雄厚呢?

该问的问题。

想一想,“打手”,其实就是个 AI 驾驶车。“打手”,顾名思义,上面必有“打脑”。当“打脑”无法无天,绝对权势,“光焰无际”,“导、领、统、舵”时,用权势诱导人性中的弱点,让众多潜在“打手”趋近利、寻瞬间亢奋的办法多多。

取缔“打手”,铲除文化中的好多皕“打手”潜能,得从限制无法无天,绝对权势,“光焰无际”,“导、领、统、舵”的“打脑”开始。

没有那个巨无霸的“打脑”撑着,“打手”的“昆山刘海龙”本色就那么回事儿。

 

后注:

初选“打手”对“高级打手”的态度,*_*: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四则旧舍' 的评论 : 再谢鼓励支持。写这些,不光是一种责任(朦胧的),也是一种心灵的抚慰。常来坐,秋安。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ach1960' 的评论 : 谢教练兄的支持与关爱。至于那位失落感强烈的文革打手,伤害不到我,而且可惜他的家人(如果有)。周末去了海边,雾很大,^_^。常来坐,秋安。
四则旧舍 回复 悄悄话 Wow! 怪不得。感谢传兄笔耕,让这段历史重回人间。“忘记历史的人必定会重蹈覆辙” - 董乐山先生翻译的桑塔亚那 - The one who does not remember history is bound to live through it again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文革兄好!

当年的小将今日的垂垂老朽们找上门和你PK咋办?独自对付他们3,5个还不成问题吧,没事要常在海边跑跑步,练练力量,做到有备无患!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ader' 的评论 : 谢读者兄的提醒。夏衍也是身体力行,他文革前几次“整人事件”也是泛“打手”。邪恶不理清楚,离出苦难还远着呢。再问好。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oji' 的评论 : 离事实相去甚远,文革是见血索命的。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四则旧舍' 的评论 : 大侠好。“文革小报”在美国前后出版过四次。最早是由周原先生主编,后来由宋永毅先生主编。英文全名是“The New Collection of Red Guard Publications”。加在一起有100多卷,几万页。那些出书的前辈们功在中华。这套书许多大学的“东亚图书馆”有馆藏,我从头到尾读过,有个小“库”,用起来相对方便些。文革是七亿人十年的生命,70亿年。没有一个人能说全,大家说,积少成多,^_^。谢鼓励支持,常来坐。
reader 回复 悄悄话 《整人》詩

  闻道人须整,

  而今尽整人。

  有人皆可整,

  不整不成人。

  整自由他整,

  人还是我人。

  试看整人者,

  人亦整其人。
xiaoji 回复 悄悄话 整人和被人整是今天的说法。那时的说法是批评与自我批评。
四则旧舍 回复 悄悄话 老兄这么多材料信手拈来,在Hoover做学问?(若有冒犯,敬请快删,绝无微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