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的另一个层次---卞校长的 iPhone梦

(2017-11-05 19:34:05) 下一个

文革的另一个层次 (十六)

卞校长(仲耘)在它世等。从66-8-5到现在,已经等了很久,再多等些,无妨。

那天的事儿,大部分都清楚,唯有最后踢的那一脚是谁的脚不清楚。卞校长不知道。是“背后下毒脚”。“背后”。无法看到。

不过,因为是最后一脚,就是隔着鞋,感觉的依然清晰,脚的大小、质地、形状、力道,全储。永恒的储。如果,能有一个感应器,再感应一次那个背后踢过来的毒脚,一定会认出来。由脚及人,毒脚的上端能找到。

只是太挑战了。

感应器需要把脚的大小、质地、形状、力道都感的体贴入微。还要搜集成亿的大数据。成亿的臭脚丫。几近不可能任务。

“几近不可能”好于单纯的“不可能”。卞校长没有别的机会、渠道、办法。“几近不可能”,却是唯一的可行之道。执着的探索着特色感应器。

最近,可能性增加。

iPhone X

搜寻毒脚,感应器的输入最挑战。现在,一旦有了iPhone X的精进版 Siri,毒脚的大小、质地、形状、力道都可以和精进版Siri细致的交代。另外,据说iPhone X有了超强的形状感应器。由精进版 Siri 输入,把iPhone X和上面的感应器遍布它世的路口要道,吃进大数据,毒脚和毒脚上端有被找到的希望。

虽然仅仅是比“几近不可能”稍好些的机会。但毕竟是稍好,而且没有别的机会。

卞校长算过,那个提前送她来此世的毒脚上端,如果假面人前而“一分为二”的存活到自然期限,该是来它世的活跃期了。要尽快把Siri iPhone X 上的感应器备好。

iPhone X 还要再等一阵,卞校长在静静的等。

在等比“几近不可能”稍好的一个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

锁定毒脚与毒脚上端,卞校长的iPhone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庄七光' 的评论 : 那个帖子我知道。谢谢在这里转贴。文革的恶,需要全民族的全方位的摊在阳光下。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应该还轮不到你紧张。也许就是精赵式的条件反射。
庄七光 回复 悄悄话 2006年,卞仲耘遇难40周年之际,林莽在胡杰的纪录片《我虽死去》中为这场所谓“惨无人道的凶杀案”作证,并撰写《目击并身历其境者言》,详述卞氏遇难过程,虽然没有指出具体人名,但描绘了一个个红卫兵的行为,比如,“有一个女将个子又高又大,腿又长,居然在她身上踏上一只穿着军靴的大脚。” 还有那个红卫兵命令卞仲耘干什么,命令他干什么,哪个红卫兵对卞仲耘施加了哪种暴行,等等。林莽于2012年9月21日去世,据其生前挚友透露,林莽离世前用左手写下证言:1966年8月5日最后一脚踩死卞仲云校长的是叛徒、工贼、反革命分子刘少奇与王光美的女儿刘亭亭。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校长不知,传人已入传感应了..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