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的另一个层次---“大数据”与“信用状”

(2017-11-12 19:33:49) 下一个

文革的另一个层次(十八)

它世,前世“活动”永恒积累,个人“秘密”全录。

终极“大数据”,无遗漏。

全录,属存储,非可随意网搜。它世居民若想手感“大数据”,需递请状。

有闲来无事居民毛氏泽东,想知前世华氏国锋于76-7-32的脑波记录。

进某“大数据”查询店面,递上请状:“查找‘大数据’,文革期,华氏国锋脑波记录”。

系统屏示:“为保前世‘大数据’中隐私不被滥用,需滤递状者过往信用。请如实答,‘大数据’在控,无缝隙可钻,休欺骗”。

毛居民惊,但面无形变。

屏幕问:“文革中有无告密他人隐私?”

毛略思,答:“无。”

系统认可。再问:“文革中有无整人、斗人?”

毛面形变,拒答,抽身,调头出店面。

求而不得,泄气。才待折返,旧习发,“何不施诡计,遣他人代探?”

恰此时,故旧中数据高手康生经过,才待呼唤,迅醒悟“无告密、无整人”两问康亦有疑。不唤。

不多时,有另一故旧张氏春桥自店面内出,手中似有数据打印物。

毛居民上前招呼:“别来无恙?欲寻文革中一数据,未得准。能否代为查询?”。

张答:“抱歉,非不愿也,实不能也。我仅被授权搜前世76-10-06后数据,其前也受限”。“莫能助”。

毛无奈。返居所。

冥思苦想,忽笑颜归。

即书信一封:“雷锋吾粉,知助人为你快事。现需查文革中‘大数据’,我因莫须有犯行受限,能否代为查之?”

未久,有答信至:

“至此世经时,信用状良好。屡被邀代欺‘大数据’,皆‘爱憎分明’以拒。所请莫能助。”

毛叹。弃“大数据”念。

传闻,至此刻,它世“大数据”鲜被乱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