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比“文贵爆料”早50年,在北京….(图)

(2017-06-20 00:54:33) 下一个

“文革小报”寻根又14篇。

“文贵爆料”,无论后继如何发展,都会进入历史记录。之所以“会”,因为郭先生是在2017年于美国纽约爆料,其过程被明确的记录在网,抹不掉。在他之前50年,在北京有个类似的“爆料”,那个爆料的后续很不同。就是文革初始的1967年初,北京的“炮打康生”事件,上小报:

取自1967年1月23日,北京体院的“体育战线”。

这篇小报文章,是“炮打康生”事件的一个小配角的镜像反射,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967年1月17日,清华大学的学生叶志江等人在清华贴出大字报,题目是“康生同志,我们怀疑你”。当时,文革正“如火如荼”,一个“潜在坏蛋”被大字报点名,马上有人跟进,就是上面小报里提到的“调查康生问题联络委员会”。委员会的主角是“中央党校”与清华等几个“造反团体”,上面北京体院的“毛泽东主义兵团”不过是“调康委员会”的一个小小弟。

“调查康生”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不错,太祖发起的文革是要借助小将们“造反”,包括造“高官”们的反,然后…..。可造反有个底线,不能造太祖的反。不但太祖本人不能反,就是被太祖“认证”过的太祖的执行团队也不能反。比如“文革小组”的太祖夫人江青女士不能反。而江女士的身份不过类似军队冲锋时那个吹冲锋号的,康生可不一样,他是之前太祖多次“整人运动”的操盘手和“军师”,既经验丰富又有没有晕血症,属太祖搞文革不可或缺的主儿。“调查康生“? 开什么玩笑!

于是“文革小组“的组长,陈伯达陈大人在1967年1月22日凌晨给清华的蒯大富蒯司令打电话(”调康委员会“里有蒯司令手下的人):

取自1967年1月24日,北京青年印刷厂的“红旗战报”。

蒯司令的具体反应,本老汉没查到,但是,上面那个配角北京体院“毛泽东主义兵团”的反应大家看到了,说“尿都被吓出来了”不过分吧?

下面的链接是主要当事人,“康生同志,我们怀疑你”大字报的第一作者叶志江写的事件回忆录:

http://mswtb.tumblr.com/post/90645028318/%E5%8F%B6%E5%BF%97%E6%B1%9F%E8%AE%B0%E6%B2%88%E6%83%A0%E5%B7%9D%E8%AF%84%E6%B3%A8%E7%82%AE%E6%89%93%E5%BA%B7%E7%94%9F%E5%A7%8B%E6%9C%AB

“文革小组”自然是太祖的“小组”,组长陈伯达陈大人一发力,小将们的尿被吓出来,“调康”活动终结。

其实,所谓的“调康”只是调些鸡毛蒜皮的鸟事,根本没涉及到后来很争议的康生是否“解剖活人”问题 (见本老汉的文章: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5817/201507/17165.html)。可是,文革中小将们“造反”,“调查”其他人也是调查这些鸡毛蒜皮的鸟事。别人的鸡毛蒜皮可以是“反革命行为”,康生因为太祖不让动,他的鸡毛蒜皮就成了谁调查 了谁必须“我请罪”?

显然,文革的所谓“造反”,就是个被太祖把玩的游戏。监督权力?你大爷的!

回到“文贵爆料”。

是,郭先生在咱国发了大财,在咱国那个政商一伙的大环境里。

是,郭先生是被咱国的法律系统所通缉。

是,郭先生的新领导老领导新老领导老新领导很绕口令。

可是,这些和“文贵爆料”所触及的“海航”问题,“地产审批”问题,王岐山王大人与“海航”关系问题都无关。

郭的问题是郭的问题,郭“爆料”的问题是那些“料”的问题。不能因为王岐山王大人是皇上的嫡系部队,郭抖落出的王大人问题就被捂将起来。2017年的纽约与1967年的北京还是大不相同,捂是捂不住的。

最后问个问题,不同的重点是2017年比1967年晚了50年?还是纽约在北京东边10,982公里?Just saying, ^_^.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ticommie' 的评论 : 比还是可以比的, 老陈半夜三更的连打俩电话,也是受到不小挑战的态势。老叶当年如有老郭这种抗压制的发声渠道,文革就是另一个文革了,*_*。估计类似老陈的电话,老郭一定接过不少,可是他在罩子之外,接电话的压力就差远了。常来坐。
anticommie 回复 悄悄话 物换星移事,今昔对比难,当年皮毛康匪,如今脱裤岐山,沧海桑田下,美国未共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