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的“软实力”之一(图)

(2014-07-02 19:30:10) 下一个

 

“文革小报”寻根第20篇。

文革中一些“硬件”的变化都是公共知识:死了若干原本不会那么早死的人(具体数目仍不详);额外损失了一架国家财产“三叉戟”飞机;促进了新词“冤假错案”的研发;印刷出版的10亿本“红宝书”基本上丢失,浪费了许多造纸用木材……

“硬件”的事儿,想算清楚的话,早晚能算清楚。可是这“软实力”就难搞了。什么是“软实力”?上小报:






这是出处:



什么意思呢?

“坏人”不可有“私下”。

如果你已被判定是“错”的或是“罪恶的”,你不能出版不能演戏不能在公开场合说话,这些是必然的。非但如此,你也不能“私下”和别人聊天侃任何“错”与“罪恶”。换句话说,就是彻底没有了“私下”。关上门,窗上糊了纸,相互交流京剧“打渔杀家”或是童话故事“老虎还是姑娘”也不行。不是说京剧和童话本身罪大恶极,就是不能让你有“私下”。于是“私下”就到了私下最小的极限,你自己的脑子里。脑波这个“私下”还没被禁。之所以没被禁,也是因为技术手段没到位,如果脑波能用仪器探测出来,脑子里唱“打渔杀家”或是掂量童话故事“老虎还是姑娘”也一定会被禁止。

硬件与“软实力”的轮廓清楚了吗?

“软实力”是一种企图,一种作“大事情”的雄心壮志。具体到此篇“小报”文章所显示的“软实力”就是设法把“私下”压到最低限。“软实力”一般需要硬件支撑,在这儿硬件就是那个能检查“牛棚”的手段。没有“牛棚”的地方可以是老师查学生日记;居委会大妈“敲开”门进邻居家随意“串门”; “组织”时刻心想事成的与任何人“谈心”。这些硬件都能“因时因地”而变,但是限制“私下”的“软实力”一直在那里“泰山顶上一青松”。

时过境迁,现在咱国的国情有改变,牛棚没了,家里与朋友间这个“私下”也大致私下了,硬件对脑波的监视绝对弃守,脑波的立即周边也放开了。但是,“软实力”要限制“私下”的雄心壮志基本没变,还是在依硬件能力而发挥。比如你自己在互联网上的一个“私下”个人网页,“私下”上个帖子,忽然发现被力大无穷的“软实力”给“私下”删了。动了你的“私下”是因为你有所谓能影响“软实力”的“敏感词”,比如64,比如too young too simple,比如周永康。而你为了保护你的“私下”能够存在,类似当年窗户糊纸的办法就横空出世了。

牛棚窗户糊纸是为了模糊光信号,新的扩展“私下”空间的办法也是一种模糊手段,这次是去模糊数码信号。比如64模糊成“535日”,too  young too simple 模糊成“图样图森破”,周永康模糊成“方便面”(这个模糊的纸忒厚,折射多次,周永康只取其“康”而联系“康师傅”这个品牌,而该品牌又以出方便面而知名。 WTF!)。

在现时“软实力”的催化之下,自白话文之后的一轮新汉语革命正在暴冲中。

回到文革。压制“私下”是文革诸多“软实力”之一。因为“软实力”是一种企图、一种雄心壮志,此“软实力”的存在可以是长久的、弥散的、弹性十足的,其支撑硬件则会不断更新换代。再怎么换,“软实力”依旧。

说到这儿,忽然发现习大人说的前面几年与后面几年有一体性不全是做梦,*_*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723' 的评论 : 网名纳粹?好在您没执法权,*_*。
X723 回复 悄悄话 文革傳人例行應該活中國。現在飄洋過海還要以文革傳人自居,實在是不論不類。最好換個比較切合實際的名字。比如五毛一中堅。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才知道什么是对' 的评论 : 不光文革,把咱党党章前言读一遍,能把毛、邓、江、胡、习的几个口号都串起来还用泥抹平了,整个就一喜剧。前面如没错误,后面倒是改哪门子,^_^? 谢来访。独立节快乐。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知无为' 的评论 : 送你段语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沈成涵' 的评论 : 哈哈哈哈。毛的文革在很大程度上真是在为自己的墓碑不被侵犯作准备。谢谢您的介绍。对苏联的文艺作品基本没概念。独立节愉快。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才知道什么是对' 的评论 :
说的很对。
那些死抱着虚假历史不放的毛左们才是真正的历史虚无主义者。
才知道什么是对 回复 悄悄话 探明历史真相才能防止悲剧重演。文革作为共党不光彩的一幕被有意从历史上轻描淡写抹去了,所以现在中国才有重蹈文革的危险。
无知无为 回复 悄悄话 认识牛鬼蛇神要不了多少软知识,认知美国人的牛鬼蛇神需要真正的软实力。你知道什么是美国人的牛鬼蛇神吗?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分享。我也来说一段那时候的狗屎堆:
新华社十一日讯 莫斯科消息:苏联老牌修正主义文人,苏修领导集团的得力打手爱伦堡,最近病死。
爱伦堡死后,勃列日涅夫、柯西金之流以苏共中央、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和苏联部长会议的名义,替他发了讣告并献花圈。这个讣告对爱伦堡的死表示“非常沉痛”。他们还派出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秘书格奥尔加泽、民族院主席帕列茨基斯前往守灵。

爱伦堡是一个十足的投机分子和反革命。他在一九○五——一九○七年俄国革命形势大好时混进革命队伍。一九○八年被沙皇当局逮捕,这个胆小鬼吓破了胆,被释放后即逃往法国,背叛了革命。直到三十年代,他才又投机回到苏联定居,用他自己的话说,要在苏联“占据自己的一席地位”。他说,他这时也“并没有放弃”他“过去所珍视的东西”,他用“咬紧牙齿”、“沉默”来隐蔽他对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仇视。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指出: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苏修领导集团之所以特别赏识爱伦堡,也正是因为他在苏修集团复辟资本主义的活动中,是最早跳出来进行反革命舆论准备的一个。

这个反革命两面派在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斯大林逝世时,用最美好的词句来赞扬斯大林,可是刚过了半年,他就迫不及待地抛出他早已写成而迟迟不敢出笼的毒草《谈作家的工作》,诬蔑苏联的革命文艺“表现的并不是人,而是机器”,鼓吹要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社会上的“不健全现象”等等,赤裸裸地向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进攻。
一九五四年,爱伦堡抛出了恶毒攻击斯大林的长篇小说《解冻》。在爱伦堡带头下,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作品”纷纷出笼,形成了被西方资产阶级称为“解冻文学”的一股反动黑潮。

苏共二十大公开扯起大反斯大林、大搞资本主义复辟的黑旗以后,爱伦堡更是苏修集团的黑先锋。他公开咒骂斯大林是“暴君”,无产阶级专政是“暴政”。他拚命渲染战争恐怖,说什么“战争意味着不单是杀人,而且是自杀”;竭力美化帝国主义,说什么肯尼迪之流“有善良愿望和理智”;鼓吹向帝国主义投降,说什么“这是死对生的投降”。他猖狂反华,恶毒攻击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在文学艺术方面,他公开鼓吹资产阶级用以骗人的、所谓超阶级的“人性”、“人类之爱”等等,赞扬帕斯捷尔纳克之流叛徒作家和现代主义、形式主义之类西方颓废艺术流派。他还恬不知耻地公开表示自己信仰“我思故我在”的唯心主义观点。
苏修集团把这样反动的资产阶级分子吹捧为“杰出”人物,使广大苏联人民再一次看清楚,苏修集团也就是一批与爱伦堡同样货色的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