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猜着同胞的足迹穿越 十七、老大黄信介(图)

(2012-09-12 18:00:02) 下一个

从皇权走向民主,不可能不发生碰撞,剧烈的碰撞。像台湾那样,可能是最温柔的变脸。话虽如此说,台湾的结果不是蒋经国哪天早上一觉醒来忽然觉得国民党必须得有“外人”监督才行。就是蒋真想找“外人”,也只能找来“内人”,监守自盗会依然如故。台湾的变脸,是“外人”自己找上门来的结果。从“党外”到“民进党”成型的过程,就是碰撞的过程。大陆咱党的暴力崛起,是有太祖爷这个既匪气又霸气的老大撑着。如果在民进党的准“和平”崛起过程中要找出一个类似的老大来,这个人只能是黄信介。非老大型的人物,在民进党形成期只能跟着打酱油。民进党成立时,黄正在监狱里服刑。出狱后没多久,有人问黄如何看民进党,黄大咧咧的说“我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我不在时,伙计当家,现在‘头家’回来了”。果然没多久黄就坐上了党主席的位子。下面是黄信介1979年与众多“美丽岛”杂志反革命同志合影,哪位是老大不用说了吧?



老大,一般与众不同。黄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类似于许多当时的同胞,黄也去了日本留学。可是不像大部分靠家庭资助的留学生,黄是半工半读。留学生以读大学为主,黄留日近七年,学到日本中学毕业----原来老大十二岁就去留学了,一童工(劳动法?没听说过。)。黄虽是半工半读,可黄家不是穷人家,黄老爸靠做小生意赚了些老钱,非常有远见的买了许多地。可是一打仗,地没人要忽然不值钱了,黄爸没有资产问题却有现金问题,紧迫到连黄信介的学资都出不起。所以黄是在富有之家的贫穷瞬间去留学的。黄日后从政再没缺过钱花,有家里的老底子。黄曾考上过北大,可惜党国如山倒的太快,入学没来得及发生。黄是民进党老大,黄的亲哥哥却阴差阳错的在大陆成为咱党的政协委员。后来成为国民党眼中钉肉中刺的黄老大最早曾是国民党党员。黄一生参加选举多次,次次当选,从没输过。霸气不是吹的,就是从民进党党主席位子上下来后,照样对党内的人员任用强力掌控,把自己的女朋友推上“国际部”部长的位子(黄可不是单身,已经一位明妻一位暗室),接任的党主席许信良只能照办,无脾气。

下面就侃黄的碰撞生涯。因为同胞那儿在两蒋治下有“地方选举”,台湾许多“党外”的政治人物都是从帮某个候选人选举出家的。黄也不例外。帮高玉树在台北选市长,穿大街走小巷的助选,因能说敢侃口无遮拦而引入注目。那次高没选上而黄却出了名。几年之后的1961年,黄于“自由中国”被封的民主低潮期参选台北市的市议员,一举成功,开启了漫长的从政之路。

市议员是许多政治人物的起始职位,但是那个位子以关心台北地上交通地下排水为主,有“野心”的政治人物不会在那儿久待。黄的市议员干了两届,于1969年参选“万年国会”的立法院终身立委缺额补选,顺利当选。一下子,黄有了一老大个的政治舞台。在这个舞台上,黄干出了不但是台湾历史上而且是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的哥伦布竖鸡蛋式的创举。那是他任立委之后的第四年,1973年。

黄老大干吗了?就是站直了腰板与小蒋大人在庙堂上话说天下大事。

1973年,老蒋大人身体已不甚健壮,台湾全由小蒋罩着。小蒋大人的名号是“行政院院长”,等同咱们的国务院总理。行政院长按同胞那边的规矩,要去立法院“备询”,就是花钱的大哥要给开支票的老人家们解释一下老人家的钱没全用在吃喝嫖赌上。现时台湾行政院长到了立法院都跟龟孙子似的,任个立委都敢摆开架势教训。但当年小蒋当行政院长不一样。名为民国,实则王朝,蒋朝。小蒋大人乃皇太子也。党国元老们虽都是小蒋叔叔辈的,见了蒋也有膝盖软的感觉,蒋备询不过是宠幸立委们而已。那场景与任何一朝一代天子上朝与众臣子交流没啥两样。但是,1973年的立法院里不全是党国元老了,有一名年轻的党外立委,就是黄信介。

黄挺直腰板,认真的向蒋院长质询了。

我们的社会是一个乡愿的社会,自来就有一种坏的风气,谁当权,谁有权力,就向谁歌颂、称赞,致使国家社会永远很难进步。一切应该彻底改革的事,便无法彻底做到办到。…….这一年多的时间,只闻歌颂之声,而听不到真正的民意。不论你走到什么地方,随时随地都有一大堆人,对于你都歌功颂德,把你当成一“偶像”崇拜。本席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郑重心情,向蒋院长个人进一忠言。由于大多数人对你逢迎巴结,恐将影响你的工作成果。……一个人若陶醉在别人的称赞声中便飘飘然自鸣得意。本席深愿蒋院长了解称赞你逢迎你的人,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政治或当官是很现实的,也是一种玩手腕的行业。很多人为保持自己的地位或职业,大作违心之论,尤其对于权力越大的人,更是如此。传播学者以为新闻界的最重要任务是尽其“守望人”的功能,对国家社会的事实真相应忠实报道,把一切不良现象全部报道给人民知道,以便知道缺点,并且改进缺点。可是我们的新闻界像只哈巴狗,并未尽其应有的社会责任。

然后黄老大连问了七个问题,从公务员服务态度、特务机关非法乱来到交通法规的具体执行等等,个个见真章。小蒋大人当时坐在那儿十多分钟听黄“训话”不知做何感想,可是立法院里剩下的一大群党国老臣们坐不住了------这是我们见面都想鞠躬的皇太子阿,你黄信介算哪棵葱,无法无天!!! 

依惯例,立法委员质询问题,行政官员需要回答。但是,黄以前,没有人曾站直了腰问过小蒋大人任何真“问题”。于是党国的立法院长倪文亚出来为老板护驾,裁定对黄的问题蒋可书面回答。此时黄已走下发言台,转身向倪文亚高声抗议,要求蒋口头答复,并直指倪角色错乱,立法院长立场居然不在立法院一边。倪文亚坚持立场,黄于是站在主席台前再次抗议“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我明明要求口头答复,哪里有用书面答复的道理!没有这个道理,这是笑话,没有这个道理”。于是黄用嘴巴倪用议事锤干将起来。当然,倪在全场党国立委的掌声助威下获胜。此为黄蒋第一次交手。

不要小瞧,黄所做的不是小事,不是演戏,甚至不是羞辱蒋经国。黄站直了平视蒋经国的行为政治,捅破了好几处窗户纸:行政院是应该向立法院负责的,而立法院该是全民的代表;行政院长不比立法委员“大”;“民国”之下皇太子只是老臣民们的幻觉;既然你说你要为民服务,服务质量就不是你服务生本人可以随意表扬的。用太祖爷的话说,黄所做的是一件“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大事。

这是1973年。几年后民主声势高涨,到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嘎然而止,黄被抓去坐牢。从黄在庙堂上对小蒋的挺身面对到后来1987年的两禁终止,同胞们用了14年。

咱们离民主多远?

这是2008年的两会。来自江西的人大代表谢木兰企图请胡大人给她签个名留念。


在网上得到的信息,谢女士是很好的人,不但自己劳动致富,还带动不少乡亲共幸福。但是,咱的人大,代表们不是来监督的。从谢女士的身态可以看出她是来感恩的。谢女士们离1973年黄的民主意识差一个时代。大陆社会的总体政治水平要达到台湾现在的高度也还万里长征未起步呢。

这是黄老大在庙堂上碰撞的故事,在街头碰撞的故事会在后面美丽岛事件的几篇中再介绍。

 

下篇预报:政治动物许信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一声笑 回复 悄悄话 刚看到你这个系列,写得很好!评论的也到位。想问个问题,你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就是因为你这个名字,我几次越门而过。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悟空孙的评论:
谢猴哥的讨论。会堂里不是庙堂是演戏,这个确实。如驴大哥所讲,台上那些自己都不信还忽悠,是有组织的五*毛。但是,这种戏得大家一起演。Paul Newman 演的 Sting 不知您看过没,要骗人,所有相关角色都是戏里的,只有看戏的一个人不知道。蒋是比毛不算计,留了个地方选举的门缝,但是黄质询小蒋的那个场所,在黄之前也不是真庙堂,也是演戏的地方。黄进去把它戳穿了,他的质询没改变任何预算或是政府行为,只是说每次你们演戏我就要说你们玩假的。慢慢那戏院里黄这样的多了,最后假庙堂变成了真庙堂。大陆也一样,如果有个李大眼在里面天天大声嚷嚷,你丫挺的全是假的,那戏院就有向庙堂发展的可能。现在的庙堂在政治局会议已经是进步了,原来那庙堂在毛那厮的炕头上。1973 到 1987 其实不长,就是个第一步的问题。咱党不可能让李大眼之类有走进戏院的机会,但是,已经在戏院里面的,早晚会有个胆大的突变成黄老大不可。没有压力让戏院变庙堂不可能,戏份太养人了。
周末愉快。
悟空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文革传人的评论:

那就直说一些感受。您坛子里的回帖也看了,既然是庙堂,你还真以为咱党代会是庙堂?那里是做佛事的地方?那充其量是乡间小路旁的一个社戏,大爬梯啦。爬梯上的人都是来烧香求签拜菩萨的。就算是庙堂,也是小路边的一个土地庙。
咱的庙堂该是政治局常委会吧,可您知道那里面的‘二月逆流’也不是吃素的。黄老大算不得什么惊天动地。您倒是拿一个打小就跨入佛门的高僧和一个烧香婆在比较,能比较出个啥呢?怪只怪,咱庙堂里千年的酱缸水太深太混,一般人是蹦达不了几下的。小蒋和老毛比,一个是土地公公,另一个是武林高手,黄老大要是落到老毛手里,也就是大象脚下的一个蚂蚁,咋办?
俺觉得,台湾的路可以参考,但要比较或要得出什么结论,实在缺少一个共同的参照点。两岸早就渐行渐远,当初就是一个庙里信马列,一个庙里信三民……。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悟空孙的评论:
猴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欲言又止太不齐天大圣本性了,*_*。
悟空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文革传人的评论:

当年有个千家驹,不知老兄是否记得,李大眼口才尚可,但肚子里的货色并不多,内在其实浮的很。

另在坛子里砸了你一砖,大陆的问题主要不在缺少黄老大。。。一言难尽。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小艾妈妈的评论:
再谢大妹子捧场。其实起始最难。台湾的许多动力或压力,都是一直进行的地方选举那儿来的。如果李成鹏能有机会进大会堂质询一把,那厮口才应该不输黄信介。晚安。
小艾妈妈 回复 悄悄话 沙发~~,最后一张图有亮点:)
从感恩戴德到人人平等意识确实落差还很大,让我们痴痴的等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