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粪土当年万户侯 “红宝书”返读 二十九

(2012-01-03 18:20:26) 下一个

“红宝书”返读 二十九、干部 

 1 为了保证我们的党和国家不改变颜色,我们不仅需要正确的路线和政策,而且需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说,就是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所开创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事业是不是后继有人的问题,就是将来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能不能继续掌握在无产阶级革命家手中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子孙后代能不能沿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道路继续前进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能不能胜利地防止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在中国重演的问题。总之,这是关系我们党和国家命运的生死存亡的极其重大的问题。这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万年大计。帝国主义的预言家们根据苏联发生的变化,也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党的第三代或者第四代身上。我们一定要使帝国主义的这种预言彻底破产。我们一定要从上到下地、普遍地、经常不断地注意培养和造就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具备什么条件,才能够充当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呢?
他们必须是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而不是象赫鲁晓夫那样的挂着马克思列宁主义招牌的修正主义者。
他们必须是全心全意为中国和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服务的革命者,而不是象赫鲁晓夫那样,在国内为一小撮资产阶级特权阶层的利益服务,在国际为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利益服务。
他们必须是能够团结绝大多数人一道工作的无产阶级政治家。不但要团结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而且要善于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还要善于团结那些反对过自己并且已被实践证明是犯了错误的人。但是要特别警惕像赫鲁晓夫那样的个人野心家和阴谋家,防止这样的坏人篡夺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
他们必须是党的民主集中制的模范执行者,必须学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领导方法,必须养成善于听取群众意见的民主作风。而不能像赫鲁晓夫那样,破坏党的民主集中制,专横跋扈,对同志搞突然袭击,不讲道理,实行个人独裁。
他们必须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富于自我批评精神,勇于改正自己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而绝不能象赫鲁晓夫那样,文过饰非,把一切功劳归于自己,把一切错误归于别人。
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是在群众斗争中产生的,是在革命大风大浪的锻炼中成长的。应当在长期的群众斗争中,考察和识别干部,挑选和培养接班人。
一九六 四年七月十四日

 

 什么是国家的“颜色”? 如果太祖爷的命题是“为了保证中国人永远生活的幸福”,后面的道理都可以讨论。但是,给一个国家定好一种“颜色”,和秦始皇两千多年前设计的大家日后都生活在秦万世的关照下是一回事儿。 所以,伪命题之下,讨论就毫无意义了。只是,太祖爷关于“人”的观点还是有意思, 比如为多数人服务。如何能为多数人服务?民主是达到这个目的的一种手段。民主也给“干部”“承认错误”提供机制。民主的办法也是杜绝“专横跋扈”、“实行个人独裁”的保障机制。

 

 2 我们党的组织要向全国发展,要自觉地造就成万数的干部,要有几百个最好的群众领袖。这些干部和领袖懂得马克思列宁主义,有政治远见,有工作能力,富于牺牲精神,能独立解决问题,在困难中不动摇,忠心耿耿地为民族、为阶级、为党而工作。党依靠着这些人而联系党员和群众,依靠着这些人对于群众的坚强领导而达到打倒敌人之目的。这些人不要自私自利,不要个人英雄主义和风头主义,不要懒惰和消极性,不要自高自大的宗派主义,他们是大公无私的民族的阶级的英雄,这就是共  党员、党的干部、党的领袖应该有的性格和作风。
一九三七年五月七日

 

 又开始给电脑写运行软件了。多样化,个性,竞争机制才是鼓励创造性,造就人才的最佳途径。

 

3 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因此,有计划地培养大批的新干部。就是我们的战斗任务。
一九三八年十月

 

竞争出高手。干部,或是各行各业的高手一定会有,不是“培养”出来的。鼓励竞争,不杀新秀,总有人才出来。“培养”后面,有一种味道,就是皇权的“主子”说了算。

 

4   党的干部政策,应是以能否坚决地执行党的路线,服从党的纪律,和群众有密切的联系,有独立的工作能力,积极肯干,不谋私利为标准,这就是任人唯贤的路线。
一九三八年十月

“党”本该是个私立团体,党定什么规矩只是“组织”之内的私事儿。可是“咱”党是现在宪法明定的“领导”,于是党的规矩就是咱们的事儿了。规矩中有“不谋私利”,就凭这一条,就知道这个“党”是个不实在的骗人党。走出伪君子社会,要从根子上动手,宪法、“党章”中骗人的东西不改,伪君子的源泉永在。

 

5 必须坚持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制度。我们党和国家的干部是普通劳动者,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干部通过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这是社   义制度下一件带根本性的大事,它有助于克服官 僚主义,防止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
一九六 四年七月十四日

 

民主制度,有让“干部”随时落选,回去和普通劳动者一起打工挣饭碗的可能,比太祖爷那个空洞的口号先进许多。

 

6 必须善于识别干部。不但要看干部的一时一事,而且要看干部的全部历史和全部工作,这是识别干部的主要方法。
一九三八年十月

 

民主制度之下,选民可以被收买,被欺骗,被煽动,被涮。但是,这种被骗子给玩了的可能,总比“中组部”里那几个人变成骗子并且长期骗下去的机会要小。说到底,还是信皇权还是信民主的问题。

 

7 必须善于使用干部。领导者的责任,归结起来,主要地是出主意、用干部两件事。一切计划、决议、命令、指示等等,都属于出主意一类。使这一切主意见之实行,必须团结干部,推动他们去做,属于用干部一类。
一九三八年十月

 

大局观和用人当然是管理学的两件头等大事,太祖爷英明。

 

8 必须善于爱护干部。爱护的办法是:第一,指导他们。这就是让他们放手工作,使他们敢于负责;同时,又适时地给以指示,使他们能在党的政治路线下发挥其创造性。第二,提高他们。这就是给以学习的机会,教育他们,使他们在理论上在工作能力上提高一步。第三,检查他们的工作,帮助他们总结经验,发扬成绩,纠正错误。有委托而无检查,及至犯了严重的错误,方才加以注意,不是爱护干部的办法。第四,对于犯错误的干部,一般地应采取说服的方法。帮助他们改正错误。只有对犯了严重错误而又不接受指导的人们,才应当采取斗争的方法。在这里,耐心是必要的;轻易地给人们戴上机会主义的大帽子,轻易地采用开展斗争的方法,是不对的。第五,照顾他们的困难。干部有疾病、生活、家庭等项困难问题者,必须在可能限度内用心给以照顾。这些就是爱护干部的方法。
一九三八年十月

 

大家长。皇权的管理体系,就是放大版的家庭系统。

 

9 凡属真正团结一致、联系群众的领导骨干,必须是从群众斗争中逐渐形成,而不是脱离群众斗争所能形成的。在多数情形下,一个伟大的斗争过程,其开始阶段、中间阶段和最后阶段的领导骨干,不应该是也不可能是完全同一的;必须不断地提拔在斗争中产生的积极分子,来替换原有骨干中相形见绌的分子,或腐化了的分子。
一九四三年六月一日

 

于是建国后刘邓就要替换只会打仗不会放手让大家创造的太祖爷。道理用到太祖爷自己头上就不玩了,于是文革。

 

10 我们党如果没有广大的新干部同老干部一致合作,我们的事业就会中断。所以一切老干部应该以极大的热忱欢迎新干部,关心新干部。不错,新干部是有缺点的,他们参加革命还不久,还缺乏经验,他们中的有些人还不免带来旧社会不良思想的尾巴,这就是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思想的残余。但是这些缺点是可以从教育中从革命锻炼中逐渐地去掉的。他们的长处,正如斯大林说过的,是对于新鲜事物有锐敏的感觉,因而有高度的热情和积极性,而在这一点上,有些老干部则正是缺乏的。新老干部应该是彼此尊重,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以便团结一致,进行共同的事业,而防止宗派主义的倾向。
一九四二年二月一日

 

新老永远是相对的。所以划分新老本身就很蠢。有生机的“党”、社会、文明,会开放而积极的接纳新事物,迎接新挑战。 

 

 

11 不但要关心党的干部,还要关心非党的干部。党外存在着很多的人材,共  党不能把他们置之度外。去掉孤傲习气,善于和非党干部共事,真心诚意地帮助他们,用热烈的同志的态度对待他们,把他们的积极性组织到抗日和建国的伟大事业中去,这是每一个共  党员的责任。
一九三八年十月 

 

1938年,太祖爷已经有了朕即国家,国家即朕的霸气。

 

 

评论部分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Franklinyanger 回复 悄悄话 ,连革命精神也没有了。马克思主义徒具躯壳,所以成了秦始皇的外衣。
古代陈胜、吴广的农民起义失败了,亡秦的胜利果实落在刘邦手中。刘邦所建立的
汉朝,历史上公认“汉承秦制”。农民起义只为夺取秦始皇的权力,并不改变秦始
皇的制度。毛泽东是成功了的陈胜、吴广,权力到手,自身一步一步地转化为秦始
皇。因为夺取政权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号下进行的,运用政权,仍然不能放弃马克
思主义的旗号。所以,毛泽东正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掩盖下,从陈胜、吴广转化为秦
始皇。这种转化经历了一个过程。
第一,一九五三年,转化开始了。毛泽东提出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总路线,抛弃了新
民主主义。刘少奇等人坚持他自己过去的理论,主张“确立新民主主义秩序”,却
被他批判为右倾机会主义。毛泽东所说的过渡时期“是十年到十五年或者更多一些
时间”,还说:走得太快,“左”了;不走,太右了。结果,只过了三年,过渡时
期结束,进入社会主义了。按他自己定的时间表也太“左”了。过了两年,又要
“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内容无非是吃大锅饭、
平均分配的农业社会主义。一九四八年,毛泽东的《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批
评了“农业社会主义思想”。一九六一年,出版毛选四卷时,把这些话都删去了,
回过头去拣起了被自己批评过的思想。更为严重的是,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过渡
的手段,这就类似于秦始皇造万里长城了,凡是他认为的好事,就用鞭子把人民赶
入天堂。毛泽东所推行的社会主义的内容,是陈胜、吴广式的小农空想,推行社会
主义的手段是秦始皇式的专制高压。在这一点上,顺利地从前者转化为后者。空想
的农业社会主义带来了祸害。恩格斯在批判蒲鲁东的时候早就说过,厌恶现代工业,
热衷公平分配,只能“陷于劳动的奴隶状况”,“饥饿就要成为一种常规”。说得
一点不错,毛泽东的农业社会主义饿死的人数以千万计。强制向社会主义过渡,这
是中国人民灾难的起点。邓小平只承认一九五七年以后“越来越左”,这是为了维
护他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极力保住一个原点。由强制过渡产生的种种问
题,毛泽东一再用强力来弭平,于是他就越来越像秦始皇了。
第二,人为地消灭资产阶级,消灭了资产阶级还要“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割资
本主义尾巴”,实际上是为封建主义招魂。中国的历史上从来不曾有过像样的资本
主义,不可能复辟
平心之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石假装的评论:

真是一针见“墨”!高见。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Fieps的评论:
新年好!是,毛的颜色就是皇权。皇权者,老子想如何就如何,没有规矩,没有见权势不转弯的法律,没有透明公开的利益处理机制。细想一想,皇权就是一个大号的黑社会,*_*。
Fieps 回复 悄悄话 先看看那位贴裹脚布大字报的那位来没来?哦,还好,没来。“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太祖爷说得很对,比如要培养誓死捍卫皇权,会写裹脚布大字报的那位,真是残留下来的活化石,这类人有不自重的特性。提点异议,什么是那年头国家的“颜色”? 不红也不黑,是“皇”色。新年好!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石假装的评论:
没错,就是黑老大的操作模式。也不是没规矩,只是规矩与写在纸上的东西是两回事儿。
新年快乐。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大概谁心里都明白,党和国家的颜色外表是“红”,内里是“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