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挥一挥手

居美国华盛顿, 就职政府部门, 花甲年岁, 天天等下班, 月月等薪水, 年年等退休.
个人资料
华府采菊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阿拉屋里那几栋房子的水电费

(2015-11-27 08:46:02) 下一个

各家各户的小“火”表,原先是没有的。

记得我们家附近有个工程师,喜欢照片自己也有冲胶卷洗相片放大的一套家伙,这些东西是蛮费电但不是天天用的啊,如何计量很是挠头,此人小心翼翼地每回用后,主动向全楼的老少爷们坦白交代并且承担一定是超过他真实使用的份额,就那,人心隔肚皮啊,人心叵测啊,还是有人说“老某偷电”!

老某,这位我们是小叫某伯伯的了,诚心诚意地向大家提出“要不我自家装一个电表,那么我用多少就全由自己负责了”。

在全楼道人家参加的会议上,50年代末有时是会有这种会的,楼下一年轻工人,在会上不点名地批评了“有些人家,私心杂念比较重,不能正确对待公用电费分摊的事情,老想着以私为主的事,居然要单独自家装个火表,这种想法实质是不相信大公无私的表现”,这一棍子,某伯伯吓着了,不敢说自装电表的事了,只好沿用原来的方法,每回自报并以吃点亏来糊住大家的嘴。

突然在60年代初大约62年前后吧,单位改制,整个研究所改为部队编制,工人还是工人,行政干部还是行政干部就高不就低地套部队级别但不穿军装,而技术干部全部也就高不就低地穿上了军装,大致是一级套大校二级套上校三级四级套中校,一点一点往下套,反正除工人外每位多少能长个几块钱了。

成了部队,立马享受军队待遇,首先是粮食定量,工人按士兵一律45斤干部无论行政或技术按军官每月38斤,第二房租也减了一些,第三就特别了,水电费全部由共产党负担,每月交后拿回单位财务科去报销。另外一条是家属的医疗也从原先的半保到部队的医疗包干。

人心啊人心,再进行共产主义教育也挡不住私心杂念的根深蒂固,一旦可以自己不付钱,厨房厕所马上换灯泡,至少60瓦的当然亮堂堂得多,那位某伯伯这下天天冲洗放大照片也没人叽歪了。而那位当年批判准备自装电是为私心杂念的工人,也出于公心(?)地在他家厕所厨房装上了60瓦的大灯泡。

问题来了,一开始这几栋房子的确全是分给一个单位的职工,但时不时还是有人被调来调去的呀,调出去的未必是会转成部队的,比如俺家老爸被调去工厂了,这个待遇就享受8到啦。

于是一栋房子里一部分人家的水电由毛主席共产党付,一部分人则自己钱包里掏,感谢共产党的60瓦乃至100瓦不在话下地用,自行出钱的就可是吃不消了。

新形势下的新矛盾就这么产生了,两派整天为电费扯,水费的问题稍微小些,再想浪费最多也就是洗东西时间长点水开大点,到底还不至于没事把水管开着放水玩吧。

那时的电费,记得清清楚楚是两毛四分一度,因为算的次数太多了,自家掏钱到底不比共产党出呀,每月多个三两块钱就是一个星期的菜金哪!七八十块养一家人的话,肉就吃不成了。

如何解决?各家各户自装电表的事就提到了日程上了。到底哪一年开始的,我记不准了,反正是在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声中完成了。

随便说点阿拉屋里,老爸后来又调回来了,俺们家也报销水电费了,全家医疗也被公家包干起来了。文革中医疗没被停过,但水电费报销则一次老妈拿去财务科报销时,被一小财会人员一声吼出来了“牛鬼蛇神家还想共产党替你出钱”!老妈灰溜溜回家,三月不敢再去。

倒是财务科的头发现了,找老爸问是为嘛?老爸胆战心惊地答曰“财务科的人说的牛鬼蛇神不能报”,财务科的头儿大声武气地说“明儿叫你家属来把几个月的一起报了!政策就是政策,由不得他个小会计自作主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一师是个好学校 回复 悄悄话 冲胶卷洗相片放大并不费电,只有烘干机有点费电,但是一张照片也就一两分钟就干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