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挥一挥手

居美国华盛顿, 就职政府部门, 花甲年岁, 天天等下班, 月月等薪水, 年年等退休.
个人资料
华府采菊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窘迫住房的尴尬事

(2015-11-11 13:29:57) 下一个

一位网友谈到上海以前找对象的一些要求, 房子房子房子最重要, 因为工作哪怕大集体小集体最不济生产组, 也好歹有份大家差不多的收入,并且钱多有钱多的过法,钱少也有钱少的活路。 而房子, 说没有就没有,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可能睡马路上, 更不能给国家脸上抹黑到哪个角落搭个滚地龙, 那是旧社会的事了。

所以, 谈对象的条件里, 实际首要问题是能不能哪怕找个地方摆张床, 连要间房有时都是奢侈要求, 于是搭阁楼有之,房间隔断分出一片小天地也有, 拉个布帘当隔间不少, 若谁家儿子要找对象, 隔壁张阿姨给介绍女朋友时上来就会说“伊拉屋里有两间房间, 伊还有几个弟弟妹妹辣外地插队, 放心啦, 侬嫁给伊进门就有嗒一间房间蹲啊”。于是, 该女及其父母心中, 嘿嘿, 房子不是问题了, 砝码偏移了。

哪位女孩子, 面貌条件有些麻烦, 但家境好特别是有房, 愿意上门住丈母娘家的一定会有,很可能此男乃困难户, 并不一定是经济啦长相啦等等, 家中无房也一定算得上一项。

其实住房紧张的尴尬不止结婚无地儿这一条, 我是工人新村长大的, 而我们的江南新村里老工人都是有例外两间房, 所以结婚时离间隔断成前后, 靠窗新婚夫妇儿外面是娘老子, 再外的原外套间则其他小的子女, 凑合着还不至于拉个布帘晚上办事不敢喘气。

那位网友龄龄妈妈的博文洗澡, 在上海的确也是件事, 工人新村怎么说合用的也有一间厕所, 马桶是不需要倒了, 洗澡也可以在厕所大家轮流, 所以这两条大致混得过去。

即便如此, 窘迫住房的有一项, 真没见人说起过, 什么呢, 大龄不同性别的合住, 当然亲兄弟姊妹, 合住一间房间, 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 可这间房间小到只能放下一张床, 咋办?

那些老工人, 家有里外两间, 里间大约16平方, 外间小7-8平方, 里间是套在外间的, 所以里间只有一扇门外间两扇, 这么一来外间放床的空间更小了, 有放个双层床的, 有房一张小床的, 也有放一张大床的, 那么四兄弟姊妹的, 双层床家很简单上两俩下俩, 一张小床的床上俩地铺俩, 好在江南新村基本都是木头地板, 打地铺问题不大,若是只有一张大床, 那么不管兄弟姊妹长多大,只能一齐挤一张床上睡了,超过4个也得挤。 那些只有一间房的辅助工, 我见过16平方放两张大床, 父母一张, 其他四个子女一张, 到谁家去, 看到这种床的摆设, 一点儿不奇怪。

市区那些石库门住户, 居住条件不会比工人新村好, 一间房住一家七八口, 没什么奇怪, 放两张大床, 父母一张, 所有子女挤一张的现象, 应该也属正常。

上海的居民, 一个人能睡上一张床, 几乎是一种奢想。

改革开放的重要功绩,上海的住房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大变化, 拉布帘结婚的, 一定已经消灭,当然计划生育的成功, 别说姐弟或兄妹睡一张床的事, 兄弟俩姐妹俩除了双胞胎, 合睡一张床的事都没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