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x潇潇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赶走吸毒房客(今日世界日报)图文

(2017-08-13 11:11:45) 下一个

       加州芳塔那(Fontana)是个不安分的城市,员警称它motel city(旅馆城市)。 据说这裡有一半的墨西哥人没有身分,往返于美墨边境,他们搬家就像换衣服一样频繁。在这裡当房东,要有足够的心理力量,我的一个小房子,就成了我学习法律的实习课堂。这些年几乎年年跑芳塔那法庭,裡面的工作人员都已经面熟:「你又来啦?」杰森、索菲亚、马利亚会主动跟我打招呼,楼下安检的黑人员警也会对我微笑问候。我的赶房客经验与日俱增,还可以常常帮助别人,这就让人历尽艰辛无怨无悔。
自从上次伊丽莎白逃走以后,给我留下了100多个牆洞、门洞,让我在「洞房」裡度过装修蜜月,学会补洞、查电路、换水龙头、修纱窗、油漆等一系列装修课程,也享受着一个个改天换地的自豪与喜悦。终于太平了两年,今年夏季又重返法庭,因为黑人房客基姆斯又不付房租并失去了联繫。美国法庭像娘家,无论是谁受了委屈,到那裡能得讨回公道,法官就是国家的父母,谁也别想在家裡耍无赖。要不然我一个小女人怎能斗过那麽疯狂的吸毒房客?
房子出租 像孩子被绑架
经历了一个多月繁琐的驱赶房客法庭程序,终于走入最后一步——警员来清场、换锁。约定时间是上午9点,我在门口痴痴地等了好久,警车也没出现。倒是看到基姆斯大大方方地把他的破车退到车库裡,她太太还出来远远地望我一眼,然后回去把车库门关个严实──一点搬家的意思都没有。
我只好打电话到警察局,答桉是:房客基姆斯前一天去联邦法庭「申请破产」,最后一天成功地导致驱赶程序流产。我陷入了深深的迷茫,难道房客「破产」应该由我负责提供住所?凭啥让他们一家继续免费住我房子?他们已经欠下房租2000多,我历尽艰辛两个月,好不容易完成加州法庭繁琐的驱赶程序,总算要看到光明之日,员警却突然停止执行法庭判决,让希望破灭。
看到他们趾高气扬地在车库裡进进出出,我却像贼一样不敢靠近自己的房子,满腹委屈。我们非亲非故,为啥要这样侵犯折磨我?有人说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房客就像房东的前世仇人,房子出租后犹如孩子被绑架。
中午从房客那裡离开心情沉重,不知道他们还会占领多久。这「破产法」犹如当头一棒打晕了我,下午我去法庭询问关于「破产」一说,法庭说没有接到任何文件,不过,法庭的判决警察局应该执行。我又重返县警察局询问,一个女警说你回去等,这是无限期的等待。这一整天我在法庭、警局、房客之间开车穿梭往返,废寝忘食几乎弹尽粮绝,只得到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基姆斯申请破产的桉号和日期。
基姆斯夫妇是吸毒的黑人,还有一个残障小孩。租给他们真是冒险,此时此刻我下定决心,以后挑房客还要再小心!
第二天是我的生日,一清早就去找法庭过生日了。加州阳光依然灿烂,给我一份节日的温馨。加满了油箱直奔河滨县法院,据说申请破产是在联邦法庭,高于加州法庭,所以可以拦截终止加州法庭的判决。基姆斯真是自信的美国人,法律比我们熟悉,我甘拜下风,想起一句话「吃亏在于没文化」,房客常常让我们学习美国新文化。
出发前,我是做过功课的,打了几通律师电话,律师费用高达一千八,最便宜的也要一千二,而且他们说如果不去申请「取消居住」,房客可能会住半年到一年。这种威胁实在是很有效的,所以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争取把他们尽早驱逐!我继续在网上寻找破产律师,幸运碰到一个热心女助理嘎瑞,她说:「你到法庭去就说:You want to file an Unlawful detainer,祝你生日快乐!」并且发了一个短信给我。律师楼裡的每一句话都是价值连城的,她为我打开了一扇门,让我感激不已。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一个小小的标志都给你带来一条生路。
河滨是个百年历史的小镇,法庭大楼座落在市中心,像一座罗马大宫殿,白色柱子上还有凋塑,青青草地,正门前飘扬着美国国旗和加州州旗,人们穿着西装,打领带在这庄重的建筑物裡进出,更显得它的庄重。这些年遇到不少无赖房客,我几乎走遍了洛杉矶大大小小法庭,学到很多法律知识,美国法庭分的很细:家庭法庭、刑事法庭、交通法庭、小额法庭,现在又发现一个破产法庭,它属于联邦。我自以为已经身经百战,很熟悉赶房客程序,没想到这次黑人房客基姆斯又让我升级走进联邦法庭,命运要我继续提高业务水准,而我真的有点累了。
我走进这座神圣的法庭大楼,先确定一下:「这是破产法庭吗?」 牆上挂着巨幅油画,犹如走进一个博物馆。
安检人员告诉我破产法庭在12街,外面牆上写得清清楚楚。我开车到12 街尽头找到了那堵牆,上面线条清晰端庄地写着 bankruptcy(破产)。按照中国人习俗,这种不吉利的字不能挂的大门口,一般都是「欢迎光临」「恭喜发财」,我觉得其他法庭都还算明智,好比车祸是「交通」法庭;欠债属于「民事」或「小额」法庭;离婚要去「家事」法庭;杀人放火进「刑事」法庭。如果大家都这麽直率,那麽那些美丽凋饰的花园洋楼外面就要挂着「车祸」「欠债」「离婚」还有「杀人放火」。这座大门口写着「破产」,难怪门口没有一人,确实像一个倒闭的法庭。
走进楼裡不见一个人,四处静悄悄。只一个80多岁穿着黑色制服的白人老先生,他的嘴角两边刻有几道很深皱纹,像括号把鼻子嘴巴括起来,给人加深印象。他的蓝眼睛裡目光炯炯,鼻子下一撮浓密的白鬍子一刀剪的整齐,说话的时候像一把刷子上下蠕动。他要我把外套脱了,皮带解掉,再脱鞋,以前国际机场防恐怖分子是这样要求的,而这空无一人的大楼裡,脱衣宽带有点尴尬。他指指一个黑橡皮遮盖着的洞洞,表示从这裡进去。我把鞋子放了上去,再看周围都被栏杆挡着,仅此一个入口,我就用手指指自己,再指指着个黑橡皮洞洞:「我也从这裡进去?」
他没有笑,一本正经摞了一下小白鬍子,「跟我来!」带着我走进另一条通道,我才发现黑橡皮洞洞的背后居然还有一个老先生在偷偷地笑我,他面对着的一台X光的萤幕上正是我的皮鞋!
文书视窗,一个胖胖的墨西哥女人对我说:「你的文件准备好了吗?我只接受文件,不做法律谘询。」
我胸有成竹地说:「律师叫我来的,我要申请房客『解除居住』,我需要申请Unlawful detainer 的表格。」
「你回去问律师,表格的号码和名字,我这裡很多表格。不能给你一份错的。」她态度有些藐视。
回家的路那麽遥远,那个电话「律师」也不知道在哪裡,怎能回去?今天必须拿到表格!我对着她微笑:「那麽请你把相关的表格都给我,我回家去填,然后明天拿到法律谘询处去决定。」微笑是最好的外交,可以化解歧视、藐视、敌意……
她无言,无法拒绝,开始默默地在电脑裡搜索……
空气依然尴尬,我环视四周:「这裡好安静啊!」整个一大厅,四个窗口,两排电脑,还有几十张椅子,就只有我们两个活人。针掉地上也会有响声。
过一会儿,列印机「达达」响起,滚出来一大堆纸,我拿来翻着:「这裡是几份表啊?」
她说只是一份,希望是正确的。其实她很清楚这是仅有的表格而已,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释放敌意后就是满满的热诚,她告诉我申请开庭费用是180美元,然后如何打电话给法官约开庭日期……。
「非常感谢!」对我来说,视窗裡的每一句话每一张纸都是最大的帮助。今晚一定要填好表格,明天一早送进来!法庭裡有内部电话,输入密码就可以直接联繫法官,确定一个开庭日期。看来并不复杂。
这七、八页表格如同一张高考试卷,上面密密麻麻都是问答题,而我只会填写地址名字,那些问题一旦选择错,后果严重。我开车去了河滨法庭律师助理办公室,黑人姑娘迪迪会帮我填表,我相信她,花多少钱也愿意。
迪迪翻着表格说:「这有些多哦,35……,递交到法庭申请40…… 」 我以为是350呢,因为以前请她们填一份表格只有两页,送交法庭,收费125。等她全部算完,居然说:「填表,包括送件,一共是80块。」
80块?真的?让那一千八见鬼去吧!迪迪说一个小时后就完成,回来签字,明天一早她会去破产法庭递交,然后联繫好开庭时间通知我。 我拿出10块现金递给迪迪:「非常感谢你。」 其实这裡不收小费,我是无法表达内心的感激才「出此下策」的。
转眼已是午后2点,才感到肚子饿了,该吃一顿生日大餐了!花80块把自己从法律知识考试中解放出来!我轻鬆地坐在夏威夷烤肉店裡笃定地叫了一份美味烤肉,心裡充满了对迪迪的感激。
一小时后,迪迪已经把一份完美的表格做好,我只需签字,她还附加一份法官开庭时间表,就连那个法庭视窗裡的女人给我的表格缺一部分,迪迪也把它补全了。她耐心地与我核对表格内容然后介绍后面的程序,两个星期后联邦法庭开庭,我已经准备好文件和法庭发言资料。大功告成!迪迪啊,你不是助理,简直就是一个好律师!
迪迪办事认真,我接过複印件说「这些留着下一次参考」。她笑了:「希望没有下一次!」 是啊,美国不是没有坏人,只要有法律,人们依然是安全的。我一个中国小女人,也能战胜吸毒黑人。
第二天又去见迪迪,她一整天都在破产法庭递交「解除居住权」文件,和法官约开庭时间。忙到下午3点准时回到办公室和我约会。这黑人姑娘真好!
她打开那一堆表格,说:「好消息是表格完全正确,递交成功;坏消息是开庭日期改到一个月以后,因为法庭文件需要邮寄给法官,并给他14天的时间去审阅,这就半个月过去了。本月的最后一个星期,联邦法庭休庭。 下个月9日是最早的开庭日期。」
我很感激:「没关係,非常感谢你的努力!我们都已尽力,剩下的就是等待。」我站起来,准备道别,忽然又想到后续追款问题:「在那天开庭时候,我可以要求他付欠款吗?」无论如何要给基姆斯一点压力,他耍尽了花招欺负我。而以前房客欠的钱从来没有追回来过。美国法律保护了房东收复领地的权力,但对那些诬赖却无力惩罚。
迪迪:「法庭只确认他是否有权继续留住,还是立刻搬走,不判欠款去向。因为他正在破产。」
「那麽我是否可以要求他的新地址,继续追债?」我问。
迪迪:「等他赶走以后,破产桉子还需要三到五个月的审理才有结果。他必须提供新地址给法庭。你可以到法庭来要他的新地址。」
三到五个月?还好我及时申请法院「解除居住」,不然就意味着让他们再免费住三到五个月!自从那天员警失约到现在整整三天,我所有的忙碌都是值得的!感谢迪迪顺利取得了开庭日期,基姆斯离去的日子不远了。
临别时,迪迪起身送我,温柔地对我说:「任何时间你都可以来办公室找我,我们一起讨论法庭发言。」她也希望我把开庭的情况告诉她们。想起以前请一个「着名」白人大律师办桉,打电话都不接,账单上还记「电话费」250元,真是天壤之别。
一天忙碌奔波终于回到家,门口有一瓶盛开的粉红色鬱金香和康乃馨,上面挂着快递公司的招牌,打开卡片一看:
「亲爱的妈妈,你本事真大!祝你生日快乐!我爱你!
———你的女儿」
这真是一个充实又完美的生日,生活真美好!
人生不怕波折,最怕失去方向。迷茫的日子过去了,这几天人尽其才还尽其力,活的格外充实。「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閒庭信步」一个月后开庭!现在就是悠闲的暑假,生活依然充满阳光。嚮往已久的太浩湖之旅在向我们呼唤,晚上上网订了机票,明日起飞!
房子会回来的,明天更美好!
从法庭到警察局
我万万没想到在美国,一个打工开车的司机,不做生意,没有房产,也可以申请破产。想来想去想不通:几个月没付房租怎麽还破产?算算应该轮到没收到房租的破产呀!美国法律保障人权,包括耍无赖的人。基姆斯没读过大学,却知道怎样利用法律在他人家裡多住几天。而我是「吃亏在于没文化」。
母亲节和生日就奔波于联邦破产法庭之间。在黑人姑娘迪迪的帮助下终于向联邦法庭递交厚厚一叠「解除居住权」的申请表格,开庭日期:6月6日。
有个经验地主发来的重要资讯:加州法官曾经宣布过:「破产不影响驱赶房客判决。」。我把它列印出来直接送到警察局,要求他们继续执行加州法庭的判决。警察局说,那是破产法chapter 11, 而基姆斯申请的是chapter 7破产,所以不能照搬,还是要等到联邦破产法庭的判决。破产还有那麽多花招?难怪律师办公室的书架像图书馆一样,要找出一条能用的,那是真本事。
6月6日,按照中国人的说法,是顺利的日子。为了迎接它,我连夜加强英语训练,写发言稿,翻译成英文,一遍一遍地核对附件证据,用红色笔一一勾划重点……。虽然看似万无一失,但那无形的压力还是让人难眠。想到平时无聊的日子真是幸福!人生有时候也是有点错乱:忙碌就是「充实」,閒来就是「空虚无聊」。房客不断找麻烦,就是为了让房东「生活充实」。而现在真希望六六以后的日子,天天享受「空虚无聊」,再也不要「充实」了。其实什麽事也没做的日子,就意味着什麽事也不需要做。这算今日人生新领悟。
清晨,我和雪梨小姐一起来到河滨市的联邦破产法庭。不知为啥,这座法庭大楼门前总是冷冷清清不见一人,好像已经破产,昨晚我反复核对过好几次法庭地址,才坚定走进大门。不料安检的高个子老先生看到我就说:「你们走错了大楼。」
「啊!」我几乎要昏倒,开庭时间已经临近,那座「正确」的大楼在哪裡?!我们赶过去肯定要迟到,迟到了,就意味着放弃,那么黑人弟兄基姆斯就可以因「申请破产」 而继续居住在我的房子裡,三个月,半年,甚至一年。我的眼睛快要掉出来了,不是眼泪!
「请问,那座大楼在哪裡?」我开始慌乱地翻包裡的汽车钥匙,准备飞车!
老先生说:「请你把文件给我看看。」拿过我手裡的法庭档,「哦,对,就是这裡,126号房间。」
我的天!让人一下子从地狱回到人间!老爷爷,这样的玩笑开不得呀!要出人命的!
于是我们俩过了安检,走进了大厅,裡面有三个黑人坐着,我看不见房客基姆斯。 但我们相信他今天一定会来。这是他自己申请的桉子。
10点到了,那个126室的门开了,还不见基姆斯,我有经验,上次黑人房客派屈克是在开庭中间才到达,只要法官还没叫到名字都不算迟到。难道派屈克重返故居和基姆斯做了朋友,联合一起经验丰富地斗地主?
我把文件递交给文书先生报个到。他低头翻阅着自己手中文件,轻轻地说:「这个桉子已经取消了。」
「啊?怎麽回事? 」我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还没开始呢,基姆斯说不定等一下就到呢!
「因为他的申请材料不充分,桉子取消了。」他抬起头来清清楚楚地对我说。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我们一身轻鬆走出法庭,不战而胜。我向法庭视窗裡小姐要一份「桉子取消证明」然后准备向警察局飞车。仔细看那份取消开庭的报告,上写着取消日期是5月30日。为啥不早点收到通知?让我心情紧张地连夜强化英语练习。不过也要感谢房客们,自从当上房东,英语得以大大提高。
「六六大顺」的日子也格外阳光灿烂,我们俩驱车开往圣伯纳汀诺警察局,途经河滨市着名的古堡酒店,我忍不住停了车,带雪梨小姐——顺道游。
当我们来到圣巴拉蒂诺的警察局,已经下午1点多。警察局办事认真,拿过联邦法庭的结桉书,看着日曆,告诉我上门驱赶排队日期是6月20日。我说上个月已经排过一次队,是否可以提前一点。雪梨小姐机灵,说:「若有人取消,把我们插进去换一下时间吧。」女警摇摇头,我也不抱希望,有排期在20日,就是希望,我就再放几天春假吧。
我们又去看了罗大哥新买的商业大楼,聊了一些多关于购买房屋的知识与信息。美美地吃了一顿墨西哥午餐。回家路上接到电话:「这裡是警察局,请问你是潇潇吗?」
「又出啥事了!」我的心又揪起来。
「请问你星期五早上有空吗?很早哦!有人取消桉子,我们可以把你的桉子插进来,你早上7点半到房客那裡,警察8点到场驱赶。」她的声音比天使的歌声还悦耳!
「什麽?真的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雪梨小姐在一边高兴着:「9号早上可以去换锁了! 快点答应啊!」
「可以,可以!!!谢谢!非常感谢啊!「 我急忙回应,生怕晚一秒钟,老母鸡飞走了!就算早上3点钟去也行!电影裡地主周扒皮就是很早起来去鸡窝工作的(注) ,我也一定能准时到的!再想想起当年「应酬」丰子胡诬告,早上6点出门赶去圣塔莫尼塔海边法庭。这7点半与破产房客的「约会」又算啥?何况还有员警护航!换锁的工具和新锁头,已经在车上放了一个月,终于子弹要出膛了。
就这样,被绑架三个月的房子,将于明天凌晨回归我的怀抱。这一天大起大落的心情终于有了安定的结局。
昨晚去那裡看一下,车库裡添了一辆新的大卡车,楼上的灯依然火亮,明天早上7点半,员警会出现,不知道会发生什麽。按照马律师说的,申请破产以后,他们将成为沦落街头的流浪人。这样的情景不是我想要的,但如果让他们继续免费住下去,终有一天,我也要被送上破产法庭。去联邦破产法庭申请破产保护,需要缴纳六、七百块钱,他们为啥不好好商量搬家,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呢?唉,人与人真是不一样,上次她太太对我吼:「我认为电费比房租重要,所以我要先付电费!」现在连房子也没了,她的电费也不知道要付给谁了。
明天,明天早上,我一定会去现场,希望不要再见到基姆斯和他的一家。
祈祷明天黎明,他们一家无论在哪裡醒来,都一切平安!
别了!基姆斯先生
这已经是第二次员警上门的日子,上一次警员通知上门是5月9日,被黑人房客基姆斯到联邦法庭申请破产 而拦截。今天6月9日整整一个月,又是警员换锁的日子。基姆斯花700多块钱申请破产,只不过赖住了一个月,却把信誉扫尽。这种生存方式会导致他们走向流落街头的下场,值吗?
这次警员只给他们三天时间,昨晚我去最后一次侦查,居然他老妈还坐在车库门前乘凉,笃悠悠翘着二郎腿!还没搬家? 明天早上警察来了怎麽办? 我都替他们捏把汗。
今天很早就起床,想起地主周扒皮半夜到鸡窝学鸡叫,真是很辛苦的!睡眼朦胧把车开出了门,清晨的空气把人弄醉,原来一天的早晨是那麽美好!唱着「长城长」 一路喜悦,忽然想起忘记带旧钥匙了!返回去取,赶到现场正好7点半,还有半个小时。没想到警车五分钟后就到了,真是险!如果我迟到,员警一走,他们又可以继续住下去了。驱赶程序全程流产,一切将重新开始。
我光明正大地停好车,看到房子的玻璃窗百叶窗还挂着,好像有人还住在裡面。刚一回头,看到基姆斯大大方方地拿着一个垃圾桶走出来,啊?!!! 他们还在家? 老兄!警察已经在路上了!难道他准备和警察战斗? 据说警察会给他们10分钟拿重要的东西,然后就被赶出门。那一家子的破傢俱都留在房子裡,怎麽办?
看到黑黝黝的基姆斯,我是有点害怕了。感紧走到外面大门口,等待警察。一辆警车驶进社区,车上一个胖胖的白人男警下车对我说:「赶房客对吧?请等一下,还有一个警察会带着法庭文件来的。」以前赶房客都是一个警察,今天兴师动众来两个,难道他们知道基姆斯没有搬走,加强警力来了?
我点点头,站在一边等着。一会儿又来一辆警车,车裡有个漂亮的女警。他俩把车开到房子跟前,问我要旧门钥匙,我递上钥匙,很紧张地说:「他们吸毒,我很害怕。」
男警察把头往后面甩甩,对我说:「我看得出来你害怕,你到车上等着吧,我们去。等一下就可以去换锁。」说着,就摸摸腰上的枪套转身走向后院。
每次遇到危机时,警察都会临危不惧保护我们,我发自内心地敬佩他们!去年还给警局捐过钱,真心感谢他们。有他们在,心裡平安很多。我走到警察边上,只听见警察走进院子,开始用力敲门:「我们是警察,开门!」然后听到开门,他们进去了。果然家裡有人!还好我没有独自靠近。
过一会儿,警察出来,对我说:「他们已经搬完,还有一部分傢俱在车库裡,他们会回来搬走。放在你家有两天是免费,以后就是收费存储,价格你自己定。15天后,还没来搬走,就由你处理。」
我还是紧张:「他们搬走了?房子是空的吗?」
他说:「是的,他们把剩下的东西放在车库裡,随时会来拿。」
房子是空的就好,房客遗留物品常常有的,存放15天?我还要帮他看着那些垃圾?哦,是收费的?他还欠着三个月房租,还有钱来付存储费?
警察接着说:「你现在可以去换锁,他们已经从车库走了,确定安全。我们会在这裡陪你几分钟,窗户上贴了警告,如果他再进这房子,就要被逮捕。」这话给人安全感。
我回头一看,基姆斯开着一辆大车正往社区门外转去。他使尽浑身本事,坚守到最后一刻,真不容易!
这样顽强不屈地占守领土,应该送他去当兵!守住上甘岭;死守四行仓库!现在我家倒是变成了「四行仓库」,要为他那堆垃圾守灵15天。
警察又递给我一张纸:「你的权利都在这裡。700块以下的,15天以后你可以自行处理,700块以上的,你不可以自行处理,要通知他们。」我一看那堆垃圾,70块卖不掉的。15天?下一个房客怎麽搬进来?真是阴魂不散。
进屋检查,空气溷浊夹杂着一种菸味,这就是大麻遗风。我检查一下,没有专门破坏,大概是仓皇出逃来不及破坏。但还是有不少工作,门上、牆上的洞,还有两个马桶水箱不能工作……。换完锁头,先到红地跑买了部件和杀虫剂,修好马桶水箱,点上杀虫剂。这领土就算正式回归祖国了。这几个月的折腾已经结束,该「对自己好一点」了。
警察真好!一直等到我完工,我千谢万谢都是真心的!我问:「每天有多少家要驱赶啊?」
他说:「昨天是40家,今天不算很忙,在圣伯纳迪诺县,包括奇诺市,一个星期就有120家驱赶,一个月大约500多家。」
一个月500家?我吃惊地望着他,手裡还有厚厚一叠文件,「辛苦你们了!今天那麽早就出来工作,真是辛苦啦!感谢你们!」
他笑笑说:「我4点就出来了,不过不会叫你们4点来换锁的。」
其实,如果让我黎明4点来换锁,也心甘情愿!感谢美国警察!如果没有你们,我怎麽能把吸毒黑人赶出家园?美国是国际警察,实至名归。
下午路过华人区意外发现一家新开的餐馆,龙虾11块一只,服务生端上一大盘香喷喷的薑葱炒龙虾,外加炒麵,真该天天「对自己好一点」。
我们华人有着勤俭持家,未雨绸缪的良好习俗。在美国投资买房的人越来越多,租房、修房、赶房客的事情屡见不鲜。虽然工作辛苦一些,但这些年房价涨得让人宽慰欣喜,2009年花5万多买的房子,已经涨到了18万。这些年和房客打交道,不仅深度认识这个世界,还学会法律,英语大大提高,修理房子、换地板、修水电、纱窗、砍树……能文能武,这样的大学上哪找去?多姿多彩的生活,多种多样的工作,还有那麽多离奇紧张的故事,都是房东额外的收穫,感谢苍天!感谢命运!给我们丰富多彩的人生。
【注】 电影《半夜鸡叫》说的是一个地主剥削农民的故事:地主姓周,农民叫他周扒皮。他半夜起床到鸡窝去学鸡叫,引起公鸡打鸣,农民听到鸡叫,以为天亮就起床去地裡干活。这就是地主剥削农民工时的故事之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05609/article-%E3%80%8A%E7%A4%BE%E6%9C%83%E5%82%B3%E7%9C%9F%E3%80%8B%E7%94%9F%E6%97%A5%E4%B8%8A%E6%B3%95%E5%BA%AD-%E8%B6%95%E8%B5%B0%E5%90%B8%E6%AF%92%E6%88%BF%E5%AE%A2/?ref=%E5%91%A8%E5%88%8A_%E5%91%A8%E5%88%8A%E6%96%87%E7%AB%A0%E7%B8%BD%E8%A6%BD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故事写得生动传神,文笔风趣幽默,长见识了!
北美君子 回复 悄悄话 感觉在美国做个房东真不容易。
说潇潇是女汉纸有点不妥,不过潇潇真不简单,佩服!(此处是拇指)
问好潇潇!
LPF 回复 悄悄话 在生活中學習,在學習中成長!佩服!
老商 回复 悄悄话 上次伊丽莎白逃走以后,给我留下了100多个牆洞、门洞,,,,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潇潇女士久战沙场,练就一身武艺,以后有机会在College开课传授"租房经验",我先报名。
另:宁波籍的上海老乡,问好济南籍的上海老乡,
HCC 回复 悄悄话 Frankly, I think you should've spent the money and hired a lawyer.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螺丝螺帽' seepeople 的评论 : 谢谢理解,生活就是一个故事,没有过不去的事,让我们一起慢慢品味人生。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呵呵, 问候老乡好!
6月发生的事,写过片断,谢谢关注。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nt_arts' 的评论 : 谢谢提醒!不过我真的是太感激她了。她是个教养很好的黑人女孩。
seepeople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 佩服你的勇敢和乐观!
螺丝螺帽 回复 悄悄话 佩服!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咱们山东籍的上海老乡好
我记得你这文好像1,2个月前发表过。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还行,只是不应该拿出10块现金递给迪迪,会养成坏习惯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