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shparis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第一代移民子女的身份认同的困惑与困扰

(2019-04-23 21:57:09) 下一个

傍晚,穿过中央公园,西77街- New York Historical Society Museum & Library, 参加讲座 “歌剧:An American Soldier”。这部剧由著名戏剧作家黄哲伦编剧,华裔作曲家黄若谱曲,根据真人真事,在纽约中国城出生并长大的Danny Chen 为报效祖国参军,被派往阿富汗,在军营短短四个月遭受凌霸,最后自杀。黄哲伦和黄若到现场讲述该剧创作过程和心路历程,并由歌剧原班人马三位主唱现场表演片段。该剧探讨了在美国社会的有色人种寻找自我定位及抗争社会压力的问题,很有现实意义。我们作为第一代移民,可能不太会有自身认定或认同的困惑,但在美国出生的下一代或从幼年起在美国长大的孩子,或多或少会有这种困惑和困扰,尤其是我们的黄皮肤脸。对他们经历的心理压力和如何缓解,我们到底了解和理解多少,如何和他们沟通,是我们至死都要努力的事。

以下是网上搜的:

“黄哲伦是美国著名的剧作家,代表作有戏剧《蝴蝶君》、《新移民》、《舞蹈与铁路》和《家庭挚爱》等,1988年,《蝴蝶君》荣登纽约百老汇舞台并公演成功,夺得托尼奖,黄哲伦成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亚裔美国人。1993年,由他亲自改编,导演大卫·克罗尼伯格执导的同名电影《蝴蝶君》问世,进一步加深了这部作品在观众中的知名度。

黄若,来自中国海南的作曲家、指挥家、钢琴家和歌手,先后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和上海音乐学院。1995年,获得欧柏林音乐学院全额奖学金赴美深造,后在纽约朱利亚音乐学院完成作曲硕士和博士学位。曾被《华尔街日报》称为“具有极度冲击力和实力的年轻作曲家”。”

New York Historical Society Museum & Library 前门台阶林肯像

讲座全体人员

从左至右:黄哲伦,黄若,Andrew Stenson, Danny Chen的扮演者,男高音,虽然有着西方人的姓氏,却是一位在5个半月大时被明尼苏达一对白人夫妇收养的韩国孤儿;在身份认同这个议题上,他与Danny产生了连接。

三位主唱

网上下载的歌剧剧照

 

朋友说的好:

“至今我仍不确信,Danny在军中受到同僚和上司欺辱,是关乎“种族”。据说Danny很瘦,怎么吃都不变胖,就像同族之间一样会发生霸凌,人那欺压弱小的动物性在没有及时有效法律约束以及集体作案时会冒头,会被放大到极致,就像Danny所在的部队,被部署在遥远的坎大哈,山高皇帝远,上司说了算。

也许,自我与外界对于“美国人”这个身份认同的巨大落差,才是压死Danny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歧视,未必就是认同……”

看着他的父母捧着他的遗像站在家中大门前,怎能不叫人落泪。Danny 去世的时候还不满20岁啊,怎不叫这对含辛茹苦的父母心碎肠断。

歌剧里有一段表现 Danny Chen 对自己的身份认同的质问:

"I Was Born Here"

I was born here, raised here

Speak perfect English

A true American,

One hundred percent.

But people still treat me,

Like some foreigner,

Fresh off the boat.

They ask, “where are you from?”

I say, “NYC.”

They say, “No. Where are you really from?”

Sure I speak Chinese,

But I can’t even write it.

After 9/11,

When Chinatown closed down,

We all came together

So we could survive.

Now, everyone’s gone back

to living for themselves.

But I can’t forget

There’s a fight

Still going on. I want adventure,

A life of my own,

But most of all

This is my chance,

To prove to everyone,

I am an American,

A real American,

I’ll be a soldier

For all the world to see.

Do you understand?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新年好运 回复 悄悄话 军队很特殊,其它领域没这么严重的歧视
知足常乐笑口开 回复 悄悄话 二代很难。二代不像大多数一代来时心里已成熟不需要认可。
oztang 回复 悄悄话 无法忽略的事实是,这个个体,他本身怎样呢,是被“族群”所排斥,还是被“人群”所排斥;就媒体价值而言,无疑是“族群”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