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网云烟

不小心把时空写成云烟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南乡子] 大漠驼铃

(2009-08-15 21:19:50) 下一个

--步诗野韵, 学填 秦照  “大漠驼铃”,得罪秦兄了

关外日残黄,满目余晖卷漠洋。独享驼铃萦耳荡,清凉。阅影读沙走四方。
夜暮落篝旁,坐望繁星伴月长。一曲笛幽心底唱,凄肠。思念千重岂可量。

谢海上云检读,重原字隔;笛幽 原 幽笛; 读可改为 翻 则合律,但读字生动得多



原玉:

南乡子

诗横遍野  于 09-08-15 16:51:36

天外月昏黄。柳梦如烟透夜裳。独坐亭边梳旧事,思量。只叹佳人水一方。
浊酒落愁肠。醉写诗词又几行。写到无由欢乐处,轻狂。归去来兮复暖凉。


大漠驼铃

秦照09-08-14 22:37:01

抖落一身孤寂在夕阳里
趁余辉尚暖 将满心疲倦
掩埋在滚滚黄沙

牵一串驼铃敲落旅程的荒凉
邀远方的挂念陪伴心中的空荡荡
再眯起双眼默默看缩卷着的沙丘在风中慢慢地抒展
长长的黑影身前身后慢慢悠悠地转
天不清, 云不见


月明星稀时候
折几枝枯木
点燃起篝火
盘腿坐下来
让骆驼围着我
大声笑笑, 吹吹牛皮, 不在呼骆驼听不听我瞎说
再掏出硬帮帮的干饼
慢慢咬慢慢嚼
没有多少水
那就就着几句家乡话, 还有点细细的黄沙
把咕嚕咕嚕叫的肚皮赶紧打发了

然后取出纸笔将白天的灵感写成撩草的文章
然后支着下巴看着睡觉的骆驼一副满足的模样
早就疲倦了的驼铃声已经在月光中悄然入睡
热闹够了的篝火的热情也在渐渐削退

心中不觉泛起一片苍茫茫
拿起长笛
吹一曲长长的幽声如歌
被惊醒的驼铃
很不情愿地低声和唱
一会儿弱一会儿强


若是惊醒了长风的远程
能捎上我的心声
送到千里之遥吗


秦照于2009–08–14 图片来自网络http://i32.tinypic.com/wqpid5.jpg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