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资料] 陈豪人在百色起义前后(节录)

(2005-01-23 00:57:06) 下一个

一、在百色起义前的准备工作

 

1929年上半年蒋桂新军阀混战,桂系军阀先胜后败。6月,在前线反戈倒桂的国民党左派军人俞作、李明瑞回桂主政,希望得到共产党的帮助。中央派时任福建代理省委书记和宣传部主任、闽北农民起义领导人、并在中央秘书处有工作经验的陈昭礼到广西,主持广西军委工作。领导国民党部队中的士兵运动和国民党上层人物的统一战线工作,并和广西特委负责人雷经天等一起恢复和建立了广西党组织,打开了党在广西军队和地方工作的局面。

 

陈豪人六月初到达广西,改名陈豪人。8月前后,为协调军队和地方党组织的关系,中央又派时任中央秘书处处长的邓小平到广西主持全面工作,邓小平改名邓斌。

 

邓小平到南宁后,经过雷经天的介绍,和负责广西军委的陈豪人接上了关系,并传达了中央关于在广西举行武装起义,创建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指示。陈豪人便协助邓小平领导党的工作,具体抓武装力量,深入军队的士兵运动,组织、协调和实施起义前的准备工作,特别是帮助韦拔群发展地方党组织工作。邓小平带来的中央指示和邓小平本人的意见,都是通过陈豪人的单线联系,在党内上传下达。这时陈豪人的公开身份是广西省政机要秘书兼秘书长,邓小平是广西省政秘书。

 

同时,中央先后派遣不少军政干部到广西,例如张云逸、龚楚、李谦、何世昌、许卓、冯达飞等人。这些人大部是通过陈豪人的职务方便和俞作、李明瑞的信任,被推荐安排到南宁教导总队任政治教官或连排军官。如陈豪人推荐了张云逸任广西警备大队长,李谦任副大队长。并建议由教导总队抽100名党员任连排长,组建了广西警备第四大队和第五大队,以后分赴百色和龙州,使我党掌握了这支队伍,为起义奠定了基础。

 

另一方面,陈豪人积极活动,请求俞作柏、李明瑞把关押在南宁监狱里的政治犯(其中许多是党、团员和进步学生)释放出来,并安插在部队中。这些人,后来成为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的骨干力量。

 

,考虑到后来战争的可能需要, 陈豪人给福建省委写信,调著名医生、共产党员吴清培从福建到广西工作。百色起义后,吴清培担任红七军的军医处处长。陈豪人还帮助以后留在广西的韦拔群的21师组织了卫生队。为红七军在艰苦条件下坚持长期游击战创作了条件。

 

19299,广西省主席俞作柏和广西督办公署主任李明瑞出兵反蒋失败陈豪人和邓小平、张云逸等率领广西教导总队和广西警备第四大队转入右江地区,和韦拔群的农民武装汇合

 

10月中旬,拥蒋的桂系军阀,悬重金通缉共产党员陈豪人,陈豪人却和邓小平,与党委同志一起率领部队坐军械船溯右江而上,1022胜利抵达右江重镇百色

 

1. 陈豪人认真执行统一战线政策,介绍李明瑞入党,并建议李明瑞任总指挥

 

李明瑞的转变,对于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都至关重要。陈豪人一到广西,就以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和朴实作风,去影响国民党上层人物。特别是注意影响、帮助、和争取广西督办公署主任李明瑞将军,经常与李明瑞推心置腹的交谈,与李明瑞结下深厚的友谊,送给李明瑞《共产党宣言》、《唯物史观》等革命书。李明瑞从陈豪人的言行中,逐步了解到共产党的主张,和共产党人的高尚品质,在交谈时向陈豪人表示了与中共“殊途同归”的宿愿【8】。后来中央接受陈豪人的建议,调张云逸到红七军,任红七军和红八军的总指挥【9】,扩大了红七军的政治影响,增加了熟悉广西地形的战斗指挥员,保证了游击战的顺利进行。

 

19301月,陈豪人代表红七军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说:“自平兄(注:邓小平)到龙后,后方曾来两电,其一点拟四大队即第一师,五大队改为第二师,以明(注:李明瑞)为第七军军长,逸(注:张云逸)为一师长,作(注:俞作豫)为二师师长,但我们接到此消息后,几次讨论决定四大队仍为七军,五大队为八军,明兄任总指挥” 【2】。这“在七军方面统不致改名称而生影响,在明兄方面,据过去我们通电说明兄少住百色指挥,他必能使我军的影响及其势力之更大也” 【2】。

 

邓小平对李明瑞的转变也很重要,192911月,邓小平和李明瑞在百色“第一次相见”(《我的父亲邓小平》第218页)。更坚定了李明瑞的革命信念。1930年初,经陈豪人和张云逸的介绍,李明瑞加入了共产党。

 

由此可见,李明瑞投身革命,陈豪人做了大量的工作。

 

2.陈豪人以宽宏的革命胸怀,团结犯错误的雷经天参加革命工作

 

陈豪人对革命同志不管出身贵贱,均真诚相待。据《雷经天传》和在广西少数民族地区广泛流传的民间故事《智救杨金梅》介绍,雷经天的老婆杨金梅烈士,出身妓女,百色起义前后,反动分子蓄意制造“杨金梅事件”,劫持了杨金梅,并向雷经天要钱、要枪作为交换条件。雷经天向组织汇报后,前委书记陈豪人亲自处理,经组织营救,杨金梅得以脱险。

 

邓小平在1931429的《七军工作报告》中,指出右江苏维埃政府中“实现其富农领导作用”,再加上“老党员腐化新委绅化,使群众对苏维埃不满,前委为此曾公开开除右(江)苏(维埃)主席雷经天的党籍”(此事发生在19309月,邓小平任红七军前委书记和政治委员,南方局代表邓岗于1930930才到红七军)。

 

在这种情况下,陈豪人仍实事求是地评价了雷经天的工作成绩,并承担了工作中出现错误的责任,并调雷经天到红七军政治部工作。在《七军工作总报告》,陈豪人指出:雷经天组织的“右江农协办事处,当时在群众中颇有信仰” 【4】。对于雷经天的错误,陈豪人承担了责任:“在农协工作中,我们亦做出了极大错误,就是各乡、区农协乃至县农协中,多在一般知识分子操纵下,这些知识分子的背景,多半很坏,有的与豪绅尚有关系,有的成为新豪绅而为富农政治代表”。陈豪人还善意地批评雷经天说:“右江苏维埃忘记了土地革命工作,日(只)在计划扩充赤卫队之组织至二十营之多” 【4】。

 

19314月,中央给雷经天平反。

 

3、陈豪人关心同志安危,注意保存革命力量

 

据红七军老战士黄唤民回忆,当黄送400人到百色参加红军时。“第二天我再去,碰到陈豪人,我报告说人物完成了,准备回所略。陈说:目前情况有变化,滇军要路过百色,各地反动派蠢蠢欲动。你们县大队只有几十个人,已遂红军走了,你们走原路回去不通,没有一个营送你们不行。现在红军不能分散,你们和红军主力一起撤到田州,到时你们回东兰所略,我们下田东。”因此,保证了革命同志的安全。65年后,陈豪人早就死了,当年的老人们还在怀念他。

 

二、陈豪人在百色起义中的作用

 

19291030号,中共广东省委发函广西特委,决定建立广西前委,前委管左右江,并任命邓小平为书记。

 

192911月,陈豪人与邓小平、张云逸、何世昌等共同制定了准备起义的正确策略后,中央电召邓小平回中央汇报工作。这时陈豪人对左江地区政治准备工作不充分和俞作豫的能力表示担忧,不同意邓小平回上海,苦留邓小平,在《七军前委报告》中写道:“平兄前得中央电召,此间同志因工作关系苦留,彼硬要去,在龙变前一天已行。故中央走(来)电阻之已不及” 【2】。并“切切”要求中央派有能力的政工干部到左江,领导龙州起义和成立红八军。

 

19291225,中央通过广东省委致信邓小平和陈豪人,批准红七军前委成立,并着重指出:“如小平赴上海,前委书记由豪人担任” 【1】。从这时起,陈豪人挑起了主持前委全面工作的重担。

 

19301月,陈导民(即陈豪人)在红七军前委报告中写道:“军中前委组织,现由导民、张云逸、何世昌…… 手工人、李谦、韦拔群……人组织,导民任书记”【2】。

 

根据中央指示,前委是军中党的最高组织系统,职权管理地方党部【3】。七军成立之后,一切行动均受前委指挥【4】。前委之下有政治部,政治部是执行前委的决议,在内训练士兵群众,在外参加群众工作【3】。

 

192912月到19305月期间,既是前委书记,又是红七军政治部主任的陈豪人,负责领导了百色起义和红七军的游击战争。

 

陈豪人这时,年仅22岁。

 

1.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和邓小平的部署,积极开展起义前的准备工作

 

百色起义的时间,原定于月革命节【5】,但因条件不成熟而延期。后来,“这次发动并不是由上级命令的,还是士兵们及大会决定的” 【3】,于是决定在广州起义两周年纪念日(19291211),举行起义。

 

百色起义前夕,必须做大量的准备工作,陈豪人和前委的同志,进行了周密的安排。陈豪人写道:将广西警备第四大队转变过来,“肃清军中反动动摇的军官,用各种方法撤换” 。“在政治上动员广大群众参加转变工作”;“加紧党的组织工作,教育同志,使深切了解转变的意义,并推动同志们积极工作”;“各种宣传品;政纲的拟定”;“经济的筹措万元”等七项工作【2】。

 

121,建立了铸币厂、红军被服厂、兵工厂等。接着,各县苏维埃、县党委、工会、妇女组织相继成立。

 

起义前一天,陈豪人在百色,分别召开了工人代表大会、全军士兵代表大会、和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举行武装起义和建立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决议。当时的会议气氛十分热烈。当天晚上,还采取了措施,有效地控制了百色县县长等各种危险分子,并迅速地收缴了百色公安局、禁烟局和那坡、平马、果化等城镇大商团的枪支,完成了起义前最后的准备工作。【24】。

 

2.宣布百色起义和红七军成立

 

19291211,我党举行百色起义,成立中国红军第七军。

 

陈豪人代表前委,在大会上庄严宣告:“中国工红军第七军光荣生了!从现在起,我们已经是一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为中国革命事业而战斗的中国工红军了!我及云逸同志,宣布就任政治部主任(当时未有政治委员制度)及军长职”【24】。

 

1212,在平马召开群众大会,成立右江苏维埃政府,并由军长和政治部主任布告就职,陈豪人发表讲话,号召红七军指战员及右江各族人民,为巩固苏维埃政权和深入开展土地革命而奋斗。

 

有资料说任命邓小平为政治委员,据《广西通志-军事志》记载,中共中央任命红七军政治委员是193032。而不是在19291211

 

文革前也有回忆录说邓小平参加了百色起义,并宣布了红七军的成立,其实邓小平在192911月底之前已经离开了百色,哪里有可能参加百色起义哟。

 

陈豪人1930年给中央的报告里说邓小平在“龙变(龙州事变)”前一天离开百色,龙州事变为1129号前后,邓小平自己也说是在11月份,在龙州待了2天,龙变的蒙志仁被李明瑞平息是123号,在邓小平19301月在上海的给中央的补充报告里,也没有提到龙变的事,可见邓小平在百色事变前夕,即1210才离开百色的说法也不确。

 

3.党与红七军的建设

 

在百色起义的准备工作中,陈豪人发挥前委指挥一切的功能,注意把政治部办成前委的办事机构,提出政治部要抓“侦探战斗”【2】。

 

19291211,红七军一成立,红七军政治部就公布了自己民权主义革命的“实施政纲,确定了红七军的任务和发展方向:取消帝国主义在华一切特权!”“推翻军阀国民党政府,建立工兵代表会议!”“没收一切地主的阶级土地,归乡苏维埃!”“保护交通和商人营业”。并在第四条中,明确规定了红七军发展的方向:“扩大红军割据区域,迅速与朱毛会合,实现割据两广!”

 

根据百色起义纪念馆人员的研究,红七军起义指挥部不是在七军军部粤东会馆,而是在陈豪人的住地清风楼,在此创办了《右江日报》。许多决策、命令、标语、文告从清风楼传向右江两岸,许多胜利捷报又从千山万岭飞向清风楼。这里,成了百色起义的神经中枢。

 

1218,为贯彻红七军的实施政纲,陈豪人在《右江日报》上,发表了题为“目前主要的任务”的评论员文章。陈豪人在文章中,提出了红七军目前的主要任务是:(1)发展苏维埃根据地;(2)充实工农赤卫队;(3)深入土地革命;(4)群众组织……【6】。这就清楚地表明:陈豪人与前委的其他同志一直注意把武装斗争、根据地的建设和土地革命三者紧密结合起来,对实现毛泽东的“工农武装割据”思想,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1220,陈豪人主持的政治部又发出“红七军前委通告(第二号)【6】。提出“党能否加强对于红军领导,并在工农群众中建立巩固的基础,与红军的前途及右江各县群众工作均有莫大的关系”。在军队党帮助建立了地方党后,通告中仍特别地制定了“地方党与所在地军队中最高党部发生平行关系,但受前委的指挥”的政策。正确地解决了党与军队的关系,保证了党指挥枪,防止了“枪杆子创造党”的错误思想。

 

通告中还确定军队中党的组织系统:“每连队设立一支部”;“健全支部生活”;“讨论党的基本理论问题,…经常有批评一项,…应每一个同志均担任一种工作”;保证民主集权制的确立”;坚持“集体指导,…实行民主化,…防止极端民主化,…严格执行纪律” 【6】等等。这些规定不仅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而且有力地加强了党的建设。

 

通告中还提出在共产党执政后,“对怠工或表现不好经警告仍不改,贪污、破坏党在群众中信誉者,开除出党6】。

 

为把党政、党群分开和防止官僚主义,通告中规定了“党绝对不能命令群众或群众组织,如工会和苏维埃”,“须组织党团,暗中起领导作用”。通告中还注意在工人、民中发展党员,并指出党员入党时必需举行仪式,以及教育党员和培养干部的具体方法,还特别强调谈心活动、认识党的当前任务和基本理论问题的重要性。并预见到革命可能受到挫折,要求“地方党各级指导机关应有候补组织” 【6】。

 

百色起义期间陈豪人主持制定的这三个文件,具体地规定了党是马列主义武装的有组织的部队和红七军的性质与任务,解决了在进行村战争时,如何把红七军建设成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这个根本问题。保证了正确地应用民主集中制,使党和军队在政治思想上高度统一。奋斗目标明确,加强了党与人民的鱼水关系,从而得以战胜强大的敌人。

 

通告中坚持马列主义与革命实践相结合,是党和红七军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的纲领性文件和具体的工作章程。这与几天后发布的古田会议决议【7】精神相一致。红七军的建设在中国人民军队建军史上做出了重要里程性的贡献。

 

4.群众路线

 

在主持前委工作期间,陈豪人既敢于发挥前委指挥一切的作用,又甘当群众的学生。他根据民意见,改正了原来的规定,把“不还债的口号,改为“不还高利贷”,创造了新的土地政策:“分配土地以四岁以上为一单位,因许多民意见,小孩子比成人更大开销故。”【4】 “不是劳动力的每人得半份土地”。这一政策后来被邓小平带到江西,成为后来制定中央苏区土地政策的参考。

 

此外,陈豪人的两个报告【24】叙述了不同阶段群众思想状况达二处以上,前委的这一决定,既考虑群众的思想基础,又要在斗争中组织群众、提高群众的觉悟,更好地完成了革命的任务。

 

 

三、陈豪人指挥百色保卫战与领导桂黔游击战争

 

由于起义前的准备工作充分,百色起义和红七军的建立是我党历史上最为成功的一次武装起义。正如陈豪人在他的报告中指出的:“这种和平转变的方法,虽给红七军在转变时以许多便利,但亦留下许多困难于未来” 【4】。

 

果然,就在百色起义和红七军成立后几天,百色城内外的地主豪绅、土匪等反动武装两千多人,趁红军主力离开百色之机,突然从西南面进攻百色城,并占据了城内部分街道。当时,驻百色的红军只有五百多人。其中相当一部分又是文职人员,军长张云逸随主力在隆安、果化未归。当时,红七军领导人只有陈豪人留在百色。

 

陈豪人虽未直接指挥过战斗,但他在情况十分危急的险恶环境里,经受了考验,临危不惧,与许卓、叶季壮等人迅速有效地组织反击,分别给军部直属队、机枪连、教导队下达了战斗任务。结果由于指挥正确,红七军的指战员们奋不顾身、英勇作战,经过4个小时的激战,将数倍来犯之敌全部击溃。百色山城保卫战的胜利,显示了陈豪人的军事指挥才能和胆略【8】。

 

通过这一事件,19301月,陈豪人和红七军前委决定把分散的部队集中,并十分乐观地决定进攻南宁【24】。进攻南宁的目的是:(一)扩大党的政治影响,振红军声威,鼓起全国革命空气;(二)发动群众;(三)夺取白敌的战具、子弹及其它用品来补充我们的势力;(四)到南宁到目的;(五)六天即归回上游【2】。这与当时由邓小平传达的中央给红七军前委的指示【59】精神是一致的。但是由于前委未在政治上有深刻的估计,全军上下都轻敌,游击南宁的策略很早就公开宣布于群众,加上时机的延误等等【4】,结果使红七军主力在隆安、平马、亭泗等战斗中遭受了挫折,也加速了敌军提前进攻百色【5】。

 

在决定进攻南宁时,陈豪人等人已正确地分析当时的政治形势,认为帝国主义加紧进攻苏联,瓜分中国,军阀仍有不断混战”,是东兰根据地可以存在的条件,并估计到“如白敌进兵多,则退兵东兰向柳州发展。”【25】对于隆安失败,陈豪人在给19313月给中央的报告中做了很深刻的检讨。

 

亭泗战后,前委即讨论行动问题【5】。陈豪人根据毛泽东、方志敏和自己在闽北的经验,确认“右江各县与滇黔交界,在军事上非必争之地,…易于形成独立区域”【4】和游击战的特点,和前委一起制订了“决心背东兰待敌来与之作战”,放弃百色等军事上必争之地,外出游击的正确决策。于是红七军游击于黔桂边界,并要求俞作豫的红八军执行中央指示,放弃龙州,从滇桂边界到东兰集中,向湘粤赣发展【4】。

 

由于久久不得红八军的回信,为了和红八军联络起见,前委决定留第三纵队在东兰,军部率第一二纵队及直属部队在南丹、河池一带游击,趁机发动群众,待汇合红八军后,再全力向湘粤边界发展【4】。

 

红七军第一、第二纵队在对外游击过程中,在环江遭敌袭击,一、二纵队便分开活动。4月下旬,两个纵队才在贵州的板寨会合。陈豪人在这里又召开前委会议,讨论攻打榕江,会议认为:榕江城是座古城,城池坚固,但贵州军阀王家烈正与湖南军阀何键进行一场撕杀,无暇后顾,红军又是出敌不意进行奇袭,获胜把握较大。同时,榕江是王家烈的老巢,物资丰富,打下该城,便于补充自己。因此,会议决定攻打榕江【4】。

 

陈豪人对革命胜利充满了信心,莫文骅将军在1988年元月回忆:在进军榕江的路上,在某地休息时,陈豪人走过来见我写字,就问:莫参谋,你记什么啦?我说记点日记。陈豪人讲,将来革命成功了,把你的日记拿去上海出版,了不起。

 

1930430中午,红七军似神兵天降,只扑榕江城。开始攻城不顺利,陈豪人在简短的战斗动员中指出,明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攻下榕江城,用实际行动纪念五一节,是十分有意义的。于是“攻下榕江城,纪念五一节”成为响亮的战斗口号,传遍了每一个指战员。

 

结果,由于决策正确,加上两个纵队的将士用力,红七军经过长途跋涉,直奔贵州榕江,取得了胜利,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这是红七军历史上最漂亮的一场攻坚战,歼敌一个团,并缴获电台一部和军用物资无数。史称“榕江大捷”。子弹得到相当补充,经济也得到相当解决,士兵情绪也比较提高【5】。

 

51,阳光灿烂,军政治部在榕江城召开万人庆祝大会,陈豪人在大会上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生动地宣传纪念五一节和榕江战斗胜利的意义,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和红军的性质和任务,宣传党对各阶层群众的各项政策。会后把大批缴获和没收来的财物,分发给贫苦群众,群众伸着大拇指赞扬说:红军真是干(穷)人的队伍呀【8】!

 

红七军主力本来可以直出湘南,但因未与第三纵队和红八军联络好,并为避开五个团的回敌,陈豪人和前委研究后遂决定,红七军主力,主动地退回广西河池【45】。红七军的优待俘虏政策瓦解了敌军的斗志,甚至不少中下级军官,对进攻红军问题表示动摇,后来使王家烈始终不敢与红七军对敌【5】。

 

红七军远征之际,“桂系主力集中右江”【4】。可是在陈豪人和前委的领导下,红七军学会了以东兰为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扩大了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这些工作,为以后二年红七军在滇桂黔革命根据地的游击战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在陈豪人领导下的前委和红七军政治部,在百色起义前后做了大量的领导及组织工作,从而进一步深化了土地改革,巩固了新生的苏维埃政权。

 

参 考 文 献

 

1】 中共广东省委,关于百色起义后右江工作给红七军前委的指示。1930.12.25

2】 陈导民,七军前委报告。1930.1

3】 中央军委,中共中央有关人员对百色起义、龙州起义工作布置得讨论记录。1930.1

4】 陈豪人,七军工作总报告。1931.3.9

5】 邓小平,七军工作报告。1931.4.29

6】 七军前委,红七军前委通告(第二号)1929.12.20

7】 毛泽东,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1929.12.(下)。

8】 梁兆先,陈豪人。白先经主编, 《红七军红八军英烈传》。98页,1991.11

9】 中央,中共中央关于广西红军今后工作给红七军前委的指示,1930.3.2                

      

陈明扬、陈超子编写(199911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