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_Hope的博客

身无万贯盈家彩,心有一书翰墨香。
正文

卡廷事件七十年与波兰国殇

(2010-04-14 09:59:24) 下一个



原文来源于华夏文摘: http://www.cnd.org/my/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3Farticleid=25538

1. 卡廷事件七十年与波兰国殇
2. 卡廷大屠杀七十年
3. 普京跪向卡廷屠杀受害者致哀的启示

  ※     ※     ※     ※     ※

卡廷事件七十年与波兰国殇

金 钟

1940 年发生在斯摩棱斯克附近卡廷森林的大屠杀,是波兰人心中永远的伤痛。按照苏共领袖斯大林三月签署、四月执行的命令,二万余名波兰军官和知识分子被苏联内务部秘密杀害。真相直到五十年之后才被揭晓。但是俄罗斯当局的善后处理,至今没有完成。原拟在本月中旬举行的卡廷事件七十年纪念活动,就是俄罗斯为进一步协调两国关系的一项重要安排,邀请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等出席纪念仪式。

没有料到,波兰庞大的代表团飞抵斯摩棱斯克军用机场时,竟发生了一场骇人听闻的空难﹕专机坠毁, 88 名波兰代表全部身亡!高级领导人包括总统夫妇、波军总参谋长、三军司令、国安局长、央行总裁、国会副议长、副外长 …… 超过国家政军财经领导人的一半。评论界惊呼,这是有如恐怖分子无法达到的一次空前的「斩首行动」!也打破一国领导人集体遇难的历史记录。

看到波兰人遭到如此重大的不幸,任何了解波兰悲剧性历史的人,无不为之痛心疾首。开放杂志怀抱对波兰人民的深刻同情,三月号发表文章《卡廷大屠杀七十年》,报导波兰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付出的惨痛代价,揭露斯大林专制主义的残暴和欺骗全世界半个世纪的罪行。这是中文媒体在卡廷事件七十年之际的独家报导。(见附文)

四月十日的空难,是民主波兰的巨大损失,是波兰的国殇。卡钦斯基总统是波兰团结工会传统的继承人,曾坚定支持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波兰民主转型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已趋成熟, 3800 万人口的波兰已经是欧盟的四强之一,去年金融危机,是欧盟 27 国中唯一经济增长的国家,人均 GDP 达到 12000 美元。相信这个 95% 人口信仰天主教的国家,一定可以渡过国殇的悲痛,继续前进。

※     ※     ※     ※     ※

卡廷大屠杀七十年

牧 夫
【提示:一九四零年三月五日斯大林下令屠杀二万余波兰军官,反诬德国所为的卡廷森林事件,由波兰大导演华依达拍成电影,真实重现这世纪大惨案的历史现场,令人极为震撼。事件真相 1992 年由戈尔巴乔夫揭开,但善后处理至今未了,成为波俄关系的一大困扰。】



● 波兰导演华依达的最后杰作: KATYN (卡廷)中文版光盘封面。

   三月五日,是一个现代史上不为人注意的特别日子。七十年前这一天,斯大林签署了处决二万余名波兰战俘的命令,十三年后一九五三年的三月五日,阎王爷来要了这个苏联独裁者的命。按宿命论说,这是因果报应的象征(这个日子似乎也是一个凶日,我们的英雄遇罗克也牺牲在三月五日,那是一九七 ○ 年,如今四十周 年)。

   二月中波兰控告俄国大屠杀罪行 

   卡廷屠杀因为是在严密组织下的行刑,屠杀人数已有准确的报告:二万一千八百五十七人。其中约一万五千人是波兰军官,其余是波兰社会的菁英。这个事件虽然 过去七十年,但至今尚未了结,最初是真相被隐瞒了五十年,后来则是公道尚未讨回。就在不久前今年二月十八日,波兰向欧洲人权法院起诉俄罗斯卡廷大屠杀的罪行。法院裁定三月十九日俄国要对指控作出回应。而俄方则邀请波兰总统出席下月在俄国举行的纪念卡廷事件七十年仪式。

   同时,一部波兰电影《卡廷:大屠杀一九四 ○ 》二 ○○ 七年发行以来,还不断地在许多国家上映,香港不久前发行了该片的DVD版。这部没有政治宣传意味的电 影,反映了二战时波兰的处境和真实气氛。被誉为波兰大导演华依达的经典力作。华依达父亲就是卡廷的被害者之一,他经历过二战和共产党统治的最黑暗的岁月,今年已八十三岁,虽然卡廷事件余音未了,他声明不愿看到他的电影成为政治工具。他把这部饱含苦难温情的电影,献给被杀害的父亲和等待父亲回来的母亲。

  这部电影不仅得到十二项殊荣和奥斯卡外语片提名,观众的反应更是罕见,在波兰上演时万人空巷,有口皆碑,不少观众看后瘫在座位上站不起来,德国总理默克尔慕名到华沙观看,深为感动。影片成功处在哪里?

   一、反映了波兰人强烈的民族感情。波兰建国千年史上,多次被外国瓜分,二战中又一次被德国与苏联瓜分。波兰人的亡国之恨可想而知,他们随时会流露爱国的 悲情,片中那个圣诞聚会上军官们的愿望和青年撕海报,普通人对未来的失望,都是写照。苏联士兵和纳粹士兵谈笑晏晏,又可以看出波兰人在两个极权国家之间的痛楚。

  当时的形势是,希特勒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侵占波兰西部(是为二战开始),苏联也乘机出兵占领波兰东部。因为德苏有互不侵犯密约,共同蹂躏波兰。苏军关押了二十五万波兰战俘,面对波兰人强烈的复国心理,苏联当局采取的对策是消灭波兰的知识分子,民众和士兵就无法造反。于是由内务部(KGB)贝利亚向斯大林打报告要求处决这些「与苏维埃不共戴天」的波兰菁英份子,三月五日呈交,当天 就得到批准,签字的除斯大林外,还有政治局委员莫洛托夫、伏洛希罗夫等(见图)。



● 戈尔巴乔夫任内解密的苏共绝密档案:卡廷事件专卷之一页,批准处决波兰军官。签名者是斯大林、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米高扬、加里宁、卡冈诺维奇。

   电影重现卡廷事件惊人现场

   二、影片真实描绘卡廷惨案的凶犯是怎样发现的。苏共内务部在卡廷( Katyn )森林秘密进行的屠杀是一九四 ○ 年四、五月执行的。但四一年六月纳粹开始进 攻苏联,红军兵败后撤,整个波兰沦为德国占领区。四三年四月,德军在卡廷森林发现大量的波兰军人尸体,马上向全世界广播,指控苏联是凶犯。引起在伦敦的波 兰流亡政府高度警惕。德军随之组织国际性的专家调查,苏联政府立即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德国法西斯暴行」,指控德军屠杀波兰人。很多人因激愤纳粹而信以为真。但是,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死者遗物中有一九四 ○ 年三、四月的信件和报纸,尤其是一位少校作了随身的记录,直到临刑前。这一重要情节,也就贯穿电影始终,成为男主角安德鲁的「道具」。这个小本子,回到了他太太安娜手上。她苦候丈夫回家的心,终于碎了。

   三、大屠杀现场戏是放在影片最后。残酷情节体现了尸体解剖的结论:行刑一律是用手枪,近距离由后脑射入,前额射出。这是KGB杀人的标准手法。有的在室内枪决,然后拖上卡车;有的就在挖好的大坑边枪杀,踢入坑内,然后大型推土机隆隆地推土掩埋 ...... 这种大规模的手枪虐杀,骇人听闻。被害者少有反抗,双手已被反绑,只听见一些最后的祈祷声:「天父啊,他们在做甚么呀!」刽子手们个个冷酷,行动训练有素,完全是一场高专业度的屠宰,令人目瞪口呆,仰天浩叹!在幽静的森林里,只有劈劈啪啪的枪声,没有对话,没有喧哗。最后,归于死寂,银幕上一片黑暗。



● 签署屠杀令的苏共政治局委员。左起﹕(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斯大林、加里宁、莫洛托夫、伏洛希罗夫。

  共产党制造二十世纪最大谎言

   四、谎言的可怕。卡廷大屠杀和近代史上其它屠杀事件的不同之处在于,是一场毫无狡辩余地的赤裸裸的种族灭绝行为。而罪犯又是法西斯战争的受害者,因此,克里姆林宫利用这一时空的错位,制造了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 ── 「屠杀是德国法西斯的暴行!」欺骗全世界半个世纪,惟有波兰人骗不了,他们绝不相信。但他们是弱者,没有证据。谎言由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者斯大林亲自出面传播,说这批失踪的波兰军官早已释放,又说已转移到满洲里。这个老混蛋利用庞大国家机器撒谎的无耻程度超过希特勒!影片显示在这种权威的谎言下的压抑气氛,广播不停地谴责法西斯,在苏占区的泽西少校不忍真相如此被扭曲而自杀。一位波兰妇女怒斥苏军,卡廷案发,德国可以审五年,你们只审五分钟!

  卡廷大屠杀的真相大白,是在苏联解体后的一九九二年,真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原来俄国的保密制度是总统拥有一批绝密档案。其第一卷就是「卡廷事件专卷」。戈尔巴乔夫下台时,要将此密档转交 俄罗斯新总统叶利钦。戈氏决定打开看看这标有「永不开启」的档案,当他和叶利钦及助手雅科夫列夫看到斯大林和政治局委员签署的屠杀文件后,「我们的头发都 竖起来了」,戈、叶、雅三人决定「不论后果如何,应该向波兰方面通报」。于是叶利钦派国家档案馆长为特使,在九二年十月向波兰华里沙总统转呈文档,其中包括KGB头目谢列平一九五九年呈赫鲁晓夫的报告,核实被杀人数是二万一千八百五十七人。

  可见,斯大林死后,苏共领导人都知道卡廷事件真相,他们蓄意不予公开。戈、叶二人在推动苏联民主化方面诚然了不起,但俄方至今不向波兰提交全部档案,不承认种族灭绝指控,不对健在的杀人犯提出 法律追究。因而七十年的大惨案仍是俄波关系中的最敏感点之一。而我们生活在中共滔天罪行仍被一手遮天之下的中国人,自然会有无限的感慨。

□ 原载开放杂志 2010 年三月号

※     ※     ※     ※     ※
                    

普京跪向卡廷屠杀受害者致哀的启示
  

姜万里
  
  《参考消息》报道: 4 月 7 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向卡廷森林屠杀惨案受害者致哀,跪献花圈。

  当日,在位于俄罗斯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公墓祭奠,向 70 年前( 1940 年)被斯大林下令杀害的 2.2 万名波兰军官致哀,跪献花圈(见照片)。普京说,是斯大林制造了卡廷惨案, “ 俄罗斯人对屠杀感到遗憾,正如他们对受害于斯大林极权主义统治的同胞感到遗憾一样。 ”

  卡廷惨案的大致经过是; 1939 年 9 月德国侵略波兰时,波兰军队正在西线浴血抗敌,突然苏军从东线攻入波兰国土,与德军成夹攻之势。波兰军队本来就已不支,现在顿时溃不成军。最后波军选择退向苏联一侧,他们宁愿向苏军投降,也不愿向纳粹投降。苏联内务部奉斯大林指示对被俘波军进行 “ 政治鉴别 ” 工作,士兵们被释放,剩下二万二千名军官都是波兰民族精英,他们入伍前都是专业知识分子(这是波兰军队很特别之处),二万二千名军官等于二万二千名工程师、教师、技术员、农艺师、医生、会计师、作家 …… 斯大林认为,假如将这些人都释放了,将来肯定又会为波兰资产阶级政权服务(波兰流亡政府已经在伦敦成立了)。波兰资产阶级政府依靠他们,又会组建起一支军队来,这将给苏联和未来由苏联卵翼下的波兰傀儡政权带来大的麻烦。

  更深层原因,则是报复他在 1920 年被波兰军队打败的仇恨。在 1920 年苏波战争中,斯大林亲自指挥的一场战役意外惨败,数千苏联红军被俘,并遭受悲惨命运。

  研究考虑后,斯大林命令内务部在卡廷森林等地将他们秘密处死(每人后脑打一枪),再挖个大坑埋掉。

  这是非常野蛮、惨无人道的屠杀。斯大林自己也知道这是见不得阳光的卑鄙行为,事后嫁祸于人,诬称是德国纳粹所为。直到 1990 年 4 月,当时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第一次向来访的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承认是斯大林所为。

  第二次大战后,世界各国反思和总结近现代、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认识到人类社会要向前发展,要保障人类大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的尊严和平等权利,首先必须承认和尊重人权。是由于对人权的无视和污蔑才导致发展为野蛮的暴行。所以,联合国大会在 1948 年 12 月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后来又先后通过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正是在这种文明反思背景下,国际社会近年来出现反思历史新动向:许多国家都在回首该国过去的统治者在历史上实行奴隶制、种族屠杀或恐怖暴行给本国人民或他国人民所造成的伤害,并进行政治道歉和经济赔偿。其中最著名的事例是,前西德总理维利 · 勃兰特( Willy Brandt ) 1971 年访问波兰时,在被德国纳粹杀害的波兰人的纪念碑前下跪。有的国家或地方领导人甚至为几百年前国家的罪错道歉。如美国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的议会通过决议,向 200 多年前该两州贩卖人口和实行奴隶制度表示 “ 极为遗憾 ” ,认为政治道歉将有利于采取措施 “ 消除奴隶制度至今对人们的影响 ” 。 2008 年美国国会还正式通过决议,为 200 年前美国实行的奴隶制道歉。在澳大利亚, 1998 年人权组织发起设定每年 5 月 26 日为 “ 国家道歉日 ” ,以反省 18 世纪 70 年代被英国殖民者掠走 10 万土著儿童的罪行(将他们抓去英国,让白人家庭进行所谓 “ 欧化教育 ” ,图谋从思想文化上征服土著人,他们被称为 “ 被盗窃的一代 ” )(见《炎黄春秋》 2009 年 2 月号郭道晖文《五七风云:追求与打压》)。 2010 年 3 月 8 日,美国洛杉矶大都会交通局在 “ 长青公墓 ” 修建了一堵纪念墙,以纪念那些 19 世纪末为美国修筑铁路而死后不准葬入当地公墓的华工。因当时美国政府推行种族主义政策,华人死后不能与白人一起葬入公墓,只能埋入墓外野地。今天,美国人自己反思,仅仅因为对其他民族人士在葬式上的歧视就深以为憾。其人道精神的高度不能不令人尊敬。(见 2010 年 3 月 8 日《时代商报》)

  即使在我国台湾,在上世纪 50 年代 “ 政治受难者 ” 的 “ 秋祭追思会 ” 上,国民党主席为当年国民党当局镇压人民的 “ 白色恐怖 ” ,郑重地三度向受难者公开道歉。他说: “ 虽然那时我还是小孩子,但既然现在身为国民党主席,就必须承受国民党过去的责任。 ”2006 年西安事变 70 周年纪念日,国民党主席办公室通过台湾的党史历史馆长邵铭煌,为上世纪 40 年代被国民党特务杀害的杨虎城的惨案,代表国民党向其亲属道歉。(见同上郭道晖文)

  正如许多人士指出的:对国家罪错由国家领导人出面向人民、向受害者作政治道歉,有利于抚慰受伤害着的心灵,获得社会公平感,化解民怨和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解。德国勃兰特的一跪获得了犹太民族的谅解和全世界的尊重。普京的跪献花圈,使俄罗斯和波兰两国的关系转暖。

  国家领导人出面代表国家道歉,党派领导人代表本党派道歉,是担当的精神,是诚实的表现,只会赢得人们的尊重,推进自己国家或党派的团结进步。

  相反,或讳疾忌医,或隐瞒事实真相,不但不认账,反而压制人民的质疑和批评,封堵人民的议论,则只能加速自身病症的发展,直至失败。比如刚刚发生在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骚乱,总统巴基耶夫实行家族治国、纵容腐败、忽视民生、压制民怨,结果被民众推翻。这证明,在 21 世纪的今天,仍然企图推行专制治国策略,终必失败。

  在上世纪 50 年代,在中国,毛泽东发动的 “ 反右派运动 ” 是一场以扼杀人们独立思考、钳制人民言论自由、推行独裁专制政治制度为目的,采用阴谋诱骗、深文周纳、栽赃诬陷等卑鄙手段,打击陷害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人士的祸国殃民大折腾。这一场阴谋运动直接受害的爱国知识分子 55 万多人(新近解密中央档案记载,被扣上各等级右帽的知识分子实际是 3178470 人。 (据《炎黄春秋》 2009 年第 2 期郭道晖文《毛泽东发动整风的初衷》)。

  由于毛泽东率先垂范大搞阴谋、指鹿为马,带坏了全党、全社会的风气,从此说实话直言诤谏者下地狱,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者青云直上,这才导致随后发生了盲动蛮干的 “ 三面红旗 —— 大跃进、大办钢铁、人民公社 ” ,继而导致三年大饥荒,饿死国民 3750 多万人。

  这是一场国家大灾难,一场民族大灾难。事过 53 年,肇事的共产党至今仍不肯真诚的向受害者道歉,甚至对侥幸逃过鬼门关、存活至今的少数当年受害的右派老人继续采取打压政策,不准老人们再谈论 “ 反右 ” 的卑鄙残酷,连几十位右派老人要聚一聚喝茶叙旧也禁止。对比德国总理勃兰特、俄罗斯总理普京的悔罪认错,其精神境界何其天壤之别!
  
   姜万里 2010 年 4 月 9 日记于沈阳






   2010 年 4 月 9 日《参考消息》第 3 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