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生活

音乐几乎伴随了我所有的文字,从音符中飘逸出的旋律有时比文字更能释译情感。
个人资料
广陵晓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朋友送的字、亲戚送的书、父女学画画

(2012-01-10 21:09:34) 下一个
企鹅先生今天中午从公司打来电话说:“老婆,你不仅不适合于潜伏,而且将我暴露了。”企鹅太太乐呵呵地问:“怎么啦?”他回答:“今天上午YZ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企鹅先生。他说他是从文学城读到的《公公的业余爱好》,综合你博客中其它几篇文章,得出的结论。”YZ是企鹅夫妇在英国留学时的好朋友,他们当然不介意被“暴露”身份。但是,企鹅先生说:“老婆,你要学习谦虚和淡定。我们爸爸写的字非常一般,世界上比爸爸的字写得好的人有许许多多,文学城就是卧虎藏龙之地。但是,没有人象你这样不谦虚。”企鹅太太“抗议”地回答:“我没有在文章中夸奖爸爸的字有多么的好呀。我只是实事求是地描述了爸爸的两个业余爱好而已。不过,对我这个不懂书法,写不好字的人来说,就是觉得爸爸字写得好,反正写得比你好。”企鹅先生被“气”得无语。不过,企鹅太太答应企鹅先生写完下面这一篇帖子以及与跑全程马拉松有关的实况报道后就老老实实地安静一段时间。但是,企鹅太太没有告诉他“一段时间”究竟是多长:)))。

将此贴献给书画艺廊的网友们,谢谢你们对我公公的鼓励和祝福。尽管我不懂书画,将来也不会在这个论坛与网友们交流,但是,我真心为你们这些爱好书画的网友们感到高兴,有这样一个论坛使你们尽兴交流。祝福你们!!




音乐《Serenity》

《朋友送的字、亲戚送的书、父女学画画》

(1)朋友送的字

因为帮助国内一位不幸患罕见癌症的年轻女孩,我和一位美国同事在2011年6次去杭州。接待我们的朋友不止一次安排我们到杭州“江南会”私人会馆饮茶。

“江南会”会馆中的“五道馆”黄毅馆长为我们沏茶。忘记了他请我们一行人喝的是什么茶,只记得他说的有关这种茶的顺口溜“一道是水,二道是茶,三道、四道是精华”。




从黄毅馆长那里了解到“五道馆”的含意:香道、茶道、花道、琴道、书道。那天晚上,我们欣赏了所有的五道。黄毅馆长并且当场即兴书写了两幅书法作品分别送给我和我的同事。









(2)亲戚送的书-《书法有法》

女儿小企鹅和她的男朋友今年寒假回国拜访双方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从扬州、南京、义乌、杭州,他们得到了长辈们深深的祝福。南京爷爷不仅在物质上富待未来的孙媳妇,而且给了她不少的中国历史和文化熏陶。据小企鹅说,91岁的南京爷爷写的字很美,刚劲有力。得知小企鹅的88岁义乌爷爷喜欢书法,南京爷爷将他家朋友写的《书法有法》书,包括作者孙晓云的签名,送给小企鹅的祖父母和父母。因此,企鹅夫妇也有幸得到了这本书。有亲戚真好,谢谢小企鹅男朋友的南京爷爷!

A:《书法有法》的简洁封面;B:作者孙晓云给企鹅夫妇的签名




《书法有法》中作者的一部分书法作品








当女儿在中国探亲打电话给我介绍这本书时,企鹅太太误以为作者是一位男士,并且误以为是一位长者。没想到作者是一位女士,并且仅比企鹅太太年长8岁而已。企鹅太太对作者佩服致至。





(3)父女趣事:同班同学 (旧文,4-23-2009)

女儿在成长过程中上过一些业余课,通常由我接送,但绘画课例外。女儿上绘画课地点靠近侨教中心。在女儿上课的那二个半小时,先生可以去侨教中心浏览中文报纸和杂志。有几次先生早到在等待女儿下课时,他被老师和学生们所绘的画吸引了。终于,有一次,他手痒痒地拿起女儿的画笔在女儿的画纸上涂了一些东西。老师看到了,认为这位家长是“可造之才”,极力鼓动他也上绘画课。看着绘画班上这些(4、5个)10岁左右的孩子们,先生却步了。然而,经不住绘画老师对他的“赞扬”以及老师要破例招收他这唯一成人学生的“惜才之举”,也是“千里马”为了报答对“伯乐”的知遇之恩,先生缴了学费,成为女儿绘画班的同班同学。

然而,一旦进入正式的学画过程,认真的老师就毫不留情地将我先生与那些小朋友们一视同仁。先生被要求与女儿以及其他学生一起学素描,亚克力绘画,外出写生,从静物,风景,到人物。。。。。。一开始,父女俩尚能和平相处。10岁的女儿对爸爸成为她的同学毫无异义,他们有时还切磋画艺。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女儿年龄的增长,他们的同学关系发生了变化。青少年“叛逆期”的女儿和中年“危机期”的父亲开始相互批评对方的作品,互不服气。而我则经常成为他们作品的裁判。有一次,父女俩上完课回到家,女儿是兴高采烈,而她爸爸则遢拉着脸。我问他们:怎么啦?12岁的女儿绘声绘色地说:老师请爸爸向我学习绘画时的想象力和用色彩时的大胆。爸爸不服气,说他画的画比我画的画更象实物。老师说,如果只是要画得像,那还不如用照相机拍照片呢。绘画必须运用想象力。先生私下告诉我,他一定要好好学习绘画,“赶超”女儿的水平。就这样,父女俩在合作和争议中学习着绘画。

又有一次,他们父女俩共同参加当地一个艺术团体组织的画展,各自展出4幅作品。在展览过程中,一位女士看中了一幅女儿画的静物画,并且希望购买此画。我们参加画展是为了增进与当地的艺术爱好者的交流,互相学习取经,没有计划卖画。所以,我们没有对任何一幅作品标价,也不知道如何标价。我是主张不卖。但是,大小两位“财迷”(父女俩)特别兴奋地要卖。女儿说,她会重新画一幅同样的画。她爸爸说用卖画的钱补贴学画费用。在他们父女俩的坚持下,我让步了。画展组织者为那幅画标价350美元。我吃了一惊。如果是我,肯定不会花这些钱买一个名不经传的12岁女孩的作品。我问买主:女士,你为什么喜欢这幅画?她回答:我喜欢这幅画的色彩。嗨,又是色彩!看来这位女士与绘画课老师是英雄所见略同。至此,先生对待女儿的画比他自己的画受欢迎时的心态是平和、愉悦的。他自我解嘲地说:不管怎样,女儿是我生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开心的事。画展后不久,先生仿佛从“千里马”的感觉中醒悟过来,停止去上绘画课,他做的“画家梦”也告一段落。

我多么希望回到先生和女儿作为同班同学学画的日子,再经常看到他们父女俩“争吵”的样子。然而,时光不会倒流。如今,女儿早已象一只羽翼丰满的小鸟迫不及待地从我们这个鸟巢中飞走了。祝福你,我的孩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广陵晓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tenyu的评论:

谢谢你的鼓励。欢迎你坐沙发,给你上浙江龙井茶:))。
tenyu 回复 悄悄话 好温馨的一家人!我坐你家的沙发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