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天上人间(十三)过五关斩六将

(2019-03-09 08:19:10) 下一个

九月的这一天碧空如洗,清爽凉快。翔开着车心情却格外紧张,因为他已经考路试四次都不能过关,所以他一定要小心翼翼做好每一个动作,志在必得。

     他是开自己的美国旧车到车管所考车的,因为他只有实习驾照不能自己开车,李斌在百忙之中还是陪他去。这已经是第五次麻烦李斌了,今天不通过的话他 这张脸皮就没有地方搁了。

    到车管所拿了排号之后,他最怕的就是那位在办理他实习驾照的总是表情茫然的女胖子。前四次考车,有三次是她执考,都不让他通过。有一次过路口停车牌的时候,车子很多,停车牌的旁边刚好有一辆红色的卡车正在卸货,他的目光在卡车上,却忽略了红色的停车牌,没有停车,结果这个动作失误了,被女胖官打了一个大叉。还有一次是绿灯之后的黄灯,他算准可以开过去,他觉得他的车子过停车线之后红灯才亮,这个动作没有违规,不过女胖管却判他闯红灯。

     这一次他实在不想看到那个女胖官,排号之后就一直眼睁睁地观察视频上的顺序。眼看就要抡到他了,柜台上是一位是脸色总是带着笑脸的男子正准备考路试,可是他忽然走到一旁接电话。于是女胖官接过他手中的案夹,按动电铃,就是他的号!他倒抽了一口气,很无奈地和她办了手续随她出来。李斌拍拍他的肩膀,气定神闲地对他说,别慌!淡定一点。李斌实在很无奈,他比翔更加着急。

     司马翔的车子从车管所出去不远,他完成了几个动作都不错,走到一段有路沿的地方,坐在副坐的女胖官半闭着眼睛说:“平行泊车!”这时候道路右边路沿停着两部车,中间留下一段距离,考官就是让他停在这个空挡的。

    他这个动作不知反复做了多少次,将车子先与前方车并齐后停止,将方向盘尽量右转。然后倒车,确定车头不会碰到前车的时候,将方向盘尽量左转,再继续慢慢倒车。尽量在将方向盘右转,将车辆往右边靠,并保持前后距离。他刚刚把车停毕,觉得自己做得不错,把变速器推到停车挡,把油门关闭。考官让他继续开出去,于是他打开汽车引擎,车子就象一头无名的怪兽喘着粗气呻吟着,由慢到快,当音响快平衡成有节奏的快感时,却嘎然而止,熄火了。用李斌的说法,那叫阳萎。

     女胖官没有说什么,还是半闭着眼睛,也没有提示他做什么动作。等到他第三次发动起来的时候,女胖官就让他直接开回车管所,没有通过!

    他顿时脸色苍白,还是勉强说了一句“OK!No problem!”女胖官不动声色走了。她记不起这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人是谁?可是翔却牢牢地记住她的样子,胖得走路像企鹅,眼睛都睁不开,为什么不减肥来找我麻烦?

      事后他反思自己,要怪就怪他读死书,本来“平行泊车”动作完成之后,车子是要停住,做完停车的动作,并没有强调你要熄火,他是为了保险一点,把火熄了。你熄火也不要紧,重新发动就是了,却死火了!这辆旧车考了几次都没有熄火,唯独这第五次熄火,太倒霉了!

     现在他才后悔,当初李斌要他买日本车,自己要买这辆美国老车,你一千美刀买80年代的美国车,多花三百元就可以同年代同档次的日本车。买这辆车美国旧车时,在车行里发动的时候很顺利,回家后就多次出现熄火,但是多发动几次就起来了,他不在意,却在最关键时候卡克。

      经过五次失败之后,他对考车的信心几乎垮了,不能开车等于缺一腿,在美国干嘛?李斌陪他四次,每一次看到他考完之后`,都希望能看到他的笑脸,遗憾的是他每一次都是摇头苦笑。今天也是如此。

    他回到家里就像烂泥一样倒在沙发上,随手打开电视,来自中国的报道:2000年9月8日晚7时38分左右,一辆运载准备销毁的爆炸物品的卡车行至乌鲁木齐市西郊的西山路段时发生爆炸。随着两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两朵浓黑的蘑菇云顿时升腾而起,冲天大火即刻烧红了半边天空。乌鲁木齐武警医院充满着悲痛的哭喊声,目前事故死亡人数为60人,伤亡总数约309人......

   太可怕了!开车太危险了。看到这条新闻,他才想起他来美国已经快半年了。电视里天天都有报道车祸发生,像他这样反应迟钝的人开车是不是靠得住?妻子也很担心!菲虹常对他说:“你换我去做餐馆吧!我考车一定马上就过。”她在中国飞车传奇,到美国自然是小菜一碟。不过,让笨手笨脚的翔做餐馆肯定是不行的。翔当然是知道妻子的用意,要让他振作一点,他没有退路,还是要最后一拼。他想,姚一平得了绝症还要一拼,我好好的为什么不能再拼一次?

       李斌分析了他失败的原因,和女胖官有很大关系!她讲英文,你可能比较紧张,于是他带翔到中国城车管所考试,找华人考官。为了保证车子不熄火,李斌让他开自己的日本新轿车。前几次李斌带他是开翔的美国旧车的。这次一定不能再出事,要用好车。

     还是排号等考官,但是要求会讲华语的,于是中国城车管所安排了一位华人考官。奇怪的是这个考官长得和陈生一个模样,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就是老了一些。翔问这个陈考官,你认识陈生吗?陈考官说,那是我弟弟啊!他才想起,以前在小平头餐馆打工的时候,陈生就曾经说过他的一个哥哥在车管所工作,没有想到现在就在眼前。翔看到看到陈考官的手指头是烟黄色的,抽出一支软中华香烟请他。陈考官笑道:“我抽你的烟,你动作做不好,我也照样不给你打钩!”他没有接过翔的烟,不过翔这次是顺利通过了。

     回家的路上要走高速,李斌要他大胆开车,他小心翼翼地上了高速,从匝道进入主道的时候,他正要换左线,但是左线的车很多,李斌让他打转向灯,找准机会换线,正当他要换的时候,一辆飞速行驶的轿车呼啸而过,李斌连忙帮助他把方向盘摆正,等待下一个机会。终于可以换线了,换线之后一直开到出口,原来开高速也不难啊!这是司马翔来美国半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有驾照了,打工更容易了,这是他在美国迈出的一个里程碑。他可以开始做美国梦了!   

最近博文:

悬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停车不要钱的.你的每天一讲的留言比我的每天一搏还厉害.我是要每周一搏了!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友明兄,现在是全能量恢复,一天一搏。

每天到图书馆写作,真的太享受了,也清静。不知每天这样停车费一个月下来也不少吧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想了一下,孩子是不是精英不重要,因为精英毕竟是少数的,我的笔墨是要写那些不是精英的孩子,因为他们是多数.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提醒!早上起来之后看手机就知道错了!是啊!我原来是写司马翔子女的故事,但是发表在这里之后,发现大家喜欢那些中老年移民的故事,所以我会加重对他们的笔墨.如果写子女的故事,也是写那些我熟悉的故事.再看吧!谢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插兄,提醒一下,夏令時是把鐘拨快一小時,今天早上你要少睡一小時。你睡到了早晨七點,夏令已是八點了。
我对五十几岁的翔移民美國的故事更感興趣,因為年紀越大移民,適應更有挑戰性。他的儿子年青,風的故事会和我朋友的孩子們,或文学城中年輕人的經历可能大同小异吧?他來后,拿個好专业的美國學位奋斗成為精英,或是克服千難萬險,直接創下自己的中美貿易生意?想像不出,你的這篇小說接地氣,吸引人,一定有新意!期待中。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那个领事馆的女子太笨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考32次的。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太能写啦!周末快乐!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我有一位洛杉矶中领馆的女朋友烤了32次车通过,等她拿到驾证已经在美国的第8年啦,政府招她回国啦,呵呵,周末开心!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朋友刚刚告诉我,明天就是夏令时,我才醒过来,看来真的是健忘了,好像几天前才把时间从夏令时调到冬令时,日子怎么这样快啊!今晚时间调慢一小时,明天可以多睡一小时,但是今天也不要熬夜啊!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翔和菲虹这一代人从小受苦,到美国会很努力,他们会走出困境的。后来翔的大儿子司马风也移民到美国和父母团聚,司马风才是我这个长篇的主角,他的故事比他父母的故事更有看头的。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把前面几节补读了。写得真好!有点担心翔是不是开始有健忘证的问题了。年近半百左右的人移民美国从学语言开始学驾车,一关一关的闯非常不容易。这下翔有驾驶证了,愿他们家柳岸花明又一春,最终走出困境日子愈过愈好。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这个长篇已经连载3万字了,会暂停连载。谢谢读者关注和鼓励!现在出书比什么都容易,据说在美国的书号都不要钱的,自己就可以编辑在网络出版,我是没有那个精力去想这些细节的。不管怎么说,出版之后我会告诉大家,有兴趣的人可以继续关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