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30章:王家姐妹(中)

(2018-07-08 05:27:10) 下一个

永峰的嗓子低沉浑厚,让人的思绪也飘飘然起来,想拉着身边的人在芒丛中翩翩起舞。

       “太棒了!”文娟随手摘了一朵管芒花在空中挥舞着。

        “你们最爱管芒什么呢?”永峰说:“每个人都要回答。文徇是大姐姐,先说吧。”

        文徇年纪最大,刚才听到永峰唱的时候,她的直觉得永峰是在思念岑颖。岑颖在的时候,她虽然在上学,但是每当周末她回家的时候,看到岑颖和永峰总是在一起,她一眼就看出岑颖的眼睛里流露出特有的痴情的爱意,她曾经默默地祝福永峰和岑颖和能成她的哥哥嫂嫂。但是岑颖走了,一去不回头。这时,永峰提起岑颖,又唱起岑颖唱的歌,这不是明摆着想念岑颖吗?于是她瞅着永峰说:“我最喜欢的是永峰大哥哥那股像管芒一样的百般柔情,那股思念岑颖姐姐的柔情!可惜啊!岑颖姐姐走了!”她的性子很直爽。

        文芳和文娟听了,都窃笑起来。

        永峰没想到看起来老实的姐姐竟然会取笑他,他好像刚认识文徇一样,歪着头端详了她一会,才说:“文徇长大了,知道大人的事了。”

       其实文徇确实长大了,她已经是16岁了,胸前的两座小山峰已经凸出来了,她们三姐妹的脸蛋长得是一样的美,只不过是她长得较矮,只有1米60,而比她小两岁的文芳是1米62。文娟才11岁,已经是1米55了。文徇正是花季年华,心里的秘密如浪漫的山花,数也数不完。明年她就高中毕业了,就要回乡了,她不知道回乡之后,是不是就这样当农民了?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像岑颖、云娘一样,喜欢永峰哥哥。

       永峰当然没有注意到文徇的心思,他很想从对岑颖思念的影子中走出去,无意中却唱了岑颖教他唱的这首歌,被文徇这么一说,他又有点伤感起来了。但是他的脸色很平静,只是微微一笑:“我想岑颖,你不也想吗?”

        文徇说:“那不一样啊。”

        文娟说:“你们大人的事我不懂,但是我不想岑颖姐姐了,她不好,很坏,走了这么久也不回来看我。”文娟想起岑颖的时候,常常情不自禁泪水盈盈,她年纪小,却最懂得如何用心珍惜生命中值得珍惜的人和事。

        文芳使眼色儿说:“嘿嘿!想和不想又有什么用,都是大傻瓜!”三姐妹中文芳是最不会胡思乱想的,就象一朵开在树荫下的小草,远离尘寰,与世无争,安静,朴实。她喜欢数理化,喜欢看推理小说,逻辑思维很强,形象思维相对比较稳定。    

      永峰不再和她们争辩,只是对文娟说:“小丫头!你说我唱之后你也唱。”

     “当然了!”文娟随后唱了起来:

     ......

     记得那一年中秋月圆,

     我们在月光下相视无言

     看那白茫茫的管芒,

     是月色下的搖曳的波浪

     起伏到遥远的天边. ......

       她唱的竟然曲正腔圆,一字不漏,有超年龄的成熟情调,让人觉得她也长大了。原来,她早就会唱这首歌,岑颖教过她,她忘了大半,永峰哥哥一唱,她就全部想起来了。

        永峰惊讶地看着文娟:“你真行啊!厉害!以后有什么革命歌曲,你教我吧!”

        文娟却不理他,说:“这么多管芒,我们要在哪里开始割呢?”

        永峰道:“再走一个山岭就到了,那里的管芒密集又高大,到了就知道了。”永峰是要带她们到坎水凹割管芒,三年前他们在坎水凹改造了烂泥田,因为遇到野狼吃水牛,所以半途而废。现在野狼消声匿迹了,但是生产队因为忙不过来,一直没有继续进行积肥和开荒种植经济作物,这片山田未被重新开垦之前,割管芒是最容易的。

       永峰把耕山队的情况向他们简单说了,大家继续前进。

       他们迈过了坎水凹,而脚下的山拗,长满密密麻麻的管芒,奇怪的是这里的管芒像梯田似的,一层层往上长,到半山腰就不长了。

        “太美了!”文娟说:“可是为什么这里的管芒会是一层层呢?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美丽漂亮的蝴蝶、蜻蜓,还有数不清的小鸟唱着那悦耳动听的歌儿!”

        永峰说:“说来话长,你们听我慢慢说。原来这片山谷是农田,后来荒废了,在这里的山林里,有不少是荒废了几十年的山田,就是说,现在的山田比解放前少多了。我问老农为什么会荒废?他们回答,第一个原因是气候冷产量低,经常是有种无收。二是山田水路的山坡崩塌,断绝了水源,重新在塌坡上开水渠很难。三是路途遥远,耕作不方便。四是野兽骚扰,那里有很多野狼窝,即吃牛也伤人,居住危险,山民不敢在山上落户。荒废的农田土壤肥沃,管芒很容易繁殖。从远看,那山坡每一米多高就长着一排管芒林,密密麻麻的。生产队已经决定要把这片荒废的山田开垦种植番薯,三年前我们耕山队就准备开垦出来,后来因为野狼袭击,所以搁下来了,今后还看你们呵!”

        文徇兴致勃勃地说:“没问题!我保证不比岑颖姐姐差啊!”文芳也不甘落后:“我早就想在耕山队住一阵子,体验一下真正的知青生活。”文娟看着两个姐姐,露出迷人的笑靥和两排细贝般的洁白整齐的牙齿说:“还有云娘姐姐呢!云娘姐姐在耕山队才棒呢!”

       永峰看着文娟:“看来你们三姐妹都忘不了岑颖姐姐,也很崇拜云娘姐姐啊”

       文徇说:"你不是也崇拜她们吗?你看她俩谁更好?"其实她是想试探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如果永峰回答了,她的下一句就是“那我呢?她俩比我好吗?”她想知道她这个花季美貌的少女究竟在他心中是什么分量?可是永峰不理文徇,文徇也就没有下文了。

 

长篇小说:土楼情人 (6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修改后的这一节,没有很大改动,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里面的不同:
永峰的嗓子低沉浑厚,让人的思绪也飘飘然起来,想拉着身边的人在芒丛中翩翩起舞。
“太棒了!”文娟随手摘了一朵管芒花在空中挥舞着。
“你们最爱管芒什么呢?”永峰说:“每个人都要回答。文徇是大姐姐,先说吧。”
文徇年纪最大,刚才听到永峰唱的时候,她的直觉得永峰是在思念岑颖。岑颖在的时候,她虽然在上学,但是每当周末她回家的时候,总是看到岑颖和永峰在一起,她一眼就看出岑颖的眼睛里流露出特有的痴情的爱意,她曾经默默地祝福永峰和岑颖和能成她的哥哥嫂嫂。但是岑颖走了,一去不回头。这时,永峰提起岑颖,又唱起岑颖唱的歌,这不是明摆着想念岑颖吗?于是她瞅着永峰说:“我最喜欢管芒的柔软,大风吹不断,风停又挺立起来,永峰哥哥就是有这种柔软的心肠。那是思念岑颖姐姐的柔情!可惜啊!岑颖姐姐走了!”她的性子很直爽。
文芳和文娟听了,都窃笑起来。
永峰没想到看起来老实的姐姐竟然会取笑他,他好像刚认识文徇一样,歪着头端详了她一会,才说:“文徇长大了,知道大人的事了。”
其实文徇确实长大了,她已经是16岁了,胸前的两座小山峰已经凸出来了,她们三姐妹的脸蛋长得是一样的美,只不过是她长得较矮,只有1米60,而比她小两岁的文芳是1米62。文娟才11岁,已经是1米55了。文徇正是花季年华,心里的秘密如浪漫的山花,数也数不完。明年她就高中毕业了,就要回乡了,她不知道回乡之后,是不是就这样当农民了?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像岑颖、云娘一样,喜欢永峰哥哥。
永峰当然没有注意到文徇的心思,他很想从对岑颖思念的影子中走出去,无意中却唱了岑颖教他唱的这首歌,被文徇这么一说,他又有点伤感起来了。但是他的脸色很平静,只是微微一笑:“我想岑颖,你不也想吗?”
文徇说:“那不一样啊。”
文娟说:“你们大人的事我不懂,但是我不想岑颖姐姐了,她不好,很坏,走了这么久也不回来看我。”文娟想起岑颖的时候,常常情不自禁泪水盈盈,她年纪小,却最懂得如何用心珍惜生命中值得珍惜的人和事。
文芳使眼色儿说:“嘿嘿!想和不想又有什么用,都是大傻瓜!永峰哥哥是问我们最爱管芒什么?你却想歪了?”三姐妹中文芳是最不会胡思乱想的,就象一朵开在树荫下的小草,远离尘寰,与世无争,安静,朴实。她喜欢数理化,喜欢看推理小说,逻辑思维很强,形象思维相对比较稳定。
永峰不再和她们争辩,只是对文娟说:“小丫头!你说我唱之后你也唱。”
“当然了!”文娟随后唱了起来:
......
记得那一年中秋月圆,
我们在月光下相视无言
看那白茫茫的管芒,
是月色下的搖曳的波浪
起伏到遥远的天边. ......
她唱的竟然曲正腔圆,一字不漏,有超年龄的成熟情调,让人觉得她也长大了。原来,她早就会唱这首歌,岑颖教过她,她忘了大半,永峰哥哥一唱,她就全部想起来了。
永峰惊讶地看着文娟:“你真行啊!厉害!以后有什么革命歌曲,你教我吧!”
文娟却不理他,说:“这么多管芒,我们要在哪里开始割呢?”
永峰道:“再走一个山岭就到了,那里的管芒密集又高大,到了就知道了。”永峰是要带她们到坎水凹割管芒,三年前他们在坎水凹改造了烂泥田,因为遇到野狼吃水牛,所以半途而废。现在野狼消声匿迹了,但是生产队因为忙不过来,一直没有继续进行积肥和开荒种植经济作物,这片山田未被重新开垦之前,割管芒是最容易的。
永峰把耕山队的情况向他们简单说了,大家继续前进。
他们迈过了坎水凹,而脚下的山拗,长满密密麻麻的管芒,奇怪的是这里的管芒像梯田似的,一层层往上长,到半山腰就不长了。
“太美了!”文娟说:“可是为什么这里的管芒会是一层层呢?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美丽漂亮的蝴蝶、蜻蜓,还有数不清的小鸟唱着那悦耳动听的歌儿!”
永峰说:“说来话长,你们听我慢慢说。原来这片山谷是农田,后来荒废了,在这里的山林里,有不少是荒废了几十年的山田,就是说,现在的山田比解放前少多了。我问老农为什么会荒废?他们回答,第一个原因是气候冷产量低,经常是有种无收。二是山田水路的山坡崩塌,断绝了水源,重新在塌坡上开水渠很难。三是路途遥远,耕作不方便。四是野兽骚扰,那里有很多野狼窝,即吃牛也伤人,居住危险,山民不敢在山上落户。荒废的农田土壤肥沃,管芒很容易繁殖。从远看,那山坡每一米多高就长着一排管芒林,密密麻麻的。生产队已经决定要把这片荒废的山田开垦种植番薯,三年前我们耕山队就准备开垦出来,后来因为野狼袭击,所以搁下来了,今后还看你们呵!”
文徇兴致勃勃地说:“没问题!我保证不比岑颖姐姐差啊!”文芳也不甘落后:“我早就想在耕山队住一阵子,体验一下真正的知青生活。”文娟看着两个姐姐,露出迷人的笑靥和两排细贝般的洁白整齐的牙齿说:“还有云娘姐姐呢!云娘姐姐在耕山队才棒呢!”
永峰看着文娟:“看来你们三姐妹都忘不了岑颖姐姐,也很崇拜云娘姐姐啊”
文徇说:"你不是也崇拜她们吗?你看她俩谁更好?"其实她是想试探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如果永峰回答了,她的下一句就是“那我呢?她俩比我好吗?”她想知道她这个花季美貌的少女究竟在他心中是什么分量?可是永峰不理文徇,文徇也就没有下文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我要把你说的两个建议分别由王家姐妹两人来讲,全章要有大幅度修改,现在还是想听大家的意见。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刚回来再接着写。假如此话是岀自成年的村妇之口,那用“心思”替代“心”更为合适。而小孩子口语中带有些破绽更符合现实。除非你的土村地区己长年累月浸淫于人文熏陶,人人都可出口成章,如古代唐朝,吟诗赋词已是家常便饭,不然的话,口语中还是少用成语为佳。民间的俚语一样可以使句子徐徐生辉。
————————————————
非常有道理,人物的个性对话可以说是小说的难点,不同的人物,说话内容不同,但是口气是相同。只有长期观察生活,才能提炼出人物对话的个性。这点我还是非常的需要提高。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我最喜欢的是永峰大哥哥的心象管芒那样,太有韧劲了,扯都扯不断,还好软。”
很好!把“心”改成“爱心“就可以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哦!我怎么将关键词漏了。应该是“我最喜欢的是永峰大哥哥的心象管芒那样的、好软。
这句很不错!但是管芒的柔软是整个身体的柔软,如果能够把“心”字换成另一种表达更好,再想想。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刚回来再接着写。假如此话是岀自成年的村妇之口,那用“心思”替代“心”更为合适。而小孩子口语中带有些破绽更符合现实。除非你的土村地区己长年累月浸淫于人文熏陶,人人都可出口成章,如古代唐朝,吟诗赋词已是家常便饭,不然的话,口语中还是少用成语为佳。民间的俚语一样可以使句子徐徐生辉。

哦!我是不是又说得太多了?还是打住吧。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或是
“我最喜欢的是永峰大哥哥的心象管芒那样,太有韧劲了,扯都扯不断,还好软。”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哦!我怎么将关键词漏了。应该是“我最喜欢的是永峰大哥哥的心象管芒那样的、好软。”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按照你说的改为“我最喜欢的是永峰大哥哥那样心软,对岑颖姐姐念念不忘。”是可以,但是没有回答永峰的提问““你们最爱管芒什么呢?”你写的没有“管芒”两字。

“管芒”的特点一个是柔软,一个是韧性,你用手折不断,要用刀才能砍断。爱一个人内心必须柔软,遇到波折必须有克服困难的韧性,我想就这方面来改这段话。暂时还没想好,有谁能想出更好的文字来表达呢?先谢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又加了一个管茫花的歌曲视频。是闽南话。台湾人说是台语。
管茫应该是福建和台湾的说法,一般的说法可能是芒草。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我把要改的标上红色,便于读者寻找。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我想,改为“我最喜欢的是永峰大哥哥那样心软,对岑颖姐姐念念不忘“ 更附合半大不大的姑娘的口气。建议而已,仅供参考。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我最喜欢的是永峰大哥哥那股像管芒一样的百般柔情。”

管茫这词儿用得好!既形象又写实、以物喻人附合朴实的农村女孩儿的思维。而“百般柔情”大概不会出自当年农村女孩之口,只有极具文学修养的当代女子才会这么脱口而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是芒草,也叫管芒。搜索油管视屏有好几首是唱管芒花开的。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这植物在纽约河边很多,我还以为是芦花呐。网上称其为芒草。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谢谢!这沙发留给你!
管茫你搜索一下就知道了!我已经补上了一张图。
周日又要出门了,下午才回来。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板凳!” 我知道你在开沙发批发店,所以宁可坐板凳,呵呵!

那管芒究竟是什么植物?见你提过多次。可以吃的还是用的?我从未见过。这问题大概有点弱智,别见笑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