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3章:峰云之恋(上)

(2018-06-05 08:48:45) 下一个

岑颖回城以后,云岭-岭下公路开挖进入高潮,岭下生产队的开挖地段有很多大石头, 需要打石的技术工,队里原来想请专业打石匠,永峰拍着胸脯对大山叔叔说,他自己干,但需要云娘配合他握钢钎。大山说为什么是云娘?永峰说因为他们在坎水凹经常一起打石头,大山笑道,云娘就交给你了。于是他俩天天在一起干活。

       原来,在坎水凹耕山队里,永峰向卫国学了打石的技术,所以他很快成为打石"师傅"了。比如如何把大石头分为条石头,他就知道怎样寻找大石的纹路,顺着纹路 用小钢凿凿出一个个寸深的小孔,排列成一行,然后抡起大钢锤,对着一个个小刚凿猛砸,也许你砸几十下大石都巍然不动,没有任何征兆,其实石头里面已经有看不见的裂缝了,也许就在你砸下一次的时候,石头就就顺着排列小孔的纹路裂开了,几吨重的石头即刻分家。

        打炮孔时,握钢钎是最危险的动作,云娘胆子很大,她敢扶握钢钎,让永峰挥起十八磅的软柄大锤,朝着她的手上几寸远的地方敲砸,看到云娘那充满青春笑容的脸颊,他更自信了。他轻松自如地抡起大锤,高高举去再狠狠砸下,大锤敲着钢钎,锤声响叮当,钢钎啃着石头,不时拼出红色的火星。有一次看着一块巨石裂开,永峰对云娘说:“你能说说开凿大石头的感想吗?”

       云娘歪着头想了一下:“有什么感想?不就是打石头吗?”

       永峰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地说:“石头裂开的那一刻谁也不能预测,但是一旦裂开,就有一股巨大的能量让石头崩裂。这和地震的原理一样,人们不能预测地震, 但是地震一旦发生,即刻山崩地裂。”

       云娘笑道:“一个打石你也能说出道理,但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永峰坦然地说:“和我们是没有什么关系,但和别人好像是有关系的,比如青年男女之间。”

        云娘想了一下,忽然领悟了:“我知道了,你是说,一对青年男女只是好朋友,相处久了,感情的火花拼裂了,山崩地裂不变心,是不是?”

        永峰笑而不答:“你说的不错,但也可以是另外一个相反的意思。一对青年男女相处好好的,友情天长地久,如果没有爱的缘分,硬要凿开爱的纹路,结果只能分道扬镳,受伤的裂缝永远不能缝合。”

        云娘不语,她不开心。她不喜欢永峰说这样的话,似乎她和他永远只能有友情。她知道永峰的狡猾,在他心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都能扯 到一块,而且又是那么合理,他是个天才、怪才。等待他俩的是怎么结局呢?她无法预测,她期望那种山崩地裂不变心的结局的到来吗?

        而永峰呢?其实他说的话并无特指他和云娘,他只是随口说的。男人就是这样,再优秀的男人也有缺陷。永峰就有这种明显的缺陷,心不够细,说话随意,常常会让 人误解,更会让喜欢他的女子误解。以前岑颖还在的时候,他明明知道他与岑颖和云娘两个女子之间有些话不宜说,但他还是傻乎乎地说了,有意无意把他和她俩绑 架在一起,让两个多情的女子不悦。今天,他的老毛病又来了。

        或许是一场无言的结局默默地酝酿着,云娘只能把它藏在心里,用汗水来浇筑解不开的情结 。每当永峰说那些不着边际的话时,她就当他是孩子说傻话,从来没有生气。

       有一次,永峰怕砸到她的手,不敢太用力。她打趣地说:“别怕砸伤我的手,我的手就是准备送给你的。”

       秋兰也在他们旁边,她风趣地说:“呵呵!云娘这双的手不知多少人想着呢?她要送的是你永峰啊!”秋兰的意思好像是希望看到他俩“牵手”一生,她还想当这 个媒人呢?

       永峰大笑说:“那我就砸了,砸伤了你的手,你还留一手。我却是两手空空啊!”

       云娘说:“我留一手,你还有两手,我们不就是三只手的小偷吗?是你偷我还是我偷你,偷人还是偷心,你说啊!”

       他们总是那样开心,逗乐,打嘴鼓。苦中作乐,一点也不觉得累。

       有一次,云娘对永峰说:“我们这里有句老话,叫一里通,万里彻。你知道是什么回事吗?”

       永峰不加思索回答:“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找到了窍门,一点开就畅通无阻。很多事情看起来很难,但是只要找到诀窍,就非常容易。比如在烂泥田水沟砌石头,你找到最佳切点,就轻而易举。比如开条石,你找到纹路也很容易。”

       云娘说:“你说得没有错,这老话对‘开公路’来说更顺溜了。社员们都希望日子越来越好,大路一通,岭下的山林资源更容易被开发利用,最现实的就是可以砍伐松木卖给国家,支援国家建设。我们的生活水平就会提高。”

       说起生活水平,永峰想起了刚来时云娘在圩场卖烤烟那困窘的情景,他忘不了她那原本如云岭溪水一样清澈的眼神布满薄雾,原本俏媚灵动的笑脸黯然失色,让人无限怜惜。为了给爸爸买药治病,为了交弟弟的学费,这些年她几乎竭尽了她的所有,披星戴月,无怨无悔。下乡将近一年,他才深深地理解到云娘的难处。许多农民一年忙到头,还是不能温饱,常常连买盐的钱都没有。因此,人们把收入的来源投向山林资源,砍伐松树、杉树、其他杂木和竹子,以原材料或半成品出售。但是因为交通不便,所以也收效甚微。

        想到这里,永峰对云娘说:“公路开通至少还要几个月,但是目前我们还是增加收入几乎完全没有条件,你有什么办法吗?”

       云娘笑道:“办法当然有,我们世世代代没有公路都活过来了,还差那几个月吗?不过,我们不能等,要努力创造条件。”

       永峰问:“要怎样创造呢?”

       云娘说:“以后我去哪儿,你跟我去哪儿。”

       “什么!”永峰不解:“我是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一直跟在一个女人的屁股后面。睡觉不能跟吧?”

        他们两人几乎无话不说了,天天在一起打嘴鼓,所以永峰竟然信口开河,说话都不要动脑筋,和女人睡觉这种话是能随便乱说吗?说完他才后悔,准备挨骂。

        云娘却不以为然,她大笑道:“我的意思是说,今后除了在生产队出工之外,休息日我们一起干活,可以上山搞副业,比如砍柴来卖,随便什么时候你挑一担柴到云岭圩场都可以卖一两块钱,公社收购站有收购竹子和管芒的话你也跟我走,我知道在那个山上有,你就是这样跟我听明白吗?“

        永峰说:“那好啊!一言为定。”

        云娘补充道:“你不是说要我睡觉你也要跟吗?”

        永峰说:“我说笑而已,别当真!”

        云娘笑道:“睡觉要跟也可以,但是我可以在树上睡觉,你可以吗?怕你摔下来!哈哈!”

  “说来听你怎么在树上睡觉?”

        “我上山干活,累了的话就爬上树睡觉,不怕野兽袭击,哪一棵树可以睡觉我都知道?”

        永峰说:“你越说越奇怪了,你不是鸟儿怎么可以在树上睡觉?”

        “你不知道吧!有些树有很多山藤,你爬到树上就用山藤编织一个网袋,马上可以在网袋上睡觉。”

       永峰听明白了:“说来说去原来是网袋睡袋,我也可以做啊!”

       云娘笑道:“你啊!就被跟我学了,从树上摔下来的话没有人会救你,你受伤了岑颖回来找我算账我可没有办法啊!”

        “又来了又来了!岑颖很久没有来信了,说不定她已经把我忘得差不多了。”

      “别自欺欺人了!岑颖能忘了你?不会把你也调回去吧?”

      ”好好好!别说了!她没有忘我,我没有忘她,你没有忘我,我也没忘了你,好不好!”

         两人说起岑颖来又是没完没了,都是小孩子脾气,真没有办法。到底永峰要不要跟云娘一起“睡觉”?暂且不表。

     春暖花开之际,岭下生产队用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云岭-岭下公路分配的施工任务,开通100米的路面,这个100米路面的地段是45度角的山坡,被切下15度的土方,成为60度角的斜坡,路面宽5米。原来在永昌楼是看不到岭下大队部的几座土楼的,就是这个15度斜坡挡住了视线,现在切掉了,就可以看到600米远的岭中村土楼。

       永峰对这个“15”非常感兴趣,他对云娘说:“以前我听一个算命先生说过,易经81理数15为吉,是圆满之像。我觉得有道理,我们常常从初一盼到十五,从没有听说过十五盼到初一。为什么?就是因为十五有圆满的月亮,是圆满的象征,于国为繁荣富强,于家为子孙满堂,于人为慷慨大方,精力旺盛。”

        云娘很好奇永峰的说法,她说:“我喜欢十五,最喜欢的是十五的月亮,还记得去年的元宵节吗?我们手拉手在月光下的情景吗?”

        “是吗?”永峰故意装傻。

        云娘不在意他的伪装。她说:“你说十五可以于家为子孙满堂,于人为慷慨大方,精力旺盛。这还不够,还可以于人美满的爱情。”她总是把话题拉到爱的底线,看看永峰什么反映。

      永峰调皮地说:“我常常记起那首儿歌: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行个礼举个躬啊笑嘻嘻啊握手啊!哈哈!元宵节那天晚上我就是找到一个好朋友,笑嘻嘻啊握手啊的好朋友。”

     云娘实在没有办法难倒他。她笑:“你这人也太逗了!”

     和永峰在一起,她真的很开心,不管什么文字数字,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发挥它们里面的正面意义,让生活充满阳光。她实在太喜欢他了。

       成坚看他们这么开心,有一次收工回家,他对永峰说:“开公路不必一身泥巴下田,也不必灰头土脸在山林里瞎钻,永峰你这个帅哥和云娘这样的美女能在一起说说笑笑,我真是嫉妒啊!你的日子真是比蜜甜啊!”

土楼情人第23章:峰云之恋(下)

最近博文:  

土楼情人第22章:萧瑟秋风(下)

(11/5727 reads)2018-06-03 10:20:23

土楼情人第22章:萧瑟秋风(上)

(7/8818 reads)2018-06-02 10:25:07

痴情的哑女(下)

(7/7779 reads)2018-06-01 10:54:54

痴情的哑女(上)

(6/12524 reads)2018-05-31 11:07:03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三)

(5/5690 reads)2018-05-30 19:50:01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二)

(2/3747 reads)2018-05-28 23:03:46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一)

(4/3600 reads)2018-05-27 11:59:16

土楼岁月(三十三):文宣队的故事

(8/3392 reads)2018-05-24 16:02:45

土楼岁月(三十二):跳舞和打球

(13/5833 reads)2018-05-12 11:12:37

也说说汤灿

(2/5670 reads)2018-05-12 07:19:05

文学城的悄悄话有问题吗?

(2/104 reads)2018-05-12 05:58:38

土楼情人第20章:密林深处(下)

(22/6581 reads)2018-05-10 10:04:45

土楼情人第20章:密林深处(上)

(8/3743 reads)2018-05-08 08:36:58

土楼岁月(三十一):丫头和村妇

(12/5265 reads)2018-05-06 10:36:50

土楼岁月(三十):被烈火烧焦的青春岁月

(38/6271 reads)2018-05-04 09:12:11

土楼情人第18章 :情敌较量(下)

(2/4060 reads)2018-05-03 15:55:05

关于安乐死和高血压的讨论

(0/146 reads)2018-05-03 09:36:58

土楼情人第18章:情敌较量(上)

(7/5348 reads)2018-05-02 11:37:30

聊天时候说起那些吓人的病痛比如高血压

(39/6994 reads)2018-04-30 17:36:0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你又来了,范冰冰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可以写写啊!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哈哈哈,多多读,多多学!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你是救死扶伤的医者,你的责任重大,还抽时间来看我,非常感谢。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我看到过的死亡比你也多得多,所以,对人生无常或许领悟得更深刻些。此番回去,另一使命便是为两患癌的发小寻找救治的方案。

你不喜欢听这个,还是谈你老友的情书更喜庆,呵呵!不啰嗦了,明天还要上班。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你来美国创业的经历比我精彩多了,你是我的老师。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哈哈!我真的有点飘飘然了,你真的很有意思。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什么平民不平民的,你可是教会了我很多事情噢,尤其是怎么对付恶人,怎么摆脱网瘾,我真感恩不尽呢。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中美医学交流这种高端活动,哪是我这种平民可以涉足?风情教授,我实在不敢。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不说书信那说点别的吧。这次回去为学生交流之事与中方协商很成功,回来与学校谈估计也不会有太多阻力,则是我的那低智商、低情商的犹太老板难对付,毫无信誉可言,而且是油盐不进。真希望跟她谈判时你在我背后为我撑腰、为我出谋划策哎,姜还是老的辣么,对不?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以前是摘录,现在应读者要求全章全部登出,那位老友的书信也是编造的,不用研究啦!再谢!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岀夜班,一觉醒来重新研究你那老友的书信。这一篇我好象以前见过,你又加了很多内容进去,来龙去脉更清晰、比以前更丰满了。嗯,虽然我不喜欢读人的情书,但答应过人的诺言我是一定会守住的。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天气很好,我出去走走回来再聊。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这一篇的对话是不是有点意思?是我脚筋脑汁敖出来的,这戏也演得好苦啊。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噢!谁抢了我的沙发?我老眼昏花的正瞅着吴先生的情书,哦不!是吴先生朋友的情书研究呐,才慢了半拍,沙发就丢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今天的动作很迅速啊!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