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9章:同舟共济(上)

(2018-06-30 08:26:21) 下一个

桃红柳绿,阳光明媚,1972年春天,永峰忽然收到岑颖的来信。他急忙打开信,却只有短短的半张信纸,他很快把信看了几遍,就把信扔在一边,心里十分困惑。

     岑颖信写得很简单,大意是,她到东海市一年多了,一直市文工团工作,最近,她父母要调到北方工作了,她也想和父母回去换新工作。她也定婚了,本来想回岭下看望一下大家,但是最近身体不太好,就不去了。

      岑颖在信里没有说和谁定婚。

      永峰对岑颖一直有很多疑问,为什么直到走了两年半才写信?和谁结婚?怎么都不讲?不过,这是她的私事,自己实在无权过问,也不想再为这件事烦恼。毕竟,岑颖已经离开他太久了,又何必念念不忘旧情?岑颖就像天上的云飘走了,但是就凭她还写信给他,凭这一封简简单单的信,就证明岑颖还没有忘掉她,他还想再见她一面,为她送行。否则她到北方之后,千山万水,路途遥远,见面机会就更少了。

       想通之后,永峰马上回信给她,告诉了自己的近况。他对岑颖说:“我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嫂嫂也在东海,想到东海看望他们,顺便看看你。”

       永峰发信之后就没再收到岑颖的回信。他估计可能是她太忙了。一星期之后,他决定启程到东海市。他正想告诉云娘,云娘正好要到他家里车衣,于是他很随意地说,要到东海市两个星期,看看父母和哥哥。云娘一直在意岑颖也在东海市,虽然她知道永峰很可能会去找岑颖的,但看到永峰不主动提起,自己也不便多问,转身就到永峰母亲高雅雯的房间里,花了半天时间,做了两套童装,她要永峰拿去送给他哥哥的儿子张楷智。

        第二天永峰乘客车到江城市,住了一个晚上,然后买了一张六角钱的船票,坐上一艘弥漫着汽油味的电船在盘龙江颠簸了几个小时之后抵达东海市。

       东海市在文革中武斗很惨烈,死伤几百人,有些在武斗中被烧毁的残墙断壁仍在,让人心有余悸。看到这些,他心里很郁闷,很想到海滨,看看湛蓝湛蓝的大海和雪白雪白的浪花;想踩在细腻的沙滩上,留下了一串鲜明的脚印;想大口品尝着清凉而新鲜的海风,尽情的享受海滩、涛声、沙滩、碧海和蓝天。

       正是正午午睡时间,市区看起来很冷清。永峰的哥哥是在郊区,他顾不得到哥哥家,先到了市文工团找岑颖。其实市文工团是岑颖的说法,它的名字是“市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文工团坐落在市影剧院里,是大跃进时代建立的有一千五百座位的剧场,剧场附设小招待所,市文工团演员就住在招待所里面。招待所的里面有大院,院子里有一棵几丈高的大榕树,像一张大伞,把阳光遮盖得几乎没有丝毫缝隙,榕树根须轻轻摆动,让人感受到一阵沧桑。

       永峰怀着满腔期望走进大门,值班的是一个坐在藤椅上的正在打瞌睡的中年男人,看到永峰来了,知道他是找岑颖之后,迷着眼睛说,岑颖已经到东北了。永峰还想问她的一些具体情况,这个男人已经不搭理他了。

      永峰百般无奈,只好作罢。坐了半小时的公交车之后,找到哥哥家里,是在城郊一个三合院的农家住房,院前有石埕晒谷场。院子里养着很多家畜。永峰到来,大家一番喜悦,不在话下。永峰知道了这些年哥嫂一家一些生活的细节,哥哥嫂嫂这几年在学校里经历了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政治运动, 都是有惊无险地过来了。原来,在嫂嫂怀孕的时候,哥哥因为没有在批斗会上表态批判一位走“白专”教育路线的老教授而被牵连进了一个多月学习班,哥哥在进学习班之前做最坏的打算,才写信给爸爸妈妈要他们到江城来,好在没事。小侄儿非常可爱,已经会走路了,总是要永峰抱,会叫二叔。看到大家都健康平安,他也就放心了,他心里最挂念的是洒满自己青春汗水的土楼乡村的那一片土地。在回家的电船上,他仔细地看了看船票,像在菜地里撒种一样撒入水中,看着蓝色的船票顺着波涛一高一低漂走,他真的不喜欢东海这样的大城市,没有江城那么多的小街小巷让你回味无穷,余音绕梁。

         永峰回到云岭,刚下了一场春雨,早稻秧苗已经长得一尺多高了,更添望耕情趣.。除了施肥除草,田里的活儿不多。像这种季节,人们都很早收工。看到天色还早,永峰就到自留地走走,看看他走的这两个星期里,地里的烤烟长势如何了?

        走到半路的时候,迎面碰巧遇到云娘,她正挑着一担柴回家。

        云娘一看到他回来,心里高兴得像盛开的秋兰。她本来以为,就这么两个星期很会会过去,没想到她心里几乎无时无刻在想他。她本来以为早就可以把自己的单相思永远束之高阁,但还是那么轻易地再次掉落下来,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里。本来她以为,既然永峰拒绝了她,最终她会接受痴情的东勇,嫁给他,当个国家干部的女人。但是永峰一走,她的情感防线彻底崩溃了,事实证明了永峰已经把她的整颗心夺走了,自己像一个断线的风筝,漫无目的地飘荡着,永峰的影子挥之不去。她不能没有他的日子。永峰拒绝了她之后,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再也不去提那个话题,但是只要看到他,和他一起干活、喝茶、聊天,她就觉得很开心。不管他对她是冷是热,她的心都是充实的。而一旦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她就憋得慌,即使挑着一担沉甸甸的烧柴,满头大汗地走在磕磕碰碰的羊肠小道上,她的心也在想着永峰。她是无可救要地爱上他了,她只想有一天,永峰能把她拥抱在怀里,说爱她。

       永峰看到云娘挑的这担柴起码也有160斤,远远超过了她的身体重量,她就那么166身高,100多斤体重,怎么能压那么重的担子呢?他说:“你怎么啦?挑那么沉的担子?会累坏的,休息一下吧!”

       看到永峰呵护她,她开心死了:“好吧!”云娘放下担子。   

       永峰连忙赶上前去帮她把担子放下,这时,天空忽然昏暗下来,响起阵阵春雷,看样子顷刻间就要下大雨了,离开家里还有半里路,却没有地方避雨。

       云娘的斗笠刚才在山上不小心被荆棘划破了,永峰也没带雨具,看来两人如果跑到家里是成为落汤鸡了。

       永峰正在着急,云娘说:“随我来!”

       她拉着永峰的手,钻进了路边的树丛里。永峰抽出自己的手,莫名其妙地跟她走了几丈远,对她说:“你干啥啊!下大雨却拉我到林子来?”

       只见天昏地暗,雷声轰轰,顷刻间就下起了花生大的雨滴,密密麻麻的声响,就像机关枪从空中不停地向下扫射。

       永峰正在着急没地方躲雨,东张西望的,却看不到云娘了。这丫头怎么突然失踪了?他晕!他正想往回走,忽然他的脚被绊倒了,差点摔个嘴啃泥。他站起来,回头一看,是从树丛中伸出的一条绷紧的山藤,横在他的前面,他没好气地骂一声:“云娘!你出来!”。

       只听云娘“格格”的笑声从身边传来:“进来吧!”

       原来在离他不到2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山洞,可以在里面避雨,云娘正在里面坐着。这种小山洞,是民兵军事训练用的掩体山洞。只有一两米高,一米多宽,单人蹲在里面刚刚好,两人是拥挤一点,但是还是可以暂时躲避雨的。这个山洞是云娘挖的,所以她知道位置,在路上走,你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山洞可以避雨,因为洞口被乱藤遮掩。

       永峰狼狈不堪地进去了,里面有两个米斗大的石头,刚好可以当座位。

最近文章:

土楼情人第28章:山野爱情

(0/57 reads)2018-06-29 22:26:23

土楼情人第27章:爱与回报(下)

(6/3571 reads)2018-06-27 22:36:20

土楼情人第27章:爱与回报(中)

(0/8263 reads)2018-06-25 04:35:46

土楼情人第27章:爱与回报(上)

(3/1411 reads)2018-06-23 21:07:05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下)

(8/4419 reads)2018-06-22 16:47:17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中)

(7/3397 reads)2018-06-21 10:12:18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上)

(9/3165 reads)2018-06-19 14:46:40

土楼情人第25章:林海浪花(下)

(10/3236 reads)2018-06-18 08:34:17

我的“虚构文章”索引

(2/43 reads)2018-06-17 12:49:46

土楼情人25章:林海浪花(中)

(14/5656 reads)2018-06-17 05:09:32

差点魂飞魄散

(14/9707 reads)2018-06-15 15:14:48

土楼情人第25章: 林海浪花(上)

(1/1539 reads)2018-06-15 11:39:05

我的“乒乓情怀”文集目录

(4/173 reads)2018-06-14 07:46:34

西雅图小偷越来越多,大家出门多加小心。

(28/22255 reads)2018-06-13 04:43:5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我在外面,网络不便,谢谢你来访!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这一篇的对白倒不多。不过即便就那么几句,很符合村姑,乡夫之间的朴实口气。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石假装好象小时候在泉州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跟你一样,她的作品有很强的可读性。我至今还记得她说的那个“板油”、那个经常欺负她的革命老同学。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是滴!是滴!大多数情况下是误解或是闲得无聊闹着玩,不然,文学城怎么会得以升华成仙界八卦城呢?其实,嚼舌根也是一智力、体力活儿,我现在跟你就嚼不动了,得养养神去再来追读你的大作,:)))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很多人吵架都是一阵子,你站在某一边的时候,其实他们已经和解了,这种例子看得太多了。曾经有一位朋友让我不理某人,一小时之后就说和某人已经和解没事了。你说呢?有关人品吗?不就是在网络上喜欢嚼舌根而已。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有时候不是对不同见解之争,而是对网络中失态乃至霸道的抨击。网络需要有正义感的网友存在——————————————————
说得非常有道理,应该抨击。但是这种低端人品的人毕竟是少数。
大部分的纷争无关人品。几乎都是误解。这个问题我有时间回答你。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东海可以说类似文革中的泉州吧,文革的时候泉州的武斗很厉害,问问泉州人吧。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一个虚拟的城市。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我几乎不介入网络纷争,因为我不想在虚拟世界浪费时间’,我只想做开心的事。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东海在那方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吴先生,你此话差矣! 网络中交流比日常生活中交流更易看出人品。有时候不是对不同见解之争,而是对网络中失态乃至霸道的抨击。网络需要有正义感的网友存在。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用娱乐的心态来看待网络,你什么事都没有。我听一位居委会朋友说过,最近发生了9起网络战争, 我有时很奇怪,有什么好吵的呢?大家都没有见过面,吵什么啊?不过是口舌之快吗?基本上无关人品,要一根筋计较真的是自讨苦吃。有谁说谁比谁更高尚?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谢谢你对我的话的赞扬,不想活得太累。周末快乐!慢慢拜读您的大作,向您学习!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梅华,刚才看了康赛欧的一篇文章,这段话很有意思“今天我之所以能在这里写写博,是因为不想再打拼了,不想再过从前的日子,换个活法。人就活那么几十年,轻轻松松的过自己想过的日子,是金不换的。”
是啊!是该轻轻松松的,有沙发坐为什么不坐呢?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