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7章:爱与回报(下)

(2018-06-27 22:36:20) 下一个

土楼情人第27章:爱与回报(上)

土楼情人第27章:爱与回报(中)

永峰心里咯噔一下,一愣!没想到她把自己的这般心事告诉他。前些日子,他就知道东勇和云娘关系很密切,东勇一直在帮云娘一家,如果他俩谈恋爱的话,是很正 常的,但这和他没关系啊!他意识到云娘话里有话,平静地说:“那好啊!东勇不错,难得的小伙子,怎么不想?”
         云娘坦坦荡荡地说:“但我不爱他,我总是把他当成大哥哥。”
         永峰不解地说:“这么说你可能会爱上他,他不错的,有文化,有工作,又是国家干部。”
         云娘点头表示赞许,她不想再转弯抹角了:“他是不错!但我心里爱一个人,只是不知他爱不爱我。”说完她的娇靥刷地绯红了起来,美眸中闪动着一股醉人热望。
          永峰说:“谁啊?”
          云娘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她一双灼热的眼睛凝视着他的脸,等待着他的表情。
         永峰一惊!呆呆地和云娘直视着,僵了表情,一时不知怎么说好。虽然早就知道云娘是喜欢他了,他一直逃避,主因是他心里还有岑颖。岑颖就像天上的一朵白云,飘远 了,但白云那飘逸、纯洁,就像一个个镜头,在夜阑人静时顺着指尖快乐而忧伤地飘过他的脑海。他一直装不下对云娘的感觉,但是坦率地说,他是很喜欢云娘的。 如果几年后,岑颖结婚了,云娘还没出嫁,他一定不会拒绝云娘的。
        想到这里,他喘了口气,清清嗓,平静又深切地说:“云娘!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的,再说,我还年轻,作为男人,我还不到婚论嫁的时候.。”
        云娘说:“我知道你还年轻,但我看你还忘不掉岑颖!”她的眼睛发出光,烫在他脸上。
        永峰不悦:“岑颖走了一年了,我们都没联系,我和岑颖之间没什么的,你怎么能总是提起她呢?”他有些生气了。
        云娘说:“对不起!我不是那样小心眼。你说得对,你还年轻,是男人,还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我也年轻,但我是女人,符合结婚年龄就可以嫁人了。好吧!我们 都忘掉这次谈话吧!”
        永峰想缓和一下气氛:“现在国家提倡知青晚婚吗,我真的不想太多.....”
        云娘看到他又转话题了,继续说:“至于晚婚,你也知道去年年《人民日报》就报道了贫下中农积极教育插队知识青年,正确处理婚姻问题,劝导他们实行晚婚。但我不是下乡知青,不在晚婚行列里。但是东勇已经到了晚婚年龄了,我不能不考虑到他的要求。”她用调侃的语气说着,自己也释然了,笑了起来。
        永峰也笑道:“如果我也是回乡知青多好,我也可以讨老婆了,哈哈!”
        看起来两人又和好如初,云娘说完正要退出来。永峰对她说:“不要只是谈情说爱,忘记了国家大事,你觉得1971年有什么需要关心的国家大事。”

        云娘疑惑说:“每年国家都发生很多大事,但是我就关注对我们有影响的大事,就说你们下乡后的这两三年来,云岭公社1969年清理阶级队伍的的政治春运致使一些干部被批斗甚至致死,去年一打三反大山叔的侄儿被处死,今年好像平安无事啊。”

       永峰说:“今年的国家大事最好的消息,就是中美乒乓外交成功,中国重新回到联合国,不好的消息就是追查5.16反革命分子,好在这个运动的规模没有象一打三反一样,涉及到我们东南沿海。”

        云娘说:“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的运动,完全没有涉及到云岭公社的干部群众,所以我就不在意了。只要知道基本内容就行了。“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是指1967年北京一度存在一个名为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的极左组织,利用五一六通知散发反对周恩来的传单。后毛泽东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场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运动,大批干部群众被定罪。”

        永峰说:“我们国家就要出大事了,其实已经出了。”

        云娘诧异道:“出什么大事。”

        永峰说:“你有没有注意到:中央取消了每年国庆节必有的游行检阅;国庆节当天的报纸没有刊载毛泽东、林彪合影的图片;在所有报刊、广播的报道中,都不再出现‘林副主席’及‘亲密战友’等词句。 很明显,被宣传为伟大领袖的的’亲密战友”、伟大领袖亲自选定的、党章规定的接班人林彪已经出事了。”

        云娘大吃一惊说:“我真的没有在意啊,是不是我沉醉于儿女情长,而忘记了要关注国家大事。我想林彪肯定是出大事了。”

        永峰说:“其实这些推断都是王祥叔叔告诉我的,他和我爸每天都在研究福建日报,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够闻出来。”

        云娘说:“我这个共产党员的阶级觉悟真的还不如他们老人家,我们拭目以待林彪的结局吧。”说完,她马上退出来,转身进入永峰父母的房间继续车衣,她真的没有心思去关心国家大事,只在乎自己的爱被拒绝的痛苦,觉得鼻头一酸,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她毫无头绪地把一片布放上缝纫机,踩动脚踏板,缝纫机嘟嘟响起 来,思绪却在脑海中有如千丝万结般缠绕着,她低声的在呻吟、啜泣、流泪。想了好久,她知道无法改变永峰心里爱岑颖的事实,还是不要为难他吧。但她是否和东勇定婚?她还没想好。毕竟,她也是只有20岁。
          云娘把衣服车好之后,把门关好下了楼,到了门口,看到乌云密布,大暴雨就要来了,永峰还满头大汗地劈柴,她说:“我回家了!”
         永峰说:“有空再来!”
         云娘说:“我不会客气的,你放心!”说完她很自然地笑了起来,和以前一样。
         云娘走了,永峰狠狠地抽起烟来,心里的天平一头装的是岑颖,一头是云娘,他想把云娘这头的天平压下去,可是岑颖那头的天平砝码马上又重新沉落......
         夜深人静了,云娘一个人站窗边,看着窗外的夜色,喝着土楼红酒,想把自己给灌醉!可是她天生酒量大,从没醉过一次!关了灯,黑暗的房间有一丝丝光 线,她思绪乱飞,眼泪悄无声息地滑落。与经历过与狼共舞生死搏斗的东勇比之,永峰到底好了多少?可为什么她偏偏爱的是他?

        果然,不久之后林彪9.13叛逃事件就传达到基层了,竟然要“谋害伟大领袖”、“叛国投修”,这个特大新闻,像原子弹爆炸一般,震惊了全国。有多少人因为这个事件影响到他们的情绪,甚至是婚姻和爱情呢?  

 

        与云娘和东勇“与狼共舞”的人生经历相比,卫国和丽梅两口子实在是很幸运,尤其是丽梅在下乡之后,几乎没有受过什么苦,这缘于她遇到了一个大好丈夫。
         他们两口子算是下乡知青中最成功的一对。丽梅在70年春节前生下一个白胖胖的男孩,满月之后卫国就送妻儿回江城居住,元宵节后卫国回到村里后,他就 忙着给别人做家具。他原来想在江城里找木工活,但是居委会经常“查户口”,他实在受不了,只好回来了。
         文革以后,江城市街道居委会的权势膨胀,大多居委会成立了无产阶级专政队,开设关押“犯人”的牛棚,一批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成了专政队的骨干,欺压百姓, 恶名昭彰。上山下乡运动之后,公安局也在居委会设置分支机构。这样,“查户口”就成了居委会的特殊使命,居委会的专政队常常在冷嗍嗍的寒冬腊月半夜三更敲门,把躺在床上的人统统喊起来,看到是知青倒流又没报户口的,就会抓到居委会写检讨,然后限期命令你回农村,弄得人心惶惶。丽梅的父母在江城工作,她刚生孩子,住在父母家,居委会同意她留城,不过,她必须“报户口”,登记临时户口,才算是合法居住在江城。卫国“报户口”的原因只能一个月,时间到了,只好又搭上回村的客车。
         在村里,人们总是看着卫国挑着一根三尺长的小小竹扁担,一头挑着由三分板榫拼的工具箱,箱中存有大大小小的凿子、刨刀、边线刨、一块砂轮、一块磨刀石、一 把榔头以及大小的镙丝刀,外加替换的衣服和漱洗的用品;另一头挑着木制的工具架,上面挂满了长刨、中刨加短刨,大锯、小锯加绕锯,一把斧头和一杆拉钻悬空挑,这就是一个木匠走四方的全部家当。用他的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已经不灵了,学好家具木匠活,才是走到哪里都不愁。
         夏天,卫国才把妻儿从江城接到永昌村。虽然江城是在沿海地区,但离开大海还有七八公里,夏天也是很热的,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鞋底都被烫软了,很多孩子都 生了痱子,或者中了暑。卫国怕儿子受不了江城市的酷暑,所以在初夏就让她们母女来到岭下。
        闽西南山区的夏天非常凉快,晚上都要盖被子。卫国其实挺喜欢土楼山乡的,这大土楼居住真不错,冬暖夏凉。他们夫妻小日子满实在,完全是靠卫国的木工收入来 维持。
        卫国的儿子长得胖乎乎的,很讨人喜欢,但是总喜欢把食指放在嘴里,起先,黏人黏的很厉害,一天到晚要抱抱。渐渐地,丽梅把儿子放在摇篮里,这摇篮是丽梅向云娘学了竹工手艺之后,自己动手制做的。
         岑颖走后,永昌楼的祖堂大厅就几乎没有什么政治会议了,自然成为卫国做木工的场地。自从他给再耀的儿子做了一套新式家具之后,他的名声大振。除了双抢大 忙他偶尔下田,平时就做木工。
         卫国在儿子没来时,他有时还到外地打工住宿,儿子来了,他把外村的活路辞了。要做家具的必须把原料送到永昌楼,否则免谈。他技术好,活儿总是源源不绝。村里的干部少不了让他零敲细刨做些家具,所以他不出工没人有意见。
         儿子的摇篮就放在祖堂大厅,让儿子整天和他陪伴。儿子就在他的木锯声中,踏踏实实的睡着了。
         丽梅生了孩子之后,不但愈显漂亮,而且身材更加丰满了,多了一种成熟的美。她的头发绑成马尾,时而在房间的大镜子前检视皮肤状况,看到仍然是那样白皙紧致无瑕,自己也偷笑一会儿。她也很少出工,白天给孩子喂奶,到菜地料理一下,天天有新鲜蔬菜上桌。她还用野花編成一個个花球﹐掛在摇篮上,逗孩子玩。没事的时候就躺在床上看书,日子过得满舒坦的。到了秋天,她就要把孩子再带回江城,永昌楼就像她的避暑山庄。两口子过得有滋有味,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嗄嗄大笑,有时窃窃私语,却不在乎是不是有观众在看他们。
        “那观众就是永昌楼啊!”丽梅总是这样爽快地说,他们 的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令人羡慕。他们相互之间的爱都得到了回报。
          他们的日子就会永远这样风平浪静吗?

最近博文:

土楼情人第27章:爱与回报(中)

(0/8216 reads)2018-06-25 04:35:46

土楼情人第27章:爱与回报(上)

(3/1299 reads)2018-06-23 21:07:05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下)

(8/4401 reads)2018-06-22 16:47:17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中)

(7/3380 reads)2018-06-21 10:12:18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上)

(9/3155 reads)2018-06-19 14:46:40

土楼情人第25章:林海浪花(下)

(10/3231 reads)2018-06-18 08:34:17

我的“虚构文章”索引

(2/38 reads)2018-06-17 12:49:46

土楼情人25章:林海浪花(中)

(14/5655 reads)2018-06-17 05:09:32

差点魂飞魄散

(14/9702 reads)2018-06-15 15:14:48

土楼情人第25章: 林海浪花(上)

(1/1535 reads)2018-06-15 11:39:05

我的“乒乓情怀”文集目录

(4/171 reads)2018-06-14 07:46:34

西雅图小偷越来越多,大家出门多加小心。

(28/22251 reads)2018-06-13 04:43:56

土楼情人第24章: 田园校园(下)

(2/3577 reads)2018-06-12 08:45:18

土楼情人第24章: 田园校园(中)

(12/4627 reads)2018-06-10 08:40:01

土楼情人第24章: 田园校园(上)

(21/3677 reads)2018-06-08 18:26:25

土楼情人第23章:峰云之恋(下)

(23/5089 reads)2018-06-07 08:16:52

土楼情人第23章:峰云之恋(上)

(16/3805 reads)2018-06-05 08:48:45

土楼情人第22章:萧瑟秋风(下)

(11/5778 reads)2018-06-03 10:20:23

土楼情人第22章:萧瑟秋风(上)

(7/8877 reads)2018-06-02 10:25:07

痴情的哑女(下)

(7/7850 reads)2018-06-01 10:54:54

痴情的哑女(上)

(6/12615 reads)2018-05-31 11:07:03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下)

(5/5728 reads)2018-05-30 19:50:01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中)

(2/3773 reads)2018-05-28 23:03:46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上)

(4/3636 reads)2018-05-27 11:59:16

土楼岁月(三十三):文宣队的故事

(8/3413 reads)2018-05-24 16:02:45

土楼岁月(三十二):跳舞和打球

(13/5874 reads)2018-05-12 11:12:3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1971年国庆期间,中央取消了每年国庆节必有的游行检阅;国庆节当天的报纸没有刊载毛泽东、林彪合影的图片;在所有报刊、广播的报道中,都不再出现‘林副主席’及‘亲密战友’等词句。

这种迹象非常明显,当时很多群众就看出来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请大家看文章中的这段话:永峰说:“其实这些推断都是王祥叔叔告诉我的,他和我爸每天都在研究福建日报,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够闻出来。”
这就是说,永峰根本没有意识到林彪的问题,是王家姐妹的爸爸王祥告诉他的,王祥是老牌知识分子,在土楼山区务农,对国家大事非常关注,所以能从报纸上看出问题。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关说说超前意识吧!于林彪的死,几乎是没有人想到的,没有人超前。
关于江青的话题,我在1972年到厦门访友,就听到坊间的很多议论,都是和后来的事实一样,非常的超前。在土楼山区就根本听不到这些言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风清的留言,遗憾的是文章已经退出置顶了,现在也不会有多少读者看到她的高论了。
我最喜欢网友发表不同意见讨论文章,你把我的文章批得一无是处我更高兴。
我不喜欢的是那些把讨论文章变成谈论作者人品的留言,以前删除的留言都是这类的。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我再放一段风清的评语:“鉴于你的故事对白占了很大的比重,文中的对白该是精髓与导向,人的内心世界的刻划,人的个性、气质、认知全由对白中呈现岀来。对白该带上时代的烙印与地域的烙印。知识青年其实并无多少知识,还是一群毛孩子,虽然比当今的毛孩子要成熟得多,但由于时代的局限性,他们对现实的认识应该是比较肤浅与渺茫。你用你已经过干锤百炼的成熟的世界观来替代他们的认知,就显得不那么真实。他们的口吻里,似乎都带上了超前意识与城市化的习俗,很多地方从字面上很难看岀他们是农村人,譬如写林彪的那段,这让你的作品逊色不小。”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风清最近很忙,但是还是一直在跟读我的这个长篇,以下是她今天给我发的信息。仅供读者参考:

“你作品的风格可能不合一些人的胃口,譬如我喜欢看以描述为主而非对话为主的小说,但这只不过是我个人的喜好。而你整个故事的框架非常合理,情节也吸引人,用词老道,读者一眼便能认定是岀自作家之手而非青涩的新手之作。”

还有谁在跟读?希望能够听到不各种同的意见。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