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下)

(2018-06-22 16:47:17) 下一个

全国一打三反的运动一直持续到1970年年底,期间永靖县召开了一次宣判大会,有十几个“反革命分子”被枪决,他们被五花大绑押解在卡车上,在全县十个公社一一游街示众,最后当场被枪决。那一天在云岭圩场开宣判大会,岭下大队的社员都去参加了,场面非常恐怖,为了避免政治犯乱呼口号造成恶劣政治影响,犯人的嘴巴都被塞了破布,有的被麻绳勒住喉咙,犯人表情非常痛苦,场面非常恐怖。

       1 970年对永峰和云娘来说,是风雨如磐的一年,残酷的政治风暴使他们不得不为国家的前途的担忧,更对人生的价值的定位感到困惑,他们看到亲友的灾难,心有余悸地过着日子,生怕什么时候灾难会落在自己亲人的身上。国家有难,心里不安,政治上的压力使他们无暇考虑个人的情感问题,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1971年的夏天。

        1971年秋天,文芳也到云江中学读初一,文徇升上高一。这样他们一家就有两个女孩寄宿读中学。但文芳读中学是经历一番波折的,她的上学申请再度被大队支书再耀刁难。前年因为本村读初中的女生只有文徇一人,照顾女生,大队支书再耀也不敢刁难,但是今年文芳还要再读中学,再耀就想法子折腾她了。

        再耀不同意文芳再去读中学,第一个原因是:他认为王祥是“漏网地主”,本来是要把他放到大队四类分子队伍的,和四类分子一起参加学习班和劳动改造。但是由于上级对王祥的案子还未最后定性,所以他也不敢轻易批斗王祥。据再耀看王祥的档案,王祥年轻时在学校参加“三青团”,临解放时他的不少亲戚出国,有很多复杂的海外关系,一直被怀疑和国民党和美帝国主义敌对势力有联系。在江城时,王祥早就被归于“九种人”中的“特务”。(文革的“九种人”是: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和现行反革命。)再耀想,像王祥这种有“特务”嫌疑的人,有一个女儿上初中就够了,剩下的两个,他是不打算批准的。贫下中农的媚儿们几乎都不上小学,更不用说初中了,城里人就那么特殊?不是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吗?就连毛主席也说了“书读得越多越蠢”,犯错误的危险越大,不让她上学,合情合理。第二个原因是:因为王家本来就没有全劳力,欠社,需要王芳参加劳动挣工分以减轻队里的负担。下乡后,王祥只能做一些老年人力所能及的劳动,比如到田里拔草,拾猪粪牛粪积肥,一年只赚几百个工分。王家三姐妹只有放假才参加队里劳动,他们一家一年只有两千多工分,每工分4分钱,家庭年收入不到100元,连队里发放的口粮也买不来。去年队里发放给王家的谷子将近2000斤,按每100斤10元计算,王家每年要欠社100多元。从整个大队来看,欠社的社员太多,有的多子女的农家欠社几千元。各生产队被社员拖累,一年到头几乎都没钱买农药和肥料,小队找大队,大队找书记,他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帮小队找钱。本来再耀为这些事就很伤脑筋,这两年全大队来了上百名知青和城镇居民,队里的负担更大。知青问题不大,城镇居民几乎户户成为欠社户,农民们的生活是更穷了,他当然要考虑减轻生产队负担,这也是他不让王芳读书的理由。再耀知道王芳要继续读书的事情,云娘和永峰还没有找他,但他的这些想法已经很久了,偶尔也对其他人说过。

        在王家三姐妹当中,老大文徇性格直爽,老三文娟性格刚柔并济。老二文芳性格文静,话最少,她很少像文徇和文娟那样,喜欢找永峰撒娇。在家里,她总是一个人做她自己喜欢做的事,打毛线、听音乐、看书。干活的时候,她也不和队里的媚儿们嘻嘻哈哈的,但是她干活很吃苦,手脚很伶俐,在水稻秧田里拔秧,她速度快质量好,身子象一只蝴蝶般的轻盈,柔软的腰和轻巧的手让人赞叹不已。只见她弯下腰,双手飞快地把秧苗拔起,在水中抖几抖,抖落秧苗根部的泥巴后,手指转一圈就把一捆巴掌大的秧苗扎好。今年,家里的自留地种菜,也是她最热心照应。她知道,父母老了,姐姐到外地读书,妹妹还小,12岁的她把家事担待了一半。她热爱劳动,热爱学习,和他姐姐、妹妹一样,心地善良、天资聪颖。但这次读初中的事,她没想到被大队领导卡下来了。

        那天下午,她在干活时,一个社员不知从什么地方听到再耀不让文芳上学的事情,她听刚到这个消息,在田里干活也没心思了。老天爷也帮倒忙,一直刮着大风,下着大雨。收工后回家路上,她的竹笠在半路上被风吹走,她回头一看,竹笠已经被刮到一条小溪里瞬间被激流冲走了。她跑着回家,但半身也被淋湿了。

        进入永昌楼后,母亲问她,阿芳!你怎么啦?看你湿淋淋的,还不赶快喝点姜汤。她连看都不看母亲就上了楼,伤心地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哭着。文娟叫她开门,她不开。父母叫她,她也不应。

        这时永峰回来了。他听和文芳一起干活的人说起事情的原委,就上楼在文芳的门口喊她:“阿芳!开门,张大哥有话说。”

        她听到永峰的声音,才开了门。她神情呆滞,还没等永峰安慰她,她就像梦呓一样在说:“我能上初中吗?”那恍惚的神情让永峰心疼不已。

       永峰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张大哥保证,一定把阿芳上学的事办好,如果办不好,张大哥就这样‘喀嚓’……”他用右手抹了抹自己的脖子,还吐了吐舌头。

        她听到永峰的话和滑稽的动作,马上破涕为笑了,清澈的大眼睛含笑地迎着他的视线,随着永峰下了楼。

        文芳永远不会忘记, 四年前她和姐姐在盘龙江落水之后,是永峰和他的朋友救了她们。永峰大哥就是她们三姐妹的保护伞,说做到的事情从来没有含糊过。     

        饭后,永峰到了新永昌楼找云娘,说了文芳的事情,他要去找再耀。云娘要和永峰一起去,永峰说不必了,如果再耀不同意再说,云娘说那你就先去吧。随后他马上打上手电筒,到大队部再找再耀,谈文芳上学的事。再耀刚好要出去,看到永峰来了,才停下脚步,请永峰到里面坐。

       永峰言简意赅先开口说了文芳的事。再耀回答:“岭下大队有个规定,为了减少生产队的负担,限制欠社的适龄学生上初中,王文芳就是属于这个规定限制之内的。在说,文徇已经读高中了,如果再让文芳去,大家会有意见的。”

       永峰知道再耀动辄拿欠社来压人,但是他送上一根乘风牌香烟,满脸笑容:“还不是那些老话,王家不就是欠社一百多元吗?”说着把这包刚打开的香烟插在他的上衣口袋里。这两年他贪小便宜的本性未改,往往几杯酒就被灌晕了脑袋。今天,没有给他点便宜他是不会松口的。

        再耀接过永峰递来到香烟,还是漫不经心地说:“我们这里的媚儿,能读小学就不错了,女孩子长大嫁人,是别人家的人,不需要读很多书。”永峰说:“再耀叔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旧社会宣扬女子无才便是德,现在是新社会,伟大领袖毛主席说,妇女能顶半边天......    ”

     他们的争论几乎和两年前文徇上学的时候一样,说再耀顽固,不如说他贪财;说他贪财,不如说是有病;说他有病,不如说国家有病。文革折腾了四年,但在土楼山区里,像再耀这种头脑僵化利益熏心的文盲基层干部不知还有多少?农村病了,这个国家没有病才奇怪。

        再耀把烟头丢在地上,辉了挥手说:“好了!我知道这些道理,可是在我们农村,女孩子都是不读书的,连小学都没读的也很多,更不用说初中了。还不是照样嫁人,生娃,过日子。”

   永峰说毫不退让:“这才要动员社员们让子女读书的,你看云娘读了书,说话就不一样,连公社党委书记都表扬她呢。”永峰和再耀很熟悉,再耀得到他不少好处,雅雯还做过一套中山装给再耀,所以他不怕再耀。

       再耀知道自己又说漏嘴了,改换理由:“王祥欠社一百多元,一百多元需要一个全劳力一年的工分,还少啊!除非王家把欠社的钱还了,王芳就可以上初中。”永峰听他说这话,正中下怀,他立刻说:“再耀叔!你说定了!如果他家能还清欠社的钱就让王芳读初中。”

      “说定了,谁家的孩子不欠社都会批准上中学,除非四类分子子女。”再耀这时又点燃了一只烟,喷着烟圈说着。他有点后悔说话太快。不过,这条规定是大队党支部和革委会通过的,他实在找不到碴儿。他忽然感到自己很傻,这不是重复两年前他和永峰争论文徇上学的故事吗?这么自己一点记性都没有,不就是欠社问题吗?这问题对王家一点意义都没有,一下子就被永峰掐住弱点。他要压制文芳上学本来是考虑她父亲两年来的政治问题悬案,应该从政治上暗示永峰,可以把问题推给上级,他都忘了这样做,看来他酒喝太多,真的病了。

        永峰回家后,王祥得知女儿上学有望,欣喜异常。他有一些侨汇收入,两个哥哥和两个妹妹在海外不定时汇款给他,支持他们一家的基本生活。王祥和康茹很节俭,银行里刚好还有二百多元存款,立刻取出,把欠社的钱还清了,这样文芳读初中的事才大功告成。

       文芳最高兴的不仅是她能上学,云天也和她一起到云江中学读初一,她和云天几乎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有云天在她身边保护她,她实在太开心了。

       在风雨如磐的日子里,像王芳这样一个适龄青年到学校去读书,本来是迎着阳光走进校园,但是没有想到也和姐姐一样,还是要经历一阵风波。她是幸运的,有海外亲人经济上的支持她才能度过难关,更要感谢永峰大哥和一直关怀他上学的云娘姐姐。

最近博文: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下)

(0/3 reads)2018-06-22 16:38:40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中)

(7/3260 reads)2018-06-21 10:12:18

土楼情人第26章:风雨如磐(上)

(9/3139 reads)2018-06-19 14:46:40

土楼情人第25章:林海浪花(下)

(10/3213 reads)2018-06-18 08:34:17

我的“虚构文章”索引

(2/36 reads)2018-06-17 12:49:46

土楼情人25章:林海浪花(中)

(14/5648 reads)2018-06-17 05:09:32

差点魂飞魄散

(14/9694 reads)2018-06-15 15:14:48

土楼情人第25章: 林海浪花(上)

(1/1427 reads)2018-06-15 11:39:05

我的“乒乓情怀”文集目录

(4/168 reads)2018-06-14 07:46:34

西雅图小偷越来越多,大家出门多加小心。

(28/22241 reads)2018-06-13 04:43:56

土楼情人第24章: 田园校园(下)

(2/3571 reads)2018-06-12 08:45:18

土楼情人第24章: 田园校园(中)

(12/4608 reads)2018-06-10 08:40:01

土楼情人第24章: 田园校园(上)

(21/3671 reads)2018-06-08 18:26:25

土楼情人第23章:峰云之恋(下)

(23/5083 reads)2018-06-07 08:16:52

土楼情人第23章:峰云之恋(上)

(16/3794 reads)2018-06-05 08:48:45

土楼情人第22章:萧瑟秋风(下)

(11/5777 reads)2018-06-03 10:20:23

土楼情人第22章:萧瑟秋风(上)

(7/8873 reads)2018-06-02 10:25:07

痴情的哑女(下)

(7/7849 reads)2018-06-01 10:54:54

痴情的哑女(上)

(6/12611 reads)2018-05-31 11:07:03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下)

(5/5724 reads)2018-05-30 19:50:01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中)

(2/3770 reads)2018-05-28 23:03:46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上)

(4/3633 reads)2018-05-27 11:59:16

土楼岁月(三十三):文宣队的故事

(8/3410 reads)2018-05-24 16:02:45

土楼岁月(三十二):跳舞和打球

(13/5872 reads)2018-05-12 11:12:37

也说说汤灿

(2/5778 reads)2018-05-12 07:19:05

文学城的悄悄话有问题吗?

(2/121 reads)2018-05-12 05:58:38

土楼情人第20章:密林深处(下)

(22/6613 reads)2018-05-10 10:04:45

土楼情人第20章:密林深处(上)

(8/3771 reads)2018-05-08 08:36:58

土楼岁月(三十一):丫头和村妇

(12/5301 reads)2018-05-06 10:36:50

土楼岁月(三十):被烈火烧焦的青春岁月

(38/6314 reads)2018-05-04 09:12:11

土楼情人第18章 :情敌较量(下)

(2/4090 reads)2018-05-03 15:55:05

关于安乐死和高血压的讨论

(0/149 reads)2018-05-03 09:36:58

土楼情人第18章:情敌较量(上)

(7/5364 reads)2018-05-02 11:37:30

聊天时候说起那些吓人的病痛比如高血压

(39/7010 reads)2018-04-30 17:36:0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您这部小说背景很厚实。吴大哥周末好!
——————————————
非常感谢你的肯定!读者希望看到真实生活的小说,小说的那些故事有的是发生在土楼山区。有的是发生在其他地方,我只是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人物和事件来写。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etgrape' 的评论 :没有岁月的沉淀和自身的经历,写不出这么真实。
————————————————
谢谢褒奖!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etgrape' 的评论 :有一点不明白:王详既然有侨汇收入,竟然还要欠社队的粮食款,让人抓住辫子以此作为理由不让他儿女上初中,是不是有其王祥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否则就是品质问题!
——————————————
这个问题提的好!看来我是忽视了这一点。王详没有还请欠社的款的确没有让读者想明白,但是他的侨汇收入毕竟是有限的,也不想被外人所知。应该是有这种可能,队里的干部私下向他借钱,也不会要求他还款,大书记是不知道的。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您这部小说背景很厚实。吴大哥周末好!
sweetgrape 回复 悄悄话 有一点不明白:王详既然有侨汇收入,竟然还要欠社队的粮食款,让人抓住辫子以此作为理由不让他儿女上初中,是不是有其王祥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否则就是品质问题!
sweetgrape 回复 悄悄话 没有岁月的沉淀和自身的经历,写不出这么真实。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多多指教!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沙发了! 我正在读你的土楼系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