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2章:萧瑟秋风(上)

(2018-06-02 10:25:07) 下一个

 永昌村青年耕山队从坎水凹回来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参加了开发云岭-岭下公路的工程。

        永昌生产队包的地段是挖土方,就在村口和岭下大队部之间的一段山坡。这个地段的山坡平缓,但因为是凸出来,要在凸角挖掘五百多土方,挖下来的土要填到坡下的谷地,开出一百米长的路面,估计要三个月时间,明年年初才能完成。队里安排将近一半劳力上阵,几十人在一起热火朝天干活。大寨式评分也管用此地,干活也是吃大锅饭,大伙开公路好像赴圩一样热闹。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大地色彩绚烂,南飞的大雁在凉爽的秋风中嘎嘎叫着。岑颖注视着大雁,心里想着很久没收到家里的信了,不知道父亲办理招工的事情怎样了?她必须到大队部看看有没有自己的信件。
        公社邮局的报纸和信件是一起送的,岭下大队的全部报纸信件都是由公社邮递员送到岭下大队部,各小队自己去拿。永昌队订阅一份福建日报,有时没人去大队部, 或者大队部关着门,信件就没人拿回来,丢失信件是常有的事,所以她非常担心信件被人拿走。今天刚好在家门口开公路,十分钟就可以走到大队部,机会再好不过。
        永峰和以往一样,干活总要先关照岑颖,也知道和岑颖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很长了,心里总是想着她,好像永远没看够她的。他俩默默地干活,永峰知道岑颖的心思,看到吃饭时间到了,他对岑颖说:“你要去拿信吧?”岑颖点头:“我去去就回。”
         吃中饭有一小时的时间。她随便扒了几口,就蹦跳跳地踏过岭下溪的跳石,似乎是在跳石中做舞蹈体操,也似乎是为了要驱散秋风的寒意,体会很快要失去的农村生活的乐趣。
         过河后五分钟后就到了大队部,只见文书小郭正在忙着整理文件,几封信件和报纸放在桌子上。文书知道她来拿信和报纸,让她自己看。她把信件摊开,果然有她的信,是父亲的笔迹。急忙打开,一看!父亲那苍劲的笔触中透着焦急和盼望,她的心一阵痉挛收缩。父亲信里说,母亲不久前摔伤,一直不能行走,心情不好,胃疼老毛病又发了,时而发微烧,半夜睡不着,梦里都念着她这个小女儿。父亲要她“马上回家照顾母亲一段时间,招工的事情,回家后再谈。”
        她心急火燎回到工地之后,赶快把信拿给永峰看,永峰毫不犹豫地说:“那你赶快回家吧!”他知道岑颖是干部子女,就是长期呆在城里也是没人敢对她怎么样的,更不用说母亲生病需要照顾。岑颖依依不舍地说:“好吧!还有半个月才秋收大忙,我会赶回来收割知青实验田稻子的。”
        知青回家是需要大队同意证明的,因为她去大队部拿信的时候,再耀不在,文书不敢做主,所以岑颖在第二天才到大队办证明。再耀二话不说就点头同意了,文书写这种证明已经习惯了,笔尖划过纸张,发出沙沙的响声:“兹证明我队知青岑颖因母病重,需要回家探望,请沿途检查机关给予通行。”这张证明就那么32开的纸张,没有它还说不定真有麻烦啊!有的知青回家,证明信丢了,三更半夜被查户口的抓起来,送到公安局关,然后五花大绑遣送回农村。岑颖的父亲是干部,她不怕,但是手续还是要办的,毕竟她是知青的先进代表啊!
        永峰送岑颖到车站。岑颖上车时,心里一阵酸楚,她似乎从永峰那看起来平静的脸上感到他的某种失落。客车开动的时候,一阵强劲的秋风骤然卷起。张永峰孤零零地宁立在萧瑟秋风中。
        永峰回家之后,阳光斜斜地从圆形的天井上空扫落下来。他注意观察,同样是这个时间,今天的阳光照在永昌楼屋檐上的位置就比前几天高一点,那是因为白天一天天短暂,阳光的投影一天天倾斜。天渐冷,心中的温暖是不是也因为岑颖的离去而失落?一片树叶从屋顶上飘下来,竟然落在他的眉梢,他一眨眼,叶子轻轻掉落。看着这片孤独的落叶,心里有点凄楚,岑颖还会回来吗?还是像满天秋叶一样无影无踪飘走了。

        岑颖乘坐的客车大半天一路颠簸,中途还转了站,终于到家了。门掩着,她进去后,看到母亲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她不禁热泪盈眶。卓碧仪无力地抬起瘦削的胳膊,想握女儿的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岑颖抚摸着妈妈的胳膊,失声痛哭。

        不久,父亲下班回来了,他用命令的口气对她说:“这次回来,好好照顾母亲,我已经给你联系了招工单位,在江城汽车站担任服务员,很轻松的工作,只是售票或接送旅客。”其实岑云鹏只是给她这个跳板,以后把岑颖提拔到领导岗位是轻而易举的事,这个车站的站长是他的战友和部下。

        岑颖原来最想参军当文艺兵,但是部队文工团离江城很远,不能经常回家。以目前母亲病重的情况,她理解父亲的安排,在江城工作,便利照顾父母。所以父亲对她说话的时候,她默默地听着,一句话也没回答。

        岑云鹏知道女儿的脾气,不回答就是表示赞同。但是岑颖一定要坚持回岭下参加秋收大忙再离开农村,父亲自然认可。他说:“你是应该回去参加秋收,为广阔天地站好最后一班岗,是你的神圣职责嘛。”

       半个月之后,岑颖回到岭下了。 十亩知青实验田稻花飘香,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稻杆的腰, 估计亩产湿产超过一千斤,比往年增产两百斤。两个多月来,永峰、云娘、岑颖和丽梅等象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管理和培育这片水田,从插秧,施肥,消灭病虫害,中耕除草,烤田到收割,每一个环节都做详细的记录,虚心向公社农科所人员请教,及时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终于获得了大丰收。公社要开表彰会,但是她建议取消。公社考虑她是实验田带头人却要回城了,也不适合宣传,否则的话大家只要干出成绩就可以回城,对今后的工作不利,就同意她的建议。这对岑颖来说是个安慰,荣誉是大家的,她本来就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风光旖旎只是她的过眼云烟,她要回归平凡的生活。

       岑颖亲手参加收割知青实验田之后,才公开办理招工回城,她不想太轰动,直到她买了车票前两天,才告诉村里的人。大家对岑颖的回城反映很平静,知青当工人也是革命工作的需要嘛。再耀要开个欢送会,但被岑颖拒绝了。她不想出这个名声,她这个一直口口声声要在广阔天地扎根一辈子的模范知青却带头走了,留下来的知青们情何以堪?

        知道岑颖要回城工作了,村民们好像是预料之中的。那一天大家也是在挖土方,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有个男人只是把两个嘴角轻轻地往下撇了撇,放下锄头,问她要到哪儿了;有的只是淡淡地对传话的人扫过一眼,连锄头都没放下。女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好像是看到来串门的阿姑姐(土楼山区对未婚女子的称呼)从灶间走出来要回家一样,不痛不痒地目送着她走出圆寨门口。有几个女人们叽叽喳喳几声,就没了下文。

       也难怪,一般村民对接纳知青下乡从来都是很被动的,把知青和居民看成是客人,客人总是要走的,走了好,走一个为生产队省一份口粮。只有回乡女知青郭秋兰用羡慕的口气说:“人家是大干部的女儿,前世的福气,怎么会在农村呆长呢?我们脸朝黄土背朝天,土楼土生土人家,没啥说的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坐在永昌楼圆寨楼门厅的石臼旁,双手熟练地翻动着粘在石锤上的糍粑,踩动锤臂的是文徇和文芳。

       文徇在九月初就到云江中学读初一了,文芳读岭下村小学毕业班,这天是周末,两姐妹在家,被郭秋兰请来打糍粑。秋兰知道岑颖喜欢吃她做的糍粑,她要做些最好吃的糍粑让她带回家。

       这当儿文徇接过秋兰的话说:“人家岑颖姐那么能干,既使不是干部子女,也不会成为村妇!。”文芳说:“岑颖姐姐早晚会走,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秋兰说:“你们王家三姐妹也早晚会走。”文徇说:“那才不一定呢?说不定以后我就找个农哥当老公。就像陈东勇那样的男生,挺不错的吗!”

        原来文徇说这话的时候,云娘刚好走过楼门厅,文徇是故意说给云娘听的。云娘却装做没听见似的,文芳看着云娘笑嘻嘻说:“云娘姐!帮帮忙,我们三人一起踩如何。”云娘一点都不生气,很高兴地踏上了米碓臂膀,三姐妹勾肩搭背嘻嘻哈哈。

        其实云娘听到岑颖招工的消息后,心里暗暗高兴,言谈举止中带着丝丝愉悦。岑颖是干部子女,这一走可能就不会回头了,她知道岑颖和永峰很要好,不管他们有没有谈恋爱,她希望岑颖一走,就会在城市里结婚,那么,她和永峰还是有机会的。她爱永峰,只是因为岑颖和永峰走得更近,所以她不想伤害到岑颖。现在岑颖走了,她的机会就来了。她这样想,心里乐滋滋的。

链接有关博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从这一章起节奏比较快,我想读者比较容易接受。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谢谢!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拜读了,很喜欢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 好的小说应该是生活的真实,更是艺术的真实。那是很多干部子女下乡一两年就回城,没有门路的要一辈子。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壮思通' 的评论 : 谢谢!标题改了一下。
思壮思通 回复 悄悄话 呵呵,真实的生活。很感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