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0章:密林深处(上)

(2018-05-08 08:36:58) 下一个

永昌村知青实验田里,青青稻穗在悠悠地扬花送粉,一茬一茬葱茏、饱满起来,永峰、岑颖和云娘每天都在观察稻穗灌浆的情况,随时注意有可能发生的病虫害。
        这一天下午收工后,他们三人又到那条小溪洗脚,永峰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划着水说:“看来我们不必再花很多时间在实验田了,到收割还有将近一个月,何不趁此机会组织耕山队到坎水凹。”其实云娘早有主意。
         岑颖也知道云娘的计划,心照不宣地说:“云娘姐指到哪,我就冲到哪。”说罢,又对永峰说:“你那条缩腰的围巾也太脏了,让我洗一洗。”
        云娘对岑颖说:“我来吧!”说着把永峰的腰巾从他的腰间狠狠抽出来,让永峰一下子屁股坐不稳,从石头上滑下来,差点坐到水里去。原来他的腰巾已经松了, 一头在外面晃荡,冷不妨被云娘袭击,很是狼狈。
         永峰瞪着云娘:“你要让我摔到溪流里灌水啊!”两个女孩大笑。岑颖说:“你不是游泳健将吗?当年还在盘龙江救了文徇和文芳两姐妹,救美英雄啊!不简单!”
        永峰也乐了:“你们俩如果掉到河里,我一定不会理你们,看你们喝一肚子水。可惜啊!”
        “可惜什么?”岑颖瞪着眼。
        “可惜我是龙游浅水遭虾戏。”永峰开始洗脚了,那张嘴巴就是还不停止。

        岑颖正要向他泼水,云娘说:“说正经吧,“我们可以到坎水凹安营扎寨了,改造那十亩沼泽地的烂泥田。”她对队里山田的状况很清楚。
        永峰说:“好啊!我们在春天办实验田的时候已经向队委许下这个诺言,在洋田夺高产不是我们的本事,山田夺高产才是硬功夫。”岑颖也赞同。
         坎水凹离开永昌村有十里山路,从村里到坎水凹要走一个多小时,还要淌过一条溪,要经过两座山中间的一个豁口。上豁口时,要走一段陡坡,坡两边是茂密的大松 树,在距离豁口的几步之遥,树枝乱叶混杂交叉着,遮天盖日,让你会有一种被地老天荒的感觉。这个豁口被当地人称为岭口。

        迈过这几步,过了豁口,钻过一片密林,密林深处,就是坎水凹 的山田。这片山田几乎被小丘陵树林包围,山势连绵,山与山紧密相连,两山之间的谷地狭窄,还被一条山涧从中占去了大部分。非常阴冷,密林里还有野猪、野狼,人不惹它们,它们一般不伤害人。

        坎水凹沼泽地种的是“钻秧”的稻子。所谓“钻秧”,是一种即有别于单季稻,又不同双季稻插法的水稻,通常适合种在那些山高水冷、不能种双季稻的农田。“钻秧”的耕作和单季稻一样,每年只耕作一次。“钻秧”的插秧却和双季稻一样,每年两次。第一茬水稻插秧比一般早稻晚一个月,这样可以躲避倒春寒对秧苗的意外袭击。在收割之前一个月,把第二茬水稻秧苗“钻插”在原来秧苗横行的间隔中,自成一行,这样子就是一行是第一茬水稻,另一行是第二茬水稻,以此类推。等第一茬水稻收割了,把留在田 里的禾头踩入水田泥土中,成为肥料。接着,“钻插”的秧苗就进入中耕锄草阶段。到第二茬水稻收割时,可以比一般的晚稻早一个月。这样,又可以躲过秋寒袭击, 保证收成产量。“钻秧”缺点是密植比双季稻宽了一倍,产量不高,适用于那些高海拔,容易受冷空气影响的山田。
        队里决定由云娘担任耕山队队长,云娘在当天晚上组织大家在新圆寨祖堂大厅开会。
云娘宣布了耕山队的四个任务:第一:收割坎水凹沼泽地的十亩“钻秧”。第二:拓宽和加深四十米长的排水沟,让沼泽地烂泥里的水排入水沟,减少水田里的水分。因为这片烂泥田平均深度六十公分,水分太多,是低产的主要因。第三:每亩田要积累至少20担的管芒灰土粪,以改良烂泥田的土壤质量。第四个任务:在这些烧 过土粪的山坡种植番薯。

永峰看她那圆圆的脸蛋在煤油灯下仍然充满迷人的光彩,他不怀疑,那 是喝着土楼水长大的女子特有的风韵。此时的云娘,让他想起多少土楼儿女的成长岁月。也许,几百年前,也有像云娘这样的一张脸,在油灯下,为盖楼夯墙的汉子 们编制一双草鞋,或者缝补一件衣裳,夜以继日地为建土楼操心。那时她们没有文化,只能做男人们的后盾。如今,她们已经是有文化有教养的知识女性,为改变土楼 山乡一穷二白的面貌,她们勇于扛起重任。
       耕山队有十人,男知青有永峰、成坚和卫国,以及几位回乡男知青,因丽梅怀孕回江城休息,故女知青只有岑颖、云娘和另一位回乡女知青郭秋兰。
       出发这一天,天高气爽,耕山队一行人挑着农具、被铺和炊事用具上路。
       因为首先要收割“钻秧”,永峰、卫国和成坚三人是打谷小组的组长,要扛三个打谷桶上山,故组长也叫“桶长”。一个打谷桶一般有三人至四人,由“桶长”带领,其他人是割稻子的小工,一般是妇女或者半劳力。

      永峰对“桶长”是很有经验的,在洋田当桶长打谷子,没什么难度,只要有力气就行了。在山田当桶长就 较累了,要扛着几十斤重的打谷桶上山,桶中还有打谷版和围屏,磕磕碰碰的,出工要爬山越岭,到了山田之后,要把打谷桶扛上最高的那丘田,走过陡峭的田岸, 从上而下收割。开镰之后,负重的谷桶还要在山田里拖来拖去,从上丘田拖到下丘田。男人的手劲大,妇女是吃不消的。一天下来,浑身上下都是泥水。
         山道弯弯,每人的肩膀上都是沉甸甸的。成坚和卫国还是在山路上不停地打着嘴仗,缓解路上的寂寞。走到半路的时候,永峰看到岑颖满头大汗,他停了下来,要 她的被袋从肩膀下卸下,放到他的打谷桶里。
        岑颖一路跟着他,他俩走在最后,看到永峰停下,她很听话地顺从了:“好吧!”永峰把她的被袋拿下之后。岑颖调皮地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说着脸上又多了几分神秘感。

 “什么好消息?”永峰不解。
         岑颖小声说:“我父母刚来信,可能会很快把我调回城里工作。我大概是最后一次参加队里的集体劳动了。”
         永峰惊讶:“什么工作?”
         岑颖说:“还不知道,可能招工,也可能当兵。”
         永峰一阵喜悦:“好啊!到时我们一定好好欢送你。”
         岑颖眼里却有一丝忧伤:“我真舍不得离开大家,离开你。”
         永峰知道她似乎话中有话,但还是安慰她:“你说什么傻话,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不是吗?”
        岑颖无语,心里七上八下,自从他们俩从爱情的门槛上退回来之后,她一直在门槛外彷徨,她总是做着奇奇怪怪的梦,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永峰可以和她一起招工回城。她梦见永昌楼忽然成为一个大飞碟,载着她和 永峰带着飞上蓝天......她梦见他俩被部队文工团招收为文艺兵,1米80的永峰扮演洪常青,1米68的她扮演琼花,他们跳着芭蕾舞,台下观众掌声雷动........这次 组织耕山队,大家情绪很高,她一直没把回城的这个秘密告诉永峰,怕他分心,直到现在才情不自禁地说出来。
        他们交谈着,永峰很快恢复平静,其实他心里真舍不得岑颖离开的。他如果不是户青,不是要养家糊口的全劳力,他也许不会逃出爱的伊甸园。他看过很多书,十 八、九岁就谈恋爱的也不少,一见钟情也是人之常情,更不用说他们已经认识快一年了。爱是没有错的,有爱却要压抑自己,结果是害了自己。但是,以农村目前的 状况,连生存都很艰难,爱只能是一种沉重的负担,还是放下好。

        岑颖看着永峰,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怎么。她实在是很不想离开大家,只是把思念留在心里。

       不管是要走的岑颖,还是留下来的他,他俩的心就像没有松木做地基的沼泽地烂泥田一样,不敢把脚踩下去,一下去就不能自拔。
         他们默默地走着,队伍在前进。到了坎水凹,他们按原定计划,把坎水凹的土粪草寮整理一番,作为耕山队的住宿。
        坎水凹的这个草寮是长方形的,大约有二十平方米大,屋顶盖茅草,墙壁也是茅草,支干都是毛竹。草寮门口有一块可以让人翻个跟斗大的空地。因为很久没人来 过,草寮里只留下一些零星的土粪,草墙已经是千疮百孔。
         大家把土粪搬到外面,又重新用竹子和茅草编造了了围墙,翻盖了屋顶。睡觉就在地上铺上稻草,稻草上铺上塑料布,塑料布上铺上被子,就是耕山队的家了。没有桌子,椅子,既使 有也没地方放。十人都要睡在这里,还要为三位女子隔离出一个单间。
         永峰心细,他知道女子不适合睡地板,要帮忙她们搭盖一个竹床。于是对云娘说:“我叫人到山上砍几根毛竹,帮你们弄一个三人床如何?”
         云娘笑道:“你是不忍心岑颖啊!我也不忍心,我来吧!”
         这时岑颖正在外面帮成坚挖灶,听到云娘的声音,走了进来,一本正经地对云娘说:“还是不要什么三人床,特殊化,毛主席说了,男同志能办到的事,女同志也能 办到。”
        永峰诧异地看着岑颖:“毛主席的话是泛指,男女当然有很多不同。”
        成坚也凑上来阴阳怪气地说:“女同志能生孩子,男同志就不行,办不到,所以不一样。”
        云娘举起一般砍柴刀,对成坚做了一个砍杀的动作,成坚吹着口哨继续干活。
        卫国很快砍了几根毛竹,扛到草寮前。
        凉风吹散云娘的秀发,使她亮丽的容颜显得更是脱俗。云娘开始行动了,她拿起一把劈竹篾的专用刀,右手持刀在胸前,左手握竹子在腰间,刀口向着竹子开口的一段切开。
         “劈啪”一声,第一个竹节裂开了,接着劈劈啪啪地,就像放鞭炮一样快,眨眼间劈开一根几丈长的毛竹被劈成两片,接着再劈成更细的竹片,锯成床的枝干。
        永峰找来一些山藤,床板是从家里带来的。这样,大家很快就搭起一张三人床。再做一个简易屏风,三人床就被隔离在一个小房间里了。
         剩下的空间,就是七个大男人的地板床铺了。没有炊事房,只在草寮旁边搭盖一个简易竹棚,棚顶就那么两张竹席大,刚好能遮住灶台和摆放柴米油盐,离炊事房两丈远又盖了一个小茅房。

       大家累了一天,云娘安排秋兰煮饭,秋兰手脚利落,简单做了两菜一汤,好在能吃到热饭热菜。
        安营扎寨,白天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晚上却出问题了。

这张图是根据小溪姐姐说的“掼斗”在网络上找的:

最近博文

丫头和村妇

(12/5096 reads)2018-05-06 10:36:50

土楼岁月(三十):被烈火烧焦的青春岁月

(38/6136 reads)2018-05-04 09:12:11

土楼情人第18章 :情敌较量(二)

(2/3975 reads)2018-05-03 15:55:05

关于安乐死和高血压的讨论

(0/99 reads)2018-05-03 09:36:58

土楼情人第18章:情敌较量(一)

(7/5272 reads)2018-05-02 11:37:30

聊天时候说起那些吓人的病痛比如高血压

(39/6946 reads)2018-04-30 17:36:05

土楼情人17章:妙手功夫(三)

(5/3881 reads)2018-04-30 08:58:33

土楼情人17章:妙手功夫(二)

(3/7352 reads)2018-04-29 09:18:20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3/72 reads)2018-04-28 09:16:47

土楼情人第17章:妙手功夫(一)

(13/8419 reads)2018-04-28 07:58:46

土楼岁月(二十九):管芒花开的的时候

(9/5841 reads)2018-04-27 08:48:15

我家的晚樱花又开了

(8/108 reads)2018-04-26 10:22:48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三)

(7/17653 reads)2018-04-26 08:51:24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二)

(10/19738 reads)2018-04-25 07:09:51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一)

(16/11389 reads)2018-04-24 07:59:08

土楼岁月(二十八):祠堂和茶场

(9/32343 reads)2018-04-23 07:46:0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三)

(15/3769 reads)2018-04-22 08:02:4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二)

(9/3545 reads)2018-04-21 08:58:59

土楼情人第15章: 友情爱情(一)

(9/4577 reads)2018-04-20 11:03:4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是啊!我写这两个长篇没有网络根本写不来。学会搜索很重要。有时你要想一个词,只要搜索第一个字的组词,就能找到很多词组让你选择。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你这张掼斗图和我插队时农人用的一模一样。神奇的Google!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找了一张掼斗的图贴上了,看看像不象?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我们那里用掼斗,是在阴雨天,稻子太潮湿,要发芽了,田埂太滑,湿稻太重,挑不到场上,男人就把掼斗背到田里,几个男人围着一个掼斗,拿稻把使劲掼,把谷粒掼下来,当地农民称这个活就叫掼稻。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背打谷桶进山,割下稻子,在桶里掼下谷粒,挑下山。很艰苦,当年插兄一定练成山里人的铁脚板了。
我们插队的地方,秋收时或麦收时,白天割稻割麦,把割下的稻子麦子挑到晒谷场上,晚上在场上用柴油机发电,用租来的机器脱粒。有时干到早上三四点,睡二三个小时又下地。
——————————————————————————
你这个掼下稻谷的掼字用的很好,我写的时候就想不出来。土楼人说是“摔谷”,还是“掼”好。我的体力还比不上当地的农民。我们也有用柴油机发电,但是极少。一天睡两三小时没用过。看来你受的苦比我更多。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土楼的年青人在一起劳动生活,很艰苦也有快乐,年轻小伙姑娘相互爱慕吸引,再苦也变成甜了。
————————————————————————————
谢谢小溪姐姐。我笔下的年轻人心态都不错,我不忍心把那极少数心术不正的知青作为主要人物来写。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背打谷桶进山,割下稻子,在桶里掼下谷粒,挑下山。很艰苦,当年插兄一定练成山里人的铁脚板了。
我们插队的地方,秋收时或麦收时,白天割稻割麦,把割下的稻子麦子挑到晒谷场上,晚上在场上用柴油机发电,用租来的机器脱粒。有时干到早上三四点,睡二三个小时又下地。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土楼的年青人在一起劳动生活,很艰苦也有快乐,年轻小伙姑娘相互爱慕吸引,再苦也变成甜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