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岁月(三十):被烈火烧焦的青春岁月

(2018-05-04 09:12:11) 下一个

这是我的回忆录土楼岁月连载三十:

春夏秋冬来复去,我家也和大多数社员一样,年复一年辛辛苦苦劳动,还是欠社,生产队就是那个老样子,每人每月给你二、三十斤谷子,仅能解决八、九个月吃粮。像我这样一个全劳力,每天一斤大米根本不够,一斤半刚刚好,我一人基本上要吃了两人的份量。好在我父母少吃,我父亲又经常在我大哥下乡的龙海程溪塔坛农村居住,帮助我大哥照看孩子,我们就能少挨饿。每年到春夏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就没粮,要等待政府救济的回销粮,但回销粮有限,还要自力更生。摆我们面前的问题是:粮食不够要解决,其他衣食住行和柴米油盐问题还有一大堆,既使我们家有一点点侨汇,养家糊口也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要开荒种植粮食作物。

       生产队开荒种植番薯和芋头,以种番薯最为普遍。

       根据当代人的说法:番薯为旋花科植物,又叫红薯、甘薯、山芋等。据研究测定,每百克番薯含热量仅127千卡,粗纤维0.5克,脂肪0.2克,碳水化合物29.5克,另含无机盐和维生素等物质。番薯含热量仅为馒头的一半。番薯可代粮充饥。番薯为偏碱性食物,食后可抑制皮下脂肪的增长与堆积。此外,番薯还有利于排便,有利于减肥。

       四十年前我们是不知道那么多关于番薯的科学道理的,种番薯是为了不挨饿,而是想“增肥”,太瘦是会病倒的,那时我的体重才能105斤,总想着能吃胖一点,可是总是没法胖起来。

     记得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家在石码就断了粮,每餐都吃番薯,还有吃一种什么名称都说不上的野菜,个个饿得面黄肌瘦,所以我对番薯还是很有感情的。

     当地社员家家户户都开荒种植番薯,有的一家一年就收成几十担番薯,有了番薯,一年到头都不会饿肚子。番薯多了可以喂猪,吃不完的的番薯头头尾尾也不少,都是猪的美食。有的社员番薯吃不完,美了“猪八戒”。我家年年杀肥猪,番薯就是最主要的饲料来源。

       种番薯要花费很多劳力,而且适合开荒的山地也有限,所以一般农家每年最多收成二、三十担就很不错了,种植太多没办法管理。

       我们下乡第一年就到一片山坡开荒种植了大约半亩地的番薯,年底收成一千多斤番薯,以后年年都是如此。

       种植番薯首先要找合适的开荒地点,一般都是荒废的山田和被耕种过山地,闽西南山区有一些荒废的山田,至于为什么荒废实在无从考察,可能是收成不好或者野兽袭击。从我家到那座叫做粗坑的山岭,一路都是上坡,要走将近一小时才到山上,从把荒山开垦,到种下番薯,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用了三、四天时间,上山时我们要挑薯苗和土粪。我经常是上山一担土粪,下山一担柴草,上山汗流浃背,回来挑著上百斤重的柴担子下陡坡,小腿一路都颤抖不停。

       番薯种下三天内,如果没有下雨,要天天上山浇水,否则薯苗就会干死。一个月后,还要施肥,那时还没有尿素等化肥,施肥时就要从家里挑著人尿到山上。为什么要施人尿呢?因为我们原来就施足了含有丰富的钾肥的土粪,在薯腾生长时期,番薯最需要增加氮肥丰富的人粪尿。像那样子挑著一担臭尿爬山越岭一个小时,现在没人要干了,不过我现在还真想回到那里再挑挑担,爬爬山,住上一个月,肯定把体重减下来,只是没那个机会啊!

       大约一个半月之后,就要上山“牵番薯藤”,因为那时薯藤已经很长了,长到畦外和沟里,有的甚至爬上后坡和山道,凡是薯藤到达的地方,都会自动生根,抢夺了主藤的养分,“牵番薯藤”就是把长到畦外的薯藤牵引到畦内,让所有的藤肥力都集中到根部,一般来说,薯藤茂盛的,长在地下的番薯越大,我收的番薯,最大的有2~3斤,村民们都喜欢这样说“这番薯大得像小孩子的头。”这种比喻非常形像,不过在文字上表达实在有点残酷。

       “牵番薯藤”之后,还要顺便“培土”,“培土”就是把畦沟里的土用锄头钩一层起来,培在畦上,以保护番薯有足够的土壤保护层。因为风吹浪打,畦上的土有的掉了下来,把期沟填了,也因为山上野生动物骚扰,把畦土踩散了,所以要再整理一下薯畦,有了充足的畦土,番薯就不会露出表土,也不易受动物伤害。

       管理番薯还有很多事情要干,到来即将收成的时候,最怕山鸡、山猪、山鼠和山獐子袭击,要在畦上插一些稻草人哄骗山畜牲,不过收效甚微。每年最少要有二成的番薯喂养它们,山野毕竟那时它们的家园。

       还有一年,我们在一个荒废的山田开荒种甘薯,这里又要提到管芒了。

       这片废旧的山田田埂是用石头砌起来的,石头缝里都是管芒,要连根锄掉。管芒的树丛都很大,有的一株就有几十棵结在一起,一小时挖不了几丛。那天原来上山时我就走了近两个小时,到山上干了几个小时就几乎筋疲力竭了,心想即使种完甘薯,以后还要上山浇肥除草拉藤,还要担心甘薯被野兽吃掉。我想这地为什么会荒这么久?是不是以前种甘薯的人也常常辛辛苦苦白忙一场?

       即来之,则安之。我们大约清理了半亩地的管芒林之后就准备焚烧,在焚烧之前,把周围约一丈远的地方全部清理干净,这叫隔离火路。弄好后我们还不敢点火,一位带领我们上山的青年农民说:“无畏啦!谁有火柴,我来点。”他说的“无畏”就是“没关系”的意思。一位女知青扔了一盒火柴给他,他说:“按照点火规矩从最上面点起,火往下烧速度慢,不易引发火烧山。”可我看着那山势很陡,火路上方未砍的管芒林很高,枝尾都垂下来,火路实际上只有七、八尺宽,很不安全,但听他说得满有把握,也没有争辩。果然他一点火,火舌一会儿就闯得好高,烈焰熊熊扑向火路上方的山林。我们看着胆战心惊,“火烧山了!火烧山了!”我的眉毛都好像要被点燃了......一些在附近山上干活的人惊呼著跑下来,因为当时的风向上刮,在下面是绝对安全的。

       还是老天有眼,这片山林的上面是田中大队茶山,山林两边有山涧,每条山涧有一丈宽,山涧都是石头,不长树,火不易蔓延过涧。刚好许多茶场人员在茶山锄草,看到火情立刻组织扑火。他们很有经验,砍下山涧旁的小树,使山涧成为自然隔离火路,两旁的火解决了,上面的火烧到茶园就自然熄灭。

       这次山林火灾的损失不大,但对我们的教训是很深的!真正意义的开荒,一定先要在四周披荆斩棘,劈成一条足够宽度的隔离带,然后放火烧荒,那时,既使是烈焰熊熊,浓烟滚滚,火势也不会漫延开来。

       我后来问了那位点火的小伙子: “如果烧了大片山林,谁会被抓去劳改?”他貌似真地说:“是出火柴的人。”怪不得他自己有打火机还要向别人借火柴。我听著真好奇,还有这等规矩?反正山林损失不是很大,没人会去劳改,我也不和他争了。

       当年大约收成十担番薯。喜悦收成的笑脸中,总有一番沧桑和感慨:谁知盘中薯,个个皆辛苦!那是用血汗换来的。

       种番薯也有其他知青的故事。我曾经在一个耕山队住了几个星期,开垦了几十亩番薯地。那时候的耕山队只有我一人是知青,如果有其他知青做伴就热闹多了。我的一位知青朋友,住在离过凹不远的一个耕山队里,为了赌一只烤山鸡,三更半夜打着手电爬到外面,从一个盛装死人骨头的金斗瓮里陶出了一颗骷髅,拿到耕山队的草寮里,你很难理解这位知青作出如此荒诞行经的心理动因,难道仅仅是为了一只烤山鸡吗?那个你令人窒息的年代,精神一片荒芜,还有什么缺口,让人宣泄胸中的郁闷呢?

       开荒之后,种番薯之前,总有一大堆砍掉的草木,占据着位置,总是要作为积肥的原料,顺便烧掉它们,化为土粪。我在介绍种烤烟的时简单介绍了土粪,这里进一步解释一下。

       土楼山区的农家肥料,土粪为首。土粪就是当地人烧的草土灰。根据老农说法,因为土楼山区的的冷,所以要烧土粪,热的土就是有肥料力,所以几乎种植所有的农作物和蔬菜瓜果,都要用土粪,土粪可以做基肥和追肥,也可以和化肥和人粪尿搅拌使用。因为土粪用量很大,所以在土楼山区。每一片山田都有土粪间,终年储存土粪,随时可以使用。

       土粪的制做的步骤,就是把干燥的树木、草垛、垃圾等可燃物与铲起来的草皮和土皮一起燃烧,直到把土烧熟,冷却后把混在土中的小石头用竹筐筛掉,留下精细的部分,就是土粪。土粪含有丰富的钾肥,可以做任何农作物的肥料。

       只要天晴,就有人熬土粪,烧土粪“原材料”就是垃圾。你到每座土楼看一下,楼前楼后都有一些空地,谁都可以把垃圾倒在那儿。待垃圾多了,晒干了,就有人把垃圾耙到一起,堆成“小山”,又在“山上”面覆盖些干草皮和土皮,把垃圾盖得严严实实的,只在“山”下面留下一个像灶孔一样的洞,洞中放几块干柴,干柴点燃后,就烧土粪了。

       烧土粪也叫熬粪,一般不让火穿出最外一层的土皮和草皮,慢慢煎熬。一段时间后,有些火舌会穿出表层,就必每天最少拨翻一次。须把未烧过的土皮覆盖上火口,操作时就要用锄头在土粪里拨翻一会,让火在里面闷熬。烧一堆约一立方米体积的粪经常要两、三天,每天最少拨翻一次。

       我家有几分地的自留地,种植烤烟和蔬菜,每年需要的土粪也不少。我烧的土粪都是在房前屋后的山坡上和空地上。新楼后面的山坡,是一条山脊梁的尾巴,,到山顶只有几十米高。刚下乡几年,这片山坡还是没有开垦,都是一些杂树和杂草。因为山上的土是很硬的红土,按照当地的说法,土的质很“瘦”,又没有水源,只适合种植茶叶和果树,但队里还没有规划种植,也不允许社员私自种植的。但是因为山坡就在新楼旁边,烧土粪最方便,用锄头把山坡的表面的草皮削掉,小树挖掉,荆棘砍掉,可以烧一大堆土粪。然后就在原地开出一小片菜地种菜,既积肥又种菜。虽然因为土壤肥力不够,菜长得比自留地差一些,但因为管理方便,又是借烧土粪开垦的地,不必费很多功夫管理,一举两得。几年后队里就把这片山坡统一开垦种植茶叶了,私人的菜地都归队里。

       土楼人家每年需要大量的土粪肥,靠垃圾是远远不够的,所以,人们也经常在山上熬粪或烧草木灰,其操作与原始的“火种”方式“伐其林木,纵火焚之,俟其成灰。”一模一样。通常,人们在山上熬粪并不是专门为了积粪肥。熬粪的位置经常是在山田与山坡的连接处,因为这些地方每年都从山上长探出许多树枝和杂草,把最接近山坡的农田遮盖了。所以,要砍断这些树枝,劈断这些杂草,并把坡面的土皮锄掉,待晒干后就可以把这些东西熬烧成土粪。

       还有直接在田里烧土粪的,这种情况经常出现在冬闲的时候,需要清理田丘道路和周围的杂草和杂树,把他们耙到旱田里晒干,再熬成土粪。

       大面积的熬粪是在积肥和开荒时把砍下的树和草做熬粪燃料,然后在上面覆盖锄掉的荒地表面的杂草和地皮。那时田中村的山上还有不少荒田,山高路远,有时候生产队就组织到山上建立耕山队落户。

       几位在平原地区下过乡的网友对土楼山区要用那么多土粪施肥感到很好奇,所以我想谈一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有位网友说:“真想不到同为插队知青,所体验到的农村相差那么大。我们水乡里以‘揽河泥’为主,搀上地里种的‘红花草’,‘筲子’等绿肥,沤上两个月,就成了上好的肥料。有时,队里的人还撑著船到城里去偷粪,一旦被发现,还得打上一架。”美中网友说“我们那里也有烧土粪的习惯,其方法与老吴描述的一样。但田里积肥多是熬粪,几乎每丘田里都有一小块叫做‘粪潭子’,里面放草皮、粪便等让其自然发酵,通常要熬半月或更长时间。积粪潭子要进山去锄草皮,然后一担一担挑回来倒入粪潭子,这种积肥办法破坏了很多山林。反正那时是强调 ‘以粮为纲’,提高亩产才是关键,至于山林生态如何,几乎没有人想过提过”。

       我觉得平原地区农村和闽西南山区积肥方法有个主要的区别:平原地区缺少绿肥和其他有机肥,而山区缺少钾肥。为什么这样说呢?第一,闽西南山区的农田杂草很多,单是田岸和岸坡劈落的杂草埋入田里就是很好的绿肥,平原地区的田埂几乎不长草。正如美中网友所说的连草皮都要到山里去挑过来,破坏了很多山林。第二,按闽西南山区老农说法,“内山日照短,地气冷,土粪被火熬过,能增加地热,热就是肥。”这番话的确是经验之谈。平原地区日照长,土壤热能多,但缺少有机肥,土地易酸化,所以要多使用人粪尿等有机肥,这就难怪有时“偷粪,跟人打架了”。第三,闽西南山区茂密的森林与水田相连,每年须砍伐水田边沿的树木和草丛,这些被砍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就地处理,烧成土粪,既积了肥,又增长了山田的日照,提高了水稻产量,一举两得。所以,烧土粪是因地制宜的好方法。

    这一章是写种番薯和烧土粪的故事,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一场因为积肥而引起的山林火灾-火烧山。那是一段被烈火烧焦的青春岁月,染红了一生的光华。

链接有关博文:

土楼岁月(二十九):管芒花开的的时候

(9/5826 reads)2018-04-27 08:48:15

土楼岁月(二十八):祠堂和茶场

(9/32336 reads)2018-04-23 07:46:08

土楼岁月(二十六):说竹

(21/10946 reads)2018-04-15 09:19:31

土楼岁月(二十六):双抢的劳累和伤痛

(92/13835 reads)2018-04-09 12:38:36

土楼岁月(二十五):漫笔土楼茅厕

(18/8981 reads)2018-04-07 09:32:52

土楼 岁月(二十四):那山那楼和那窑

(17/9567 reads)2018-04-01 11:44:36

土楼岁月(二十三):土楼里的动物世界

(21/3099 reads)2018-03-08 01:01:51

土楼岁月(二十一):老楼孤灯

(88/15343 reads)2018-02-02 11:05:03

土楼岁月(二十)插秧(下)

(2/3972 reads)2018-01-24 18:25:57

土楼岁月(二十)插秧(上)

(5/4050 reads)2018-01-22 18:53:04

土楼岁月(十九):小阁楼雨中记忆(上)

(12/12667 reads)2017-08-08 07:22:21

土楼岁月(十八):劈田岸

(3/2807 reads)2017-06-16 09:44:12

土楼岁月(十七)烤烟记忆

(17/21368 reads)2017-06-09 21:19:13

土楼岁月(十六)自行车和缝纫机

(0/2134 reads)2017-06-03 20:19:07

土楼岁月(十五)木工和家具

(0/1171 reads)2017-05-27 07:04:36

土楼岁月(十四)锯板师傅

(0/1512 reads)2017-05-26 07:26:28

土楼岁月(十三)山林和木材

(2/1182 reads)2017-05-22 05:40:45

土楼岁月(十二)砍柴的故事

(0/1065 reads)2017-05-20 06:41:31

土楼岁月(十一)灶间

(4/1651 reads)2017-05-17 07:47:02

土楼岁月(十)盘中餐的苦和乐

(4/938 reads)2017-05-16 05:42:23

土楼岁月(九)水乳的年华

(7/1573 reads)2017-05-15 07:31:12

土楼岁月(八)父母在土楼

(10/1417 reads)2017-05-08 16:33:21

土楼岁月(七)出工与下墟

(4/1029 reads)2017-05-01 12:37:23

土楼岁月(六)走进田中圆寨

(4/1730 reads)2017-04-28 11:30:11

土楼岁月(五):哥哥来土楼

(2/1139 reads)2017-04-24 11:20:20

土楼岁月(四):古堡新居

(12/1173 reads)2017-04-17 13:34:27

土楼岁月(三):下乡第一天

(2/2142 reads)2017-04-14 07:28:05

土楼岁月(二):被赶出教堂之后

(2/2045 reads)2017-04-08 09:37:54

土楼岁月(一):序言

(8/875 reads)2017-04-06 06:46:4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8)
评论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你们聊吧,我今天要出门一整天。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喜欢在插兄这里和风清妹妹说话,也是在您这认识她和一讲的。祝春天快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不用长聊,你多休息,我在别家的园子里看你的高见一样受益多多,我喜欢到处看博文,这个城里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好文章看不过来。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不是闻鸡起舞,是将鸡的啼鸣声当成了催眠曲,因昨晚在on call。趁脑子还未休克,先跟你唠上半句不咸不淡的。脑子清醒时才可长聊。:)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看了!很有意思,那些留言都很精彩,如果吵架就没有意思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我去看看!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曾经看到一个农民作家非常反感把知青的话题扩大化,他说文革的回乡知青和农村青年比下乡知青多得多,却没有人去写书没有人去编戏,说得有道理。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师傅哎!你那另一徒儿,因我没让他来你这儿,结果他跑去子乔的平台掐架去了,你还是行行好赶紧将他招回来吧。:))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多谢分享交流,我们取长补短!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我只能写细节,感悟不了,从小没悟性,这是我老爸在我上小学时对我的评价,从小看老,没办法。插兄对人和土地的感悟很感动我。农民和土地的感情是土地对人祖祖辈辈的养育之恩。知青觉得他们不属于那片插队的土地,才会痛苦,想要离开。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其实我们写知青的文章是小众口味,年轻人几乎不看,只有文学城例外,因为文学城的读者太多,我们这些插兄插妹,在城里的比例很小,但是还是不少人喜爱的。你写的文章,细节描述非常好,我就写不了那样仔细的文字。不过我觉得还有另一种细节,就是对生活感悟的细节,我是侧重这种感悟的,所以,在我的文章中,有不少的心理描写。只是不知效果如何?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我这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中文底子差,读书又不多。工作时,疲于奔命,除了上班回家,啥也干不了,每年就读40个学分的CPA continue education.电视,其他书籍都没时间和精力看。我可以说我是个很boring 的人。写出来的东西真没看头,加之我写过去的东西又比较黑暗(个人经历没有办法)。
在国外,工作生活都有压力,说真的,谁都愿意看点愉悦,长知识,新奇的文章。。我写秧头儿,自己都写不下去,太压抑,不难想象读者的感受了。有像你这样的网友们来看,是大家的宽容,爱护,捧场和鼓励,不是因为我的文章有什么好看。
看过城里几位写文革,知青的深度好文,很知道自己的差距。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是要睡觉时,脑子太糊涂时留的,
——————————————————————————
我写的土楼故事很多时候就是躺在床上半睡半醒,忽然回忆起什么细节,赶快爬起来记住。如果是现在写可能糊涂多了,好在是10几年前写的。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真是很佩服插兄的深厚人文底蕴和好文笔,当然还有你的跌宕起伏人生经历和对人生的感悟和精神的升华。写下这两部大书真是要才气也要毅力,不容易!!!敬佩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一早起来,想着昨天给你的回言,少了一句话(是要睡觉时,脑子太糊涂时留的,不过可悲的是这糊涂状况已占领我每天一大半的日子,见医生就诉苦,不好,打住)
早晨赶快进来,一看你一清早已经留过言了,风清妹妹真是闻鸡起舞,勤奋不怠啊!你辛苦了,敬佩。
我这少的第一句话是“知青读知青的文章,就知道作者是不是知青,哪里的知青。插兄写的烤烟,劈草,插秧,种番薯至熬粪都是农活行家话,不是自己干过的活,是写不了这么详细的。不用握手就鉴定真伪了。
你, “一讲”还有其他网友,不是知青的年轻一辈,花时间读我们知青的文章,和我们交流,给与鼓励,真是令我非常感动感激的。知青干过重活的手握紧你当医生的手,你这位美国医生,当年一人到美国闯天下,打餐馆挣学费,读医学院,作12 小时天昏地暗的intern。真是难以想象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你怎么将你的头图换了?这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绝配你那小说的标题,看着都囍庆。:))
——————————————————————————————————————
是啊!这是出版的时候设计的另一个封面,我没有采用。不过也不错!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甘之如饴啊甘之如饴的生活,怎么你一下子又认为是苦日子了呢?
————————————————————————
所以说苦尽甜来~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我是单枪匹马没事儿跑来美国练胆子的,所以,从来不会得恐惧症。:))————————————————————————————————————
你简直是胆大包天!你可能练过中国功夫吧,坏蛋见了你就跑!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你的意思吴先生可能是伪知青?你真得跟他好好握下手测试一下。:)
————————————————————————————————
呵呵!我真的是伪知青,因为我是全家下乡的,没有享受知青的待遇,这就是我在回忆录和小说里写的户青。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谢谢来访和分享!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吴先生好!还真是烧焦的青春,哈哈。
——————————————————————————
烧焦了之后重生,莲盆子周末好!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你怎么将你的头图换了?这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绝配你那小说的标题,看着都囍庆。:))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甘之如饴啊甘之如饴的生活,怎么你一下子又认为是苦日子了呢?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我是单枪匹马没事儿跑来美国练胆子的,所以,从来不会得恐惧症。:))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你的意思吴先生可能是伪知青?你真得跟他好好握下手测试一下。:))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原来熬粪积肥也有这么多门道。读您的文章,总能了解到一些新的东西,我昨天还查了骑楼是什么样子的。谢谢!周末愉快!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吴先生好!还真是烧焦的青春,哈哈。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风清fq虽然没有下乡,但是她来美国受的苦可能比我还多,我是全家移民过来的,有很多亲友帮忙,她就不一定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们是在闽西南山区下乡,抬头是山低头是山,每天都要爬山越岭非常辛苦。但是农村青年习惯了,如果不干活的话坐在家里也很难受,用他们的话说:屁股会结茧。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看是不是知青,哪里的知青,看写的文章就知道。年轻时干了什么农活是不会忘记的。还有和知青一握手,就知道是干过粗活的手。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插兄要进山走一个小时去开荒种番薯,劳动强度真是比我们平原知青更艰辛!看到你的题目《被烈火烧焦的青春岁月》心就拎起来了。 感觉烧荒要出事了。我们班有一个男生就在乡下牺牲了,那年稻飞虱,打农药乐果中毒,奋不顾身去救同时中毒的另一位农民,自己却中毒身亡,才二十是岁。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w2say'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你可能忘记写留言了,有时间再补上,谢谢!
how2say 回复 悄悄话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过奖了!一篇平平常常的文章而已,只要大家喜欢就好.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将农活描述得如此细腻详尽,从烤烟,劈草至熬粪,徐徐道来,意趣盎然。大概只有对当时的生活觉得甘之如饴的人才会对人对事这般记忆犹新,从而写出话色生香的文字来。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以前写的,现在懒啦~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太能写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