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18章 :情敌较量(下)

(2018-05-03 15:55:05) 下一个

东勇拿来这个画行器还是郭兴安交代的,郭对他说:“一定要把秧苗插得整整齐齐,再照几张照片做宣传。”他为了永昌知青实验田也是煞费苦心。东勇拍着胸脯说:“兴安叔尽管放心,小菜一碟。”他刚刚来到公社工作几个月,一定要把这件任务完成好,没有想到一下子就被永峰泼了冷水。他正想继续说服永峰,云娘就插话了。

        永峰和东勇的心思,都瞒不过云娘,云娘知道只有她能摆平。她说:“我知道洋田插秧要用画行器是公社领导交代的,我们公社的上千亩洋田基本上都是头手要求画行器,更不用说我们是实验田了。但是也有特殊情况,张永峰的头手秧非常好,稀疏得当,又快又直,我建议除了他,头手秧的人都要用画行器。”

        岑颖看看永峰,又看看东勇,接着说 :“我建议现在我们分成两组,张永峰带领第一组插一块田,第二组就用画行器了,看谁插得又好又快!好不好?”她想,东勇可能不知道张永峰的插秧水平一流,才会带来这个画行器,于是她才这样说。     

        永峰现在知道东勇决不是不信任他才拿来画行器,又看到云娘的解释,实在是无可争辩的。他喜欢竞争,今天就来和画行器比一比,看看自己的手艺,于是他马上回答岑颖的话:“就这样吧!怎样分组啊?”

       云娘说:“这里有相邻的两块田,而且面积大慨相等,永峰和东勇是组长,每组先插一块田怎么样?东勇是公社干部,但下来了就一视同仁了。”

       成坚不失时机地拍马屁:“对对!公社干部下乡来,和我们知青来比赛。今天就听云娘的分配。”

       东勇当然没有意见了,其实他也会插头手秧,只是还不想崭露头角罢了。他谦虚地说:“既然云娘给我分配了任务,我只能无条件地服从了。”

        接着由张永峰和东勇两人抽签轮流选择一人加入自己的小组,第一论抽到永峰先选,他了岑颖,东勇选了云娘,再接下去是第二轮、第三轮,双方势均力敌。

       人手选择完毕,再抽签选择其中的一块田,大家就磨拳擦掌准备就下田了,不过还要等到东勇的画行器画出他们那一块田的第一手行线。

       云娘拿来绳子,拉住一头,成坚拉住另一头,一人在田头,一人在田尾,岑颖拿着画行器顺着绳子一头画线,等待她画完了,永峰已经抽过一根烟了。

       本来东勇还要求永峰即使不画行,也是要拉绳画一条直线作第一行的标准,但是被云娘岑颖请走了,大师傅啊!休息一下吧。

       于是两个大男人都变成闲人了,不过两人都在寻思着怎样战胜你,男人较量吗。

       准备就绪,成坚不知从哪里拿来了哨子,他就像短跑比赛的裁判员一样,让大家各就各位,哨声一响,开始比赛了。

       张永峰和东勇几乎同时插上第一根秧苗,岑颖跟在张永峰身边,云娘跟在东勇身边。

       两组人马几乎是齐头并“退”,这一手出尾之后,转过身来插第二手,大家来回几次之后,一块田就完成了,东勇这组快了一点,但张永峰这组的田大了一点,难分胜负。

      歇息片刻,再找两块田比赛,张永峰这组快了点,东勇这组的田大了一点,也是难分高低。

       再看看插秧质量,两组也基本上达标。结果,两次比赛都是平局。

       永峰示意要再决战,云娘和岑颖看看很难再找出两块面积相等的田了,于是就打圆场宣布比赛结束,不分胜负。

       倒是东勇风格高一点。“哈哈哈!”他一通豪爽的大笑,信服地说:“不用了,不用画行器了,大家就跟着永峰这头手师傅把知青实验田插好吧。其实胜家是永峰这一组,因为他省去了画行的时间,我不敢奢望会扳回一局。”

     永峰看到平时少言寡语的东勇今天也这么开朗,真像爷们!没的说的。他走上前去,狠狠地捶了他一肩膀:“老陈啊老陈,你也太谦虚了,在下不敢言胜。”

     成坚耐人寻味地说:“永峰和东勇谁胜谁负?天知道啊!”他再看着云娘说:“云娘,你看呢?”言外之意,是在说给东勇和永峰听的,你们两个大男人,谁能得到云娘呢?”

     云娘知道成坚别有用心,但是她无所谓,就当开玩笑。

     成坚早就知道东勇是为云娘来到这里的,那么东勇今天参加两个男人的较量在一定意义上说,就是为了让云娘知道他陈东勇不比永峰差,上次的劈草他出了洋相,一直是耿耿于怀,所以今天要扳回一局。

       永峰对成坚说:“谁胜谁负是我们的事,你只管自己干好活,别多管闲事就好了。”

       东勇谦虚地说:“我承认我输了,但是胜负是兵家常事,我不在意。”

       云娘安慰他们俩说:“以后你们俩都还有很多机会较量,不着急吗!”

       成坚说:“是他俩不着急,还是你不着急?”

       云娘笑道:“他俩不着急,我也不着急,那你着急什么?”

       大家对他们的对话都心照不宣,卫国和丽梅两人只是偷笑。

      岑颖也乘此机会观察永峰、东勇和云娘三人的表情,成坚的话等于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突然袭击他们三人,每个人都要面对。

       “我当然不着急,我说的是真心话,永峰这次你胜了!”东勇又一声大笑,抽出一根乘风牌香烟给永峰,自己也叼一根在嘴上。他的心思被成坚猜对了,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

        永峰掏出打火机,先给东勇点着了,微笑道:“老陈,我也是真心话啊,我们是半斤八两,胜负难料。”

         “是掏心窝子的话啊!”成坚狡猾地看着云娘,云娘却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还是岑颖用会心的微笑出来解围:“大家尽兴,忘记了胜负之分,这就够了。” 话毕,大家也继续干活。

        东勇这时才细心看着张永峰的头手秧,竟然像画行器那样直,而且秧距也不稀不疏,横竖五寸半,他心里暗暗佩服,怪不得云娘那样相信张永峰。他原想也来插一行 头手,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超过张永峰。世界上没有比直线更直的线,所以没必要再比下去。他心里是服了张永峰了。他和张永峰只是见了几次面,但他从云娘的目光里看出张永峰在她心中的位置,决不在他之下。他不知道张永峰和云娘是不是在相爱?想到这里,他浑身就别提有多不对劲儿了,但他对云娘是志在必得的。他相信,他很快就是国家干部,云娘会嫁给一个干部,而不会嫁给一个农民。

        陈东勇在岭下大队驻队期间,就住在大队部的那间唯一的客房里,和党支书郭再耀的单间只有一墙之隔。大队有个专业茶场,办有食堂,就在他身后百步远的一个旧祠堂里,茶场职工还养猪种菜,他和再耀就是吃茶场的伙食。一般公社干部下队就是东走走,西看看,一天可以溜七、八个小队,晚上再回大队部睡觉。但陈东勇一下队就一身泥水一身汗,不知道什么时候回食堂吃饭。他也经常到社员家里吃饭,这要看当天下队的情况,好多次他干完活后就在云娘家吃饭。大忙期间,永昌村的中饭是煮公饭的,有一小时的吃饭时间。太累了,他每天午饭后他都要休息片刻,或者只是眨一眨眼眯盹儿一下,然后蘸了冷水的湿毛巾擦擦眼脸,浑身觉得轻松多了。平时,只要他有空就去看望云娘一家。这次到岭下,他又带来了几贴治疗哮喘病的草药。他懂得一些中药常识,对熬中药非常讲究,经常是亲自为郭富来煎药。煎药要用木炭,他看到云娘家没有木炭了,马上交代朋友送了一担木炭过来。云娘父母感激不尽。最近他在永昌村蹲点抓知青试验田,虽然大队部离开永昌村只有两里地,但他为了能在队里多干点事情,晚上就干脆睡在生产队的“队间”。这个队间不是生产队会议室,而是储存谷子的仓库,是盖在新永昌圆寨大门外面的晒谷场边的一栋两层平房,有一间房间是专门给保管员睡,东勇就随便再铺一张床,和这个保管员住在一起。

       这几天天气很热,到了晚上还到处热烘烘的,累了,什么事都不想干,只想静静地睡去,月光明亮照在床前,蚯蚓、青蛙不停地唱着歌儿,他朦朦胧胧进入梦乡。

      “轰隆隆,轰隆隆......”迷糊中雷声把他惊醒,只听外面狂风大作,顷刻间下起了倾盆大雨,队间的屋檐被风吹得吱吱做响。他想起外面禾埕还有几堆谷子无法放进仓库,只用塑料纸盖着,不知会不会被风掀起?

       于是他赶快摇醒身边的保管员,两人急急忙忙穿好衣服,披着塑料雨衣,打着手电筒赶到室外,那几堆谷子上的塑料布有的已经被风掀起一角,有的已经不知去向, 任凭暴雨冲打。

        双抢大忙期间,因为队里仓库不够,有时要把谷子放在外面,盖上塑料布,再用石头把塑料布压紧,除非特大暴雨,谷子是不会淋湿的。东勇和保管员花了半小时才把谷堆重新覆盖好。完成任务后两人都成水鸭子了。今晚的雨太大了,雨衣都不管用。

        东勇冷得直打喷嚏,他白天起早贪黑干活,晚上管仓库,原来就没什么休息时间,被雨淋湿之后,他也不想三更半夜到新永昌楼熬点姜汤喝,只是匆匆忙忙洗了身子,在火炉中烤干头发,就睡下了。

       第二天起床时他感到头很重,一模自己的额头,才知道自己发烧了。他看到身边的保管员不在,可能到外面看谷子了。

       他刚穿好衣服,就听见云娘在外面的的声音:“东勇!没事吧!”

       东勇哼了一声:“没事!半夜被雨淋了!头有点痛。”云娘说:“我可以进去吗?”东勇说:“可以!”

       云娘走进来,看到东勇气色不好,关切地说:“赶快到楼里吃点姜汤,我已经熬好了。”

        东勇乖乖地听云娘的话,到圆寨喝了汤,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他需要睡觉,但是队间白天人来人往,是不能睡的。于是云娘把东勇拉到她弟弟云天的房间,端上一盆热水,让他洗刷,随后把门反锁 起来,要他好好睡一觉。

        日子在悄悄过着,东勇和云娘的感情也渐渐增长着。

        但是他东勇和永峰好像是在较量什么呢?是情敌吗?他也说不清楚。

最近文章:

关于安乐死和高血压的讨论

(0/58 reads)2018-05-03 09:36:58

土楼情人第18章:情敌较量(一)

(4/4158 reads)2018-05-02 11:37:30

聊天时候说起那些吓人的病痛比如高血压

(39/6902 reads)2018-04-30 17:36:05

土楼情人17章:妙手功夫(三)

(5/3867 reads)2018-04-30 08:58:33

土楼情人17章:妙手功夫(二)

(3/7341 reads)2018-04-29 09:18:20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3/69 reads)2018-04-28 09:16:47

土楼情人第17章:妙手功夫(一)

(13/8407 reads)2018-04-28 07:58:46

土楼岁月(二十八):管芒花开的的时候

(9/5815 reads)2018-04-27 08:48:15

我家的晚樱花又开了

(8/105 reads)2018-04-26 10:22:48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三)

(7/17650 reads)2018-04-26 08:51:24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二)

(10/19733 reads)2018-04-25 07:09:51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一)

(16/11385 reads)2018-04-24 07:59:08

寻根揽胜风光无限

(9/32334 reads)2018-04-23 07:46:0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三)

(15/3761 reads)2018-04-22 08:02:4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二)

(9/3540 reads)2018-04-21 08:58:59

土楼情人第15章: 友情爱情(一)

(9/4572 reads)2018-04-20 11:03:46

土楼岁月(二十六):说竹

(21/10943 reads)2018-04-15 09:19:31

土楼情人第19章:化敌为友

(20/22971 reads)2018-04-12 06:44:26

土楼岁月(二十六):双抢的劳累和伤痛

(92/13835 reads)2018-04-09 12:38:36

土楼岁月(二十五):漫笔土楼茅厕

(18/8981 reads)2018-04-07 09:32:52

清明节连接我去年的一篇文章

(0/78 reads)2018-04-05 17:10:30

人间春色西雅图

(29/7806 reads)2018-04-03 07:53:03

土楼 岁月(二十四):那山那楼和那窑

(17/9567 reads)2018-04-01 11:44:36

不要杀鸡取卵挑战身体极限

(43/14385 reads)2018-03-28 08:42:36

从古代的太监到当代的变性人

(22/12553 reads)2018-03-25 12:00:05

美国银行和车检站见闻

(25/6986 reads)2018-03-20 09:31:46

从云霓之望到中国梦

(29/12289 reads)2018-03-17 09:23:39

我对“禅让制”的粗浅看法

(21/6495 reads)2018-03-15 09:12:5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潇潇雨轩' 的评论 : 谢谢!其实细节才是我的弱点,亟待加强。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细节很逼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