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17章:妙手功夫(一)

(2018-04-28 07:58:46) 下一个

土楼情人第17章 :妙手功夫(一)

友明

       正值七月流火,太阳热辣辣地烘烤着大地,永昌楼楼前的水田热得烫人,但后山坡依然是翠绿得醉人。一阵微风吹来,田里泛起一阵金黄的波浪。

      丰收的果实里有你的甘甜也有我的甘甜。云娘和岑颖等一班姑娘们割完稻子,把一把把稻子整整齐齐地放在刚割下来的禾头上,排成一垅一垅,以免在水里浸泡。

      永峰等几个小伙子踩着打谷机紧随其后,在堆放的稻子旁停下来,把稻子往打谷机上翻绞后,随手把稻草扔进田里。云娘停下手里的镰刀,走到永峰面前,对永峰说:“稻草要整整齐齐地放回田里,以便回收做牛的饲料,或者做其他用途。”永峰不解地说:“牛要吃稻草我知道,但是做其他用途我不懂。”云娘说:“不懂没关系,我很快会让你懂,你就先想想吧。”永峰说:“不会这稻草还有什么课要讲吧。”云娘笑而不语。于是,永峰他们就把脱粒后的稻草整齐地放回去。

     今天, 岭下村的知青们冒着酷暑挥汗如雨开始收割早稻,这十亩洋田是队里安排的晚稻知青实验田,把早稻收割完之后,一两天内就要地插下专门为实验田培育的矮秆晚稻秧苗。终于等到太阳下山了,夕阳渐渐泄红了晚霞,大家才收工。

      每天收工之后,永峰从田里上来之后,不像别人随便用田水把脚上的泥洗掉,总是要走到一条百米远的清澈的山谷小溪边洗脚。这当儿,他把一双泥腿踩进水中,弯下腰,头朝下,却从两脚间的逢隙看到云娘和岑颖迈着泥脚丫一前一后大摇大摆跨步而来。

       永峰不明白最近她俩为什么很亲密,自从他和岑颖有了一次亲密拥抱之后,两人都不敢再有亲密的举动,相互的距离都自觉拉开一点。但是永峰不知道,因为他和岑颖发生的那件事,使岑颖找云娘谈话,之间有了深度的沟通。岑颖心里喜欢永峰,但是她对自己没信心,经过几个不眠之夜的思考之后,她强制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她是党员,是江城和永靖的先进青年代表,走向社会的生活道路才刚页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决不能掉进情感的旋涡。下一步怎么和永峰相处?她还没想好,碰巧父母也来信要她安心劳动,很快就有机会把她调动回城的。于是,她一颗还在七上八下的心才有了新的平衡点。她心地善良,知道云娘也喜欢永峰,决定有意成全。前几天晚上,岑颖约云娘到永昌楼后山岗上的一棵榕树下谈心,把那天的事解释给云娘:“那是我一时的冲动,不怪永峰。” 云娘笑着回答:“我没看到什么啊?我们都年轻,大家做好朋友不是很好吗?”岑颖说:“是啊!过几年谈恋爱还不迟。”云娘俏皮地回答:“过几年,如果你回城工作了,除非你把永峰的心带走,否则我会追求他的。”岑颖说:“那好啊!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云娘一愣,随后两人大笑。微风吹过,任凭百年的榕树的几根根须轻轻掠过她们鼻尖……

       且说此时永峰装着没看见,继续低头洗脚,等走在前头的云娘到眼前了,他双手忽然往后泼水,把云娘的裤子淋湿了。还幸灾乐祸地地说:“我的妙手功夫不错嘛!”岑颖哈哈大笑。云娘气得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扔过去:“你欺负我,如果岑颖挡头阵你敢吗?气死我了!”石头打在张永峰身边,在他的身上溅起一片水花。云娘也学他的口气一个字一个字说:“我的妙手功夫不错嘛!”

      “泼水节吗,我们天天有,不好吗?”永峰继续把水泼向她们,当然,他不敢撒泼,只是意思意思。他摊开双手,把水捧在手里平放,再泼出去,水已经从指缝里差不多都溜走了。而云娘呢?双手直接从水里往永峰泼,早已把他泼得像落汤鸡了。岑颖说:“饶了他吧!”云娘说:“他壮得像一头水牛,水牛就是要多喝水。” 三人戏水一番,最后永峰认输了,解开腰巾擦干头发。

      闹毕,永峰问云娘:“闽南平原割完早稻之后还可以让水田泡上十天半月才翻耕,这里为什么要这样马不停蹄地插秧呢!”

       云娘望着远山五彩缤纷的晚霞由淡变浓,一座座土楼的楼墙由亮变暗,田野、小路都笼罩在一层透明的幕布之中,若有所思地说:“这样这个问题很简单,这里与闽南平原地区相比,气候较冷,所以的早稻收割晚而晚稻插秧早,才能避免秋冬寒流对晚稻的袭击。每年9~10月间,我国大部分地区处于夏季风向冬季风的过渡时期,时而有冷空气突发南下,温度明显下降,使正处在孕穗、抽穗扬花及灌浆阶段的晚稻遭受低温危害严重地影响水稻的开花、授粉过程的正常进行,造成空壳、瘪粒,导致严重减产。所以,要尽快播下晚稻,双抢大忙几乎是一气呵成的。

       岑颖看着云娘情意浓浓地说着,那眼神分明是放射着缕缕爱意吗,她觉得云娘和永峰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她观察永峰,永峰很认真地听着,露出异样欣赏云娘的神色。

       “原来如此!”永峰说。他对农事一很认真专注,他觉得人是土地之子,对生活的感恩之情,对生命的礼赞之情都来源于对土地的热爱,种好庄稼,让土地里长出粮食,改变农村一穷二白的面貌,不正是为自己的命运放逐广阔天地的灵魂求证一种信仰,求证一种生命对土地的回归意识和拜谒之情吗?如果说他喜欢岑颖的原因弥漫着闽南小城街廊的海风情调,而他喜欢云娘却包含着对土楼大地的深情。

       而这时的岑颖,已经没有心思听云娘这个田头老师“讲课”。她心里想的,是父母究竟什么时候能把她调回江城。自从她和云娘在榕树下谈话之后,她看到这些日子云娘成了永峰最好的田头老师,张永峰经常在收工的时候,看到云娘忽然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叫住他。于是两人在一起说说笑笑,谈天说地,人们总是以为他们是有约在先。这是巧合吗?

        三天后,这10亩稻子割好了,开始晚稻知青试验田的工作。第一个任务是犁田。这天下午永峰系紧腰巾,扛着铁犁,抽着老牛的屁股,刚要下田时,云娘却在他的身后喝斥道:“你干什么的?回来!”永峰一惊!回过头来。云娘一把夺过他的鞭子,语气缓和下来:“要先劈草,才能犁田。”
         “什么叫劈草?”永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云娘说:“这就是三天前我要给你讲的稻草的用途,我们这里早稻收割后,一部分稻草留下来做为牛吃的草料,另一部分要在犁田之前把稻草撒回田里,然后在犁田时翻起泥土把稻草压在下面做晚稻基肥。因为夏天温度高,早稻稻草埋在水田里很快就会腐烂变成肥料的,但由于稻草太长,要切成两三段,又要均匀分散到田里,这就要用劈草刀把稻草劈断再撒开。”说完,云娘眨眨眼睫毛,脸上露出一对浅浅的笑窝。
       岑颖也看着云娘笑,她是在欣赏她说话时那种对农事的解说巨细无遗的认真态度。
永峰把老牛的缰绳甩了,看着老牛悠闲地吃着垄上的稻草,停下来对云娘说:“第一次听说过劈草,这草有什么好劈呢?你们这里的农活看起来花样还不少呢?愿闻其详。”
       云娘从身后的田埂上拿起一把刀,刀长有一尺,半月形,刀片很薄,银光闪闪。这时正午田野上的风一阵一阵吹过,弥漫的稻香,还有牛羊粪的味道,忽悠着人们的嗅觉,看着亮光闪闪的刀,使永峰有一种紧张的预感。
         “这就是劈草刀。”她说,接着她的左手从田里抓起一把稻草,让稻草垂直,稻杆向下,稻尾向上,然后右手握刀朝着稻草中部仅离左手几公分的地方劈下去,在刀接触草时,左手借力把草顺势甩远。只见稻草被她这一甩,她手下部分的稻杆飞向空中,在空中飘落之后,非常均匀地分布在田里。然后她利落地削掉手里剩下的稻草的尾端,再甩到田里,这样,这把稻草就分成三部分回埋到田里。永峰和岑颖等连声叫好,他们都没有看清楚云娘的动作,云娘就手起刀落了。这妙手功夫真是名不虚传!

最近博文:

管芒花开的的思念

(7/5066 reads)2018-04-27 08:48:15

我家的晚樱花又开了

(8/77 reads)2018-04-26 10:22:48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三)

(7/17558 reads)2018-04-26 08:51:24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二)

(10/18763 reads)2018-04-25 07:09:51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一)

(16/11374 reads)2018-04-24 07:59:08

寻根揽胜风光无限

(9/32177 reads)2018-04-23 07:46:0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三)

(15/3732 reads)2018-04-22 08:02:4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二)

(9/3525 reads)2018-04-21 08:58:59

土楼情人第15章: 友情爱情(一)

(6/4541 reads)2018-04-20 11:03:46

土楼岁月(二十六):说竹

(19/10927 reads)2018-04-15 09:19:31

土楼情人第19章:化敌为友

(20/22962 reads)2018-04-12 06:44:26

土楼岁月(二十六):双抢的劳累和伤痛

(92/13825 reads)2018-04-09 12:38:36

土楼岁月(二十五):漫笔土楼茅厕

(18/8971 reads)2018-04-07 09:32:52

清明节连接我去年的一篇文章

(0/74 reads)2018-04-05 17:10:30

人间春色西雅图

(29/7790 reads)2018-04-03 07:53:03

土楼 岁月(二十四):那山那楼和那窑

(17/9563 reads)2018-04-01 11:44:36

不要杀鸡取卵挑战身体极限

(43/14372 reads)2018-03-28 08:42:36

从古代的太监到当代的变性人

(22/12540 reads)2018-03-25 12:00:05

美国银行和车检站见闻

(25/6979 reads)2018-03-20 09:31:46

从云霓之望到中国梦

(29/12289 reads)2018-03-17 09:23:39

我对“禅让制”的粗浅看法

(21/6492 reads)2018-03-15 09:12:5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谢谢!看长篇很花费大家的时间。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吴大哥好!先来点个卯,等下细读。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曼儿' 的评论 :我们那里也有把稻草捆起来垛成垛,但是稻草是给水牛吃的,偶尔也拌泥里打泥坯垒房,这是一样的。不过,几乎一半的稻草是回田。
小曼儿 回复 悄悄话 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北方地区收了稻子把稻草捆起来垛成垛,一部分就搓草绳了,打部发切碎喂牲畜,还拌泥里打泥坯垒房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你误会了!我现在除了回复朋友来访留言,一般不会去别人的家里作客。言多必败啊~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以前土楼山区比你们富,现在比你们穷,因为不种粮了,靠种经济作物。那里除了旅游之外,其他的收入有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幸好我们那儿没有劈草这一农活。要不然也会和插兄一样,把手指和草一起劈了。土楼的农民穿得起毛衣,还是能靠山吃山,搞副业,挣点工分之外的活钱。我当年插队的那饭都吃不饱的所谓鱼米乡,地少人多,无山无水可靠,连养几只鸡都要限制,真是家家穷得叮当响。现在一样的田地,家家盖了三层楼,福得很了,是真正的鱼米之乡。其中的原因明眼人都知道。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哈哈!她那里我是不敢去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看我今天写的“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现在我专注写其他的东西,没有时间写新的文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