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一)

(2018-04-24 07:59:08) 下一个

陈东勇通过电话很快取得郭兴安同意,“永昌知青高产实验田”正式命名。次日晚上他又来到永昌楼,要岑颖把所有下乡知青和回乡知青召来商量。云娘因为家里忙,还没有上来。他们点起煤油灯,在永昌楼的祖堂大厅先开会了 。

      每当知青开会时,郑励总是要弄点学习材料让大家学习,以显示他的领导身份,这回也是这样。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报纸一本正经说:“在你们讨论创办实验田之前,请大家先学1969年6月7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世界上最民主的选举》这篇文章好不好?”他的表演大家好像是预料之中,学习红头文件谁敢说不好?成坚哼了一声,郑励拉下眼镜瞅着他,成坚不眨眼和他直视,直到郑励的目光退缩。

       岑颖接过郑励的报纸,坐在灯前说:“按老规矩,我来先念几段,接着大家念。开始了:彩色文献纪录影片《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闭幕》,生动地体现了‘九大’选举党中央委员会的极其振奋人心的情景。你看,毛主席那慈祥的笑容,毛主席神采奕奕地和林副主席一起首先投票,毛主席亲切地和代表们握手,代表们挥舞着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流着幸福的泪花去投票……这些令人欢欣鼓舞的镜头,自始至终激荡着我们的心田。我们兴奋地看到:党的‘九大’的整个选举过程,充满着热烈的革命团结的气氛,充分地体现了我们党一贯的民主集中制和群众路线!我们党的‘九大’的选举,是世界上最民主的选举!”

       岑颖念到这里,停下来说:“谁接下去?”

       坐在岑颖右边的张永峰接过报纸,继续念道:“资产阶级也叫嚷什么‘民主选举’,然而,他们的‘选举’是些什么玩意呢?花钱买选票、雇打手,在电台上吹牛,在电视上互相谩骂,向群众乱开空头支票,耍尽骗人把戏,演尽肮脏的丑剧。无论是这家资本家大亨当选,还是那家财阀的走狗当选,都是换汤不换药,都是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现代修正主义也叫嚷什么‘民主选举’,然而,他们打着‘民主’的幌子,靠叛徒集团的狼狈为奸,靠特权阶层的相互勾结,靠刺刀维护统治地位。无论是老修当家,还是小修当家,只能是越选越修,实质都是‘招牌换记’,照旧实行资产阶级专政。我们的党是无产阶级政党,代表最广大劳动人民的最根本利益。我们党有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建立起来的民主集中制的光荣传统,在广泛的党内民主的基础上形成了坚强的革命的团结。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是坚决贯彻党内民主集中制的典范!”

       张永峰停下来,把报纸拿给他身边的丽梅:“轮到你了!”

       丽梅把煤油灯移到自己身边,接着念:“你看,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首先拿着一张选票朝票箱走来了。毛主席庄严地举起选票,端端正正地投进了票箱。接着,又用那高瞻远瞩的目光,环顾了整个会场。毛主席手中的那张选票,是世界上最民主的一票。那张选票上的候选人,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领导,经过几次自上而下,自下而上地充分民主协商,集中群众正确意见而后商定的。毛主席的一票,代表了我国全体党员和亿万军民群众的心愿。毛主席手中的那张选票,是团结大多数的人,包括犯过错误的人,最大限度地调动起党内一切积极因素,继续革命,在全国夺取更大的胜利的一票。”

       轮到成坚念了,因为他坐在张永峰的后面,光线看不清楚,他和张永峰对调了座位,然后站起来,用抑扬顿挫的语气念道:“毛主席的那一票,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保证我们国家千秋万代不变色的一票。毛主席手中的那张选票,是使帝修反妄想在中国第二代、第三代复辟资本主义的迷梦彻底破产,给帝修反当头一棒的一票。毛主席手中的那张选票,使我们看到我国七亿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党的九届中央委员会的周围,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奋勇向前。我们眼前钢花四溅,铁水奔流,金翻麦浪,银裹棉铃,祖国大地热气腾腾,好一派革命,生产双丰收的景象。毛主席手中的那张选票,使我们看到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在五湖四海迎风飘扬,一个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的新世界即将到来!世界的未来属于人民!”

        成坚把报纸放下,说:“完了!”刚坐下,竟然碰到了丽梅的身子,丽梅把他推开:“你这人真讨厌,念报纸也口沫纷飞,都是臭烟味,让人受不了。”她有身孕,当然不喜欢烟味。

        成坚站起来,对坐在墙角的卫国说:“卫国大哥不抽烟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巧了?”他不知道丽梅有身孕,总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大男人要戒烟。

       卫国没有回答,他太累了。开会的时候,他总是躲到墙脚,大家念报纸的时候他也在打盹,他不喜欢政治,何况最近做再耀的家具,起早贪黑地赶活,懒得搭理成坚。

     成坚见卫国没哼声,继续发言:“这篇文章的核心思想是毛主席那张选票的伟大意义,有什么伟大意义呢?我认为:毛主席的那张选票,一票顶一万票啊!”

       郑励摇头咂嘴,口气很严肃:“毛主席的选票一票就是一票,毛主席的话才是一句顶一万句。成坚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啊,这样会犯错误的。”

        成坚原来以为自己的话是毫无疑义的,没想到会被郑励批驳,他火气腾升起来,毫不让步地说:“是我胡说八道?还是你想兴风作浪?文章说了,毛主席的那一票,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保证我们国家千秋万代不变色的一票,所以我说,毛主席的一票不止顶一万票,顶万万票。”

        郑励看到成坚竟敢和他针锋相对,他没有想到,他这个玩鹰的,却被鹰啄了眼 ,气得大声呵斥:“人民日报文章没有写一票顶一万票,顶万万票啊!只有林副主席才有资格这样说。”    他那“干部”的威慑姿态淡然无存了。

        成坚毫不示弱:“我这是活学活用,立竿见影!”他冷笑一声,接着便哈哈大笑,笑过之后他的目光如同电闪一般射在郑励的脸上,郑励显然被他的怪笑震撼,他的眼神有点茫然,但很快又神气活现起来。两人开始了一场政治扯皮大战,谁也不服输......

        张永峰静静地听着,改变了他平时喜欢管事的习惯,好像故意要看两人的好戏,因为最近他在生产队办革命大批判专栏,正在写一篇有关民主的话题,听他们争论,或许能从中得到一些启发。他认为,争论也是一种民主,也是激发灵感的一把钥匙。有的人的才气只有在驳斥他人的情形下才能够发挥得淋漓尽至。

       但是他还是站起来圆场:“大家畅所欲言吧!正像法国思想家伏尔泰所说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东勇也是当听众,一直敛声屏气,恭肃严整。等到他们争论累了,他才出来解围。他说:“老郑和成坚听我说,你们不必争论了,我建议你们每人写一篇文章,谈谈对九大的感想。我认为这篇文章写得好!我最喜欢这几句:我们眼前钢花四溅,铁水奔流,金翻麦浪,银裹棉铃,祖国大地热气腾腾,好一派革命,生产双丰收的景象。”

       郑励虽然余怒未消,但是知道争论下去他不会占便宜,分不出个子丑寅卯,就不哼声了。成坚也离开了,可能是上茅房吧。大家终于安静了。岑颖端了一杯茶给郑励,让他缓缓气。

        郑励接过岑颖的茶,喝了一口接着说;“我们要拥护九大,拥护毛主席,要遵照毛主席的指示:‘不论党内党外,都要有充分的民主生活,就是说,都要认真实行民主集中制。好吧!现在我告诉大家,今天我们要推荐一人到云岭公社,作为参加永靖县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候选人,大家讨论一下,再民主选举。”他又出了一个“最新指示”!不得不佩服他的心計。

        “就选岑颖吧!”丽梅说。“不要投票了,岑颖是理所当然的当选人!”成坚、卫国和其他回乡知青也异口同声选岑颖。

       岑颖说:“大家安静一些好不好,我们不是刚刚学过这篇文章吗,要民主的选举,还是大家以无记名的方式投票吧。大家同意吗?”

       成坚说:“不管什么形式的投票,岑颖都会中选,闽南话叫做冻蒜。”

       成坚本来是信口开河说起冻蒜,却被岑颖发挥下去,她说:“大蒜是不怕冰冻的,去年秋天种下去一直到现在才全部收成,我们每个人就像一颗洁白的蒜瓣,经历了寒冬腊月风雪霜冻依然生机盎然,这不是冻蒜是什么?我们大家都是冻蒜,所以要民主选举选出最好的一个冻蒜,冰心玉洁的冻蒜,”

岑颖的比喻很形象很幽默,大家都会心笑了,一个回乡知青说:“岑颖你真行,我这个冻蒜从小冻到大,从来没有想到可以为我们的社会主义民主贡献自己的力量。”

       成坚意味深长地说:“我们这里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冻蒜,只有经那些赤脚破冰下冻田干活的人才有评选冻蒜的资格。”他的意思是你郑励不干活,连投票的资格都没有。

       郑励听了之后, 他扶了扶眼镜斜眼看成坚,掩盖自己对成坚的愤怒,心里嘀咕:你小子真够损,看什么时候我把你这个冻蒜下酒。

       岑颖知道郑励不快,赶快为他解围:“按照成坚的说法,我也没有冻蒜的资格,那次冰田做岸我是掉到烂泥田了,冻得浑身发抖,还拖累大家拔萝卜,我更没资格是不是?”

       她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成坚说:“那你就不仅是一个冻蒜,还是一颗彻头彻尾的冻萝卜!”现场大家哈哈大笑。

最近博文:

寻根揽胜风光无限

(7/19256 reads)2018-04-23 07:46:0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三)

(15/3672 reads)2018-04-22 08:02:4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二)

(9/3474 reads)2018-04-21 08:58:59

土楼情人第15章: 友情爱情(一)

(6/4516 reads)2018-04-20 11:03:46

土楼岁月(二十六):说竹

(19/10915 reads)2018-04-15 09:19:31

土楼情人第19章:化敌为友

(20/22953 reads)2018-04-12 06:44:26

土楼岁月(二十六):双抢的劳累和伤痛

(92/13821 reads)2018-04-09 12:38:36

土楼岁月(二十五):漫笔土楼茅厕

(18/8962 reads)2018-04-07 09:32:52

清明节连接我去年的一篇文章

(0/73 reads)2018-04-05 17:10:30

人间春色西雅图

(29/7772 reads)2018-04-03 07:53:03

土楼 岁月(二十四):那山那楼和那窑

(17/9554 reads)2018-04-01 11:44:36

不要杀鸡取卵挑战身体极限

(43/14364 reads)2018-03-28 08:42:36

从古代的太监到当代的变性人

(22/12536 reads)2018-03-25 12:00:05

美国银行和车检站见闻

(25/6976 reads)2018-03-20 09:31:46

从云霓之望到中国梦

(29/12287 reads)2018-03-17 09:23:39

我对“禅让制”的粗浅看法

(21/6488 reads)2018-03-15 09:12:50

老年人尽量少做这些身体动作

(28/9552 reads)2018-03-11 16:39:41

回眸青春,忘却痛苦。

(27/6190 reads)2018-03-09 21:44:34

我的“中国心”

(11/3386 reads)2018-03-09 00:13:41

重播:夏令时对身体健康的影响

(14/4357 reads)2018-03-08 11:52:3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写这个长篇却是是查阅了很多历史资料,都是从网络上找的。如果我在国内的话就容易多了,可以都图书馆和党史办公室查阅。但是如果我是在中国的话,很可能不会那么专心写这两个土楼系列,离开故土才会那么思念故土。再说,在中国的环境里,可能要面对很多压力和应酬,思想很难集中去写作。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因为这篇文章太有意思,所以我就用读报的方式全部把文章刊登出来,读者反响热烈。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那时就用谷歌了,文章是网络上找到的。这篇社论实在是“经典”之作。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大家念报纸,那篇九大毛主席神采奕奕地和林副主席一起首先投票的文章是真实的了?您2008年写文章的时候,就能用Google了么?要不然您的记忆力真是神了。当然写这样的长篇,是要查阅很多历史资料,非常辛苦的。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毛主席投票这事儿我还真不记得,世界最民主的选票...经典!
——————————————————————————————
这篇社论现在看起来是经典的段子,我厉害了,我太厉害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哈哈!这篇社论决不是虚构的,还可以从文革影片中看到。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毛主席投票这事儿我还真不记得,世界最民主的选票...经典!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谢谢!最近把这2个长篇继续连载,期待读者提出宝贵意见。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跟读中。。。。。问好!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标题现在想好了,“风云际会”就可以了。简洁又有意境。等下首页再改。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没有!我当然有留底。用谷歌文档。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你得重新打字吗?工作量大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想换一个比较吸引人的标题实在很难,这“几多愁肠”就好像不大好,有没有更好的标题?请较读者。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20140101y' 的评论 : 谢!这一章在书里的名字是:会议风波。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是冻蒜!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这栋蒜真有意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