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三)

(2018-04-22 08:02:48) 下一个

东勇按照郭的要求和再耀先通气,看看大队对实验田的态度。这一天他来到岭下村大队部才是午后,再耀听了陈的话,他态度不冷不热,意思明摆着:知青的事你们看着办!我不反对也不支持。

于是下午陈东勇就来到了永昌村,村里的人刚收工,队长大山正在新圆寨前修补一块路面,听了陈东勇的讲述后,他立马答应:“行!我看没问题,我在队委会说一声就好了,具体怎么办你找岑颖和云娘商量。”东勇说:“明天吧,不急!”随后他到云娘家里,云娘还没回来,只有陈素英在做饭,他寒暄问候之后,就先回大队部了,因为晚上大队干部还要开会。

       这时已经开始割早稻了,次日早上陈东勇找到岑颖时,岑颖正在一个茅房里掏大粪肥,茅房的几片木板被掀开了,她站在茅房门口,把一根用又长又大的竹舀子伸进茅坑,从坑里舀出又黑又臭的人粪尿,苍蝇在她身边嗡嗡叫。

       岑颖准备把这担水粪肥挑到刚收割完早稻的田里做晚稻基肥,听到陈东勇叫她,只是做了一个手势叫他站一边,意思是这里很臭不要靠近,自己没有停止舀坑肥。

       她很快把两桶水肥都装满之后,又在表面上撒了几把稻草,对站在一边抽烟的陈东勇睁大眼睛问道:“很少看到你抽烟,是消除臭味吧!小资产阶级情调!什么事啊?大白天风风火火的?我正要挑肥下田呢!我放点草在粪尿表面,挑肥的时候就不会摇晃。”

        陈东勇看到几只乌鸦停在茅房旁边的一棵小树上,好像是听他们说话,等待他们离开,随时准备光临这个茅房,叼几只坑虫当食物。听岑颖开口了,他朝着乌鸦们扔了一块石头,乌鸦们哇哇飞跑了。陈答非所问地笑着说:“好啊!这茅房不错啊?”

       在岑颖看来,他那漫不经心的神态好像和他的忠厚脾气有点不同。

 岑颖说:“是啊!你看那新挖的坑,新抹的水泥坑墙,当然是我们知青的茅房,春节前开会我提出知青要有自己的茅房时,大山叔马上答应。这不!我们单身知青有了自己的茅房,张家和王家也有了自家的茅房,你看我们新社员的三间茅房连在一起,是村里最高级的茅房。”

        陈东勇这才注意到,他们这三个茅房果然与众不同,当地的茅房几乎都是树皮做围墙,屋顶盖茅草,墙只有三四尺高,屋顶下和墙还有几尺透风的空间,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是不是有人,但这里的三个新茅房显然是不同的,墙是用土砖盖起来的,垒到一人高,门是用木板做的,里外分明。

        于是,他窃笑道:“不错啊!新社员新茅房,你们来了总是带来很多新的视觉。”

       “你拉倒吧!”岑颖看他那诡异的模样,坦然地说:“干部同志你也关心起茅房的事情了,我看你是在内心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民了。这茅房虽然臭,各种农作物都需要它,八字宪法里,肥料是排在第二位的。以前我们在城里蹲厕所都要捂着鼻子,拍脏怕臭,现在不同了,坦然面对了,接受再教育了。”

       陈东勇连忙解释道:“怎么会呢?我倒是对农家茅房这种‘文化’价值感兴趣,这种茅房在中国农村到处可见,是几千年小农经济文化的一个‘风景点’,而且还将在经济文化还不发达的中国农村中长期使用,这就是它的‘文化’价值之一。”

       岑颖瞪着他:“干嘛文里文气的,才当了几天干部啊!什么指示说吧,你不会是来和我讨论茅房的价值吧。”

       陈东勇正经地说:“我是和你商量办下乡知青高产实验田的事情,其中也包括肥料问题,当然也和茅房有关了。”接着他把郭兴安办下乡知青实验田的意见说了。

       岑颖不假思索地回答:“办高产实验田可以,但不能用下乡知青名义。”

       陈东勇满脸疑云:“为什么不能?”

       岑颖解释说:“我们队的知青,包括下乡单身知青、户青和回乡知青,我和丽梅是单身知青,张永峰是户青,云娘是回乡知青。所以,用‘下乡知青’做招牌是不妥当的。”

        陈东勇明白了,他说:“这是郭兴安的意思,他就是要抓下乡知青的典型,他是主管下乡知青的,当然也包括户青,但回乡知青的事和他无关。”

       岑颖说:“现在干部关注知青下乡,焦点都集中在单身知青,却忽视了户青和回乡知青的作用。不知你知道不?张永峰是老三届,就是因为随家下乡,被编入城镇居民下乡的名册,连知青身份都没有,现在大队干部都以为张永峰是‘下乡居民’,不是‘下乡知青’。如果他说不能享受单身知青的经济补助待遇只是小事,可是作为一个老三届,在知青办里却没有他的名字,你说公平吗?至于云娘,更不用说了,你对她的情况最清楚,我们村里有五、六个回乡知青,从来没有人来找他们开个座谈会,更不用说生活上的关心了。”

        陈东勇连连点头说道:“你说到很有道理,我对这些事也有一些了解,回乡知青被忽视的事情我曾找郭兴安主任讲过,但他也鞭长莫及,至于‘户青’这个名词,我可是第一次听你说过,报纸电台从来没有提到户青问题,我以后会向上级反映。”

       岑颖说:“大家都知道上山下乡运动包括知青下乡和城镇居民下乡,但城镇居民中有老三届,又不属于知青办管理,所以在管理部门内部叫这些人为‘户青’。户青下乡经济补助待遇上不如单身知青,在人员编制上不是知青,以后招工招生会不会受影响,还很难说?”

        陈东勇说:“我刚到公社机关,就感觉到,现在大家办事,只查花名册,照‘章’办事。像张永峰这种户青,不入知青办的册,不盖知青办的‘章’,就很难证明他是知青。”

       岑颖说:“就是吗!可是不管你是不是真正知青,只要是单身汉下乡,就被承认是知青。现在没有人想这些问题。哎!说老实话,我想推荐张永峰为县知青积极分子,郭兴安主任也同意,但到县知青办就卡壳了,县知青办主任说了,没有在知青办入册的人不能被评为下乡知青积级分子,除非有老三届毕业证书,但张永峰他们是66届初中毕业,初中没有毕业就遇到文化革命,一离校就下乡,根本没有发毕业证书。张永峰也不会为了一个评一个积极分子去证实自己的知青身份吧!”

       陈东勇很认真地听着岑颖说话,不时地插上一两句话表示关切,他发现岑颖十分欣赏和敬佩张永峰,说到张永峰时,脸蛋容光焕发。

       岑颖滔滔不绝地说着,她这才想起是在回答陈东勇实验田的问题,于是她不好意思地说:“现在我们谈正事吧,我们不用‘永昌下乡知青’,建议用‘永昌知青’怎么样?知青应该包括户青和回乡知青,就叫‘永昌知青高产实验田’好吗?”

        陈东勇不假思索:“好吧!我待会儿就打电话和郭主任说说。”心里想,你这媚儿不就是为张永峰着想吗?张永峰有那么优秀吗?那云娘对张永峰是什么看法呢?是不是像岑颖这样在乎他呢?一大堆问号在他脑海里回旋。

       永峰很快知道了岑颖和东勇的这些对话的细节,当然是岑颖告诉他的,他本来预感在他和岑颖、云娘三人的情感困局中,会有一个人出来解围,现在东勇出现了,这人会不会是他呢?

最近文章:

关于真假蒲公英的一篇文章

(0/13 reads)2018-04-22 06:32:16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二)

(9/2563 reads)2018-04-21 08:58:59

土楼情人第15章: 友情爱情(一)

(6/4489 reads)2018-04-20 11:03:46

土楼岁月(二十六):说竹

(19/10902 reads)2018-04-15 09:19:31

土楼情人第19章:化敌为友

(20/22945 reads)2018-04-12 06:44:26

土楼岁月(二十六):双抢的劳累和伤痛

(92/13813 reads)2018-04-09 12:38:36

土楼岁月(二十五):漫笔土楼茅厕

(18/8960 reads)2018-04-07 09:32:52

清明节连接我去年的一篇文章

(0/72 reads)2018-04-05 17:10:30

人间春色西雅图

(29/7766 reads)2018-04-03 07:53:03

土楼 岁月(二十四):那山那楼和那窑

(17/9550 reads)2018-04-01 11:44:36

不要杀鸡取卵挑战身体极限

(43/14361 reads)2018-03-28 08:42:36

从古代的太监到当代的变性人

(22/12531 reads)2018-03-25 12:00:05

美国银行和车检站见闻

(25/6975 reads)2018-03-20 09:31:46

从云霓之望到中国梦

(29/12287 reads)2018-03-17 09:23:39

我对“禅让制”的粗浅看法

(21/6484 reads)2018-03-15 09:12:50

老年人尽量少做这些身体动作

(28/9546 reads)2018-03-11 16:39:41

回眸青春,忘却痛苦。

(27/6186 reads)2018-03-09 21:44:34

我的“中国心”

(11/3383 reads)2018-03-09 00:13:41

重播:夏令时对身体健康的影响

(14/4356 reads)2018-03-08 11:52:36

土楼岁月(二十三):土楼里的动物世界

(21/3086 reads)2018-03-08 01:01:51

心随笔走博写人生的即时情感

(15/6153 reads)2018-03-03 20:55:19

生活不是梦,找不到感觉怎么办?

(17/6655 reads)2018-03-01 22:32:32

聊聊文明的新宠“生态文明”

(15/4792 reads)2018-02-28 11:43:01

美国的中低收入家庭报税免费不要错过

(10/9624 reads)2018-02-27 09:11:34

人算不如天算

(14/15275 reads)2018-02-26 09:08: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真是高见,心悦诚服您对人物的深刻,细微刻画。我只是想到最肤浅的表面了。学习了。
————————————————————————
你这话就过奖了,其实很多文字是随心写出来的,觉得顺溜就是了,至于其中的意义,就靠读者的想像力了。所以有人说,好的小说是读出来的,读者评出来的,而不是写出来的。你写了,没有人评出来品出其中的味道,读者是不会体会到的,那么你的小说只能默默无闻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你花那么多的时间留言,希望读者提更多的意见。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谢谢您的分享,我说的只是那年月里大浊流的观点。看来永峰和岑颖的爱情是不落俗套的。您的故事有悬念,等着慢慢看,就像好酒好茶要细细品。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曾颖当然知道东勇懂得,但是她是第一次体验,所以随口说出,也证明她的胸无城府,没有心计,这对于一个干部子女和知青先进代表是很难得的。
真是高见,心悦诚服您对人物的深刻,细微刻画。我只是想到最肤浅的表面了。学习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句子的修饰是没有止境的,长篇小说写完之后,你只要再看一遍,就可以再改一些,越改越好。但是长篇小说最难的是整体的结构,要让读者看清楚你的思路,每一个细节都和你的所表现的立意密切相关,可以仔细琢磨,而且承前启后。初写这篇的时候,内容很分散,结构很糟糕,读者看不下去,后来每一章都有一个标题,让读者读起来方便不少。这个转变过程非常艰难。我看很多初写长篇的都是结构出问题,虽然文笔很好但是内容分散,对话废话太多。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不看好永峰和岑颖的爱情,他们俩的家庭背景太不一样。岑颖的父亲是革命干部,她下乡时,大概是父亲在落难。等父亲解放后,她的父亲就会帮她上调回城,进大学当工农兵学员,或参军,进工厂。而永峰没有后门可走,只能等到知青大回城时才能上调,大概也要等到1977年或1978年左右了。他俩分开后,地位不一样了,如果还能坚守爱情,走到一起的可能是很小的。我没有自己看你的小说,现在跟读,我只是根据我当年看到的人和事来推理。
插兄写大部头的长篇小说,功夫了得。风景,人事描述,人物内心刻画细致生动,读文见景,见人,见情。
————————————————————————————
是的!他们的结局很难在一起,但是不是那种家庭背景的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本书最大的看点,我每次修改到他们的结局的时候,都会流泪和失眠。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岑颖对陈东勇说:"。。。。我放点草在粪尿表面,挑肥的时候就不会摇晃."岑颖的这句话可以省略,有点像话剧台词,因为她知道陈东勇是回乡知青,懂在实粪桶里为啥要放草。其实作者是想向读者解释这个道理。可以写成
她很快把两桶水肥都装满之后,又在表面上撒了几把稻草,这样草撒在粪尿表面,挑肥走动的时候,粪尿就不会晃动出来。
一点拙见,与插兄探讨。
————————————————————
探讨非常好!这样改文字是好一些。谢谢!其实写长篇的文字有时看起来没有什么,但是对于表现人物的性格都会起微妙的作用,曾颖当然知道东勇懂得,但是她是第一次体验,所以随口说出,也证明她的胸无城府,没有心计,这对于一个干部子女和知青先进代表是很难得的。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1968年, 我们下乡的时候,学校都没有发毕业证。回城后可以回学校补办,很多人也没去办,其实也没啥意思,像我们三年初中只读了两年,拿了初中毕业证书,也不是真的,还差一年没读呢。67,68届毕业生无论初中还是高中都没学完应学的学年,
江苏省是1968年老三届下乡,1969年干部下放,1970居民下放。江苏干部下放本来说带工资一年,后来年年说停发了,闹得厉害,还是发到上调回城,知青下乡第一年国家补助一年商品粮和每月8元钱,一年之后,没有任何补贴。居民下放好像给点安家费后,就啥也没有了。下放居民都是老的老小的小,到了乡下,没有劳动力,生活很苦。后来回城也是最难的,没有接收单位。那个年代,老百姓活着真不容易,城里的动不动就被赶出家门,赶到乡下去。农民本来自己都活不过来,来了不会干农活的城里人,要分粮食,安排他们住等等,真是给农民增加很多麻烦。
——————————————————
是啊!下乡的居民的困难大同小异,你这些写出来就是回忆录了。那时候知青回城是要大队证明的,否则的话就会被押解回乡。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不看好永峰和岑颖的爱情,他们俩的家庭背景太不一样。岑颖的父亲是革命干部,她下乡时,大概是父亲在落难。等父亲解放后,她的父亲就会帮她上调回城,进大学当工农兵学员,或参军,进工厂。而永峰没有后门可走,只能等到知青大回城时才能上调,大概也要等到1977年或1978年左右了。他俩分开后,地位不一样了,如果还能坚守爱情,走到一起的可能是很小的。我没有自己看你的小说,现在跟读,我只是根据我当年看到的人和事来推理。
插兄写大部头的长篇小说,功夫了得。风景,人事描述,人物内心刻画细致生动,读文见景,见人,见情。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岑颖对陈东勇说:"。。。。我放点草在粪尿表面,挑肥的时候就不会摇晃."岑颖的这句话可以省略,有点像话剧台词,因为她知道陈东勇是回乡知青,懂在实粪桶里为啥要放草。其实作者是想向读者解释这个道理。可以写成
她很快把两桶水肥都装满之后,又在表面上撒了几把稻草,这样草撒在粪尿表面,挑肥走动的时候,粪尿就不会晃动出来。
一点拙见,与插兄探讨。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1968年, 我们下乡的时候,学校都没有发毕业证。回城后可以回学校补办,很多人也没去办,其实也没啥意思,像我们三年初中只读了两年,拿了初中毕业证书,也不是真的,还差一年没读呢。67,68届毕业生无论初中还是高中都没学完应学的学年,
江苏省是1968年老三届下乡,1969年干部下放,1970居民下放。江苏干部下放本来说带工资一年,后来年年说停发了,闹得厉害,还是发到上调回城,知青下乡第一年国家补助一年商品粮和每月8元钱,一年之后,没有任何补贴。居民下放好像给点安家费后,就啥也没有了。下放居民都是老的老小的小,到了乡下,没有劳动力,生活很苦。后来回城也是最难的,没有接收单位。那个年代,老百姓活着真不容易,城里的动不动就被赶出家门,赶到乡下去。农民本来自己都活不过来,来了不会干农活的城里人,要分粮食,安排他们住等等,真是给农民增加很多麻烦。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写长篇很辛苦,顶一下!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知青办管下乡知青,不管回乡知青,这也是那个时代对回乡知青的一种歧视,这一章表面风平浪静,其实不平静。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当年有很多老三届知青没有毕业证书,对张永峰这样的户青影响极大。在下乡知青的小说中,这个细节很少被人注意。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东勇当上干部之后,可以看出他心态的变化,漫不经心地和岑颖说话就可以看出来他自觉高人一等,已经不是“回乡知青”了,他以为对得到云娘的爱情筹码已经加重了,他能不能如愿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