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15章: 友情爱情(一)

(2018-04-20 11:03:46) 下一个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天色渐渐黑了!新永昌圆寨家家户户点起了煤油灯。晚饭后,有的抽着土烟泡着功夫茶谈天说皇帝,有的走家串户看看你桌上的饭菜有什么新花样,有婆娘们谈论柴米油盐的唠叨声和汉子们大嗓门的说话声,更有坐在楼门厅边乘凉边听着外面田里蛙声一片的男女老少,空气种迷漫着从灶间里飘出的一阵阵茶香。不知几家欢乐几家愁!?

       这是大土楼一天中最喧哗的时候,而云娘家桌上的饭菜还是热气腾腾的,因为云娘还没有回家,郭富来和陈素英没心吃饭。

        郭富来抽着闷烟扑哧喘气着,陈素英抱怨道,孩儿她爹你不抽烟好吗?气都喘不过来还抽烟。郭富来咳着说,云娘这么晚还不回来我闷气呢!说着把手上的半截纸烟扔在地上,不小心把一只汤匙碰落地上。不知是那家的小狗以为有吃的东西掉下来,走到汤匙前闻了闻,失望地摇着尾巴走了出来。

       云娘的弟弟云天吃过了,坐在大门口的石阶上,手里拿着手电筒,照着楼外黑暗中静静的河卵石小道,期待出现姐姐的影子。年初小学刚复课,11岁的云天正在读小学四年级,和文芳同班。他特别乖,三岁时就跟姐姐上山捡柴,常常拖着一节柴回家,对姐姐说,拿回去给奶奶煮饭。七八岁就自己上山砍柴、采山货、野果、跟大人种地。他喜欢赤脚出门,大冷天常常冻得身体僵硬,满脸青紫,还是颠颠簸簸地回家。他很聪明,学习成绩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他在等姐姐的时候心里还一直想着一道算数题。

       他终于看到黑暗中有人影了,姐姐挑着一担灶柴迈着沉稳的脚步走来了,只听木扁担随着在姐姐的脚步一上一下发出吱吱声响,一听声音他就知道这担柴起码有一百二,姐姐太劳累了。他马上站起来,迎上前去,抱怨地说,爹娘都等你吃饭呢,干嘛不早点回家。

       云娘看到是弟弟,她心疼地说:“你怎么等我啊?不去吃饭,姐姐好着呢!”云天说:“这么晚才回来,爹妈担心啊!”说着打着手电走在姐姐前面。云娘说:“就到家了,还照什么啊!省点电池好不好!哎!你们饿了就先吃吧,不要等我。”

       楼门厅聊天的人们都和她打招呼: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多勤力啊!云娘笑着说,捡柴啊!不然农忙到了灶孔没柴塞啊!其实她家里的灶柴都没地方放了,她的话只是个借口。

       这些日子,云娘总是早出晚归,收工后还要到山上砍柴,天快黑了才挑着一担沉甸甸的灶柴大汗淋漓地回家,吃饭洗澡之后就上楼睡觉。而在这之前呢,她很少这么起早贪黑地干活,经常是收工后到菜园摘点青菜就回家,晚饭后还要到楼门厅聊天,或者是到永昌楼走走,看看新社员们。

       其实双抢大忙快到了,要养精蓄锐啊!何必这样折腾自己。原来云娘是想用劳动来忘却一些烦闹。闹完卫国和丽梅的洞房之后, 云娘的心情很复杂,她喜欢的永峰和岑颖越走越近,她本来想永峰喜欢谁是他的事,但是她还是希望能和永峰在一起,最后永峰喜欢的是她。可有岑颖在,她几乎没有机会接近永峰。她感到自己忽然面临着感情的困惑,找不到心灵的归属。她好像一只迷路的小鹿,走到三叉路口,不知道路在何方?

       那一晚她到岑颖的房间,不小心撞见张永峰和岑颖正在亲密的拉手拥抱,永峰正面对岑颖,只见他的两只眼球里的两个亮点梦幻般地闪烁着。当然永峰和岑颖很快发现了云娘,被她吓了一跳,马上不好意思地松开对方。后来他没有说什么,可能是他认为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吧?不过云娘心里还是很尴尬,她也不便问他们,倒是常常问自己:他们是相爱呢?还是偶然的冲动?岑颖和张永峰是天生的一对吗?难道自己和张永峰就不是天生的一对?毛主席说了,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毛主席说得多好啊!大家都是这样年轻,谁都有青春,谁都希望美好的爱情,谁都说不准以后会和谁相爱并结成夫妻,不是吗?

        她匆匆吃完晚饭就到楼门厅上层的二楼大厅开队委会,一盏昏暗的煤油灯放在靠内墙的老方桌上,五人的队委中只有云娘是女的。楼上会议室可以坐三十几人,比较小型的会议就在楼上开。云娘最讨厌男人抽烟,每当开这种小会的时候,总是把整个桌边的位置占了,打她的毛线,让那些烟鬼们通通离她远一点。

        这个会是讨论开公路的问题。原来云岭公社决定从云岭圩到岭下大队开一条公路,全长五公里,国家拨了一些线,县里又补贴了一些,但全公社十个大队都要分担劳力和费用,各个生产队都要拿出具体方案。做为既得利益的岭下大队,近水楼前先得月,出工出力当然要最多,但大家还讨论不出具体意见。

      汉子们七嘴八舌,云娘却想起了王家的那辆自行车。自从新社员刚来时她带他们下圩买农具,管成坚把王祥家那一辆旧的永久牌车子扛到岭下之后,好几个后生和丫头都学会了在打谷场上和小学操场骑自行车,只是还没有到大路上施展功夫。

    其实,王家带来的这辆车子她用最多,她不找别人,就找张永峰当她的教练。永峰不好意思拒绝,但他不想让岑颖知道,只有选择在岑颖外出开会的时候。刚来时是岁末年初,阴雨连绵,车子也被成坚骑坏了,直到春耕之后乍暖还寒时,他才有时间修好车子。刚好岑颖到县里开知青积代会,机会才来了。

  那几天云娘拍板命令他教车,他不得不从,他实在是有点怕云娘的。天刚蒙蒙亮他就乖乖地溜出永昌楼,来到路口与她会合。然后他载她到两里之外的大队小学操场做骑车训练基地。

 初夏的清晨,风很柔,薄薄的晨雾像纱一样地笼罩着村子,空气中弥漫着田间泥土的清香,路边的青草尚还有点点露珠在低吟,很安谥很美妙。

  她双手轻轻抱住张永峰的腰,永峰怕她坐不稳,不好意思说不。于是两人亲亲热热,反正周围都没人。车子在小道上颠簸,她的上身也不时碰到张永峰的后背,害得永峰心里发毛。

土楼情人连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etgrape' 的评论 : 我改了,是走在前面。谢谢!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etgrape' 的评论 : 谢谢你看得这么仔细!可以这样改。
sweetgrape 回复 悄悄话 “说着打着手电跟在姐姐后面”,是否要改为“说着打着手电跟在姐姐前面”?在后面打手电筒,前面有人影,她姐姐反而看不见。其二,是小孩,不是大人,一遍夜晚回家,大多走前面。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20140101y' 的评论 : 多谢!多指教!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跟读!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在已经刊登的28章里,就是一个知青和农村姑娘结婚的故事。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你的仔细阅读,张永峰是完全虚构的。我们在下乡之后,给女知青提亲的干部和社员不少,但是几乎都是嫁给干部的,很快在农村成为“知青贵族”,安排好的工作做,比如公社机关借用,社办企业招工等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乡间的小伙儿,姑娘们和知青的姑娘,小伙儿们之间相互产生情愫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只怕一方(多半是来自乡间的一方)对另一方(多半是来自城里的)是单相思,有时也会产生不少麻烦甚至悲剧来, 后来知青上调了,终成眷侣的城乡结合分手的也不少。。家庭破碎,不少乡间的女子遭遗弃。。也是历史造成的悲剧吧。。俩个姑娘都爱上了张永峰,他爱上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姑娘必然受伤,不能同时娶两个姑娘,干脆俩个姑娘都拒绝才行。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根据读者要求,补发第15章,未完待续!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