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33章:智斗色狼(六)

(2017-07-30 06:44:26) 下一个

     大山侄儿叫郭锦图,永靖城关镇就一万多人口,从云岭出去的几乎大家都认识,有时候一起看看电影,聊聊天。有一次得鸿到锦图的宿舍里找他,看到他在写日记,锦图看到他来了,想泡茶却没有开水,于是他就到食堂打开水,日记随手放进抽屉里。得鸿觉好奇他为什么经常写东西,就乘机打开抽屉看了他的日记,不看不要紧,看完后他吓了一跳,整本日记密密麻麻地都是对时局和政治的异议。比如他写到:“毛主席说‘阶级斗争就是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来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叫做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再来看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恩格斯在解释历史唯物主义时说:在马克思之前,一些资产阶级历史学家也承认人类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但他们没能解释为什么一个阶级会出现,发展,最后消亡。只有马克思发现了:一个阶级的出现、发展和消亡,都是当时生产力发展水平所决定的。经过对比仍然可以发现,毛对历史唯物主义的定义恰恰是一些资产阶级历史学家对历史的认识,毛的叙述未超出这些资产阶级历史学家的认识范围......”

        得鸿还想继续看下去,又怕被锦图发现,赶紧把日记放回去。

        后来得鸿发现他喜欢的一个女子锦图也喜欢,而这个女子更倾心于锦图,为了得到这个女子的欢心,他告发了锦图的“反动日记”,锦图死了,但是这个女子还是嫁给了别人。

        以前他对这件事觉得自己没有错,即使不是为女人,也是为了革命事业,锦图他怀疑毛泽东思想是罪有应得,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被实践证实了的关于中国革命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毛泽东思想不容否定,否定毛泽东思想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

       这些记忆总是在折磨着得鸿,但是文革已经8年了,他自己对文革的负面看法越来越多,尤其是在清理阶级队伍和一打三反中,他看到了很多无辜的群众被批斗和关押。而这些无辜的人却常常是最好心最善良的人,王祥就被关押和批斗过,正是这个“漏网地主”救了他的命。

        他实在是该反思自己了,但是他还没有勇气去面对像大山这样被他出卖的亲人的家属。文革还在继续,还是以阶级斗争为一切工作的纲领,如果自己认错了,说不定什么时候那顶“革命意志动摇”的帽子就会戴到自己头上,这年头要成为“反动分子”的确很容易,还是不要太天真了。他自己安慰自己,似乎内心的折磨就少一些,但是实在觉得自己很可怜,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地活着?

      再耀原想年老时借儿子的光到城里生活,但是事与愿违,归根结底,他们父子俩的归属最终还是在土楼里。再耀自从上次大病之后,支部书记就由火同接班了,他就再也没法恢复自己的权势了,日子过得如乱麻一般,并无个头绪可作纲领。这次儿子的丑行,更使他的病如雪上加霜,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眼窝深陷,身体瘦骨如柴,各处请医疗治,皆不见效。

智斗色狼(六)小结局

(2/43 reads) 2017-07-30 06:44:26

智斗色狼(五)

(2/916 reads) 2017-07-29 06:34:29

智斗色狼(四)

(0/1141 reads) 2017-07-28 07:35:32

智斗色狼(三)

(2/10370 reads) 2017-07-27 07:16:07

智斗色狼(二)

(9/21426 reads) 2017-07-26 07:18:3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如果醒来梦想成真更好。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人生有时能在梦里笑一回就很享受了。
================================
如果笑醒了,就是最高级别的享受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这个导演我正在摸索中,遗憾的是太迟了。优秀的导演就是可以心血来潮地变戏法,看角色的特点随时调整剧情,根据演员的特点写剧本。年华已逝,一切的愿望只能在梦中,还好有文学城来让我圆梦。人生有时能在梦里笑一回就很享受了。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你就像个在片场拍戏的导演,故事情节随时随刻就会加进戏里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是啊!还有很多故事。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看完了!这个结局没有结完啊,还是留了小尾巴,还有故事?:)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本章在连载中有所剪裁。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28章“两个男人和一个村姑的故事”以及33章“智斗色狼”简介:

成坚和小美的婚姻中,又穿插了大队支书郭再耀之子郭德鸿的故事,郭再耀父子以为以自己的势力,小美可以轻易娶入门,没想到小美有个在县里当干部的叔叔撑腰,德鸿只得作罢,又把注意打在文徇身上,他想非礼文徇时,被文徇一脚踢到水沟里,却意外被水沟的毒蛇咬伤,文徇的父亲慷慨解囊献出蛇药,治好他的伤。

德鸿在一打三反中出卖了大山侄儿锦图导致锦图被处死。

后续部分请关注:德鸿最后能够逃脱良心的谴责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