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8章:山野爱情(五)

(2017-07-23 08:46:29) 下一个

长篇小说土楼情人第28章(5)

  得鸿看到春美之后, 是想和她做朋友,当然不是一般“朋友”。但他还是很文雅地笑着说:“有空到我家坐,没事!我认识你的叔叔呢,他在县文化馆工作,我经常去文化馆看书,就这样熟悉了。”

       春美喜欢看书,一听说书眼睛就亮了,她对喜欢书的人都比较有好感。她忽然对自己无缘无故地看轻一个人感到好笑。想到这里,她不禁羞怯一笑,得鸿窃喜。

        还没等春美回答,得鸿继续说:“我家里有《野火春风斗古城》、《小城春秋》、《新儿女英雄传》等等,你可以随时过来拿啊。”

        “你怎么有那样多书啊?”她那双明亮的眸子闪烁着。

        “有的买的,有的借的,还有是偷的,文革的时候,云江中学图书馆就那么一把锁,要撬门还不容易啊?”得鸿得意地说。

        春美说:“好啊!你说的那三本书我看了两本,就是《小城春秋》没看啊!”

        “我家就在前面那座土楼里,要不要现在就去啊?”

        “你是怎么偷书的?先说来听听,否则我不去。”春美忽然觉得这得鸿就像她认识很久似的,一点也是不生疏。

        得鸿更来劲了:“我有万能钥匙啊!一般的挂锁都能撬开,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撬开学校图书楼的挂锁,蹑手蹑脚就进去了。”

        “呵呵!你还是贼啊!好在是偷书不算偷,不然我检举你了。”春美噗赫一声笑了出来,“好吧!去你家。”

        一会儿两人一起进入得鸿的土楼。这是一座三层的四角楼,每天到晚都有不少人在忙碌着,有在楼门厅闲聊的男女,有在打水做饭的妇人,有裂开裤裆满地跑的小孩。不管是煮饭的,喂鸡鸭的,给小孩吃奶的,打糍粑的,聊天的,看到有生人进来,大家马上会把目光投向这人,接着叽叽喳喳地打听这人的来历,最感兴趣的是有没有外面的“少年家”和“媚儿”来了?是不是要和楼里的人谈对象了?所以这时大家看到得鸿带着春美进来时,都投以诧异的目光,前后左右都是打量她,而且这种眼光很快会变成一种流言,一种桃色新闻的流言。

大家很快认出这就是邻队做大木的郭亦能的小女儿,一位满脸布满皱纹的老大娘拉了拉春美的手说:“没想到郭亦能的小闺女出落得这般水灵。”

       春美看到大家都在看她,浑身不自在,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得鸿却故意把脚步放慢,让在他后面想快步走的焦急的春美和他保持最近的距离,他知道春美再怎么急也不会走在他的前面,这样大家看起来他们不就是“一对”吗?不然怎么会贴得那么近?于是有人不仅口在动,开始指手划脚了:“那是得鸿的女人吧,什么时候要办桌请客啊?”得鸿笑而不语,春美满脸红云,她后悔不该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最讨厌人们在背地里你言我语,诟谇谣诼,转头就要走,被得鸿住衣角说:“我马上到楼上拿书,你在我的灶间喝一杯茶,我马上下来。”

光天化日下被拉拉扯扯,春美也不好意思了,只好随得鸿到了他的灶间。得鸿喊他的老娘泡茶,老娘却不在,他只得上楼去了。

春美如坐针毡,开始有人在门口围观了。好在得鸿不敢怠慢,很快拿书下来,他也怕春美说走就走。

     春美强颜欢笑说一声:“谢谢得鸿大哥。”一手接过书来。德鸿一边说喝杯茶再走吧,一边拿起热水瓶,却是空荡荡的,只好准备烧开水。

     门口有人探头探脑了,一个傻愣后生被人从后面推进来,傻笑着看春美。春美这时开始冷静了,她知道怎样对付得鸿。得鸿这时因为太激动连打火机都划不出火苗,升不起烧开水的火,正应了那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她看到他那可怜的模样,笑眯眯地对他说:“谢谢啦!你慢慢烧开水,再慢慢品尝你的好茶吧。我还是走吧。”德鸿还想伸出手想拉她下坐,春美早已出去了。

得鸿的老娘刚才在门口不远的从菜地摘菜,一个好事的女人喊她回来,说你的儿子带媳妇来了,她扔下菜篮子,跌跌撞撞地小跑回家,都没有发现门口的“媳妇”从她的眼皮子下溜走了。

        春美拿书回来后,马上到永昌楼找成坚。进去时看见王家两老、卫国夫妻、永峰和文娟都在,春美有点难堪。

永峰说:“春美好!找成坚吧?”原来城坚早已把他和春美的秘密告诉永峰。永峰也嘱咐文娟不要多嘴,文娟平时就很听话,看到春美,只是甜甜的叫一声春美姐姐好,就做自己的事了。王家两老不会管闲事的,卫国夫妻是成坚的好友,自然没问题。

       春美脸色微红地点头,上了楼。成坚刚下工洗了澡,春美进了房间之后,她故意用两个手指捏着喉咙,极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腮帮子抽动一下,很滑稽的样子。成坚一把把门扣上,回过头来,春美扑向他的怀抱,两人就像糍粑一样粘在一起。城坚听她说借了得鸿的书,也不在意。

       而这时,得鸿全然不知春美和成坚已经相好了,还要老爸出面,向春美的父亲谈亲。

       亦能外出打工。再耀打听到他就在岭中大队,就到岭中找到了亦能。反正他这个书记不必下田,经常要到云岭公社开会办事的。

       亦能正在岭中那座大土圆楼外面的空地上用斧头修一根木橼,看到再耀忽然出现,愣了起来:“郭书记!你怎么找到这里了?”

         再耀笑着和他寒喧一会,就细声对他说:“我儿子得鸿回来了,他看上你家春美媚儿了,一定要我来和你老说一声,你老同意了,就好办了!”

        亦能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事啊!怪不得书记找到这里了。我的活儿明天就好,回去问问媚儿的意见再说吧”

        当亦能回到家时,成坚和春美正在灶间喝茶,春美正在张罗中饭,成坚看到未来的“岳父”回来了,赶快递上一只大前门香烟,他这次回去带回来几包好烟,这包前门还是刚打开的。

        亦能接过香烟,成坚马上把打火机点燃,坐了一会儿之后,春美使眼色让成坚先走,她要向老爸说成亲的事。

        成坚出来了,但只是在新圆寨外面的晒谷场徘徊,他想亦能是很爱女儿的,一定不会拒绝他的,但他还是不放心,在这里等春美的消息。他一根一根地抽烟,终于看到春美来了,他看到春美的脸色脸色布满雾霾,就知道事情不对。

        春美哭丧着脸说:“我还没向老爸说我们的亲事,老爸倒先说了,说的是另一回事,你看多么滑稽啊!”

        成坚大惑不解:“他给你说提亲?哪门子的事?”

        春美说:“就是得鸿叫他爸提亲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我的思想才不传统呢,我的意思是父母和媒婆看的比我准确,那样的话,我肯定是幸福的”

有道理,这种例子身边太多了。哎~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偶平' 的评论 : 对!我加进去。有什么不妥或者错别字清为我检查一下,这个长篇10年前就写了个轮廓,后来放了好些年没有动,直到来到文学城最近才把原稿从信箱里找出来。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etgrape' 的评论 : 谢谢!你这样改没问题,但是对她说你儿子回来也是一样。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第二自然段应该是比较有好感,漏掉一个 有。
sweetgrape 回复 悄悄话 老娘刚才在门口不远的从菜地摘菜,一个好事的女人喊她回来,说你的儿子带媳妇来了,她扔下菜篮子,跌跌撞撞地小跑回家,都没有发现门口的“媳妇”从她的眼皮子下溜走了。

里面的一句是不是应改为,“说她儿子带媳妇回来了”。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我的思想才不传统呢,我的意思是父母和媒婆看的比我准确,那样的话,我肯定是幸福的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传统思想。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父母决定婚姻的年代,还有媒婆的年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