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8章:山野爱情(一)

(2017-07-19 08:45:29) 下一个

长篇小说土楼情人第28章(1)

下乡头一两年,成坚和一般知青一样天天混日子,想回家就回去,想睡觉就睡觉。反正干活不干活基本一样,既使是赚了很多工分,口袋里也是没一分钱,没钱就回家,或者上山砍点柴,挑到圩场卖,一担柴也有一两块钱收入。    

       自从1970年春季造林时永峰建议成坚和春美谈恋爱之后,他就有意接近春美,开始教春美骑自行车,可是因为王家的那台永久牌旧车太不好使唤,春美第一次骑车就很别扭,觉得骑车好累好累,春美就不学了。成坚也不勉强。他发誓要买一台最高档的凤凰牌自行车,否则的话就不追春美。

        要买车,钱从哪来?也是时来运转,因为公路开通了,他参加了队里组织拖松档专业队,他认识几个在岭中大队下乡的知青,有不少是拖松档的,虽然累一点,但估计收入非常客观。松档是指被锯成一节节象大滚筒一样,但没有加工成半成品的大松树树干。因为松档很重,轻则四五百斤,重则几千斤,一个人根本搬不动,要两个人以上才能搬动,要搬动的话只能拖动,拖松档’的地方要在公路上方,刚好可以把松档从山上滚下公路边,如果在公路下坡,很难把松档拖上路坡。松档一般是卖给国家,就要拖到公路边,经常要拖上百米距离。由于有这几个条件限制,拖松档就成为一种很特殊的集体副业,是最花力气的活。

       公路开通之后,永昌村都具备了这几个条件,所以成立了拖松档专业队。成坚每天出门有两三元收入,扣除一半交生产队买工分,每月还剩下二三十元。经过一年的努力,成坚有了钱,买了一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美得村里的后生丫头们对他另眼相看,因为买新车是他第一个。于是他要教春美学车的时候,长相甜美的春美笑的乐开了花。

       成坚教她一次学骑新车是在一个圩日,他扶着车后座,让春美像骑木马一样跨上车座,再满头大汗东歪西倒地推着车子走,春美终于可以骑着车在打谷场上兜几丈远,但还是不会自己上车。

        晚上,皓月当空,春美一定要成坚带她到公路上学上车,他正想到外面散步,于是一蹁腿上了车,载着和春美来到公路。成坚把春美扶上车之后,看到车子走了,双手就放开了。不料春美的车子马上向右边倒下,她也摔得“哎呀”叫唤,那声音是那样的让人心疼。成坚赶快把她扶起来,春美娇昵喃喃地说:“我摔得现在尾巴骨还疼呢,没准已经骨折了。”成坚只好伸出双手,把她从双肋下拉起,放到路边的草地上。春美坐了一会,感觉好多了,试着站起来,还没站稳,又要趔趔趄趄地倒下,成坚一个紧抱,嘴巴正对着春美的热唇。

        成坚忽然感到春美那丰满的胸脯贴着他的胸膛,战栗连连,体内一股接着一股的热流涌上。感觉自己是那样的陶醉,那样的沉迷,那样的欢畅啊!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唱,在跳跃!原始的冲动就好似一匹放荡不羁的脱缰野马难以驾驭。

        这时月亮躲进了云层,大地顿时暗淡下来,成坚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低头吻着春美。春美默默地站着迎合著成坚的吻,感到晕眩和幸福。两人的舌头很快搅和在一起。

     春美和云娘同岁,但只读到小学毕业。他的父亲郭亦能是村里的“大木工”师傅,所谓“大木工”,就是盖楼的木工,做框梁、支柱、木掾和装修房间等等。春美没有兄弟,只有两个姐姐,两个姐姐外嫁了,剩下她一人。郭亦能是个很开明的人,只要女儿喜欢就好,不管是嫁人或者招婿,他都愿意。春美的少女时代就是这样被父亲宠着过着每一天。

       月亮又羞羞答答地钻出来了。这时远处射出了强光,有汽车来了,须臾,车声吱吱轧地响,风吹着树叶发出幽冷的声音,成坚赶快推开她,抓起地上的自行车,载着春美回家了。    

       刚才的接吻,使他们之间感情迅速升温。走到永昌楼门口,月光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如山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看着月下春美,成坚依依不舍。春美听到永峰的声音,她就不想进去了。她的一双柔荑从成坚的手挣脱:“我回家了?”成坚说:“你那本《林海雪原》看过了吗?”春美说:“看过了!我真喜欢白茹。”成坚说:“你比白茹还年轻漂亮!”春美甜昵地说:“你开我玩笑!”成坚说:“白茹的身材不如你。”说着在她的耳朵边小声说:“到你家灶间喝茶吧”春美说:“那还用说啊,走吧!”春美虽然只是小学毕业,但是很喜欢看书,她的一个叔叔郭亦才在县城的图书馆工作,经常在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一直鼓励她读书,以后找机会要为她在城里找个工作。

        才九点多,成坚和春美推开新永昌的大门,圆寨的灶间只有几家有灯光了。农家人干活累,晚上吃饱就上楼睡觉。可是春美的灶间的灯还是亮着,原来春美的父亲郭亦能在和东勇说话,云娘也在那里。春美的母亲是个唯知侍亲养子的女人,已经上楼睡觉去了。

        东勇和云娘看到他们两人来了,就很知趣地退出灶间。东勇小声对成坚说:“春美不错!你眼力真好,她还会对我讲白茹的故事呢!”

        成坚龇了龇牙,诡谲地耳语道:“哪能和你的云娘比啊!不然换一换要不要?”

        东勇和言悦色地说:“你去跟云娘说吧,看她要不要?”他是天生的好脾气,所以云娘对他的好感几乎是无法抗拒的。

说明:东勇是回乡知青,66届高中毕业生,是国家干部编制,在云岭公社办公室工作。云娘也是回乡知青,67届初中毕业生,东勇和云娘的故事,请看与狼共舞

请点击这个系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偶平' 的评论 : 我只是编故事,小说的语境很难达到。太难了。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这么说,老吴的层次在我之上。哈哈。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找一段话:故事用的是叙述的方法,小说用的是描写的方法。小说最常用的场景、人物肖像、动作形态描写和对话,故事就很少用。比如:那是一个秋风习习的夜晚,高强手拿一本杂志,早早来到了电影院门前,只见一张大大的海报映入眼帘:愤怒的天使,这是一部从美国进口的热门大片。他看了看表,7:02分,电影开映二分钟了,她还没来。是不是没有看到我手里的杂志已经进去了?或者是出了什么事了?他不停地看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是进去好还是再等等。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白连衣裙的姑娘飘然而至,黑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披在肩上,手里也拿着一本杂志,乌黑的大眼睛上下扫描着高强,樱桃小口微微一启,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你就是高强?高强没想到她会这么漂亮,激动得语无伦次:我,我是,你,你就是白洁?
  这就是小说的写法。如果是故事,就应该这样写:那天晚上,高强第一次跟女朋友在电影院门前约会,两人都手拿一本杂志做为联络标记。电影是一部从美国进口的热门大片,叫愤怒的天使,都开映二分钟了,白洁还没来,高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是进去好还是再等等,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来了一个穿白连衣裙披长发手拿一本杂志的姑娘,问他是不时叫高强,高强没想到白洁这么漂亮,竟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你可以仔细比较这两段表现方式的不同,就知道什么是描写,什么是叙述。小说是写的,更倾向于文学语言;故事是讲的,更倾向于口语。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偶平' 的评论 : 故事和小说不是一个层次,我们都还是在故事的层次。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恩朵才有故事!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呵呵!他是真有故事,我是编故事。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老吴和小偶都和村姑有故事,别是情敌吧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偶平' 的评论 :

“万马军中一小丫 是那个时候的大众情人。永久牌自行车连城市都金贵,你那农村也有了,说明是个富裕地方嘛。”

不是富裕的地方,只是做拖松挡这活很累,多赚点。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偶平' 的评论 :“标题很香艳。我被骗进来了。”

不会吧!大众化口味罢了!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万马军中一小丫 是那个时候的大众情人。永久牌自行车连城市都金贵,你那农村也有了,说明是个富裕地方嘛。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标题很香艳。我被骗进来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本章有10000多字,将分几次连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