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岁月(十八):劈田岸

(2017-06-16 09:44:12) 下一个

提示:如果你是个善于挖掘题材的影视编辑,你一定会发现这个镜头非常新奇:十几个人分别站在十几条长满野草的长长的田埂上,每人挥动一把长柄刀,从左到右砍过岸墙表面,刀过之处,岸墙的绿荫被削掉,裸露成土色。这是一组非常富有特色的土楼山区劳动画面,手里挥舞着大刀,做着的却是砍杀高尔夫球的动作,或者是乒乓球扣球后来一个360度的转身,犹如观看精彩的体育比赛,会给你带来无尽创作的灵感和激情。

    阳春三月,是土楼山区春耕大忙的季节,从备耕到水稻插下秧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知青们很快就学会了不少农活,除了犁田、耙田、施基肥和育秧之外,最有特色的农活就是“劈田岸”。

    田岸为什么要“劈”呢?也许在汉语大辞典里,你找不到“劈田岸”这个词语。土楼山区的每一句劳动语言都有它特定的意义,只有在劳动实践过程中才能发掘出其文化内涵和美感。

    “劈田岸”的工具是一把长刀。因为田岸岸坡的草非常茂盛,岸坡又很高,用短柄的刀够不着,所以要用长柄的刀,柄的长度有一米至一米半,根据个人的爱好决定。因为刀柄长了,可以使力,所以“劈”:挥长刀劈杂草。但为什么不说“劈田岸草”而说“劈田岸”呢?因为草丛长大的时候,它的根部会把岸墙表面的泥土一起拔凸出来,所以你劈掉草的时候,也要把凸出的土一起劈掉,实际上就是把田岸“劈”掉一部分,这就是“劈田岸”的内涵。“劈田岸”其实是土楼山区的一个很有特色的农业劳动名词。

    土楼山区草木旺盛,到早稻插秧之前,岸墙的杂草已经欣欣向荣了,有的坡上杂草绿悠悠的一、两尺长,把土坡覆盖。我们生产队大多数是山田,“劈田岸”的任务很艰巨。人站在田埂上,要弯腰把田埂下岸坡的草劈除,大部分岸坡有一至二米高,全部在脚底下。使刀的动作跟打高尔夫球类似,如果把球杆当成“劈刀”,球当成“草”的话,打高尔夫球者的“刀”劈的“草”只是在地面,而劈田岸草的刀是在“球”下面还有几根球杆深的地方。打高尔夫球者十几分钟才挥一次杆,劈草者一、两秒钟就要挥一次刀。所以非常累,干一会儿就满头大汗。插秧和割稻只是弯腰,腰累手不累。使劈刀时腰部的弯度要比插秧和割稻更大,又必须使手劲。不管你多么有力气,连续挥刀几十次就得站起来喘几口气。如果你的刀不利的话,就事倍功半。

     劈田岸草的功夫,首先是要有一把利刀。好的刀手在出工前经常要花大半个小时,把刀磨得锋利,其锋利不在职业杀猪刀之下。出工时也要带著磨刀石,这种磨刀石夹在竹子破口的一端,竹子的另一端可以插入水田,刀手可以随时磨刀。除了利刀之外,还要掌握好劈草的动作,劈刀要与岸坡表面平行,刀锋扫过草的根部偏上,从岸坡的上方一刀一刀扫下。动作准确了,刀锋扫过的地方决不必再第二刀,就象锄草机锄草一遍就整整齐齐。

      每年开春的第一次劈田岸最难。此时,经过漫长的冬季,草根上端和田土粘在一起,要劈草,就要同时把土和草削掉。使刀要稳、准、狠,太高了削不掉土。有时使了空刀,人会随着力的惯性在田埂上左转,掉到田里。这种动作跟乒乓球手扣球一样,有时正手一个大力扣球人跟著360度左转一圈,而这个球却没扣中。但如果用力太少,刀卡在土里,刀口马上变钝,卡几次就得磨刀。

     农活中,劈田岸最能反映一个人的体力和耐力。有的梯田有几十条田岸排列在同一坡面上,每条田岸都是几十米长和一人多高。这时一组人每人站在一条岸上,从左岸到右岸同时挥刀,劈完一条岸最快要一小时,有的人劈到头了,有的还在半途。慢的原因除了体力因素外,最主要的就是你没有一把好刀。

     我最不敢和农民比的就是劈田岸,不仅仅在于体力和经验,还在于我的刀不好。我在农具店买了几次刀,因为没经验,挑不出好刀,刀锋不是太硬就是太软,很容易磨损。另外,找一块好的磨刀石也不容易,我从来没有像老农那样出门要磨刀石,刀钝了就借别人的磨刀石。但有些农民出门不带磨刀石,而是多带一、两把刀。这时,我的刀钝了没地方磨,只好一把钝刀劈一整天。俗话说“钝刀使利手”,意思是刀钝,只有多使劲,没有别的办法。

     在土楼山区其他生产队,有的成片山田有几十条田岸,平均每条有近百米长,岸墙又高达两、三米,动作最快的刀手劈完一条也要两、三个小时。大家一起开始,从上到下,每人劈一条田岸,谁快谁慢?非常明显。

     如果你是个善于挖掘题材的影视编辑,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劈田岸"的镜头非常精彩:十几个人分别站在十几条长满野草的长长的田埂上,每人挥动一把长柄刀,从左到右砍过岸墙表面,刀过之处,岸墙的绿荫被削掉,裸露成土色。这是一组非常富有特色的土楼山区劳动画面,手里挥舞着大刀,做着的却是砍杀高尔夫球的动作,或者是打乒乓球,扣球后来一个360度的转身。劳动现场胜过体育比赛现场m会给你带来无尽创作的灵感和激情。

     “劈田岸”也包括劈除山田上的山路和水道,有的山田在深谷里,人都钻不进去,就要把路边的荆棘杂草也劈除,山田都有源头水渠,有的渠道延伸很长,水渠道边的杂草也要劈除。这就是说,劈除田岸周边环境的劳动量超过了劈田岸墙本身。

     我曾经听到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在闽西南山区的某个生产队里,一群知青因为“劈田岸”引出的生动的故事:

     他们都是刚从学校出来的知青。这一是一个艳阳天,他们迎著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唱著毛主席语录歌,来到一片山田“劈田岸”。这里一共有几十条田岸,每条七十几米长,逞凸字形向上,因此越往下的田岸越长,但相邻的田岸长度不会相差很远。这就是说,每人分配一条田岸,就可以举行劳动比赛。怎样比赛?到了田里之后,他们先在田中间的草寮里讨论。

     大个子男知青余东说:“我选择了最下面的一条最长的田岸吧!我力气大,这刀过去,田岸的草墙变土墙。”说着从头上拔下几跟头发,在刀锋上轻轻一抹,头发断成两节。

     另一个女知青张华说:“呵呵!你行我也行!男同志能办到的女同志也能办到,我接著你的上一条吧!”她齐耳短发,眉清目秀,英姿飒爽。

     她还没说完,剩下的七、八个知青就一个接一个,自告奋勇要争最下面的田岸,但最后余东和张华还是坚持不让,于是一场劈田岸的劳动竞赛开始了......

     这天收工后,张华意外收到上级的通知,送她读工农兵大学,她再也不必在这里爬滚了。余东直到77年才考上大学。他们在中学时就是同班同学,去年同学聚会,他们回忆了土楼山区的那一段生活,谈起劈田岸故事,争论的焦点是:劈田岸到底与“高尔夫球”,或者“乒乓球”比较,你觉得哪一种更加健身?结果是劈田岸胜出。(原名:土楼岁月18:劈田岸)

后一篇:我家的墨竹:是一帘竹影?还是一帘幽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图是没有,因为现在这种农活几乎消失了。朋友写书我都会买,应该支持,写长篇需要有本事,更要毅力,不怕寂寞!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有插图就更形象。可以想象得出,劳动就是美丽的生活,而劳动中的女子,是人间最美丽的风景。不过看人挑水不累腰,欣赏的心总是轻松的。多谢美好的回忆,青春的赞美,更要感谢吴兄的慷慨解囊、大力支助的友情!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发完后才发现这个标题有问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