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无效的医疗

(2017-05-29 17:02:14) 下一个

在一次全国政协医卫组委员联组讨论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协和医院肝胆外科著名医生、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同志拿出一本震惊欧洲医学界的真相著作《无效的医疗》说:

很多药不是该吃的,却在吃;很多治疗是不需要的,却在做;很多手术会使病人更痛苦,却也在做。这是现在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无效的医疗》是德国医生尤格·布来克所著。这本书给我们上了关于医疗领域触目惊心的一课,我们绝对有必要了解更多的医学病理知识,来应对医生带给我们的不真实信息。

正如《新京报》刊登黄洁夫同志的话语时所说的那样:美国,40%的医疗是无效的;在我国,这种现象也已经非常突出。黄洁夫同志说:

“我是肝胆外科的,在临床上,很多小的胆囊结石、胆囊息肉,肝上的血管瘤对人是无害的,70%的胆囊结石是无症状的,医学上称为‘安静的石头’,并不影响健康,但是现在只要进了医院,一般都要你去做手术”。

治愈疾病的到底是医学,还是人体自身?

在患者漫长的治疗过程中,我们很难区别,疾病的治愈究竟是成堆的药品和外科手术的作用,还是身体自我康复的结果。

全世界25000种医学刊物,每年发表200万篇医学论文,但其中70%研究结果都不公之于众--因为这些论文反映的是现代医疗的负面和弊端,是医疗界的“雷区”,一旦公布对医疗机构非常不利。比如:

10多年前,有一种“心脏激光手术”,是在跳动的心脏上烧灼出20-30个小洞,让血管得以再生来改善心肌供氧。这项手术的创立者是瑞士克劳茨林心脏外科医学中心首席医生迪克·马斯,这项手术在欧洲曾经疯狂的盛行,后来经英国专家反复论证,此项手术并没有比仅仅服药的患者有更高的生存率,但手术费用却非常之高。对此,《无效的医疗》中谈到:

这是一个谎言,很多时候,它欺骗了生命,更多时候,它自欺欺人。从整形外科的神话,到心脏手术的误导;从无奈的腰痛,到以痛苦出名的化疗,都令人忧虑。

真实的支架手术

“心脏支架手术”的状况就更令人担忧了,德国莱比锡医院的外科专家做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实验:

他们将100位冠状动脉狭窄达到75%的患者分成两组,一组手术,另一组不手术每天锻炼身体,一年后,手术组的康复率70%,而没有做手术组的康复率却达到88%

像这样的实验结果和数据,医疗机构是极不情愿公布于众的,因为心脏手术带来的高额收入是医院和外科医生都无法抵御的“诱惑”,从医的职业道德在强大的利润面前摇摇欲坠。

中国曾有个35岁男性病例,一天他心脏稍感不适,来医院就医,医生们发觉此患者有较强经济实力,于是兴趣油生,后来在治疗过程当中居然给他心脏植入17个支架,使他终于无力支撑如此“优厚的治疗”撒手人寰。

真实的椎间盘手术

“椎间盘切除术”已被证实有四成是失败的,甚至术后病情恶化的达到了12%,英国在一次外科医生研讨会上,研究人员对220位整形外科医生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220位医生没有一位愿意因腰痛而接受手术治疗的。即便像腰间盘突出这样的“顽症”其实也都可以凭自身慢慢恢复,英国的柯拉马医生强调:

脊背本身有惊人的自愈能力,免疫系统的细胞会将从椎间盘脱位的物质视为异物,通过酵素加以溶解,这就是自愈作用,但这需要一些时间。

医生永远也不会这样告诉患者,医生会说这种病永远不可逆转,就像高血压和糖尿病所谓的“永不治愈”。

真实的癌症

几乎所有年长者体内都会有若干肿瘤,且只有极少数才具危险;而使事情复杂化的正是这种肿瘤特性。哈佛医学院的朱达·福克曼和拉格哈·卡卢里指出:

“大部分人都有些许肿瘤而不自知。”

癌症在检查中,只要组织切片的间距足够紧密,恐怕每个腺体都能筛检出肿瘤,即使不是100%的机率也差不多。因为,每个细胞都有原癌基因,要是有一个原癌基因被激活就可能产生癌细胞。

早期发现固然给一些人带来康复,但若干多余诊疗也为人带来不必要的恐慌和损害,这种措施的利弊得失目前在医学界还是众说纷纭。

症并不像医生说的那么可怕,即便晚期的癌症都有很多保持稳定不发的,只要不去轻易“打搅”癌肿与免疫系统的“平衡对峙”状态。

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其实非常坚韧“顽强”,有研究资料显示正常人每天体内都会有500-800个癌细胞产生,但全部都会被人体效应B细胞产生的抗体“处决”。

病症更倾向于自发消退

若干病症其实倾向于自发消退,所以实际上是靠人体自然恢复的。感冒时,找好医生是7天康复,遇到不好的医生则需要拖延了。

即使患者因为这种自愈力病情得以改善,但他们自己和医生还是会将这种好转归功于医疗措施。例如:

关节炎,在进行治疗的病患当中,约有35%的关节炎患者不管做了什么,都会自动康复。

实际上医学的作用更倾向于安慰效应的发生,可说是因为它唤起人体的自愈力:

人一旦开始感到需要帮助,可能就启动了自身的康复能力,以及类似药物引起的生化反应。另外,在负面的预期下,也可能出现负面的效应。

世界上有平价治疗方案吗?

患者在看病过程中,真正的“实话”医生往往不见得与患者透露,但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每个患者的“最佳治疗”办法。只是这个“最佳治疗”若失去利润,医生就会将其弃之一旁,然后生动地对患者和家属讲解他的“权威方案”。曾有位医生讲了这样一件事:

他在消化科上班的第一天,他们科室要完成的一个指标还没完成,快要下班的时候来了一个患心血管病的农民因为挂错号找到了他,但是他当天一个病人都没有接,因此当时就违背良心给这位农民看病开了药。

病人抓药再回来问他时,他觉得内心实在过意不去。他就告诉这位农民再去挂一个心血管的号,那个农民突然哭道“我钱都用光了,再无钱拿药”,这位医生顿时沉默无语,后来他说道,他当时有一种坐台的感觉,从此告别了医院,再不想做医生。

人年纪大了后难免会看很多病,难免要去医院,健康是我们自己的权利,更是我们自己责任。我们要为自己的健康负责,医生只是我们的助手。

这篇文章道出了全球医疗共同的真相,所有的朋友们都应该看一看,才能更加确保自己的健康!

==中医历史

春秋之前,中医处在实践和萌芽之中。

战国到汉代,期间“诸子蜂起,百家争鸣”,随着文化的发展,中医也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到汉代中医的发展到了巅峰。有四大中医经典产生——《黄帝内经》、《难经》、《神农本草经》和《伤寒杂病论》。编写《黄帝内经》的那些圣人、中华“医祖”秦越人、神医华佗、医圣张仲景的医学水平都达到了后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魏晋南北朝至隋唐五代,中医平稳发展,并流传海外。唐代孙思邈被称为“药王”。

宋代,中医进入搜集、整理、校勘时期,中医得到良好了的发展并继续流传海外。儿科之祖钱乙著《小儿药证直诀》三卷。

元代,异族征服华夏民族,中医随之衰落。

明代,中医渐有起色。

清代,异族再一次灭亡华夏帝国,随之而来的残酷的高压政策,迫使一批文人不得不选择了治病救人的救世之路。清代有医学大家黄元御。

明清之际,产生了温病派,并占据主要地位。蒙医、藏医、苗医、朝鲜东医学也得到了发展。

清末,西医冲击中医,中国、朝鲜、日本的中医进入衰落时期。

1840年后,西方列强以大炮轰开了国门,把中国从最富有的国家变成了一个赤贫的弱国。但要把中国人变成他们的奴隶,必先亡其文化,于是采取了“以华制华”的政策——抢中国的钱(如庚子赔款),在中国建立大学、吸收留学生,以培养其代言人。中医作为中国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列强通过其在中国的代言人开始了对中医的疯狂绞杀。这种绞杀到现在还在继续(何祚庥、方舟子之流仍然在天天喷粪,而人们却不觉得臭,这真是奇怪了)。

为了在中国抢滩登陆,北京协和医学院由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于1917年捐资创办,被誉为“中国医学殿堂”。学生被洗脑:要放弃安全有效廉价的中医中药,去相信有毒有伤害而昂贵的西药。就像现在很多的孩子有腺样体肥大,扁桃体肥大,到沈阳的大医院,一句话:“手术!”好几个孩子家长都和我说过。其实对中医来说,治疗这样的小毛病就像治疗个打喷嚏一样简单,但他们不会告诉患儿家长正确的治疗方法,因为他们被洗脑了。

新文化运动虽然解放了思想,但是对中国和世界来说:人类文明的瑰宝——中国几千年来积累的真正国学从此走向衰亡。

1929年2月,南京卫生部讨论了大XX余云岫起草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3月,南京政府公布“废止中医案”。中医界掀起的全国性抗争活动,不久,“废止中医案”以失败告终。

民国,有医学大家张锡纯、彭子益。

新中国成立后,文革之前

1950年中国卫生部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贺诚及副部长王斌,将大XX余云岫请来参加会议,并支持他废止中医的观点。大XX余云岫提出《改造旧医实施步骤草案》,主张用西医基础医学的科目考核中医,以达到“淘汰多数中医”的目的。该草案虽然未获通过,但提出的一些办法,得到一定程度的实施。卫生部取消了中医的行医资格,把全国各地的中医集中起来学习西医,全国的中药店也都关门停业了。这次会议成了以围剿中医、并形成一整套行政措施消灭中医为主题的会议。随后三年,全国中医一片萧条。

1951年,卫生部发布《中医师暂行条例》、《中医诊所管理暂行条例》。1952年又发布《医师、中医师、牙医师、药师考试暂行办法》,规定中医师资格考试考三科西医学内容,一科中医学内容——大陆卫生部荒了天下之唐,欲从根本上消灭中医。

1953年,毛主席发现贺成、王斌的阴谋,撤销了他们职务,并对其批判。卫生部亡中医之心不死,毛主席后又多次纠正卫生部的错误。

1955年11月19日的《人民日报》刊载了当时卫生部副部长贺诚的检讨,贺诚暴露了他的思想:“我认为中医的前途将是:由城到乡,由乡走向自然淘汰”。

文革期间

原卫生部部长崔月犁晚年在自述中写道,“文革”前全国有371所县以上的中医院,最后只剩下171所,这剩下的171所,基本上是西医掌权,里面的医疗方法也基本上全是西医,即挂着“梅兰芳的牌子,唱着朱逢博(美声唱法的音乐家的调子)”;同时,全国中医职称专业技术人员有34万,仅占总人口0.34‰,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中低级人员,高级职称人员所占比例很小。他分析了中医困难的原因:“有些人在指导思想上不明确,不是在发展中医或者发展西医过程中进行中西医结合,而是直接以西医替代,嘴上承认中医是科学,实际心里还是认为中医是落后的,不知不觉把中医消灭了。”

原卫生部中医司司长、被称为“中医司令”的吕炳奎认为:“‘文革’十年浩劫,中医事业遭到了严重破坏”。他在1985年惋惜死于文革迫害的著名医学家、气功师周潜川:“周潜川是我国气功的一代表人物,他的冤狱不能不说是我国气功发展史中的一个损失。”

改革开放后,西医蓬勃发展,中医仍无起色。卫生部的立法也限制了中医的发展,确立了西医的绝对统治地位。

1999年,开始施行《执业医师法》,很多民间中医一夜之间失去了行医资格,被迫转行。而且,《执业医师法》直接导致切断了中医的传承(因为很多的继承者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行医即非法。就像华佗纵有青囊书,却无法传承下去)。随之而来的是限制中医门诊部的发展和限制中医师自制药(配制丸膏丹散是中医师的基本功夫),给中医发展带来了很大的障碍。

2016年了,卫计委的诸多改革、措施希望能对将要湮没于草丛的中医有些好处!

 

余云岫:1929年,在汪精卫支持下,提出废止中医案,是“反中医”第一人,主张要“坚决消灭中医”。解放后,受到领导层的欢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教材编审委员会委员、中央卫生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编纂委员会特邀委员、中华医学会理事、全国第一届卫生会议筹备委员会华东分会委员、全国第一届卫生会议特邀代表、上海市人民政府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土产交流大会筹备委员会中医专门委员会专门委员、上海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委员、中华自然科学专门会联合会委员、上海市科学普及协会委员、上海市人民政府卫生局中医进修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国医训练所学术讲座讲师、上海市新成区第四联合诊所所长等职。1954年,75岁的老XX终于死了。

贺诚

1901-1992,四川人。1958年补授予中将军衔。1962年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来源于百度百科)曾支持废止中医,执行消灭中医的政策,1953年被毛主席发现,撤消了他的职务,后被批斗。

洛克菲勒财团

美国十大财团之首,创始人J.D.洛克菲勒。北京协和医学院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在中国最大、最著名的一项事业。洛克菲勒财团不但在经济领域里占统治地位,在政府中也安插了一大批代理人,左右着美国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它还通过洛克菲勒基金会、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等组织,向教育、科学、卫生以至艺术和社会生活各方面渗透。

庚子赔款

1900年(庚子年),义和团运动高潮,清帝国和列强开战,战败,签订《辛丑条约》,赔偿各国4.5亿两白银,史称“庚子赔款”。

执业医师法规定

具有下列条件之一的,可以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在执业医师指导下,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的;取得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书后,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科学历,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工作满二年的;具有中等专业学校医学专业学历,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工作满五年的。

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科学历或者中等专业学校医学专业学历,在执业医师指导下,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的,可以参加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

以师承方式学习传统医学满三年或者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传统医学专业组织或者医疗、预防、保健机构考核合格并推荐,可以参加执业医师资格或者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

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